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45章 拒之门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宋青书将将二十四间石室逛了大半,其中第五句‘十步杀一人’,第十句‘脱剑膝前横’,第十七句‘救赵挥金锤’,每一句都是剑二十三的一部分,将各个部分结合起来,宋青书欣喜地发现他貌似已经对剑二十三有所领悟。

    不过他依然不是很清楚剑二十三的运行原理,貌似施展起来耗费的并非内力,而是一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宋青书隐隐觉得自己触摸到了,可是一转眼又一无所获。

    不过他素来性子豁达,也不纠结非要现在一探究竟,想着等将来离开侠客岛后空闲时再慢慢研究。

    第六句‘千里不留行’,第七句‘事了拂衣去’,第八句‘深藏身与名’,每一句都是一套轻身功夫的一部分,让宋青书意外的是,他明明已经学会了这套轻功,可是却施展不出来!

    这种感觉非常奇妙,既然施展不出来,那证明没有学会,可是以宋青书如今的修为,可以十分确定自己学会了,就好像《天龙八部》中段誉分明学会了六脉神剑,可惜经常时灵时不灵。

    “没想到我比段誉那傻子还惨。”宋青书苦笑不已,段誉好歹偶尔还能施展出来,自己学会了却一次都施展不出来。

    其实施展不出来也不太准确,应该他施展出来虽然是一套不错的轻功,但还比不上他自己原本的轻功,离他推演出来可以无视重力的境界差了十万八千里。

    一开始他猜测是自己如今无法调用内力的原因,可是很快就排除了这个可能,毕竟《太玄经》里记载的武功运气路线与平日里的武学风格迥异,并没有被金波旬花之毒影响。

    “估计是少了个什么契机。”宋青书很快就根据自己的武学常识做出了判断,这样一想也很释然,若是这么逆天的轻功那么容易达成,也太违背天道了。

    宋青书很快就把轻功的问题搁置在一边,反正他如今的轻功也够用了,他注意力很快转移到拳掌之上,这些石室所记载的图文中,第九句‘闲过信陵饮’,第十四句‘五岳倒为轻’,第十六句‘纵死侠骨香’,蕴含着一套玄奥的拳掌之法,可惜宋青书在拳法上的造诣不如剑法和轻功,只觉得这套拳掌之法虽然精妙,却远不如轻功和剑法神奇,想必还有更高深的东西他还没有领悟到。

    以宋青书如今的修为,多一套拳法少一套拳法,影响也不是很大,很快他就将拳法的问题抛诸脑后,改而将注意力放在了内力之上,毕竟他主要的目的是想看能不能凭借《太玄经》祛除体内的金波旬花之毒。

    除了第一句‘赵客缦胡缨’总纲之外,第十三句‘三杯吐言诺’,第十八句‘意气素霓生’,第二十句‘烜赫大梁城’,都是吐纳呼吸的内功,可惜这些内功运行路线哪怕合在一起都不完整,以宋青书的眼光来看,这几句与其是《太玄经》的内功,还不如是为修炼《太玄经》打的基础。

    “看来最重要的还是在最后一间石室里面。”宋青书望着不远处那第二十四间石室,眼睛露出了炙热的光芒。

    “站住,干什么的?”刚走到那间石室门口,里面忽然闪出两个人来拦在他面前。

    宋青书一惊,之前其他石室都是随意进出,没料到这间石室居然有人守卫,抬头望去,只见一人身着黄衣,一人身着青衣,跟张三李四的打扮并无二致。

    “赏善罚恶使者!”宋青书心中暗惊,想来他们武功与张三李四差不了多少,原本宋青书此刻的状态,见到这种级别的高手是有多远躲多远的,不过刚刚领悟了剑二十三,他忽然有一种想试试的冲动。

    见他愣愣地呆在原地,那赏善使者不耐烦地挥了挥手:“这间石室只能两位岛主才能进,想看去其他地方去看。”

    岛上的石室对所有人开放,不少岛上的奴仆空暇时间也会去观摩一番,个个都期望能有所领悟一飞冲天,显然他将宋青书当成其中之一。

    宋青书正在犹豫要不要解决掉这两人,进去看一下太玄经最后的部分,不远处忽然路过又走来一对赏善罚恶使者,同时窃窃私语着:

    “那位爷真难伺候,之前找了那么多女子都不符合他心意,这次这个我看应该可以。”

    “嘿嘿,这次这个娘子水灵灵的,又生得花容月貌,真算得上我见犹怜,连我这把岁数都有些心动了,更何况少年心性。”

    “起来也奇怪,那位爷年纪轻轻的,不喜欢未经人事的姑娘,偏偏喜欢那些嫁了人的妇人,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这你就不懂了吧,未经人事的姑娘稍微弄一下就哭哭啼啼的,哪有嫁了人的成熟.妇人那般得趣?人家少年郎龙精虎猛的,满脑子都想的是狂风骤雨,所以还是嫁了人的更附和他们心意。”

    “我还是觉得黄花大闺女更好,就是碧瓜初破,看她们梨花带雨那个样子,最有征服感。”

    ……

    两人聊了几句,忽然注意到这里还有其他人,立马住了嘴。

    宋青书深吸一口气,终于理智战胜了冲动,毕竟他刚学会剑二十三还没用过,不知道实际效果如何,对四个接近五绝级别的高手施展,终究风险太大。

    而且就算侥幸瞬间战胜了这四人,要不了多久岛上其他人也会发现异常,那反而更危险。

    更何况听这两人聊天的内容,宋青书忽然想到戚芳如今还身处险境,若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她陷入狼吻,那就追悔莫及了。

    “换班了换班了。”新来的两人对之前那两使者道,同时好奇地望了宋青书一眼,“这人是干什么的?”

    “估计不心闯到这里来的吧。”之前赏善罚恶二使随意地答道。

    见没有引起怀疑,宋青书便随意行了一礼,便假装受惊的岛上仆人一般匆匆离去。

    宋青书从《太玄经》的沉浸中醒了过来,这才发现天色已晚,心中开始焦急起来,得尽快找到戚芳所在的位置,不然她恐怕就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