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42章 神功密室

    宋青书此时也是如临大敌,毕竟如今他无法调用内力,而侠客岛又是极为神秘之所,按照原著里的描写,随随便便两个弟子就能吊打中原各路高手,如今这个世界中原的高手自然非侠客行世界的中原所比,不过上次与张三李四交手,他们的修为已经接近中原五绝,而这样的人,侠客岛有好几十个,同时龙木二岛主更是深不可测,若是被现,就算他全盛时期,也未必讨得了好,更遑论如今了。

    “一切都要小心为上。”宋青书如今唯一的底牌就是移魂**了,不过以他目前的状态,移魂**很难对群体施展,只能用于偷袭,幸好他还有易容术可以凭借,不然他还真是没信心能从侠客岛活着离开。

    摸了摸脸颊,确认了刚才拓印的那黄衣汉子的脸模没有问题,宋青书这才稍稍安心下来。

    约莫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宋青书皱眉停了下来,这侠客岛太大了,房间像迷宫一样,他不熟悉地形,到处乱转实在不是个办法。

    正头疼之际,忽然身后传来一个人的呵斥:“站住!”

    宋青书心中一凛,难道被现了破绽么?

    一边寻思着是否动用移魂,一边转过身去,只见一人身着青黑袍子,正皱眉盯着他。

    经过多日相处,宋青书已经判断出侠客岛这些人的身份组成,之前给自己送饭的那种是岛上地位最低的奴仆,身着黄布短衣接着是两位岛主的弟子,张三李四皆在此列,其中张三身为赏善使者,身着黄色丝袍,李四属于罚恶使者,身穿青黑色袍子,这人穿着风格与李四一般无二,显然就是罚恶使者之一。

    猜出对方身份,宋青书心中一凛,知道对方武功绝非自己此时所能对付的,不敢怠慢,急忙低头行了一礼,他不清楚侠客岛上的相互称呼,也不敢多说话,只是装出一副恭谨的神色。

    那青袍人果然没看出什么异常,只是冷冷地说道:“你怎么还在这里闲逛,石室那边正却人手,快过去帮忙。”

    “石室,什么石室?”宋青书一头雾水,不由暗暗叫苦,可是又不能表露出来,只好点头应承,幸好经过多年混迹江湖,他早已练就了一身敏锐的观察力,注意到那青袍人说话时下意识往右边甬道瞟了瞟,便猜到对方口中的石室应该在那个方向,便故作镇定,试探着往那边走去。

    走了几步,果然没见那青袍人有什么异议,宋青书知道自己猜对了,便大步流星继续走了进去。

    没过多久,就看到一堆黄布短衣汉子在一间屋子进进出出,端着木碟往甬道深处走去。

    “快过来帮忙。”宋青书正在观望之际,屋子里一胖乎乎的汉子注意到了他,急忙对他招手。

    “看样子是要给什么大人物送饭。”宋青书注意到他们木盘中不仅有酒有菜,还有精致的点心以及新鲜的水果,待遇可比给自己的好得多。

    磨磨蹭蹭走到那胖子身边,还没来得及说话,那胖子就将一大盘东西塞到他手中:“送到赵客缦胡缨。”

    宋青书一脸问号,心想赵客缦胡缨什么鬼?可惜又不敢直接问,只好云里雾里端着木盘跟着其他那些人走。

    走了一会儿,忽然他身后那人拍了拍他:“走过头了,你要送的房间在那边。”

    宋青书回过头顺着那人指着的方向望去,只见不远处正好有一间石室,急忙对那人抱以谢意的一笑,然后急匆匆往那边走去。

    幸好这些人都是岛上地位比较低的下人,平日里谁没个走神的时候,所以没人怀疑宋青书刚才错过了石室。

    宋青书凝神静气地走进石室,只见东面是块打磨光滑的大石壁,石壁旁点燃着八根大火把,照耀明亮。壁上刻得有图有字。石室中已有十多人,有的注目凝思,有的打坐练功,有的闭着双目喃喃自语,更有三四人在大声争辩。

    “酒菜送到了。”宋青书小声喊了一句,可惜没一个人理他,便将手中木盘放到了石室门口处,见桌上还有些没有动过的酒菜,不由暗自咂舌,这些人倒真的称得上废寝忘食了,也不知道在研究些什么。

    这个时候不远处那争辩的三四人声音忽然提高了几分,只听一人说道:“这第一句赵客缦胡缨,其中对这个胡字的注解说:胡者,西域之人也。新唐书承干传云:数百人习音声学胡人,椎髻剪彩为舞衣……”

    另一人摇头道:“温兄请看图中此人,绝非燕赵悲歌慷慨的豪杰之士,却何以称之为赵客?要解通这一句,自非先明白这个重要关键不可。”

    宋青书好奇地往石壁望去,上面绘的果然是个青年书生,左手执扇,右手飞掌,神态甚是优雅潇洒。

    第三人点头附和道:“我最近揣摩而得,图中人儒雅风流,本该是阴柔之象,注解中却说:须从威猛刚硬处着手,那当然说的是阴柔为体、阳刚为用,这倒不难明白。但如何为体,如何为用,中间实有极大的学问。”说完左手学着图中人的姿式,右手突然掌,呼的一声,直击出去,说道:“左阴右阳,多半是这个道理了。”

    第四人则诵读壁上所刻注解:“庄子说剑篇云:太子曰:吾王所见剑士,皆蓬头突鬓,垂冠,缦胡之缨,短后之衣。司马注云:缦胡之缨,谓粗缨无文理也。温兄,缦胡二字应当连在一起解释,缦胡就是粗糙简陋,缦胡缨是说他头上所戴之缨并不精致,并非说他戴了胡人之缨。这个胡字,是糊里糊涂之糊,非西域胡人之胡。”

    姓温那人被几人东一句西一句驳斥,忍不住有些恼怒:“不然,你看下一句注解:左思魏都赋云:缦胡之缨。注:铣曰,缦胡,武士缨名。这是一种武士所戴之缨,可以粗陋,也可精致。前几年我曾向凉州果毅门的掌门人康昆请教过,他是西域胡人,于胡人之事是无所不知的。他说胡人武士冠上有缨,那形状是这样的……”说着蹲了下来,用手指在地下画图示形。

    宋青书在一旁听得哑然失笑,这些人像乡间腐儒一般,就在这里咬文嚼字,却不知早已误入歧途,这会儿功夫他终于明白自己所在的石室是何地了侠客岛上记载着极为高深武学的二十四间石室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