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97章 猎人成猎物

    宋青书看得佩服不已,不愧是当年带着几十人就敢夜挑金军数万大营的强人,如今年纪大了依然不改昔日擒贼先擒王的气魄。

    王保保麾下的番僧见状急忙跑出来拦在他前面,只见辛弃疾如龙入海,很快便打得那群番僧人仰马翻,幸好鹿杖客与鹤笔翁反应过来,又重新跑过来拦住了他,再加上那群番僧的合击之术非常玄妙,这才堪堪拦住了辛弃疾的脚步。

    不过这群番僧人数不多,个个身上都挂彩了,玄冥二老也有伤在身,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支持不了多久便会让辛弃疾突破过去。

    王保保显然也注意到了如今的局势,沉声喝道:“把他们带出来!”

    没过多久,他的手下便压着南宋使团的一行人走了出来,韩侂胄、6游、吴天德……个个都神色萎靡,显然这段日子并不好过。

    “都给我住手,不然我就对他们不客气了!”王保保抽出刀来,架在那些人脖子上,对着辛弃疾一行人怒喝道。

    看到韩侂胄等人命悬一线,苏师旦、辛弃疾、丁典等人果然不敢异动,纷纷停下手来。

    百损道人、金刚门主等人急忙跑回去护在了王保保身前。

    躲在暗处的宋青书微微一笑:“好戏这才上演。”

    旁边的6冠英苦笑道:“公子倒是沉得住气。”目光注意到对方的手搂着程瑶迦的腰肢,笑容的苦涩意味更浓了。

    “见得多了,自然就比一般人沉得住气些。”宋青书淡淡地答道。

    程瑶迦脸色微红,她已经现了刚才丈夫的眼神,下意识有些羞窘地伸手想推开宋青书的手,谁知道对方的臂膀仿佛泰山一般沉稳,推了几次没有效果,她也只好红着脸默认了这种状况。

    “快放了韩大人!”丁典和辛弃疾激动地怒喝道,只有苏师旦眼神闪烁,并没有开口。

    “要本王放了他也可以,你们先自断右臂,我就马上放了他。”王保保嘴角泛起一丝狞笑。

    宋青书心中暗暗感叹一声,这大舅子还真是够心狠手辣的,咦,为什么下意识喊他为大舅子呢?

    丁典三人闻言纷纷色变,旁边的丁珰娇叱道:“你当我们是傻瓜么,我们若是断了右臂哪还有什么反抗能力,岂不是成了你案板上的肉,任你处置?”

    苏师旦也开口了:“不错,我们若是断了右臂你却不放人,到时候我们根本没有丝毫办法。”

    “你们要是不断的话,他们现在就要死。”王保保冷哼一声,手上微微一用力,韩侂胄脖子便被刀锋划出了一丝鲜血,不过他毕竟也是南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人物,这点镇定功夫还是有的,并没有出现什么摇尾乞怜的丑态。

    “要杀就杀,我韩某岂是贪生怕死之人。师旦,你不必顾忌我,反正他们不敢动我,要是我真出了什么意外,等会儿将这些人全杀了!”韩侂胄脸上露出一丝森然的笑容。

    “闭嘴!”王保保怒了,不过他也知道对方说的是实情,此时自己一行人已经是强弩之末,若是真的火并起来,不管是对上之前那伙人还是对上南宋这些高手,都是凶多吉少,而韩侂胄这些人是他们唯一的筹码。

    “且慢!”苏师旦担心对方愤怒之下一个手滑要了韩侂胄性命,到时候江南的韩氏集团就彻底土崩瓦解了,这些年自己身为韩氏集团的席智囊,早已将贾似道史弥远这些人得罪死了,到时候哪还有他的活路在。

    看到王保保疑惑的目光,苏师旦急忙答道:“你先放人,我们再断臂。”

    王保保怒急反笑:“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

    苏师旦一脸讪讪,他也知道这提议太不靠谱,可是事到如今,他也只有硬着头皮试一试了。

    “我数三声,若是你们不自断手臂,我就杀了他们。”王保保脸上露出一丝狠辣之意,他毕竟是草原上的名将,深知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退让。

    “一!”

    听到他开始数了,南宋一行人面面相觑,谁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他们的确是要救韩侂胄,可是又岂会傻到在这个时候自断右臂?

    “二!”见南宋一行人无动于衷,王保保声音愈冰冷起来。

    苏师旦心中慌乱,下意识往韩侂胄望去,只见他为不可察地摇了摇头,顿时心中大定,答道:“你若是今天动了动了韩大人一根汗毛,你们今天一个人也活不了!”

    其实以苏师旦的智慧又岂会不知道该如何选择,只不过他担心日后被韩侂胄秋后算账,所以这才一直犹犹豫豫,如今韩侂胄自己都表态了,他自然更有底气了。

    “是么?”王保保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另一边他有个手下得到示意,手起刀落,他押着的那人人头顿时从台阶上滚落了下来,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显然是死不瞑目。

    “这次只是给你们一个教训,从现在开始,我每数一声,你们依然没有反应的话,我就杀掉一人,直到最后刀落在你们韩大人头上。”见鲜血震慑了场中所有人,王保保非常满意这个效果。

    躲在远处的6冠英脸色白,他认得出被杀的那人,在使团中地位与自己相当,如果不是前不久被救了出来,此刻死的说不定是他了,忽然之间他有些感激之前不停咒骂的唐括辩起来。

    宋青书眉头微皱,不过蒙古和南宋矛盾越深越好,他倒也不急着现身。

    “一!”王保保又重新开始数了。

    苏师旦急忙和丁典、辛弃疾商讨起来,可是这种情形他们能商讨出什么结果?

    王保保等了一会儿便冷哼一声,手下得到信号,手起刀落又是一个冤魂。

    “你!”辛弃疾看得大怒,正要动身冲过去,王保保却将架在韩侂胄脖子上的刀一横,吓得苏师旦急忙拉住了他。

    “二!”王保保这次喊完,却不像之前那样还给南宋这群人留了点时间,直接使了个眼色,又是一条性命没了。

    见他越杀越快,莫说苏师旦等人胆战心惊,就连之前气定神闲的韩侂胄都脸色白,身形微微颤尽管他知道王保保多半不敢杀自己,可是身体的本能却让他身形的颤抖无法抑制。

    苏师旦等人顿时沉默了,不过眼神之中却充满了仇恨,若是眼神能杀人的话,蒙古一行人早已碎尸万段。

    “三!”王保保冷笑一声,视他们的眼神如无物,继续喊了一声。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这个时候他不能不出手了,因为如今屠刀已经悬在了吴天德令狐冲头上。

    尽管在宋青书心中,以原著来看,令狐冲并不是一个好徒弟,身为华山大弟子,没有一点责任感和担当,后来不容于正道也是他自己不停作死的必然结局,不过说一千道一万,令狐冲至少有一个优点那就是他为人侠义!

    当初回雁楼中,明知必死却为了救一个陌生小尼姑与田伯光生死相搏,实在让人佩服不已。

    更何况除了侠义之外,令狐冲还是任盈盈的心上人。尽管对方是自己的情敌,宋青书却不愿意看到他丧命于宵小之手,他有自己的骄傲,要堂堂正正将任盈盈从他手里抢过来,又岂能眼睁睁看着他死在这里?

    退一万步讲,将来任盈盈得知令狐冲死的时候宋青书在一旁袖手旁观,又岂会原谅他?

    宋青书打定主意,正要出手相救令狐冲之际,左冷禅却先开口了:“等等!”

    王保保脸色一变,他有意无意忽略这边,就是不想去招惹强敌,谁知道对方还是主动找上门来。

    “左掌门有何贵干!”这会儿功夫,早有手下摸清了嵩山派一行人的身份,告诉了王保保。

    听到对方认出了自己身份,左冷禅脸色更加阴沉,不过事到如今,倒也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小王爷将这人交给我们,我们马上就走。”说完手指指向了令狐冲。

    “原来嵩山派是为了这人而来。”王保保心中疑惑,区区一个泉州参将,除了武功还过得去,究竟有什么值得他们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不过他知道如今不是思考这个的时候,心念一转,便计上心来:“你们将这几个人杀了,我便将这位吴将军送给你们。”

    此言一出,场中众人各个脸色大变。

    见左冷禅脸色阴沉,王保保继续说道:“放心,这个吴将军对我并没有什么价值,你们只要将这几头宋猪宰了,我就将他交给你们。”

    宋青书暗暗咂舌,这王保保果然不愧是历史上的名将,这借刀杀人之计当真是使的炉火纯青。

    不过左冷禅也并非什么好相与的角色,只听到他沉声说道:“这些人武功高强,我们并没有杀他们的把握,不如我们双方联手,将这群宋人杀了,小王爷再将这位吴天德交给我们,之前恩怨一笔勾销,小王爷意下如何?”

    王保保心中清楚,南宋这群人不可能傻到自断手臂,正骑虎难下之际,出现了嵩山派这个变数,他几乎没有犹豫,便点头说道:“好!”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