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66章 娇柔婉转

    宋青书的问题让戚芳愣住了,一方面她非常怨怼万圭始乱终弃,为了攀高枝谋杀自己,另一方面两个人夫妻这么多年,要说一点感情也没有也不可能。网w1w8.c1om

    心中犹豫良久,戚芳忽然抬头望着他:“你……想让我去么?”

    宋青书不禁莞尔:“这个还是要看你自己怎么想的。”

    “我听你的。”说完话戚芳脸色一红,这段时间相处她已经习惯了依靠这个男人。

    “那一起去吧,与过去的生活彻底告别也好。”宋青书接着对周芷若说道,“芷若,这里毕竟是相府,万一等会儿和府里的侍卫冲突起来,伤到空心菜就不好了,你先带空心菜出府在外面等我们。”

    周芷若心中有些不情愿,可是又明白没有其他办法,让戚芳带着孩子的话,她武功太低,若是落入相府手中,反倒容易让己方投鼠忌器,思来想去也只有她先将孩子带出府更安全:“那好吧,你们自己小心,报完仇尽快出来。”说完便脚尖一点,抱着孩子轻盈地消失在夜色之中。

    “我们走吧,”看到戚芳依依不舍地望着周芷若消失的方向,宋青书哑然失笑,“放心吧,芷若又不会把空心菜拐跑。”

    戚芳脸色一红,这才移开目光:“万……万圭的房间在这边。”说完心虚似的一路小跑而去。

    宋青书不紧不慢地跟在她身后,没过多久来到一个小院子里。

    重回以前居住的地方,戚芳百感交集,一时间不知道等会儿该如何面对那个心如蛇蝎的枕边人。

    正在犹豫之际,远处房间里忽然传来男人惊呼的怒骂以及女人咯咯的笑声,戚芳不禁神色一变,忍不住就要冲过去,肩上却多了一只沉稳的手。

    “别激动,我们先看看再说。”宋青书说完便轻轻揽住她的腰肢,两人悄无声息地飞到出声音的房间屋顶,揭开瓦片,里面的情形一览无余。

    万圭此刻一身便装坐在凳子上,捂着手露出痛苦的表情,一脸狰狞地对着某人说着什么,宋青书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屋中横梁下有一个大大的渔网此渔网非真正的渔网,而是江湖中专门用来捕人制作的陷阱。

    此时渔网中刚好有一个女子被困于其中,因为角度的缘故,宋青书无法看到她的脸,只能看到她身穿蓝布印白花衫裤,自胸至膝围一条绣花围裙,色彩灿烂,金碧辉煌,耳上垂一对极大的黄金耳环,足有酒杯口大小,装束显然非汉家女子。

    也许是因为被渔网限制在一个狭小空间的缘故,她原本丰满曼妙的身姿更显得风韵撩人,整个人仿佛一只饱满鲜嫩的水蜜桃,仿佛轻轻一掐就要嫩出水来。

    特别是腰间那根彩色腰带盈盈一束,将腰肢的丰腴柔软以及胸脯的饱满臌胀衬托得淋漓尽致,让男人忍不住想伸手去解开。

    宋青书心中一奇,这装束似乎曾经见过,可是一时半会儿却想不起来了。

    渔网中的蓝衣女子咯咯笑了起来:“万公子,人家这花斑毒蝎滋味如何啊?”声音娇柔宛转,荡人心魄。

    这女子没看见容貌,仅仅凭借那丰满曼妙的身段,已经让人想入非非了,但闻其音而见其人,却觉声音娇美如此,其容貌是美是丑,都没有关系了。

    “原来是她!”听到她的声音,宋青书终于知道了这个女人的身份五仙教教主蓝凤凰!

    当初黑木崖上为了救东方暮雪被明尊张无忌一拳轰散了内息,然后东方暮雪带他逃往云南五仙教,在那里和蓝凤凰生活了一段时间。

    不过蓝凤凰是东方暮雪的禁脔,宋青书与她倒也没有什么深交,所以一开始看到她的服饰身形只觉得熟悉却没有认出来,不过蓝凤凰的声音,特点太过鲜明,只要是男人听过一次就不会忘记,所以宋青书立马就反应过来了。

    “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遇到熟人,宋青书又惊又喜,不过他也弄不清下面是什么状况,只能先听听再说。

    “你这个贱人!”万圭捂着手,只见上面高高肿起。他不愿在女人面前落了威风,是以不肯呻吟,额上汗珠却已如黄豆般渗了出来。

    蓝凤凰对他的辱骂却不以为忤,仿佛这种场面经历得多了,娇媚无比地叹了一口气:“人家可是给了你机会了,明明只要能脱掉我的衣服,人家今后就从了你。谁让你自己不中用呢,咯咯~”

    “妖女,你故意算计我,原来是在衣服里藏了一只毒蝎子!”万圭一腔**早已褪去,很快就反应过来。

    “忘了告诉你,人家从小就喜欢养点毒蛇啊毒蝎子之类的,它们仿佛就是我的心肝宝贝儿一般,一刻也不舍得和它们分开,所以我一直将它们随身带着。”蓝凤凰渐渐收起笑容,冷声说道,“谁让有的人色胆包天,以为人家被这破渔网抓住了,就会任你施为么?”

    万圭眼睛骨碌碌一转,很快就变了一副嘴脸,恭恭敬敬行了一礼:“原来是五仙教的蓝教主,在下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老人家,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在下吧。”

    他也是江湖中人,眼前女人一副苗女打扮,再加上擅长使毒,很容易就能猜到她的身份。

    “老人家,人家很老么?”蓝凤凰伸手抚着脸蛋儿,幽幽地吐了一口气。

    “不老,一点也不老,反而美得像仙女一般。”万圭急忙说道。

    尽管对丈夫已经死心,可是看到他为了活命这么谄媚,戚芳心中依然忍不住鄙夷不已。

    “真的有那么美么?”蓝凤凰转嗔为喜,“听说尊夫人也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儿,不知道和她比起来,我俩谁更美呢?”

    万圭毫不犹豫地答道:“自然是蓝教主更美了,贱内蒲柳之姿,身上一股浓浓的乡野村姑土气,哪里比得上蓝教主的千般风情。”

    屋顶上的戚芳听得浑身抖,她素来不怎么在意自己的容貌,也不会与其他女人攀比,若是万圭迫于无奈,说她蒲柳之姿什么的她倒也不介意,可是看到丈夫一口一个乡野村姑什么的,分明是他心中的真实想法。

    “原来在他心中我这么不堪……”戚芳嘴唇都快被咬出血来,她一直是个极为传统的女性,哪怕是万圭谋害她在先,可是一想到自己在其他男人身下婉转承欢,同样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情,她心中还隐隐有些歉疚之情,特别是有时候回忆起两人这些年的夫妻时光,那种歉疚感愈浓烈。

    可是这一刻,她忽然觉得自己对他的歉意是那么的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