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35章 红楼十二钗

    戚芳又羞又急:“只不过什么?”

    “只不过夫人的……琼浆玉液只能暂时压制毒性而已,我的内力运转维持不了多久,之前就是逼毒的时候忽然内息重新停滞,导致毒性反噬,才……才冒犯了夫人。”宋青书解释道。

    戚芳脸蛋儿红得像血一般,怒道:“不要再提那件事了!”

    宋青书耸耸肩:“既然夫人不想听,那我就不说了。”

    沉默了一会儿,戚芳咬唇问道:“那你体内的毒如何解?”

    宋青书苦笑道:“自然只能趁每次内力恢复的时候抓紧逼毒,我相信总有一天会将毒逼干净的。”

    “你的内力如何才能恢复……啊!”戚芳从刚才开始整个脑子就是一团浆糊,说到一半才想起对方刚才提到需要那东西才能暂时恢复内力,顿时惊呼起来,心中又羞又怒,狠狠地盯着对方。

    宋青书也只能硬着头皮答道:“我看夫人每次挤出来也要倒掉,与其浪费了不如给我来解毒?”

    “想都不要想!”戚芳断然拒绝,之前她是见他中毒昏迷,才勉为其难喂了他一些,如今清醒的情况下,又如何能将这么羞人的东西给他?

    “呃……”宋青书忍不住咕哝了一声,“又不是没喝过……”

    “你说什么?”戚芳气得粉脸煞白,要不是现在衣服没有穿好,她恨不得过去给他一巴掌。

    “夫人睡了么?”房中气氛正尴尬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了桃红的声音。

    戚芳身子一僵,脸上血色褪尽,有些慌乱地答道:“睡……我已经睡了。”

    她本想自己解决这件事情,可一旦桃红发现了什么,这件事就不再她的控制范围之内了,到时候肯定闹得沸沸扬扬,自己倒也罢了,将来让女儿在其他人面前抬不起头来才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

    “我有些话想对夫人说。”桃红回道。

    “我……我已经睡了,有什么话明……明天再说吧。”戚芳慌慌张张地答道,这个时候哪能让她进来谈话啊。

    宋青书神情颇为玩味,之前四喜的话透露出是听桃红的安排,那她这么晚了硬闯主母房间肯定是不怀好意,等会儿有好戏看了。

    “可是这些话只能今晚说。”桃红语气坚决,并没有丝毫退却的意思。

    “怎么办……怎么办……”戚芳觉得头都快大了,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看了看宋青书,指着床底,小声说道,“你快躲进去。”

    宋青书摇了摇头:“我从来不藏床底。”

    戚芳都快急哭了:“要是你被发现了,一切都完了。”

    宋青书眼珠一转,顿时计上心来:“若是夫人肯答应之后提供……提供琼浆玉液给我解毒,我就躲进去。”

    “你!”见在这种紧要关头,他居然趁机威胁自己,戚芳恨不得一口咬死他。

    “夫人,你反正也是拿去倒掉,还不如拿来救人,正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宋青书继续游说道。

    戚芳都有些佩服他了,居然能将一件这样的事情说得如此冠冕堂皇,这脸皮恐怕比城墙还厚吧。

    “好吧,我答应你!”戚芳胸脯急剧起伏,显然心情并不平静。

    “多谢夫人。”宋青书露出一丝灿烂的笑容。

    戚芳被他的笑容弄得心头莫名一跳,这个时候门外的桃红又开口了:“夫人,我进来了。”说着便推开了门,原来刚才李可秀麾下的士兵出去过后只是将门带了过去,戚芳还没来得及去反锁门,便被宋青书推到了,一直到现在都还没回过神来。

    听到门开的声音,戚芳吓得魂飞魄散,急忙回头望向宋青书,却愕然发现对方早已消失了踪影,不禁暗啐一口:“一看就是经常干一些偷香窃玉的戏码,动作这么熟练。”

    桃红与之前那些士兵不同,不可能探到床底下去搜查什么,戚芳这才略微平静了几分,身上的衣服是来不及穿了,只能草草用衣服裹着,然后扯过床上的被子盖在上面。

    “奴婢见过夫人。”桃红行了一礼,忽然皱了皱鼻子,“咦,这屋里是什么味啊。”

    “可能是刚才太多士兵进来,留下的汗臭吧。”戚芳脸色一红,之前的战况太激烈,屋中还残留着浓浓的欢好后的暧昧气息,她急忙岔开话题,“你到底有什么事情,非要这么晚跟我说。”

    桃红显然也是满腹心思,并没有过多地关注房间里气味的问题,闻言答道:“没什么,就想来和夫人聊聊天。”

    戚芳心中暗怒,这半夜三更的你非要跑来主母的房间中来,结果只是为了聊天。

    “今日发生的事情太多,我有些乏了,明天再陪你聊吧。”戚芳只想着尽快将她赶出去,倒也没功夫和她生气。

    “别呀,我话还没说完呢。”桃红笑了一声,也不问戚芳,自己拉了一个凳子过来坐下,看得戚芳心中狐疑不已:平日里桃红最讲究礼数,为何现在表现得这么反常?

    “夫人在临安城呆了不短的时间了,可知道如今朝廷最有权势的是谁?”桃红仿佛在自己房间一般,一边倒茶一边问道。

    戚芳秀眉微蹙,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好敷衍地答道:“自然是相爷大人了。”其实她应该称呼万俟卨爷爷,不过她不喜对方的为人,所以一般都是以相爷相称。

    桃红摇了摇头:“相爷虽然位居百官之首,可惜根基不稳,羽翼未丰,算不上最有权势的人。”

    戚芳心中恼怒,大半夜的哪有心情和她谈论朝堂政治,不过她做贼心虚,倒也不敢呵斥对方,只能应付着:“不是相爷的话,那就是韩节夫了。”

    桃红轻笑一声:“扳倒赵汝愚过后,韩侂胄被视为最可能入主宰执的人选,可惜被相爷摘了果子,如今声势已经大不如前,其实就算他当上了宰相,估计也坐不了多久。”

    “为什么?”今天桃红一反常态,侃侃而谈却言之有物,让戚芳也来了兴趣。

    “韩家虽然说是两宋第一豪门,可这都是占了先祖韩琦的光,过了这么多年,祖宗余荫还能剩下多少?韩家的几家强大姻亲,陇干吴家、海宁陈家、太原杨家、山阴陆家,除了吴家、陈家还能勉强支持之外,杨家和陆家早已没落多年,家族中已经很久都没有人能进入朝廷核心圈子了。”

    “所以韩家如今看着辉煌,骨子里早已空了。”桃红不屑地撇了撇嘴。

    戚芳皱眉道:“桃红,这些话是谁教你的?”她决计不信桃红能有这番见识。

    桃红却并不回答,反而说道:“夫人在临安这么久了,不知道可曾听过一段民谣:

    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

    阿房宫,三百里,住不下明州一个史。

    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请来姑苏王。

    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

    床底的宋青书一脸古怪,这什么情况,怎么感觉红楼梦乱入了?

    注意到戚芳一脸疑惑,桃红笑着说道:“还是我来替夫人解释吧,贾不假,说的自然就是当今枢密使贾似道贾大人了,他的姐姐同时还是皇帝的宠妃。”

    “第二句话明州的一个史,指的是明州史家,史家上代家主史浩是帝师,这代家族史弥远则执掌着御史台。”

    “第三句话说的是姑苏王家,前身是王安石的临川王家靖康之变后将家族迁到了姑苏,当年论声势并不在韩家之下。这一代家主王子腾身为殿前司都指挥使,掌管着禁军。”

    “最后一句话说的是江阴薛家,其家主薛极如今担任参知政事、观文殿大学士,单以官位而论,与韩侂胄算得上平起平坐。”

    “这四大家族每一个都是大宋最顶尖的豪门,他们又通过姻亲关系,组成一个牢不可破的政治集团,贾似道的妻子是王子腾的妹妹,侄儿娶的也是王家的小姐;史弥远的姑姑则是贾似道的母亲,听闻他还打算将女儿嫁给贾似道的公子;王子腾的大妹嫁给了贾似道,二妹嫁给了薛极,侄女嫁给了贾似道的侄儿;薛极的女儿和侄女,都是临安城中出了名的才色兼备,听闻也有意向和贾家公子结亲。”

    “除了这四大家族之外,还有林家、李家、吕家、慕容家,同样与他们有着千丝万缕的姻亲关系:林家家主林如海,如今担任三司的盐铁使,掌管着朝廷近三分之一的赋税,他的妻子是贾似道的妹妹,也生了一个绝代姿容的女儿,好像也有和贾家公子结亲的打算;李家家主李守中,担任国子监祭酒,二女儿是贾似道的大儿媳妇,妹妹嫁入了姑苏王家;慕容世家上代家主慕容博则娶了王子腾的堂妹。”

    床底的宋青书听得心惊不已,对方口中那个李守中的妹妹,嫁入姑苏王家的是指李青萝么?还有慕容世家原来也是贾氏集团的一份子啊。

    戚芳忍不住问道:“你和我说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

    桃红露出一丝诡异的笑意:“我说这么多,主要就是为了说明要想权势更稳固,只能豪门与豪门联姻,可惜夫人出身农家,不能给万俟家族带来哪怕一丁点政治资本,所以相爷和老爷经过商量决定,给公子换一门亲事。”——

    其实要不要加入红楼梦的元素,我也犹豫了很久很久,一方面想保持金书元素的纯粹,可是另一方面红楼梦里的人设架构与本书中南宋朝堂格局几乎可以完美契合,让我实在是心痒难当,再加上红楼梦里林黛玉、薛宝钗、薛宝琴、秦可卿、王熙凤这些人又极具魅力

    最后实在难忍心中的创作冲动,终于还是加进来了!

    本章借桃红之口引出了贾史集团的大致轮廓,同时将红楼的人设与本书中人物融合到一起,

    不过这样看未免不太直观,我会在公众号里用表格形式发布贾史集团内部联姻关系,希望可以一目了然

    本书微信公众号:六如和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