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18章 龙女横陈

    小龙女试了几次都没将通犀地龙丸塞进宋青书嘴里,忍不住皱了皱秀气的眉毛。

    察觉到宋青书气息越来越弱,小龙女面露犹豫之色,若是再不能将药喂进去,恐怕连死马当做活马医的机会都没有了。

    而且她还注意到,手中的通犀地龙丸犹如鸽子蛋大小,就算成功喂到他嘴里,不知道需要多久时间才能化开产生药力,而宋青书如今最缺的就是时间。

    仿佛做了一个极为艰难的决定,只见小龙女犹豫着将通犀地龙丸放入自己嘴里,贝齿轻咬,谁知道通犀地龙丸坚硬如石,一咬之下反而磕地她牙齿生疼。

    无奈之下她只能运起内力,再次使劲咬了下去,通犀地龙丸终于被她咬破,一股腥臭气息四散开来而来,小龙女皱着眉头,只能强忍着心中烦厌欲呕将其嚼碎,然后俯身凑到了宋青书嘴唇。

    伸手点了点他下颔穴道,趁他嘴唇微软之际,小龙女凑了上去,用舌尖挑开他双唇,谁知道牙关闭得紧紧的。

    小龙女暗暗恼怒,不过人命关天,她也只能强忍着心中羞意不停用舌尖试探着,正所谓百炼钢也要成绕指柔,在她不懈努力下,宋青书紧闭的牙关终于微微张开一丝缝隙,小龙女急忙扣关而入,将嘴里嚼碎的通犀地龙丸送到了他嘴里。

    感受到对方将其吞咽了下去,小龙女急忙从他身上离开,抹了抹嘴唇,手背隐隐能感觉到烫的脸颊,一向冷若寒霜的脸蛋儿此刻红得像玫瑰一般。

    “我连过儿都没吻过呢!”小龙女忍不住跺了跺脚,脸上交织着懊恼、后悔、羞涩各种情绪。

    忽然脑海中一阵晕,嘴唇也隐隐传来麻痹之感,小龙女不由大惊:“好厉害的毒药!”

    也顾不得羞涩懊恼,当即将嘴里遗留的东西吐了出来,拿出一瓶玉蜂浆喝了,急忙盘坐下来运功逼毒。

    通犀地龙丸乃西毒潜心研制的圣药,只能佩戴,不能服食,若是正常人吞下过后,恐怕早已暴毙而亡,幸好小龙女只是嚼碎,并没有吞下去,中毒不深。

    后来她喂宋青书之时,舌头与他嘴唇牙关接触,自然也沾染上了金波旬花之毒,不过宋青书唾液里的毒性已经经过了稀释,再加上小龙女嘴里含有避毒圣药,因此她才不至于落得和宋青书同样的下场。

    不过饶是如此,她也不得不急忙运起真气开始逼毒。

    “哇”

    本来昏迷中的宋青书却猛地翻身吐了一口鲜血,地上的鲜血格外地鲜红刺眼,散出一种妖异的光彩。

    小龙女心中一惊,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毒,急忙跑过去问道:“你感觉怎么样?”

    她自己嘴唇麻、脑袋晕自然是中了金波旬花的征兆,可同时心中烦厌欲呕,极为难受却应该是通犀地龙丸的毒性所致,因此她非常担心宋青书没被金波旬花毒死,反倒被通犀地龙丸先毒死了。

    谁知道宋青书吐过鲜血过后,又陷入了昏迷,而且身子渐渐烫,显然开始烧起来。

    小龙女此刻也束手无策,只能听天由命了,深深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她便顺势在旁边坐了下来继续运功逼毒。

    这就是小龙女和其他人的不同,若此刻是阿九、夏青青陪伴在宋青书身边,就算明知没有办法,也会时时刻刻盯着他,将所有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小龙女从小修的是摒弃七情六欲的功夫,早已做到心如止水,当她意识到自己能做的已经做了,宋青书能否得救只能看他自己的造化过后,便冷静地坐在一旁运功打坐起来。

    当小龙女化解完自己身上的毒过后,宋青书依然未醒,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尽管他现在浑身烫,呼吸却比刚才有力得多。

    想到之前宋青书描述中金波旬花的毒性,此刻他本该早已气绝。

    “看来通犀地龙丸还是有效果的。”小龙女点了点头,不知不觉也松了一口气。

    “热,好热”宋青书忽然梦呓起来,只见他不停地撕扯着上衣,很快便露出了精壮的上身。

    “呸!”小龙女忍不住啐了一口,只看了一眼便急忙移开目光,然后回到山洞更里面,之前横在墙壁上的绳子上躺了下来。

    平日里她一躺在绳子上,很容易就能入睡,可今天她怎么也睡不着,只能在绳子上换了一个姿势,侧躺在上面,远远地关注着宋青书的情况。

    若是此刻山洞中有第三人在,必然惊叹于小龙女在绳子上简直如同在床上一般,肆意变化姿势却一点掉下来的迹象也没有。

    此刻小龙女以手支颐,侧卧在绳子上,窈窕的身姿被绳子勾勒得更加动人,只可惜无人有次眼福能欣赏到这幅图,唯一的男人宋青书此刻也双目紧闭,生死不知。

    也不知过了多久,宋青书忽然直挺挺坐了起来,小龙女美目顾盼,有些紧张地盯着他。

    只见宋青书依然紧闭双眼,可是整个人却盘坐起来,双手画出一些古怪的图形,开始运功疗伤。

    小龙女眼前一亮,见他能开始运功了,想必这条命已经保住了。

    不敢过去生怕打扰到对方,小龙女依旧侧卧在绳子上,睁着一双大眼睛紧紧盯着他。

    也不知过了多久,宋青书又是一口鲜血喷出,不过这次鲜血却泛出淡淡的金色光泽,小龙女还当他走火入魔,身子一闪,便轻盈地飞到了他身边。

    感受到身旁传来的淡雅香风,宋青书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你好了?”这下连小龙女也忍不住好奇地问道。

    “哪有那么容易,”宋青书苦笑起来,“刚才没来得及和你说,通犀地龙丸本身也含着剧毒,谁知道你还真喂给了我。”

    想到刚才喂药的场景,小龙女脸色有些不自然:“当时我也没有其他办法。”

    “若是换了其他人吞下通犀地龙丸,恐怕是当场暴毙,”宋青书心有余悸地说道,“幸好我身中金波旬花之毒,两种毒性相冲,反而让我能趁机调动一丝体内真气护住心脉,方才不至于马上暴毙。”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以毒攻毒?”小龙女讶然道。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如今我体内的毒性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金波旬花之毒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再次作,就看在它下次作之前,我能不能找到解毒之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