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85章 戏剧般的意外

    6冠英领着宋青书来到了妻子房间门口,一脸悻悻然地说道:“公子进去吧,我就不出现了,免得等会儿尴尬。”

    “其实现在6兄反悔还来得及。”宋青书改变了对他的称呼,毕竟对方年长,再加上自己又做了他的连襟兄弟,一声6兄还是当得起的。

    注意到称谓的改变,6冠英顿时心花怒放,觉得与宋青书这条粗壮的大腿亲近了许多,急忙说道:“公子请放心,这个决定是我们深思熟虑后做出来的,绝不会反悔。”

    “那……好吧。”事到如今,宋青书也没什么好说的了,正要推门进去,忽然停住了脚步,从怀里将一本薄薄的册子递给了6冠英,“这是辟邪剑谱的副本,公子空了可以慢慢参详。”

    宋青书行事素来厚道,人家都将老婆送给自己了,怎么也不能让他空手而回,更何况他本来也是打算将辟邪剑谱给对方的。

    “多……多谢……”6冠英声音颤,伸出去接册子的手也有些抖,显然心中激动异常,因为他日后的事业除了靠宋青书之外,还有一半是要靠眼前这本绝世武林秘籍了。

    看着宋青书走进妻子房间,又随手关上了门,6冠英嘴唇张了张,可终究什么话也没说,身为一个男人,做出这样的决定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过看着手中这本江湖中人梦寐以求的秘笈,他精神才重新恢复起来。

    深深地往妻子所在房间看了一眼,6冠英便咬着牙匆匆离去,他不愿意呆在这里,不然等会儿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他自问很难承受那种煎熬感。再加上他需要一个僻静地方认真研习这辟邪剑谱,所以走的时候毫无留恋之色。

    听到外面的6冠英走了,宋青书这才往屋子里面走去,不知为何,房间里面没有点灯,不过想到6冠英刚才说妻子害羞的事情,顿时释然。

    “程瑶迦平日里看着纯洁得像个小白兔一样,没想到忽悠人起来做戏居然这么真。”宋青书哑然失笑。

    程瑶迦并没有出来迎接自己,反而静静躺在里屋的床上,身上盖着一层被子,胸脯处微微起伏,呼吸极为平稳静谧。

    “睡着了?”宋青书一怔,不过如今时候的确有些晚了,她在这里等了一会儿熬不住睡着了也很正常。毕竟在6冠英看来,这一晚对妻子来说恐怕非常忐忑紧张,可实际上两人早已水乳.交融,程瑶迦对自己已无任何防备,就算睡着了也不怕自己对她做什么。

    “睡着了也有睡着了的好。”宋青书并没有唤醒床上佳人,反倒觉得试试不同的场景会更有情趣。

    蹑手蹑脚地脱了外套衣服,宋青书悄无声息地钻进了床上的被窝,这种情况关键就是在一个偷字,若是将她惊醒了反而不妙。

    一钻进被窝,宋青书入手处满是温软滑.嫩宛若凝脂,床上的佳人似乎只穿了一层最贴身的亵衣,宋青书暗暗笑:“平日里程瑶迦多么端庄文静,如今居然脱得光光地来等我,看来6冠英的决定伤透了她的心,让她索性放开了自己。”

    美人情重,宋青书自然也不能辜负她的一番好意。

    伸手扣住她的香肩,整个人温柔地吻了下去。

    “嗯”身下佳人嘤咛一声,似乎已经有所察觉。

    宋青书感受到身下女子紧紧闭着牙关,不由好笑道:“都老夫老妻了,还害什么羞啊。”

    佳人不知道是被他说动了还是实在抵挡不住他各种高的进攻,红唇轻启,终究被他扣关而入。

    对方吻技生疏,明显有些躲闪的行为,宋青书不以为意,只当她想着丈夫还在这座园子里,有些放不开手脚,便使出各种情挑手段,将她吻得气喘吁吁,芳心直跳。

    “咦,夫人这两天似乎清减了。”宋青书感受到她的肌肤没有之前那么丰腴柔软,显得更紧致苗条一些。

    “唔唔”程瑶迦似乎想说什么,只不过开口尽是一些娇腻地哼声,反而火上浇油,让宋青书的热吻如雨点般落下。

    “腿似乎也变长了。”宋青书忍不住啧啧称奇,“看来在黑暗之中摸索别有一番妙处。”

    黑暗中肌肤厮磨,宋青书早被撩惹得浑身烫,估摸着时机差不多了,便俯身压了上去。

    “咦?”宋青书只觉得被什么紧紧箍住,有些无法前行,心想程瑶迦身子怎么还如同少女一般?

    感受到她身形微微颤,宋青书凑到她耳边温柔说道:“我们又不是第一次了,夫人为何这么紧张?”

    “嗯嗯”程瑶迦又哼哼唧唧地说着什么,只可惜在宋青书听来,只当是一种深情的邀请。

    宋青书挺紧腰杆,整个人往下一沉,整个人忽然怔住了,因为他敏锐地感觉到自己似乎突破了一层薄薄的东西,身为情场老手,他又如何不知道那是怎么回事?

    程瑶迦已为人妇多年,又和自己有过肌肤之亲,又怎么可能是处子之身?

    宋青书脸色铁青,撩开帐子,一阳指力往桌上油灯激射而去,一阳指力至刚至阳,与油灯芯子一摩擦,顿时擦出了火花,房间也渐渐亮了起来。

    低头一看,宋青书整个人怔住了,只见耶律南仙正一脸泪痕地躺在自己身下,楚楚可怜地瞪着自己。

    “啊,怎么是你?”宋青书整个人傻眼了,第一反应就是6冠英作了一个局,说不定打算暗杀自己,急忙四处观察,可是气机探出,方圆十数丈内并没有任何异常。

    “呜呜”耶律南仙又出了那种呜咽之声。

    宋青书这才明白,原来她被点了哑穴,难怪之前她数次呜呜,自己还当她是不好意思开口,故意装成半睡半醒的样子呢。

    刚解开耶律南仙的穴道,她便以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你快出……走开啊……”

    宋青书这才意识到自己依然停留在她身体里,不由讪讪地笑了笑,此情此景,看着满脸泪痕的少女,就算是铁石心肠,也要被练成绕指柔。

    “好,我马上出来。”宋青书有些慌乱,客观地说,如今的他早已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平日里素来都是极为从容淡定的模样,很难这么失态,只是如今的情形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再加上他又占了人家天大的便宜,难免有些心虚。

    兴许是宋青书动作大了些,耶律南仙倒吸一口凉气,疼得一张俏脸花容失色,下意识仿佛一只八爪鱼一般将宋青书紧紧抱住:“不要动……痛……好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