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91章 渊源

    丁不三成名江湖这么多年,又是邪道上出了名的高手,战斗经验自然丰富无比,他刚才见对方点穴手法古怪,担心他有什么精妙招式,因此一出手便以内力攻击。

    在丁不三看来,这人年纪轻轻,就算招式古怪,可内力最做不得假,自己用几十年的内力以力破巧,打他个措手不及。

    谁知道对方直接一口气将他蕴含真气的烟箭给吹了回来,这内力显然远在自己之上!

    幸好丁不三经验丰富,每次出手都留有余力,半空一扭腰,硬生生躲过了被自己喷出去的烟箭,手腕一抖,手中烟斗以一个极为诡异的角度往宋青书胸前大穴打去。

    宋青书不以为意,对方这招虽然狠辣刁钻,可是却难不倒他,他伸手一弹,打算和丁珰刚才的匕一样,将对方的烟斗也给弹飞。

    谁知道弹中烟斗过后,眼前忽然绽放出一大堆火星,丁不三仿佛早有所料,借着火星挡住对方视线机会,一把擒住了程瑶迦,一个纵越将她捉回了丁珰的身边。

    丁不三战斗经验极为丰富,当他意识到对方武功还在自己之上时,马上做出了决定,声势浩大地攻击宋青书只是障眼法,擒拿旁边的程瑶迦为人质才是真实目的。

    宋青书不禁感叹自己太大意了,随着武功越来越高,反倒小觑了天下英雄,正要上前救程瑶迦,丁不三厉声喝道:“不要过来,不然我掐断她的脖子。”一边说着一边将手放在程瑶迦脖子上。

    “丁家擒拿手果然名不虚传。”宋青书暗暗佩服,尽管他刚才中了计,可是电光石火之际想从自己手中把程瑶迦带走,也绝非一般高手能做到的,只因他的擒拿手过于精妙,行云流水般就擒住了程瑶迦,自己根本来不及出手相救。

    “嘿嘿,我的黑煞掌也闻名江湖,若是在这小娘子背心上这么一按,任你武功再高,也救不会来。”丁不三得意地说道。

    看着丁不三一手掐着程瑶迦脖子,一手隐隐按在她背心之上,宋青书眉头一皱,顿时沉默下来。

    “臭小子,快解开我孙女的穴道,不然我就不客气了。”丁不三心中也极为忌惮对方的武功,知道刚才不过是取巧而已,若是再来一次,自己绝非他的对手。

    “好啊。”出乎丁不三意料,宋青书并没有和他讨价还价,反而一口答应下来,对他笑了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不过多年来游走江湖的经验让丁不三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妥,可是哪里不妥他却说不出来,正要给对方加些约束条件,忽然间瞪大了眼睛,因为宋青书已经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丁不三下意识眨了眨眼睛,还当自己看错了,毕竟他一直紧紧提防着对方,都没看到他衣衫动一下,人怎么会消失了呢?

    高手的本能让他背脊一股寒气往上冒,正要离开原地,忽然浑身一僵,因为他已经被封住了穴道。

    “你的擒拿手虽然不错,不过我的轻功也不差。”宋青书从丁不三背后走了出来,将程瑶迦拉倒自己怀中,“夫人,你说我究竟如何处置这二人呢?”

    程瑶迦惊魂甫定,正要答话之际,却听得丁不三大叫起来:“老四,我们爷孙俩在这里被人欺负,你还在一边看戏么!”

    一阵豪迈的笑声传来:“谁说我在看戏,只不过是要瞧瞧你近来武功长进了些没有。“接着一个长相丑陋但神情却有几分憨厚的老人从旁边酒楼上跳了下来。

    宋青书仔细打量着他,心想这应该就是丁不三的弟弟丁不四了,这俩兄弟一个慈眉善目却阴险毒辣,一个丑陋凶恶性子却是憨厚耿直,倒也真是一对奇葩。

    丁不三脸上一热,他们兄弟俩自幼便是争强好胜的性子,为谁的武功更高争斗了几十年,这个时候自己失手被擒的丑态被他看到,实在是脸面无光,他又不愿向弟弟认输,便大声叫道:“你在旁边只有搞乱我心神,我一分心,就不小心被人家暗算,真是晦气。”

    丁不四嘿嘿笑道:“那我马上就走,你就专心打架好了。”转头向丁珰道:“你爷爷老是自称武功了得,天下无敌,倒似比你四爷爷还行些一般。现下你睁大了眼,可要瞧仔细了,瞧你爷爷单凭一双肉掌,要将人家打得撤剑认输,跪地求饶。哈哈,哈哈!”笑声怪作,边上很多围观的人只觉得耳鼓中嗡嗡作响,都是十分的不舒服。

    宋青书看得好笑,也不急着动手,就看他们兄弟能弄出什么名堂。

    丁不三大怒:“老四,你笑甚么鬼?”

    丁不四笑道:“我笑你啊!”

    丁不三怒道:“笑我甚么?我有甚么好笑?”

    丁不四道:“我笑你一生要强好胜,遇到危难之际,总还得靠兄弟来提你一把。”

    丁不三怒道:“这小白脸是我后辈,若不是我自重身份,早就一掌将他毙了,我有甚么危难?谁要你来提一把,你还是去提一把酒壶、提一把尿壶的好!”

    “爷爷”见两人吵得不像话,丁珰白眼直翻,差点没急疯了。

    丁不三这才想起自己的处境,面色有些难看,只好哼了一声:“好了,废话少说,连我都打不过这小子,你也不是他的对手,快回去找典哥儿来。”

    丁不四原本笑吟吟的,听到他这话顿时勃然大怒:“什么叫你打不过,我就打不过?我让你看看,究竟谁的武功更高!”

    说完就嗷嗷叫地往宋青书扑了过去,弄得宋青书一头黑线。

    不到半盏茶的时间,嗷嗷大叫戛然而止,看着丁不四也被点中了穴道,丁不三顿时乐开了花:“啧啧啧,我刚才好歹说还从他手中抢了个人回来呢,你上去才支持多少招?哈哈哈,现在我俩谁的武功更高不言而喻了吧。”

    尽管如今局势不妙,但丁不三与兄弟斗嘴斗惯了,忍不住在旁边幸灾乐祸起来。

    “放屁,放屁!”丁不四一张老脸涨的通红,恶狠狠地盯着宋青书,“臭小子,刚才是我一时大意,有本事解开我的穴道重新打过,我还有很多高明的武功没有使出来呢。”

    “四爷爷”丁珰差点没晕过去,心想有这样两个活宝爷爷,也不知自己上辈子造了什么孽。

    宋青书却没有搭理他,反而看着丁不三,一脸凝重地问道:“刚才你口中的典哥儿难道也姓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