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77章 头顶一片草原

    想到周芷若清丽的容颜,宋青书心中渐渐升起一丝暖意,然后对李可秀说道:“感情这种事情是不能这么来计算的,当然李叔如果非坚持要皇后之位的话,我也可以答应下来,不过李叔难道忘了当年刘秀郭圣通的前车之鉴么?”

    李可秀顿时脸色一变,他又如何不知道这段往事。当年东汉开国皇帝刘秀深爱妻子阴丽华,不过后来要换取真定王麾下十万大军的支持,不得不改娶真定王外孙女郭圣通为妻,并立其为皇后。只不过刘秀一直深爱着阴丽华,再加上因此事对阴丽华充满愧疚,一直想要弥补她,最终结果就是郭圣通被废,真定王一脉因涉及到谋反差点被灭族。

    宋青书这番话意思也很明显,你别逼我,再逼我我也可以像刘秀那样先答应你,事后再过河拆桥。

    “既然如此,贤侄仔细斟酌吧,等考虑好了再联系我。”李可秀站起来,面露不豫之色,淡淡地留下一句话后便扬长而去。

    宋青书苦笑一声,他其实有更委婉的方法,只不过为了将来考虑,他并不想违心地虚言哄骗。而且不知道为何,他忽然文青病犯了,难道是因为涉及到周芷若么?宋青书顿时陷入了沉思。

    程瑶迦在外面看到李可秀一行人鱼贯而出,不禁疑惑地走了进来:“事情没有成功么?”她并不清楚两人谈的什么事情,但看李可秀出去时的脸色,显然谈得并不愉快。

    “差了一点。”宋青书心中叹了一口气,按照前世社会上那些比较公认的标准,差一点和差很多其实并没有区别。

    比如两个创业广告公司a和B,对某个项目都做得非常好,但甲方觉得B比起a来可能稍微差了那么一点,最终选了a中标,对于B来说,虽然只是差一点,但已经输了全部。

    “走吧,陪我散散步。”宋青书长吐一口气,拉着程瑶迦往外走去。

    经过这段时间相处,如今程瑶迦已经习惯了他这种亲昵的碰触,脸色微微一红便跟在了他身后。

    一路上宋青书一直沉默不语,程瑶迦犹豫良久,终究还是鼓起勇气问道:“那个……金国使团为什么撤离了?”

    宋青书回头望了她一眼,白里透红的脸蛋儿倒是极为可爱诱人,忍不住伸手捏了她脸蛋儿一把:“你是想问6冠英怎么样了吧。”

    程瑶迦不好意思地侧了侧脸,虽然她浑身上下每一寸肌肤对宋青书早已没了秘密,可是光天化日之下在大街上这般亲昵的举动,让她还是有些心虚。

    “放心吧,没人会为难他,这只是给他一个小小教训而已。”宋青书淡淡地说道,之前被对方数次指着鼻子痛骂,虽然碍于程瑶迦情面,不好真对他做什么,但小施惩戒还是可以的。

    “哦。”程瑶迦这才舒了一口气,经过这段日子相处,她相信对方不屑于在这方面骗自己。

    宋青书忽然伸手绕住她的腰肢,将她揽入怀中,低头望着她:“夫人以后有何打算?”

    “啊?”程瑶迦被他突然的举动吓了一大跳,下意识心虚地四处望了望。

    “夫人是打算继续跟着6少庄主当个贤妻良母,还是有其他打算?”宋青书问道。

    “贤妻良母?”程瑶迦苦涩一笑,“我现在还当得起这几个字么。贤妻,都和你做了那样的事情,算是哪门子贤妻;良母,我和他成亲这么久,一直没有子嗣,婆婆对此事一直颇有微词,又算是哪门子良母。”

    宋青书凑过去轻轻咬住她耳朵,笑着说道:“昨晚我亲自体验过,夫人的身体绝对没问题,没有子嗣应该是6少庄主的问题。夫人若是想要应付婆婆的话,要不我多辛苦几次,送夫人一个儿子?”

    “你怎么送?”程瑶迦迷糊地问了一声,继而反应过来,小脸腾地一下子就红了,不禁娇嗔不已,“讨厌,你好坏~”

    “放开我老婆!”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怒喝,程瑶迦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宋青书扭头过去,现6冠英正红着双眼瞪着两人。

    6冠英本来因为昨晚的事情正一个人在房中备受煎熬,直到道台衙门的人跑来打扫房间,他才现金国使团的人已经全走完了,他顿时有了一种赔了夫人又折兵的感觉。

    原本昨晚的事情虽然让他痛苦,但只要能救出韩侂胄等人,这点牺牲倒也完全可以承受,可看着人去楼空的金国使团,他顿时觉得被欺骗了。

    一想到妻子被人白玩了,他就怒火中烧,不顾身上的伤势,提着刀就满大街寻找金国人。只不过金国使团早已出城,他又哪里找得到?

    越找不到他心中就越憋屈,心中的怒火也就越盛,正在这个时候,他忽然看到不远处的程瑶迦,惊喜之余不禁大怒,因为妻子此时并非一个人,而是正一脸娇羞被一个年轻男子搂在怀里。

    原本因为唐括辩他就觉得自己头上绿油油的,现在又出现另外一个男人,他顿时觉得自己头上简直是顶着一片草原啊。

    越想越怒,他提着刀便冲了过去,一刀狠狠往两人身上捅去,恨不得把这对奸夫淫.妇一刀了结。

    宋青书一手护住程瑶迦,一手轻而易举夹住6冠英的刀,冷冷说道:“6少庄主,你就是这样对待救了你妻子的恩人么?”

    “啊?”莫说6冠英一头雾水,就是程瑶迦也傻眼了,傻傻地望着身边的男人,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你什么意思?”6冠英使劲抽了抽刀,现纹丝不动,只能盯着他问道。

    “我今天见到尊夫人被几个金国人押送着,便出手救了她,听她说你也被金国人关着,正要来救你,谁知道你一来就挥刀相向。”宋青书不疾不徐地说道,听得程瑶迦心生佩服,这么短时间内居然就能组织起这么一个天衣无缝的谎言。

    “真是这样么?”6冠英将信将疑地望向妻子。

    程瑶迦脸色微红,不知为何,她下意识顺着宋青书的话说下去:“不错,正是这位公子救了我。”心中微微升起歉疚之情,毕竟合着外人欺骗自己的丈夫,怎么说也不太好,不过一想到丈夫逼着自己做那样的事,也绝不是一个丈夫该做的,顿时觉得释然许多。而且自己也没说假话,这段日子宋青书的确救了她很多次。

    6冠英这才急忙撤了刀,一脸歉意地对宋青书说道:“实在不好意思,误会了恩公,敢问恩公高姓大名?”

    “在下金蛇营宋青书。”宋青书一改之前唐括辩对他的态度,变得谦和有礼了许多。

    “你就是金蛇王宋青书?”6冠英面露震惊之色,“阁下威名早就如雷贯耳,在下心中一直钦佩,如今得见真人,实在是三生有幸。”

    一旁的程瑶迦听到丈夫这样说,顿时面色古怪,心想你要是知道昨晚在你妻子身上驰骋纵横的就是这个人,也不知道你还会不会觉得三生有幸。

    “归云庄6少庄主义薄云天,在下也是极为佩服的。”宋青书微微笑道。

    6冠英脸上一热,心想自己这点名声比起他来,又算得了什么,虽然明知道对方是客套话,不过他心中还是有几分高兴。

    “宋公子怎么认得我?”6冠英忽然意识到什么,不禁脸色一变,紧紧地盯着他。

    程瑶迦闻言身形一颤,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一脸忧色地望着身旁的男人。

    “金蛇营要想立足于天下,这点情报能力还是有的。”宋青书不慌不忙,淡淡的说道。

    6冠英一怔,顿时再无怀疑,如今天下群雄并起,每个势力都大力培植情报机构,宋青书身为一方霸主,知道自己的信息也不意外。

    程瑶迦心中也舒了口气,轻轻咬着嘴唇,两颊生晕,心想这男人骗起人来真是眼睛也不眨一下。

    “不知宋公子这次来扬州所谓何事?”6冠英试探着问道。

    “前不久我做梦梦见我会在扬州遇到有缘人,所以特意来这边散散心。”宋青书一边说着一边不动声色地看了程瑶迦一眼。

    程瑶迦被他看得心中一荡,下意识瞅了瞅丈夫,见他没注意到自己,放松之余忽然觉得有一种异样的刺激之感。

    6冠英倒没有注意到他俩的眉来眼去,心中却在思考宋青书此行肯定也是为了李可秀而来,与南宋正是竞争对手,可是一想到韩侂胄等人如今身陷囹圄,便垂头丧气起来,此刻哪还管他是不是竞争对手。

    一想到营救韩侂胄的事情,他心中就一股无明业火直冒,唐括辩那杀千刀的混蛋,吃干抹净提起裤子就走,完全没有遵守诺言营救韩侂胄一行人。

    “宋公子,我有些话想和内子说,不知道……”6冠英急着询问有关唐括辩的事情,只好一脸为难地对宋青书说道。

    “两位请便!”宋青书微微一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