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10章 一线生机

    李可秀现在可谓是又愤怒又后悔,愤怒的是自己辛辛苦苦养了十几年水灵灵的白菜,被其他猪给拱了,后悔的又是不该那么轻易答应万俟卨,来对付宋青书。

    尽管在李可秀心中,将女儿嫁给宋青书远远比不上嫁到南宋去当皇后,可是不可否认,宋青书依然是个不错的选择。

    更何况如今女儿还被他搞大了肚子!

    据李可秀所知,宋青书虽然有妻子,身边红颜不少,但并没有子嗣,那么自己的外孙就是他的长子,就算将来李沅芷没法当上皇后,同样很大可能母凭子贵,在乱世中,长子和嫡子差别并没有那么大,很大可能还能成为金蛇营的继承人。

    可是现在后悔也没用了,宋青书已然身中剧毒,无药可医,双方也产生了裂痕,根本不可能再合作下去同时因为女儿怀孕的缘故,与万俟卨的协议也很可能破产。

    “搞一半天弄得鸡飞蛋打!”李可秀脑中冒出一句话,事到如今他已经骑虎难下,杀宋青书也不是,不杀也不是。

    注意到李可秀眼神阴晴不定,万俟卨眼皮跳了跳,担心对方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来,急忙过去压低声音对他说道:“李大人不必烦心,令千金说不定只是故意骗你,等会儿找几个嬷嬷来检查一下就好,而且就算她真的……真的怀孕,其实也没有关系,到时候我可以瞒天过海,依然将她送进宫。”

    李可秀顿时眼前一亮,他刚才也是关心则乱,女儿都回来这么久了,在这期间根本没见过宋青书,如今肚子一点大的迹象也没有,怎么可能会怀上他的孩子。

    不过他也不敢十分确定,毕竟宋青书武功太高,万一哪天夜里偷香窃玉摸入了女儿的闺房,也不是不可能。因此听到了万俟卨的保证,心里方才一块大石落地。

    不过当李可秀回头看到女儿匕紧紧贴在脖子上,都隐隐流出一丝血迹了,他又心疼不已,尴尬地望向万俟卨:“小女这……这……左相你看怎么办?”

    “令千金的安全重要。”万俟卨微微一笑,小声答道,“先放宋青书离去好了。”

    “可是……”李可秀欲言又止,颇为忌惮地望了宋青书一眼。

    “放心,他中了金波旬花之毒,活不过今晚,”万俟卨脸上泛起一丝阴冷的笑容,“更何况我在外面还布置了人手。”

    李可秀顿时恍然,心中有了决定,不过他却并不打算直接放宋青书走,因为担心女儿跟他一起离开,那事情就更麻烦了。

    所以他装出一副为难的模样:“沅芷,你这不是让爹为难么。”

    听到父亲语气松动,李沅芷顿时大喜,悄悄推了推宋青书:“宋哥哥,你现在快走,我留在这里盯住他们,不让他们来追你,你尽快出城。”

    宋青书暗叹一口气,李沅芷毕竟年轻,哪比得上他爹这只老狐狸。她自以为看穿了父亲的心思,谁知道李可秀主要是为了分开两人才故意放任自己离开。

    不过他并不打算说破,毕竟李沅芷已经为自己做得够多了,没必要让她一直冒险,更何况她已经替争取了一线生机,外面就算有陷阱,总不像这里十死无生。

    “谢谢你,你自己小心!”宋青书深深地望了眼前少女一眼,然后踉踉跄跄地往外走去。

    周围的人刚想阻拦,李沅芷便将匕用力往脖子压了压,惊得李可秀急忙挥手,放宋青书离去。

    看到宋青书离开,李沅芷这才松了一口气,李可秀冷笑道:“哼,这下你满意了?”

    李沅芷咬了咬嘴唇:“女儿知道今天做的事情惹爹爹生气,不过女儿也只能出此下策。”

    “好了好了,”看着她细嫩的脖子上隐隐渗出的血珠,李可秀心疼地说道,“快把匕放下来吧。”

    “不!”李沅芷坚定地摇了摇头,“等宋哥哥走远了再说。”

    李可秀臭着一张脸,重重地哼了一声:“女大不中留!”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那边传来了喧闹声,韩侂胄领着众人直接闯了进来,原来他们一开始听到这边传来动静,不过念及在府上是客人,倒也不方便过问,只是派了人手下悄悄来查探一番。

    后来才知道这边居然是在对宋青书下手,这一惊可非同小可,宋青书可关系着他与蒙古的交易,若是他出了什么事情,导致蒙古人那边毁约,那可真是晴天霹雳,所以急忙带人闯了过来。

    看到院子里的情形不禁眉头一皱,待看清了万俟卨的样貌,更是心中一惊:“左相大人,你怎么来了?”

    万俟卨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怎么,韩大人能来,本相就不能来?”

    目光在万俟卨与李可秀脸上扫了一眼,久居官场的韩侂胄如何不明白两人恐怕已经勾搭到了一起,顿时心中一沉:“一直以来都是由我来全权负责江淮这边的事宜,左相大人横插一脚是什么意思?”

    万俟卨对南边方向拱了拱手:“韩大人这话本相可听不懂了,都是为皇上办事,怎么就非要分个你我呢?”

    见他抬出皇上压自己,韩侂胄心中恨极,也不敢表露出来,只是脸色越来越难看。

    万俟卨继续说道:“更何况本相听闻韩大人身陷囹圄,特意千里迢迢前来营救……”

    韩侂胄直接打断道:“不劳左相费心,韩某早已脱困,还与蒙古、金蛇营达成协议,得以重新收服四川,结果左相大人今天闹这么一出,若是弄得蒙古毁约,四川之地失而复得,这个责任左相大人担当得起么?”

    “韩大人也不必这么吓我,”万俟卨淡淡地笑道,“姓宋的只是当个中间人而已,如今既然已经和蒙古谈成,他这个中间人自然也就失去了利用价值。蒙古如今精力全在西边战线,就算心中有不满,也不会因为他宋青书来大动干戈。韩大人你只管放心,你收复四川的功劳没人抢得去。”

    “你!”韩侂胄碰了一头软钉子,心中窝火不已,“我们大宋堂堂礼仪之邦,又岂能做这种言而无信的事情,让天下人耻笑!”

    第三更,继续求保底月票!

    话说月票数怎么这么少呢,哪怕订阅读者只有十分之一投了一张保底月票,也不该只有这么点啊

    看来还是魅力不行啊,和尚去哭会儿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