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39章 横生波澜

    察觉到对方的身体变化,戚芳娇躯一颤,有些慌乱地说道:“你……你贴得太近了。”

    宋青书微微一笑,并没有半分不好意思:“这鬼天气太冷了,还是贴着睡暖和。”

    戚芳忍不住翻了一个无语的白眼,心想这天气哪里冷了?明知道这是对方的托词,她却现自己居然不知道怎么应对。

    当对方的手渐渐从自己的小腹上移,戚芳情不自禁嘤咛一声,哪怕在黑夜中她也能感觉到自己此时肯定是面泛桃花,呼吸散乱。

    宋青书咬着她的耳珠轻声说道:“你如果不愿意,就直接说一声,我不会勉强你的。”

    “我……”戚芳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自己虽然有丈夫,但对方不仅害死了狄云,如今还狠心地想除掉自己,现在还有必要为了他恪守妇道么?

    其实如果狄云还在人世,就算戚芳现了万圭的真面目,也不会这般自暴自弃,可惜得知从小青梅竹马的师哥也被他害死了,戚芳忽然现人生没了意义。

    一想到这样还能报复丈夫,戚芳顿时忍住了心中的羞意,任身后的男人不停轻薄她的身体。

    宋青书原本以为戚芳会拒绝至少会象征性反抗一下,谁知道她居然一直沉默地选择顺从,微微错愕之际,便猜到了她的心思。

    此时此刻言语的安慰都是那么苍白无力,宋青书只能用自己的方式慰藉她,温柔地吻了她一口,然后撩起了她裙摆下沿,紧紧地贴了上去。

    戚芳身子一僵,云鬓散乱,红唇轻咬着秀,红着脸翘了翘身子,默默地迎合着身后的男人……

    接下来的几天里,宋青书一改前两天的狼狈,过得惬意无边。戚芳充分利用了相府少奶奶的身份,船上的杜老板自以为与相府搭上了关系,心花怒放之余简直恨不得把她当祖宗供起来,连带着宋青书也享受到了至尊的待遇。

    戚芳住在船舱最顶层,其他人很少会上来,偶尔上来之时,宋青书便假扮成四喜的模样之所以不扮成王二,是因为戚芳强烈抗议,因为当初王二可把她恶心坏了。

    杜老板很快也意识到他们这一行少了两个人,不过这种事情在豪门贵族之间实属常见,他也不会自找没趣地主动去问,完全就当不知道曾经有过桃红、王二这两人一般,依旧尽心尽力满足贵客的要求。

    “又要喝鲫鱼汤啊。”望着眼前香气腾腾的鲫鱼汤,戚芳坐在桌前忍不住嘟起了嘴,鲫鱼虽鲜美,但天天这么喝,谁也受不了。

    宋青书从身后抱住了她,笑嘻嘻地说道:“鲫鱼汤奶,夫人多喝点才有足够的营养嘛。要不我陪你一起喝,你一口我一口?”

    戚芳轻嗔不已:“连空心菜都没喝过我一口奶,结果全便宜你了。”

    宋青书伸手托了托她的胸脯,对沉甸甸的手感极为满意:“要怪只能怪你那狠心的丈夫,若不是他,我也不至于要靠这样解毒。”

    有戚芳相助,宋青书逼毒的度已经明显加快,几天下来他差不多逼了一成的金波旬花之毒要知道之前他逼一滴毒血都困难重重,按照这个进度下去,再过一两个月,他体内的毒性就能彻底清除干净。

    “别提那个人!”戚芳面带寒霜,冷哼一声,“他不是个东西,不过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宋青书郁闷道:“夫人这话就太没良心了吧,我就算万般不好,至少也帮你解决了平日里涨奶的烦恼吧。平日里你还要拿个碗来辛辛苦苦挤,现在我直接就……”

    “不许说!”戚芳尖叫一声,急忙捂住了他的嘴巴。

    “不说也行,那把这碗汤喝了?”宋青书眼睛弯得像只狐狸一般。

    “你这是个无赖~”戚芳哀叹一声,不过终究还是端起鱼汤喝得干干净净。

    宋青书在她耳边悄悄说了一句,戚芳的耳根瞬间就红透了。也不待她回应,宋青书直接解开她的衣襟,然后将头埋了进去……

    入夜过后,两人躺在被窝里,戚芳忽然咬着嘴唇说道:“明天我们就将到达临安城了。”不知道为何,这几天虽然有些荒唐,但却是近年来她最放松最无忧无虑的日子,可惜一切的快乐就在即将到达临安城之际烟消云散。

    戚芳终于重新回到了现实,她清楚一旦回到临安城,万俟卨、万圭等人立马就会现事情没有按照计划中的来,肯定还会想另外的办法除掉自己。

    现在回相府是死路一条,可是她又不得不回去,母爱让她没法放弃自己的女儿,让女儿在群狼环视的环境之下长大。

    “那又如何?”宋青书手指轻轻摩挲着她身上白皙丰腴的肌肤,似笑非笑道。

    戚芳差点没被他满不在乎的语气给气死,忍不住狠狠掐了他一把:“你这人,只知道欺负我!”

    宋青书连连告饶:“要不我们私奔吧?”

    “私奔?”这两个字似乎对女人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戚芳心头一跳,仿佛又回到了少女怀春的年纪,不过一想到女儿,她很快便冷静了下来,摇着头幽怨的说道,“若是几年前,我也许就答应你了,可现在我有太多的东西放不下。”

    宋青书笑道:“你误会了,我并非不帮你救空心菜,而是如今我体内余毒未清,你若是回到相府,我实在没有把握护住你周全。所以不如我们一起找个地方先躲起来,然后等我体内毒解了,就和你一起回相府将女儿救出来如何?”

    “说来说去,你就是帮我当成……当成……”戚芳忽然红着脸说不出话来。

    “当成什么?”宋青书打趣地问道。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戚芳嗔道,心想那两个字自己怎么好意思说出口。

    宋青书还打算戏弄她一番,谁知道这个时候船上忽然传来一片厮杀惨叫声,两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望向窗外,只见漆黑的天空已经被火光染红。

    “快穿好衣服。”宋青书吩咐完戚芳,便跳下床来跑到窗前往外望去,待看清外面的情况,不由大吃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