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19章 一线生机

    听到宋青书的话,小龙女一脸茫然地问道:“你现在不能用内力将毒逼出来么?”

    小龙女刚才同样中毒了,然后用自己的内力将毒逼了出来,宋青书一身功力还在她之上,她想不通为何对方如今会这么困扰。

    之前宋青书中毒太深没法逼毒,如今金波旬花之毒已经得到了压制,以他的功力,应该能将毒逼出来才是啊。

    宋青书苦笑起来:“金波旬花之毒能以天魔命名,毒性实在奇特,如今我虽然暂时没了性命之忧,可是体内经脉却被金波旬花之毒封住,我能感觉到我的功力散于四肢百窍之中,可是因为毒性深入经脉,导致我的真气没法周天循环……换句话说,就是我如今空有一身功力,却无法调用。”

    其实也不是完全无法调用,宋青书刚才试了几次,十次中偶尔有一次能成功运起几分真气,可惜维持的时间极为短暂,简直可以称得上一闪即逝,根本没法用来逼毒,反倒容易因为真气突然消失导致剧毒更加深入脏腑,宋青书好不容易才让体内的毒性达到一种微妙的平衡,哪敢继续冒险尝试。

    一想到自己如今居然变得和段誉一样,武功时灵时不灵,宋青书就头疼不已,真说起来,如今他还不如段誉,段誉的六脉神剑虽然经常使不出来,可他能正常使出来的次数也不少,如今宋青书能使出武功却是小概率事件,而且时机稍纵即逝。

    听完宋青书解释,小龙女有几分明白了:“既然你没办法自己逼毒,那找其他人帮忙替你逼毒呢?”

    “还是不行,”刚才这会儿功夫宋青书早已将各种方法都想过了,“如今金波旬花之毒已经深入我经脉脏腑之中,若是外力逼毒,稍微力度掌握不好,我就会全身经脉尽废,死得惨不堪言。”

    其实他如今的情形于张无忌幼年中了玄冥神掌后的情况差不多,因为寒毒侵入张无忌心脉,导致张三丰空有一身震古烁今的功力,也只能束手无策,毕竟人的心脉极为脆弱,外力侵入稍不留神便是命丧当场,最后只有靠张无忌修炼了《九阳真经》,依靠自己的力量才将体内的寒毒化解。

    宋青书如今的情况比当初张无忌还糟糕,金波旬花之毒已经侵入到他身上每一个穴道,阻断真气运行路线,导致他如今连自己体内的真气都没法调用,更别说像张无忌那样修炼其他武功来化解体内的剧毒了。

    “那该怎么办?”一个个方案被否决,小龙女也忍不住替他担心起来。

    “我也不知道。”宋青书苦笑一声,寻思着要不要到药王庄走一趟,看毒手药王和程灵素有没办法,不过医术总有其极限的地方,如今金波旬花之毒已经与自己经脉脏腑**在一起,估计毒手药王也回天乏术。

    “世间万物都遵循着相生相克的规律,这金波旬花虽然神奇,不过我相信这世上必然存在克它之物,你也不要太过灰心。”看到宋青书一脸沮丧,小龙女忍不住安慰道。

    宋青书顿时眼前一亮,因为太熟悉原著的缘故,一听到自己中了金波旬花之毒,他整个人便陷入了绝望,毕竟原著中明明白白写着金波旬花无药可解。

    不过大道三千,仍留一线生机,原著中虽然没写,可并不意味着现实世界中真的就没有解药。就算真的如原著中提到的无药可解,可原著中并没有说无法可解!

    一字之差,结果顿时大不一样。

    《飞狐外传》原著中,碧蚕毒蛊和鹤顶红、孔雀胆混用,《药王神篇》明确记载无药可解,因此告诫门人决不能使用三毒混用。慕容景岳同样身为药王弟子,中毒之后,用尽平生所能都没能保住性命,旁边还有一个毒手药王的师弟“毒手神枭”石万嗔,也是束手无策,只能眼睁睁看着慕容景岳走向死亡。

    最后胡斐不小心也中了此毒,就连读者都以为他死定了,程灵素却牺牲了自己的性命将他救了回来,这就是所谓的“无药可解,却有法可救。”想清楚这一切,宋青书顿时霍然开朗,之前他虽然表现得看淡生死,实际上却是比谁都悲观,因为他太清楚金波旬花的毒性了。

    可如今他想明白了,就算金波旬花没有解药,可是世上必然会存在一种能化解其毒性的方法,因此宋青书整个人的精气神,顿时焕然一新。

    “小师妹,你身上带着玉蜂针没有?给我几根。”宋青书忽然开口问道。

    “有啊,你要这个干什么?”小龙女取出三根玉蜂针,疑惑地递给了他。

    宋青书接过之后也不言语,只是拿起玉蜂针刺进了自己身体。

    “你干什么?”小龙女惊呼一声,心想难道他被毒气入脑,已经疯了不成?

    她的玉蜂针虽然不如师姐李莫愁的冰魄银针那般见血封喉,可是上面的毒性依然非同小可,能将人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原著中重阳宫那些道士虽然很讨厌,可是不得不承认,除了赵志敬之外,大多数人都是硬骨头,结果中了玉蜂之毒,重阳七子只能不顾颜面向小龙女讨要解药。

    宋青书却是惊喜地咦了一声,注意到小龙女惊诧的眼神,方才解释道:“小师妹不必担心,你的玉蜂针刺中我,不仅不疼,反倒有一点舒服的感觉,想必玉蜂之毒刚好对金波旬花之毒有克用。”

    原来刚才宋青书正在思考金波旬花的克制之法,忽然看到小龙女清丽的容颜,脑中灵光一现,想到了原著中周伯通中了五彩雪蛛之毒,最后就是靠着玉蜂之毒以毒攻毒,方才得以痊愈。

    于是他便向小龙女讨要了玉蜂针来做一下试验,若是扎中身体,只有疼痛,那说明玉蜂之毒对金波旬花无效;反之若是有舒服的感觉,那就证明有效了!

    “咦,当初周伯通也是这样利用玉蜂解毒的。”小龙女眼前一亮,显然和他想到一块去了。

    宋青书也兴奋了起来:“玉蜂针数量太少,你能不能召唤玉蜂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