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099章 定情信物

    不过丁珰很快清醒过来,哼,还是我家天哥最好。

    跟在宋青书身后的程瑶迦有些不习惯这么多男人望向自己的场面,羞赧地往宋青书背后缩了缩,不过羞赧之余,脸上却洋溢着一种幸福的光彩,哪个女人不想自己的男人如此强大呢。

    6冠英却是一脸兴奋,看着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向自己行礼,这在以前是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这些级别的人物,平日里能正眼看他一下就不错了。

    此时此刻,6冠英忽然觉得付出那么多也是值得的,宋青书真的是一个值得仰仗的人。

    “上次一别,宋公子依然风采依旧,真是令人羡慕。”百损道人也哈哈笑了起来,旁边的金刚门主脸色就没他那么好看,毕竟上次客栈中自己的金刚不坏神功居然被对方破掉,实在不是什么有趣的回忆。

    “阁下不也老当益壮么。”宋青书淡淡一笑,就算回应过了。

    之前河间双煞、白板煞星的反应还好,看到百损道人、金刚门主居然也这么客气,其他人更是动容。

    “这小子这几年怎么成长度这么快,弄得本座都需要仰望他了。”左冷禅脸色非常不好看,当年泰山之上败于宋青书之手,他一直视为奇耻大辱,这些年来一直暗地里苦练,只可惜每次见到宋青书,现对方的修为都是暴涨,以致现在他都不敢奢望报仇雪恨一事了。

    被俘的韩侂胄眼放异彩,这人孤身一人,随随便便站在那里,就震慑得各方势力不敢异动,若是能拉拢到他,何愁大事不成。

    王保保也是动容不已,他之前听府中人提起过,当初金刚门主、百损道人还有忽必烈麾下的金轮法王等顶级高手护卫着妹妹与华筝姑姑南下,曾在一个客栈吃了大亏,被宋青书一个人弄得灰头土脸。

    金刚门主、百损道人这些人的武功有多高,王保保非常清楚,一想到他们居然曾经败于眼前这个年轻人之手,他一颗心顿时悬了起来,今天恐怕难以善了了。

    “原来是金蛇王大驾光临,久闻大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尽管心中忐忑,王保保还是很快收拾好心情,笑呵呵地说道。

    居然连王保保也这样的态度?

    南宋一行人顿时震惊不已,要知道蒙古人一向嚣张跋扈,就算是一个普通的蒙古使者,见到宋人也一副大爷的模样,更何况这次是一个小王爷。

    王保保之前有多横他们可是看在眼里,如今见到宋青书居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让南宋一行人顿时有一种怀疑人生的感觉。

    “宋某也久闻小王爷乃蒙古年轻一代最优秀的名将,如今一见,果然英武非凡。”正所谓投桃报李,更何况对方未来很可能是自己大舅子,宋青书当然就客气了许多。

    他这一番吹捧刚好搔到了王保保的痒处,要知道他一直以来都以名将自居,只可惜因为不是铁木真嫡系子孙,导致西征、南征的统帅旁落到旭烈兀与忽必烈身上,一直以来都引以为憾。

    若是普通人这般吹捧他,他也未必会领情,可如今宋青书的声望地位,已经是天下举足轻重的人物,被这样一个人当面赞赏,饶是王保保一向冷静,此刻也有些飘飘然。

    不过王保保终究没有被冲昏头脑,很快冷静下来:“不知道宋公子这次前来,所为何事?”

    他这么一说,汝阳王府众高手的心顿时吊了起来,一旦宋青书这次是帮南宋而来,等会儿少不得有一场恶战。

    要知道他们平日里巅峰时期对付宋青书都有些够呛,更何况如今各个都有伤在身。

    嵩山派一行人也神色凝重,忽然多了这么一个级高手,一不小心今晚不仅没法完成既定目标,很可能还会弄得血本无归。

    宋青书四处看了看:“这里太过嘈杂,不是说话的地方,不知道小王爷可否赏脸与宋某私下谈谈。”

    王保保脸色微变,他旁边的手下立即惊呼道:“小王爷万万不可,正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这人武功之高,天下罕有敌手,若是私下和他见面,岂不是生死尽操控于他之手?”

    看出王保保内心也在挣扎,宋青书从怀中摸出一物:“小王爷见了此物过后,应该就明白了。”

    早有汝阳王府的手下跑过来捧着他手里的东西传到王保保面前,王保保看清了那东西,不由眼前一亮:“好,公子请进屋详谈!”

    金刚门主等人纷纷大惊:“小王爷!”

    王保保摆了摆手:“你们都在门外守着,没我的命令,谁都不许进来。”

    宋青书也对程瑶迦柔声说道:“在这里等我。”

    程瑶迦看了一眼凶神恶煞的汝阳王府与嵩山派一行人,心中有些害怕:“要是他们……”

    宋青书微微一笑:“放心,他们不敢对你出手。”说完目光扫视了全场一眼。

    凡是他目光所及之处,一干人等纷纷心神剧震,连左冷禅这些最顶尖的高手心底也冒出了一丝寒气,纷纷不自然地移开了目光。

    “他的武功居然已经高到这种程度了!”左冷禅脸色难看无比,尽管他不愿见到宋青书与王保保私下交谈,可是他也没有阻止的办法,如今三方势力达到了一个微妙平衡,一不小心就会被另外两方群起而攻之,因此他只能静观其变。

    宋青书就这样悠闲地往王保保走了过去,所过之处,汝阳王府的高手下意识往旁边躲了几步,给他留下了一条不大不小的路。

    见他大摇大摆走了过去,丁珰忍不住喊了一声:“小心!”

    她对宋青书一点好感也没有,之所以表现得像关心他,只是因为如今宋青书成了他们这行人唯一的指望,要是他大意之下被汝阳王府的高手一拥而上,那南宋这边可挡不住汝阳王府与嵩山派的联手。

    宋青书身形一点停顿也没有,仿佛没听见一般,直接从汝阳王府高手中间穿了过去。

    丁珰忍不住暗骂一声:“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被人家暗算了最好。”

    程瑶迦这个时候忍不住笑道:“丁姑娘不必替他担心,这些人伤不了他的。”

    说起来南宋这群人对宋青书最有信心的莫过于程瑶迦了,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些疑虑,只有她不止一次见过宋青书出手,当初面对全盛时期的汝阳王府众高手,对方都轻而易举地带着她脱身,更何况如今没了自己这个累赘,面对的又是一些强弩之末,又怎么会有危险。

    “谁担心他了!”丁珰没好气地哼了一声,忽然神情诡异地笑了笑,“6夫人怎么这么了解其他男人啊?”

    程瑶迦脸色一变,直接转身就走,6冠英更是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小丫头嘴巴放干净点。”

    这件事本来就是他的逆鳞,听到丁珰意有所指,不由大怒。之前他也许不会这么激烈的手段回击,可是如今他有宋青书撑腰,再加上修炼了辟邪剑谱,心中底气顿时足了许多。

    “你!”丁珰大怒,正要反唇相讥,丁典却瞪了她一眼:“闭嘴!现在大敌当前,别让外人看笑话。”

    “哼!”丁典身上有一股正气,丁珰素来有些怕这个族叔,只好别过脸去重重地哼了一声。

    丁不三原本见到孙女受委屈,眼睛不由一眯,显然心中动了杀机,只不过丁典出面,他倒不好说什么了,只是意味深长地打量了一番程瑶迦夫妻俩,心中冷笑连连。

    南宋团队里这点小插曲并没有引起太多注意,因为如今各方势力的注意力全在那扇紧闭的大门上,纷纷猜测着王保保究竟和宋青书在密谈些什么。

    “敏敏的耳环怎么会在你这里?”进屋后,王保保盯着手中别致的耳环,有些狐疑地说道。正是因为认出了这是妹妹赵敏最喜欢的耳环,他这才同意冒险和宋青书共处一室。

    “还请大舅子先将耳环还给我。”宋青书微微一笑,也没见他如何动作,王保保手心的耳环顿时回到了他手里。

    不过王保保此刻却没有闲暇理会这个,反而一脸古怪地望着他:“你刚才喊我什么?”

    “大舅子啊。”宋青书理所当然地说道,“这耳环是敏敏送我的定情信物,我不喊你大舅子喊你什么?”这耳环是屠狮大会后,宋青书第一次遇到赵敏,将她趁乱劫走之时从她耳朵上取下来的,当初赵敏还答应以此物为信物,将来完成他一个心愿,他又岂会不一直贴身藏在身上。

    “定情信物?”王保保此刻的表情顿时极为精彩,他原本还有些怀疑,不过一想到妹妹与张无忌早就闹翻了,再加上近年来玄冥二老经常提起这妹妹与此人有些暧昧,心中顿时信了八分。

    “哈哈哈,原来是一家人!”王保保拍了拍他的肩膀,“不错不错,我看你比那张无忌顺眼多了。”

    宋青书淡淡一笑:“我也不喜欢他。”

    “看来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王保保招呼他坐下,“那混蛋差点害得敏敏不认父母兄弟,连家都不要了,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宋青书早已能用平常心面对张无忌了,反正该报的仇已经报了,只不过他并没有太多兴趣谈论此人,不由转移话题道:“怎么这次敏敏没有来扬州?”

    “怎么你不知道?”王保保神情顿时一冷,眼中疑窦大起——

    最近状态有些不好,写东西憋好久才能憋出来一点点,所以更新有些不稳定,我会尽快调整好的,还望大家见谅!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