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78章 虎毒不食子

    程瑶迦原本不想和丈夫话,听到宋青书这样,不禁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这才有些不情愿地和丈夫往前面走去。

    “瑶迦,唐括辩走的时候有没有什么?”陆冠英心中尚抱了一丝希望,期待唐括辩遵守诺言,临走时做了什么安排。

    “你都没问我怎么样,第一句话就是关心唐括辩的事情。”程瑶迦心中更冷了几分。

    “你这不是没事么?”陆冠英一脸讪讪,急忙道,“总不能让他把你白玩了吧……”

    程瑶迦眉头一皱,直接打断道:“你话真难听!”

    陆冠英还想什么,这个时候异变陡生,旁边一户民宅窗棂炸裂开来,一个老农模样的人仓皇地往街上逃去。

    “怎么走路的啊!”陆冠英原本就心情不好,忍不住跑前去几步对着那老农的背影大骂道。

    “滚开!”这个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一身怒喝,陆冠英还没反应过来,腰眼处就传来一阵剧痛,接着他整个人像一个破败的沙包一样飞到了一旁。

    “冠英!”程瑶迦惊呼起来,急忙跑过去将丈夫扶了起来,尽管她如今对丈夫已然齿冷,可是两人毕竟相敬如宾这么多年,或多或少还是有些感情的。

    眼看着丈夫嘴里尽是鲜血,程瑶迦顿时觉得身体里泛起一股深深的无力感,弄得她手足冰凉,忽然想到宋青书,顿时犹如溺水之人抓到一根救命稻草,急忙回头望向他:“公子!”

    宋青书身形一闪,已来到她身侧,看了一眼他的情况,不禁眉头微皱,陆冠英本就有伤在身,又被高手踢中后腰,此刻半只脚已经踏进了鬼门关。

    “求求你救救他!”程瑶迦拉着他的手,眼神之中充满了哀求。

    “我试试吧。”宋青书来到陆冠英身后,内力源源不断地输了过去,对方脸上终于多了几丝红润之色。

    “我已经稳住了他的伤情,但能否保住他的性命还是未知之术,得大夫来看了才知道。”其实宋青书已经确定陆冠英这条命保住了,不过他被一脚踢到后腰,伤到了肾经,恐怕以后都不能人事了。

    因此宋青书故意将他的形势得不容乐观,这样最后保住一条命他们就心满意足了;若是宋青书先告诉他们他的命保住了,他们高兴之余得知不能人道一事,不定还会怀疑是自己做的手脚,进而产生怨怼。

    升米恩斗米仇,自古以来皆是如此,宋青书之所以如此洞察人心,并非他真的智慧超乎常人,而是他来自后世信息爆炸的时代,多了很多前人的经验而已。

    “多谢宋公子!”果不其然,陆冠英语气中充满了感激。

    宋青书微微头,这才开始抬头看刚才追逐几人的情况:之前在前面逃的老农已经被截了下来,一个中年男子与一窈窕少女正在围攻他。

    中年男人就是之前踢飞陆冠英那人,虽然已经年过中旬,却依稀看得出年轻时是个美男子,只是眼神却隐隐透出一丝狠戾,让人不那么舒服;那少女身材高挑,一身劲装彻底展现出凹凸有致的身体,举手投足之间充满了青春活力,特别是那两条大长腿,更是让人一看就忘不了。

    “居然是她!”看到那对修长的美.腿,宋青书一眼便认出来她是耶律南仙,心中好奇她身边那中年男人是谁,不过更好奇的是他们为何会围攻那个老农。

    那老农从外表来,简直与乡间农夫一模一样,若非他此刻露出了非凡的武功,宋青书恐怕也会被他蒙骗过去。

    老农的武功很诡异,经常从一些不可思议地角度出招,每一招每一式都隐隐透露出阴森鬼气,让耶律南仙二人忌惮不已。

    “难怪他们要联手攻击。”宋青书暗暗头,他很清楚耶律南仙的武功,在年轻一代中她绝对是佼佼者,就算碰到一些前辈高手也丝毫不落下风,当然若是碰上五绝这个级别的,她还是有些力有未逮。

    那个中年男人武功看起来还在耶律南仙之上,需要两个一流高手联手攻击,可见那老农武功有多高。

    不过宋青书忽然眉头一皱,以他的修为很快看出了异常,那老农剑法虽然诡异,可似乎刚学会不久,用起来还不是那么融会贯通,经常看到他招与招之间的衔接有些问题,导致本来能一举奠定胜局的,却只能坐视机会流失。

    “重复了……”宋青书自言自语道,这老农的剑法已经耍了第二遍了。

    那中年男子修为精深,很快也意识到了这一,不由眼前一亮,趁老农应对耶律南仙之际,忽然欺入他背后,一拳重重地轰到了老农背心之上。

    “噗~”

    那老农口吐鲜血,整个人仿佛醉酒一般踉踉跄跄往前跑了几步,同时挥剑护住全身,尽是那种同归于尽的杀招。

    见胜局已定,那中年男人和耶律南仙不由自主地后退一丈,只是隐隐将老农围在中间,没必要在这个时候和他拼命。

    宋青书摇了摇头,对程瑶迦道:“走吧,我们带陆少庄主去找大夫。”他不是圣母,这样的江湖仇杀每天都在发生,而且不知双方恩怨,又哪有插手的道理?当然如果那老农是个年轻漂亮的女人,不定宋青书还会改变主意。

    至于那中年男人伤了陆冠英,那是他们二人之间的恩怨,自己出手救他已经是看在程瑶迦的面子上,又岂会再出手帮他报仇。

    刚才耶律南仙等三人忙于逃亡追逐,倒也没有注意到这边情况,这个时候看到了宋青书,三人顿时脸色各异。

    耶律南仙眼中是意外与惊喜,中年男人眼中是忌惮与阴鸷,最费解的反而是那老农,眼中居然露出了狂喜之色,继而猛地往宋青书这边冲了过来。

    那中年男人神色一变,急忙追了上去,耶律南仙犹豫一下,也配合他出手拦截。

    眼看逃脱无望,那老农忽然对宋青书喊了一声:“救我!”

    宋青书脸色顿时变了,因为他听出了这个声音,这个人重要不重要,不重要又存在感比较强,那就是南兰的丈夫,之前从盛京救回来的田归农!

    之前从南兰口中得知田归农忽然销声匿迹,原来是跑到这里来了。宋青书随即反应过来,刚才田归农所使的是什么剑法了林家的辟邪剑法!

    难怪他短时间内武功突飞猛进,原来是修炼了辟邪剑谱的缘故,再加上盛京的遭遇让他变成了阉人,辟邪剑谱最大的难关“欲练此功,挥刀自宫”对于他来完全不成压力,因此这门阴毒的剑法简直是为了田归农量身定做的一般。

    宋青书很快想到恐怕是以前田归农在自己身边,听到自己随口提起过辟邪剑谱在林家向阳巷老宅之中,所以后来有了机会便偷偷到福建偷取剑谱,只可惜修炼的时日太短便暴露了行藏,最终重伤于那中年男子之手。

    电光石火之间宋青书便将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分析得八.九不离十,只见他身形一闪,整个人已经出现在了田归农身旁。

    一把将他护在身后,然后伸手一拂,将最近的耶律南仙挡了回去,接着面对那个中年男人,他可就没这么客气了。

    之前他伤陆冠英的手段看得出其手段阴毒,原本此事与宋青书无关,不过既然如今要替手下出头,那么顺便卖陆冠英、程瑶迦一个人情也是好的。

    因此他一出手便没有留情,打算先将他留下再。

    那中年男人一拳轰来,宋青书伸出手指朝他拳头上去,双方还没接触,中年男人拳头便绽放出一朵血花。

    “无形剑气!”那中年男人骇然哼了一声,然后明智地选择比来时更快的速度往后退了回去。

    可是宋青书哪能让他这样走脱,脚步往前一踏,如影随形地跟了上去,接着又是往他身上一指,若是中了这一招,对方不死也得重伤。

    “不要伤害我爹!”就在这个时候,耶律南仙娇斥一声,从斜地里挥剑冲了出来,原来这中年男人便是耶律南仙的父亲耶律乙辛。

    听到她的喊声,宋青书不禁犹豫起来,他与耶律南仙交情还算不错,若是把他爹弄得重伤,还不彻底将她得罪死?

    到底耶律乙辛与自己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不管是陆冠英也好田归农也罢,对于他来都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心中这样想着,手上便收了几分力,正在这时,耶律乙辛眼中闪过一丝狠戾之色,一把抓过身旁的女儿,直接往宋青书指头上撞来。

    宋青书大吃一惊,急忙收力,可惜还是晚了一,耶律南仙痛呼一声,胸前便绽开了一道鲜艳的血花。

    耶律乙辛趁他分神之际,几个起落便消失在了远处。

    宋青书恨恨地瞪了他背影一眼,有心想将他追回来大卸八块,可是如今耶律南仙身受重伤,若不马上医治便会香消玉殒,只好收住脚步将她扶了起来:“南仙姑娘,你现在感觉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