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79章 汝妻女吾养之,汝勿虑也

    “我……我觉得胸口好热……”耶律南仙眼睛半睁半闭,虚弱地答道。

    宋青书知道这是她受伤之后产生的幻觉,急忙封住了她伤口周围的穴道:“南仙姑娘,你切不可运气疗伤,以免剑气坏了你的根基,我会替你拔除剑气的。”

    “多……多谢……”耶律南仙美眸紧闭,眼角处隐隐泛起了泪光,不知道是太疼了还是伤心父亲用自己作挡箭牌。

    宋青书急忙输入一缕真气到她体内,控制住了那缕剑气,避免其在耶律南仙体内兴风作浪,只不过要想化解,却需要时间。

    幸好刚才千钧一之际宋青书察觉到不妥,不仅收回了大半力道同时避开了要害,此时的耶律南仙恐怕已经香消玉殒了。

    如今她受伤虽重,但只要等宋青书除掉剑气,再好好调养,并不会有性命之忧。

    刚控制好她体内的伤势,不远处的田归农忽然哇得吐出了一口黑血,惊得旁边的程瑶迦叫了起来:“宋……这人,这人……”

    宋青书怀抱着耶律南仙,脚步一跨便出现在了田归农身旁,看到他气若游丝的样子,不由大吃一惊,之前看到他中了耶律乙辛一拳,虽然被打中后心,但应该不至于危及性命,所以才先救耶律南仙,可为什么现在变成这样?

    看到地上那滩黑血,宋青书脸色一变,急忙扯开了田归农后背的衣服,现那里有一个黑得紫的拳印。

    “有毒!”宋青书脸色终于变了,而且隔了这么远都能闻到那毒血烦厌欲呕的气味,显然毒性异常霸道。

    伸手往他脉搏一探,宋青书顿时面沉如水,只能尽人事地往他体内输送真气。

    “宋……公子,我是不是没救了?”看到他的脸色,田归农叹了一口气。

    宋青书沉默片刻,终究还是实话实说:“毒气攻心,大罗金仙来了也救不了了。”

    “哎,终究还是没那个命呐。”田归农苦笑一声,“公子也别再浪费真气了,我有些话想和你说。”说完看了程瑶迦夫妇一眼。

    丈夫受伤就是因为这个人,程瑶迦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不过人家临终遗言,自己的确不方便偷听,便扶起丈夫走到了旁边。

    宋青书并没有收回真气:“你说好了,我的修为还挺得住。”田归农此人在原著中虽然卑劣,但在这个世界却是自己的下属,当年还曾计划组建个反派班底,他就是其中之一,因此看着他的生命渐渐流逝,心中还是异常伤感的。

    “多谢公子!”感受到源源不断涌入身体的真气,田归农原本冰冷的内心不禁一暖,从怀中摸出一卷老旧袈裟,“上次从公子那里得知了辟邪剑谱的下落,一时没忍住诱惑偷偷到福州将这剑谱取了出来……”

    宋青书暗暗叹了一口气,岳不群、左冷禅、林平之处心积虑寻找这辟邪剑谱,为此疑神疑鬼互相怀疑,没想到最后居然落入了田归农手中。

    手指轻轻摩挲着袈裟,田归农眼神中充满了不舍之色:“这里面的武功果然玄妙无比,我才练了数月,武功就突飞猛进,只可惜不知道怎么走漏了消息,被一个神秘人盯上了……我一路乔装打扮,想尽无数办法,终究还是在扬州被追上了……”之前一副老农打扮,显然是易了容,如今脸上化妆脱落,已经露出了原本的面目。

    宋青书默然,知道他口中的神秘人应该就是耶律乙辛,心中同样奇怪,耶律乙辛是辽国南院枢密使,位高权重,为何会跑来涉及江湖恩怨?”这辟邪剑谱终究与我无缘,就交给公子吧。“田归农将手中袈裟塞到了宋青书怀中。

    宋青书眉头一皱,并没有去接,反而说道:“这是你的遗物,到时候交给尊夫人或者青文好了。”他口中的夫人自然就是指南兰,青文则是田归农的女儿田青文。

    田归农嘿嘿一笑:“这武功并不适合女子修炼,还是公子收好吧,这是我根据公子指点才找到的,说起来本来也应当归公子所有。”

    宋青书苦笑一声,辟邪剑谱的确不适合女子修炼,可同样也不适合男子修炼啊。一句“欲练神功,挥刀自宫”,当年让多少男人听得裤裆凉。

    田归农显然没心思给他细说这些,直接将袈裟塞到了宋青书怀中,望着北方的天空,眼神渐渐涣散:“公子,以后南兰和青文麻烦你多加照顾一下。”

    宋青书心中一动,前世一句流传甚广的名言脱口而出:“汝妻女吾养之,汝勿虑也。”

    田归农脸上浮现出一丝古怪之色,最终却笑了起来:“那就好,那就好……”

    看着他眼睛缓缓闭上,宋青书不禁叹了一口气,他一直在给对方输真气,又岂会不知道他生机已灭。

    “大当家,大当家~”这个时候附近埋伏好的金龙帮的人手跑了出来,“大当家快走吧,清国那边得到消息,正有一批士兵往这边赶来呢。”

    宋青书微微颔,以他如今的身份,的确不方便和满清军队打照面,马上吩咐金龙帮的人将田归农的遗体带走,并替程瑶迦扶着6冠英,自己则抱着昏迷过去的耶律南仙,与他们一起回到了金龙帮的秘密据点。

    “你们帮主呢?”一直没见到焦宛儿,宋青书忍不住问道。

    “帮主这几天带人到泰州那边办事去了。”那金龙帮众答道。

    宋青书点点头,焦宛儿一个人负责这么大一个摊子,的确忙得不成样子,反倒是自己这个当老板的要清闲得多。

    “你们去订做一副上好的棺木,将田归农的遗体送到燕京城田府,交给田夫人,并帮忙将其厚葬,记得将这封信交给田夫人。”宋青书将一封密信交给了一名属下,信上大致写了事情经过,并安慰她们母女节哀顺变之类的话。

    “是,大当家!”因为之前大胜清军,宋青书在金蛇营中威望无与伦比,能替他做事情,这名帮众显然极为激动。

    “另外再到城里找一个医术高明的大夫替6少庄主疗伤,不要顾忌花销,若是有用,什么名贵药材都给他用上。”宋青书又吩咐道。

    “好,”那名属下心中奇怪,大当家为何会对那个6冠英这么看重,正要退出去时,忽然想到一事,“不用找大夫给看看那位姑娘么?”

    宋青书知道他说的是耶律南仙,摇了摇头:“不必,耶律姑娘由我来治。”耶律南仙是伤在他的剑气之下,若非由自己化解她体内的剑气的话,再高明的大夫就算能救回她的命,也保不住她一身功力。

    要知道明尊那样的千年妖怪,被阿青的先天剑气入体,试了无数方法都无法化解体内的剑气,反倒弄得伤势越来越重,最终只能跑到黑木崖寻求吸星大.法,化去一身功力,这才祛除了阿青那如跗骨之蛆一般的剑气。

    安排好一切,宋青书才回到了刚才安置耶律南仙的房中,看着半昏迷中她微微蹙起的眉头,顿时一阵后悔:早知道如此,刚才不该动用剑气的,若是用一阳指她此刻也不会如此难受。

    也不知道为什么,他刚才看到耶律乙辛心中就忍不住泛起了杀机,明明之前两人并不认识,难道是因为田归农的缘故?不太可能吧……

    宋青书摇了摇头,驱散了脑海中各种猜测,将耶律南仙扶起来对坐在自己面前,然后伸手解开了她的衣服。

    整个过程中宋青书眼神清澈无比,完全无一丝邪念,如今的他倒不至于刻意去占这点便宜,只因为耶律南仙伤在胸口,隔着衣服没法处理伤口。

    幸好剑气造成的伤口是在她胸口与锁骨之间的位置,因此衣服只用脱到她锁骨下方数寸的位置即可,若是伤口再低一点,就算宋青书再无邪念,那种状况难免也有些尴尬。

    伸出手掌按在她伤口之上,耶律南仙情不自禁嗯了一声,显然碰到了她的痛处。宋青书接下来的动作变得越来越轻柔,小心翼翼将她体内的剑气化解于无形。

    待化解完剑气之后,宋青书拿起一早准备好的一束小红花,这小红花有个颇为有趣的名字,叫“佛座小红莲”,不禁消肿生肌,还有一定的解毒功效,是治疗外伤上好之药。

    宋青书先将一半小红花捣烂了,喂入耶律南仙口中,剩下一半放在她伤口附近一寸的距离,然后运气雄浑醇正的内力,将花内所含的药力一点一点逼入了她伤口之中。

    就这样约莫过了半个时辰,耶律南仙嘤咛一声,醒了过来,低声道:“我……我可还活着么?”

    宋青书微微一笑:“原本是不活了,不过阎王爷看你这个小姑娘这么漂亮,还没嫁人就死了未免太可惜,就让我把你带回来了。”

    “你的嘴总是这么甜。”耶律南仙与他相交多时,或多或少也有些习惯了他的说话风格。

    忽然觉得胸前微微传来凉意,低头一看,看到自己光洁如玉的肌肤,不由一怔。

    “事急从权,所以解开了衣服疗伤,还望南仙姑娘不要见怪。”宋青书急忙解释道。

    耶律南仙脸上的红霞一闪而逝,大大方方地说道:“我们草原上的女子可不像你们汉人女子那般害羞,更何况其实也没露出什么东西来。”

    “是啊,”宋青书颇为遗憾地咂了咂嘴,“要是伤口再下去两寸就好了。”——

    前段时间太忙,现在慢慢有点时间了,我会尽快恢复2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