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93章 醉里挑灯看剑

    “丁典丁大人想必你们都互相认识了,他如今是皇城内的带御器械,是护卫皇上身边的顶尖高手。┡Ω”

    “带御器械?”宋青书暗暗心惊,他如何不知带御器械是南宋皇帝身边最顶尖的护卫力量,每届皇帝身边最多时只有六个带御器械的名额,少的时候只有两个,因此每个带御器械不仅是高手中的高手,同时还是皇帝极为信任的人物。

    “也不知道丁大哥是怎样的家世,才能被选为带御器械。”宋青书暗暗好奇,丁典的武功当带御器械自然是绰绰有余,不过若非背景绝对可靠,皇帝也不可能任命他的。

    6冠英继续介绍起来:“这位苏师旦苏大人,是韩大人麾下的军师,本来被韩大人留在临安坐镇后方,听到韩大人出事了,这才组织救援力量北上。”

    “原来是韩侂胄的席智囊苏师旦!”宋青书暗暗心惊,这人以区区幕僚的身份,名字却出现在金、清两国的情报上面,由此可知他在韩侂胄集团的地位是多么重要。

    “这位是辛弃疾辛大人,时任枢密院都承旨。”6冠英指着那沧桑老农介绍道。

    “辛弃疾?”宋青书顿时激动地跳了起来,跑过去搂着他的手说道,“辛大大,我是你的粉丝!”

    “啊?”辛弃疾一脸懵逼,就连其他几人也莫名其妙,要知道在场的几人恐怕就属辛弃疾地位最低,之前介绍其他几人的时候,宋青书只是很客套地回应,态度还有点小高冷,介绍到他的时候,宋青书居然一下子变得这么热情。

    也难怪他们想不通,因为辛弃疾是宋青书前世非常崇拜的的偶像,在词上的造诣与苏东坡并驾齐驱,在武上面更是能带领几十人夜挑了金人数万人的军营,将叛徒捉回南宋。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

    当年每每读到辛弃疾的事迹,宋青书就忍不住拍案而起,看到“可怜白生”又深刻体会到他得不到重用的无奈,谁让他归义南宋大部分时光,南宋君臣都是主和投降派,好不容易等到主战派韩侂胄上台了,他却已经年老病重,没多久便过世了,当真是壮志未酬身先死。

    想到历史上的命运,宋青书急忙打量起他来,对方如今虽年老,但精神矍铄,更兼一身惊人的修为,实在不像风烛残年的样子。

    不过想到金书体系中李白也是个级高手,宋青书也就释然了,一个盛唐最出名的诗人,另一个是南宋最出名的词人,更何况辛弃疾本身也是个夜挑金**营的大能,在这个世界中是个顶尖高手,宋青书一点也不意外。

    在众人古怪的眼神中,宋青书终于平静下来,继续与南宋一行人交流起来。

    通过交谈得知,他们并非南宋朝廷正式派遣的救兵,而是苏师旦临时召集了韩氏集团麾下的高手,因为要瞒着朝廷毕竟韩侂胄被俘不是件光彩的事情,要是传扬开来,很容易打击他的威信,也容易被政敌攻击,所以这次来的人并不多,但个个都是信得过的顶尖高手。

    “难怪6冠英要一直苦苦哀求借助我的力量,原来是他们实力并不够。”宋青书又悄悄扫了丁珰一眼,心想丁不三丁不四勉勉强强还称得上高手,可这位算哪门子的顶尖高手。

    宋青书看她的时候,丁珰的眼神也在他和程瑶迦身上流转,从刚才的对话得知程瑶迦是6冠英的妻子,可是之前明明看到她与宋青书之间神态亲密,不知道想到什么,嘴角隐隐泛起一丝玩味的笑意。

    “听冠英之前描述,汝阳王府高手众多,我们这几人恐怕势单力薄,”苏师旦才是这一行人主事的,他一边说一边看了宋青书一眼,“不知道金蛇王可有何高见?”

    “高见不敢当,”宋青书知道对方是想让自己出力,不过他可不想金蛇营的人与蒙古正面冲突,“不过前不久我倒想到了一个办法。”

    他本来就打算救韩侂胄,如今这群人中既有丁典,又有昔日偶像辛弃疾,这个忙自然是要帮的。

    “哦,什么办法?”南宋一行人纷纷大喜。

    “驱狼吞虎。”宋青书高深莫测地笑了笑。

    “谁是狼?”苏师旦眼前一亮。

    “嵩山派!”宋青书将之前得来的消息大致说了一遍,同时也将心中疑惑说了出来,他不清楚嵩山派的人为何这么巧地出现在这里。

    “我也许知道原因。”苏师旦脸色有些不好看,“这恐怕是贾似道他们的借刀杀人之计,根据我们的情报,长乐帮很可能和贾似道有关系,辟邪剑谱的消息应该是从这里传出去的,难怪韩相被俘期间,贾似道那边一直没有拿此事作文章,原来是作着让韩相永远回不了朝廷的打算。”

    只通过种种蛛丝马迹便将整件事还原得八.九不离十,果然不愧为韩侂胄麾下第一智囊。

    “原来如此。”被他这么一解释,宋青书豁然开朗,“对了,根据我得到的情报,嵩山派打算查证令狐……吴天德是否在玉清观中,若是让他们不小心现如今玉清观暗地里是蒙古人接手了,恐怕他们会放弃计划,所以是不迟疑,我们今晚就动手。”

    众人神色一凛,没想到行动这么仓促,不过仔细一想却知道这样是最有利的选择,苏师旦点点头,起身正色说道:“就依公子所言,这次若是能成功救出韩大人,事后我们必定会涌泉相报。”

    宋青书微微一笑:“这次我之所以要帮忙,很大程度因为6少庄主是我朋友。”

    苏师旦望了6冠英一眼,会意地笑道:“6家在这次起到的作用,韩相也不会忘记的。”

    一旁的6冠英激动得都快哭了,这宋青书真是厚道人啊,本来看着如花似玉的妻子与对方神态亲昵,他心中难免还有点小芥蒂,可如今所有的不满都不翼而飞,剩下的全是感激之情。

    当天晚上,嵩山派所在的宅院。

    “什么,你确定刚才看到了吴天德进了玉清观?”左冷禅激动得直接站了起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