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87章 连襟兄弟

    宋青书哼了一声:“刚才那只是开胃菜。『”

    “那正菜是什么呀?”程瑶迦两颊生晕,眼眸之中波光流转,散着异样的光泽。

    宋青书上前一步一把将她横抱起来,粗声粗气地说道:“正菜当然是夫人了!”刚才因为耶律南仙碧瓜初破,他担心对方承受不住,因此一直收着力,结果到了最后弄得不上不下的,再加上这次乌龙事件,他心中一直憋着一股邪火,急需要泄出来。

    程瑶迦惊呼一声,眼神有些闪躲地说道:“刚才耶律姑娘还没让你吃饱么……”

    宋青书邪邪一笑:“6少庄主不是求我帮忙让你受孕么,正所谓受人之托忠人之事,在下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程瑶迦嘤咛一声,将头埋在了他怀中,她的脸皮终究比不过宋青书这般千锤百炼。

    宋青一笑,抱着她往自己房间走去。

    “咦,6少庄主这么晚了还没睡?”走了没多久,忽然撞见了6冠英,6冠英一脸疲惫之色,不过眼神深处时不时露出兴奋的光芒,显然是通宵研习辟邪剑谱,已经沉浸在高深的武学之中。

    “啊?”6冠英这才看到他,下意识答道,“我看东西看得有些头昏脑涨,出来透透气,公子这是……”说到这里他终于看见了对方怀中的程瑶迦,一时间表情极为精彩。

    “要死了要死了,怎么这个时候碰到他啊。”程瑶迦哀叹一声,此时她只能将头紧紧埋在宋青书怀中,仿佛一只仓皇失措的驼鸟一般。

    宋青书倒是镇定得很,仿佛没事人一般笑道:“刚才带尊夫人出来赏赏月,现在准备回去睡觉了。”

    程瑶迦差点没晕过去,本来和情人在一起被丈夫撞见已经够尴尬了,他还故意这样说,是嫌刺激冠英还不够么?

    6冠英脸皮抽了抽,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想了半天只憋出了一句话:“辛苦公子了。”他的本意是要让程瑶迦受孕,恐怕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可是话一出口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程瑶迦听得白眼直翻,丈夫这话说得更没头没脑,心中不由得升起一股荒唐之感,普天之下恐怕再也没有他们这种复杂的关系了,妻子与情人光明正大地偷情,丈夫不仅不神奇还生怕人家情人不尽力……

    “少夫人花容月貌,不仅不辛苦倒是一个相当享受的差事,”宋青书见刺激得差不多了,这才话锋一转,“《辟邪剑谱》里面记载的武功极为高深,少庄主平日修炼之时切莫贪功冒进,若是碰到什么疑惑的地方大可以来问我。”

    6冠英原本脸色极为难看,尽管他如今已不能人道,可毕竟变成这样的时间尚短,大男人的心理一时间还没有转变过来。原本半夜看到妻子被其他男人抱在怀中,他心中已经有些难受了,再被他接二连三刺激,忍不住有些热血上涌,差点不顾一切上前将妻子要回来了。

    正在犹豫之际,忽然听到《辟邪剑谱》,6冠英顿时冷静下来,对高深武学的向往最终战胜了他心中仅存的那点可怜自尊,下意识答道:“我刚才的确碰到几个问题,按照剑谱上修炼方法练着练着就感觉到气血翻腾……”

    “那是阴阳二气不平衡……”宋青书随口替他解释起来。

    就这样一问一答,宋青书连着回答了他数个疑惑,弄得程瑶迦郁闷不已,这两个男人也是够了,现在这情形是请教武功的时候么?弄得自己反倒成了局外人。

    心中幽怨一生,程瑶迦悄悄掐了宋青书腰间软.肉一把,宋青书微微错愕后便反应过来:“哈哈,6少庄主,如今天色已经不早了,正所谓**一刻值千金,其他问题少庄主下次再问吧。”

    怀中的程瑶迦差点没羞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什么叫**一刻值千金,有跟人家丈夫这样说的么?

    6冠英也是面色古怪,讪讪笑道:“是在下唐突了,不打扰二位了。”他也觉得这事很操蛋,这都什么事啊,不过他如今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辟邪剑谱上面,不停默念宋青书刚才的指点,生怕等会儿自己忘了。

    看到他的模样,宋青一笑,便抱着程瑶迦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你这人……”进屋后,程瑶迦正要埋怨,小嘴儿刚一张开便被宋青书堵住了。

    “嗯……唔……”程瑶迦有些吃惊于对方的粗鲁,不过奇怪的是,她居然一点也不反感这种粗鲁,浑身反倒莫名地燥热起来了。

    三下五除二解开了她的衣裙,宋青书直接将她压到了床上去,一声荡人心魄的娇.啼过后,整张床开始剧烈地抖动起来。

    ……

    第二日清晨,宋青书醒来神清气爽,看见程瑶迦云鬓散乱地躺在身边,仿佛被狂风骤雨摧残后的鲜花,却有一种别样的美感。

    手指拂过她娇嫩的脸蛋儿,宋青书心中忍不住感叹一声:“难怪大家都说老婆是别人的好,至少用起来不必心疼…”

    脑中忽然浮现出昨晚耶律南仙梨花带雨的样子,他神情一动,见程瑶迦短时间内没有醒来的意思,他匆匆穿好衣服便往耶律南仙所在房间方向而去。

    “我走了!”看着手中的纸条,宋青书苦笑不已,生了那样的事,这样的结果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自己经验丰富或者说脸皮够厚,倒是能泰然处之,人家一个黄花闺女遇到这样的剧变,不寻死觅活已经是万幸了。

    “她居然还会特意留下字条。”看着上面娟秀却不乏英气的字迹,宋青书原本有些失落的心情忽然变得高兴起来。

    从耶律南仙房间中出来,居然意外地又碰到了6冠英,对方这次也看到了他,脸色明显有些不自然。

    宋青书主动上前笑道:“少庄主起得这么早啊?”

    “昨夜我一直沉浸在《辟邪剑谱》的奥秘之中,不知不觉天就亮了。”6冠英其实并没有说实话,昨晚他的确是一直在研究《辟邪剑谱》,可是远处隐隐约约传来妻子的声音却让他心烦意乱,因此说沉浸实在太过勉强。

    “少庄主还是要劳逸结合才是,这样一位扎进去反而落入了下乘,很容易走火入魔。”宋青书正色说道。

    6冠英神色一凛:“多谢公子指点!”

    “谈不上指点,我们现在都是一家人了,少庄主何必这么客气。”宋青书一把搂住他肩膀,颇为热情地说道。

    “一家人……”6冠英默念一声,心中苦涩不已。

    “少庄主以后若有什么难处,尽管开口,只要宋某办得到的,绝对不会皱一下眉头。”宋青书一边说一边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亲近。

    6冠英心头一热,尽管想到妻子在对方身下婉转承.欢的画面心中会有些别扭,不过对方的热情还是让他好受了许多。至少比起唐括辩那杀千刀的要好上千倍万倍,那人玩完了就走,宋青书好歹说也会尽相应的义务。

    “我这里现在的确有一桩难处……”6冠英吞吞吐吐起来,他也在犹豫究竟是等过两天再说显得交易性质不那么浓,还是趁热打铁现在说。

    宋青书笑道:“现在还分什么你我,少庄主尽管说,天下间我办不到的事情还真没多少。”

    被他热情感染,6冠英一时冲动脱口而出:“其实我是想救韩侂胄韩大人……”大致将情况说了一遍,然后一脸紧张地盯着对方的反应,生怕他拒绝。

    “这……”宋青书顿时眉头紧锁。

    “是不是很为难?”6冠英患得患失地问道。

    “的确有些为难,”宋青书一句话让6冠英心沉到了谷底,不过接下来一句话却让他欣喜若狂,“若是其他人找我帮忙此事,我肯定想都不想都拒绝,不过以6兄如今和我的关系……既然6兄开口了,再难办我也要办。”

    “公子答应了?”6冠英惊喜道。

    宋青书点点头:“6兄以后不必这么生分,以后喊我青书或者宋兄弟即可。”

    “宋……宋兄弟!”6冠英也有自知之明,哪敢直呼他名字,一个宋兄弟已经足够他激动半天了,毕竟双方武功以及在江湖中的地位,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对了,朝廷那边似乎也派人过来接应了,我先去想办法和他们联络一下,到时候双方联手,把握更大一点。”6冠英忽然想到什么,急忙说道。

    “朝廷?”宋青书很快反应过来,6冠英口中的朝廷指的是南宋,想想也是,韩侂胄权倾朝野,在这边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南宋朝廷不可能不闻不问。

    “好,辛苦6兄了。”宋青书点点头,望着6冠英离去的背影,他若有所思,南宋这边有人更好,免得自己打头阵,而且还能趁机与南宋朝廷的人接触起来……

    “启禀大当家,玉清观附近现了嵩山派的踪迹。”宋青书沉思之际,一个金龙帮的手下跑过来禀告道。

    “嵩山派?”宋青书眉毛一挑,神色变得玩味起来,嵩山派出现在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回到房间后,现程瑶迦已经坐在梳妆镜前打扮了,宋青书走到她身后抱住她:“夫人肯不肯赏脸陪小生出去逛逛街?”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