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70章 赔了夫人又折兵

    听到妻子的名字,万圭霍然回头,目不转睛地盯着门口。??

    房门吱呀一声打开,一个满脸泪痕的花信少妇走了进来。

    “你……你还活着?”万圭一脸地不可置信。

    “我没死你是不是很失望?”戚芳擦了擦脸上的泪痕,咬着嘴唇说道。

    蓝凤凰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个梨花带雨的小少妇,又若有所思地看了看宋青书,露出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

    万圭脸色数变,最后挤出一丝笑容:“你这说的什么话,你安然无恙我比谁都要高兴。”

    “还想骗我么?”戚芳凄然地说道,“桃红已经将一切都说了,你为了攀龙附凤,就想谋杀掉妻子,真是卑鄙无耻!”

    万圭脸皮一阵颤抖,注意力却在妻子提到的桃红上面,再联想到宋青书之前也提起过她,顿时恍然大悟:“我就说你怎么能安然无恙,原来是和姓宋的勾搭在了一起,真是水性杨花,不守妇道!”

    “你!”戚芳气得浑身抖,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宋青书在一旁却不说话,只是为了让戚芳彻底看清丈夫的真面目。

    良久过后戚芳深吸一口气,急促起伏的胸脯才渐渐平复下来:“我今天不是来和你争论这些的,当初你安排桃红来杀我,我们夫妻间的情谊早已恩断义绝。这次我回来,一是带走空心菜,二是想问问,我师哥那么善良忠厚的一个人,你为什么要对他那么狠?”

    “为什么?”万圭哈哈笑了起来,“你问我为什么?当初你们俩来万府,我们全府上下的师兄弟哪个不被你的美貌给迷倒?看到你的第一眼起,我就暗暗誓这辈子一定要得到你。可惜尽管我自认为玉树临风,家世又好,谁知道你眼中只有那个傻小子,看着你们俩亲密的样子,我肺都快气炸了。为了得到你,我当然得先除掉狄云那个绊脚石。”

    “那是沈师弟想的计策,周师哥和卜师哥假扮采花贼,引得狄云这傻小子到桃红房中救人。这傻小子床底下的金器银器,便是吴坎亲手给他放的。我们若不是使这巧计,怎能留得住你在万府?”

    戚芳只觉头脑晕眩,眼前黑,丈夫的话犹如一把把利刀扎入她的心中,不禁低呼:“我……错怪了你,冤枉了你!”

    她身子摇摇晃晃,便欲摔倒,一旁的宋青书急忙伸手扶住,只听她说道:“之前我听宋公子说起此事,还不怎么相信,只当他故意哄骗我,现在终于明白,我的丈夫居然真是如此卑鄙狠毒之人。”声音甚是苦涩。

    万圭此刻注意力全在宋青书扶着她的手上面,听妻子张口闭口都是别的男人,双眼中欲喷出火来:“拿开你的臭手!”他作势欲扑向宋青书,只可惜之前中了蓝凤凰的剧毒,此刻早已头昏眼花,反倒一跤跌坐在了椅子上。

    宋青书不理他,反倒看着戚芳说道:“他谋害我倒也罢了,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倒是可以饶过他,不过他害了狄云,我却必须替狄兄弟报仇。”

    戚芳嘴唇都快咬出血来,眼中泪光闪闪:“是我对不起师哥,就算你不动手,我也会替他报仇。”

    宋青书凑到她耳边说道:“万圭如今知道必死,所以巴不得早点解脱,狄兄弟被他害得那么惨,就这样杀了他,未免太便宜他了,所以等会儿我会用其他法子报复他。”

    想到青梅竹马的狄云,戚芳充满恨意地怒视着万圭:“你完全不必顾忌我,想怎么报仇就怎么报仇。”

    宋青书脸上露出一丝似笑非笑的表情,道:“可是等会儿也许会得罪你,事后你可别生气。”

    “我当然不会生气了。”戚芳一怔,心想你替师哥报了仇,我高兴还来不及,为什么会生气。

    “记住你现在说的话。”宋青书轻笑一声,这才走到万圭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他:“你想不想知道为什么我中了金波旬花却没有死?”

    万圭冷哼一声,不过眼神中的确露出一丝好奇之意,旁边的蓝凤凰也娇笑了起来:“莫说是万公子,就连我也很好奇哩,人家自认为也算个用毒行家,可如果我中了金波旬花之毒,我也会束手无策。”

    “告诉蓝教主也无妨,只是等会儿别嫌弃在下孟浪了。”宋青书脸上露出一丝古怪之色,这才说道,“这世上没有真正的无药可解,金波旬花虽然霸道,但有一物能暂时克制住它的毒性。”

    “是什么?”万圭也忍不住出声问道。

    宋青书望了身后一眼,戚芳早已羞得满脸通红,他这才对万圭说道:“女人的……”

    尽管他后面两个字声音不大,但屋中都是习武之人,个个耳聪目明,听得真真切切,蓝凤凰脸色微红,忍不住啐了一口,万圭却是想到什么,看了一眼旁边的妻子,顿时勃然色变。

    宋青书却仿佛不知道他此刻的心情,继续说道:“当初在扬州我中了你的金波旬花之毒,又被你们搜山检海,仿佛一只丧家之犬一般,不过机缘巧合之下,居然让我上了尊夫人的船。”

    “尊夫人真是个善良的女人,看到我落难,便动了恻隐之心,机缘巧合之下,得知人乳可以压制我体内的毒性,她便不惜女人的名节来给我解毒,当真是菩萨心肠。”

    宋青书越是称赞戚芳,万圭心中越是恚怒,狠狠地盯着戚芳,没有男人能容忍自己的妻子用这种方法救其他男人。

    戚芳又羞又急,心想宋青书怎么当着其他人的面说这些呢,其中有一个还是自己的丈夫。尽管两人如今已经恩断义绝,可是她心里还是感觉怪怪的。

    看着万圭狰狞的表情,宋青书满意地笑了笑,继续说道:“也许是老天爷也看不得你作恶多端,所以你下了毒,老天爷就安排你的妻子来给我解毒,正所谓周郎妙计安天下,赔了夫人又折兵。”

    万圭素来擅长阴谋诡计,很快便明白了宋青书的心理,明显是为了故意刺激自己,于是强忍着怒意故作大方道:“芳儿素来善良,就算路边一条狗受伤了她都会出手相救,救你自然不算什么。反正她平日里也要将奶挤出来倒掉,将要扔出来的东西给你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宋青书诡异地一笑:“我有告诉你是她挤出来再给我的么?金波旬花之毒如此霸道,作的时间并不固定,每次现挤哪里来得及?”

    万圭脸色大变,心中顿时升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宋青书接下来的话仿佛一记重锤击打在他心上:“尊夫人菩萨心肠,为了救我最后索性直接让我抱着喝了。”

    一旁的戚芳心中哀叹一声,恨不得此时有个地缝钻进去。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