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76章 投怀送抱

    不过一想到宋青书的本事,明艳少女心情顿时好了起来:“当初他在金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点危机又岂会难得到他!”整个人精神顿时又好了起来。

    自从宋青书出事以来,他的亲朋好友全都将心提了起来,关于他能否化险为夷,大多数人都持悲观态度,没想到反倒她这个与宋青书关系不那么亲密的“朋友”猜的更接近真相。

    明艳少女被临安城的繁华所吸引,蹦蹦跳跳地在街边的小摊子看来看去,很快附近的人便注意到了这个像小仙女一般的少女,女人露出艳羡的眼神,男人则盯得目不转睛。

    明艳少女微微皱眉,她虽然有些贪玩,不过成为众人视线的焦点,她哪还有什么逛街的兴致,撅着小嘴哼了一声,转身便走。

    因为她动用了轻功的缘故,附近的人只觉得眼睛一花就失去了她的踪影,人群中的男人不约而同地叹了一口气。

    “哼,天下的臭男人都一个样,恶心。”因为母亲前几年的遭遇,明艳少女对男人可没什么好感,“算了,先去楼外楼等西毒吧。”

    若是有人从高处观察,就可以发现少女仿佛一只在花丛中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临安城是天下城最繁华的城市之一,街上人山人海夸张了点,可是称之为摩肩擦踵完全不为过。可是少女在人群中穿来穿去,却没有一个人能碰到她的身子。

    当她进楼外楼的时候,脑中正在思考一个问题:“是不是该找一块纱巾将脸蒙起来?”她母亲当年就是因为自身的美貌导致了不幸,因此她年纪轻轻在这方面却比一般少女成熟得多。

    “这不是重节妹妹么,当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啊。”不远处忽然传来一个戏谑的声音,尽管语气有些古怪,声音却极为动人。

    明艳少女正是金国的完颜重节,当初宋青书遇难的消息传开,担心的不止阿九夏青青东方暮雪这些人,金国以歌璧为首的女人亦是花容失色,甚至起了挥兵扬州的心思。

    幸好欧阳锋足够冷静,关键时刻劝阻了那群近乎发疯的女人,她们也意识到万一宋青书没事,会提前暴露他刻意隐藏的力量。经过商议,她们决定派欧阳锋到江南来查访宋青书的下落,宋青书是因为中毒导致危险,而欧阳锋外号西毒,是最合适的人选。

    那几个女人本来也准备前来的,不过歌璧需要以完颜亶的面貌坐镇宫中,黛绮丝又要冒充唐括辩,完颜萍则要在宫中照应姐姐,蒲察秋草又算不上“自己人”,最后完颜重节自告奋勇前来。

    一来完颜重节武功不错,人又机敏,可以一定程度当欧阳锋的帮手;二来完颜重节母女都服了宋青书的三尸脑神丹,若是宋青书死了,她们母女俩也活不了,所以这世上最不想宋青书死的人当中,她绝对名列前茅。

    几女商量过后,最终决定派她陪同欧阳锋一起来救宋青书。

    听到一个有些熟悉的声音,完颜重节循声望去,只见靠近窗户那里一个俊俏非凡的贵公子坐着,轻摇折扇,手中折扇白玉为柄,握着扇柄的手,白得和扇柄竟无分别,如白玉一般,几乎是透明的。两个形貌猥琐的老者站立在身侧,眼中精光闪烁,显然都是顶尖高手。

    完颜重节暗暗叫苦,怎么会这么巧在这里碰到这个女人。

    “姑娘认错人了吧。”完颜重节拱拱手,转身就走,谁知一根筷子不偏不倚忽然插到了她身前柱子上,她不得不停下脚步。

    那白玉般的公子不紧不慢地拿起茶壶开始倒茶,直到倒满了方才轻笑道:“若是认错人了,重节小姐又怎么知道我是姑娘呢。”

    完颜重节恨不得拍拍自己脑袋,不过她也清楚就算没有这个破绽对方依然会用其他理由留住这里,眼珠子骨碌碌一转,回身望着对方笑嘻嘻地说道:“赵姐姐你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这样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计较嘛。”

    原来这个白玉般的公子正是蒙古绍敏郡主,她这段时间一直在追查慕容景岳的下落,试图解掉体内的三尸脑神丹,可惜上次在金国没有收获,后来在另一处可能之处也没找到慕容景岳下落,正要到最后一个地方去找,恰好碰到了兄长王保保。

    听到王保保一口一个妹夫对宋青书称赞有加,赵敏瞬间就反应过来哥哥被宋青书骗得团团转,她又是害羞又是好笑,不过出乎意料地却没有生气,也没有戳穿事情的真相,默认了汝阳王府与宋青书的联盟。

    谁知道很快就传来宋青书在扬州中毒被李可秀等人追杀的消息,赵敏再也坐不住了,临时改变了接下来的行程,直接南下。

    这段时间宋青书销声匿迹,各方势力没人知道他的下落,赵敏想来想去便选择到了临安,以蒙古使者的身份照会南宋朝廷,之前答应归还南宋四川之地是建立在宋青书身份上,如今宋青书生死未卜,蒙古视南宋为单方面毁约,以不再归还四川为要挟,迫使南宋朝廷处置凶手并帮忙寻找宋青书的下落。

    南宋朝廷顿时炸开了锅,大臣们分成几派互相攻讦,不过赵构毕竟是一国之君,清楚若是就这么向蒙古妥协,未免有损朝廷颜面,而且万俟卨身为百官之首,哪是说动就动的。

    而且南宋内部不乏有识之士,看出蒙古如今战略重心在西方诸国,不太可能因为一个四川就重新与南宋开战,而且南宋也不舍得将李可秀的地盘重新吐出来。

    最后多方势力博弈之下,南宋朝廷发扬了汉人自古以来的智慧拖字诀,嘴上各种好话应付赵敏,实际上却没有任何行动。

    赵敏明知道他们的把戏,一时间却也想不到什么好办法,她清楚南宋君臣是在等李可秀与金蛇营的战斗分出胜负,一旦李可秀胜了,南宋就更有谈判资本,而且那样一来就算蒙古不归还四川,南宋却得到了两淮、山东,依旧稳赚不赔;一旦李可秀败了,那就没有了利用价值,到时候随便处置,拿来从蒙古那里换回四川。

    可是南宋耗得起,赵敏却耗不起,一来担心宋青书的生死,二来这次她以蒙古使者身份出使南宋其实是自作主张,蒙古又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宋青书而影响到他们的西征大计?

    时间一长,消息恐怕会传回王帐去,成吉思汗必定会派来真正的使者,同时来的还有治罪的圣旨。

    因为此行不顺,赵敏这两天心中烦躁得很,今天特意从使馆出来到楼外楼散散心,谁知道居然碰到了完颜重节。

    要知道平日里只有赵敏将别人玩弄于鼓掌之中,谁知道上次在金国一时大意之下栽在了完颜重节手里,想到那段时间在地牢中暗无天日的日子,赵敏就恨得牙痒痒尽管关她的是宋青书,可不知为何,她生气的却是完颜重节那个小丫头。

    听到对方的服软,赵敏略微快意的同时却心生警惕,上次就是被她这幅人畜无害的天真模样可骗了,旋即淡淡说道:“大人有大量?不好意思,我只是个女人,女人素来都心眼小。鹿先生,鹤先生,刮花她的脸。”

    楼里的食客本来看热闹不嫌事大,一个个乐呵呵地从旁围观,结果听到赵敏的话,个个心中都升起一股凉气。

    这白玉公子也太狠了吧,这么如花似玉的一个小闺女,说刮花就刮花啊。

    鹤笔翁身形一闪便张开大手往完颜重节抓去,鹿杖客却没有立即动身,反而讪笑着说道:“郡主,这么漂亮的脸蛋儿刮花了未免太可惜了,不如将她交给我处理吧。”

    赵敏知道这鹿杖客好色成性,心中不由大为厌恶,正要出言呵斥,却忽然想到当初在金国完颜重节在宋青书身边转悠的场景,顿时改变了主意:“好啊,只要你能抓得住她。”

    “好叻!”鹿杖客喜出望外,顿时斗志昂扬地往战圈中飞扑过去。

    完颜重节武功虽然不错,但那只是在年轻一辈中比较而已,哪里会是玄冥二老这种武林耆老的对手?

    万幸的是鹿杖客因为好色的缘故耽搁了一会儿,没有与鹤笔翁一起出手,给了完颜重节一线生机。

    要知道玄冥二老之所以威震江湖,很大原因是两人联手威力会成倍增加,连张无忌那样的顶尖高手都难以应付,可二老如果分开,虽然依旧是江湖中一流高手,却远远不及联手的威力。

    单单是鹤笔翁的修为,并没有高到对完颜重节形成碾压的优势,完颜重节瞅准一个空隙,忽然身形一闪,以比刚才表现出来的快了一倍的速度往门口逃去。

    这一年来没少在赵敏面前丢脸,鹤笔翁心想以前碰到的是宋青书那样的变态倒也罢了,若是这次连一个小丫头片子都抓不住,以后哪还能在郡主面前抬起头来,遂大喝一声,猛地往门口追了过去。

    且说冯紫英、薛蟠一行人随行手下太多,宋青书一路行来,都没有找到机会溜走,不知不觉已经来到了楼外楼门口。

    几人站在那里有说有笑,正好碰到完颜重节挟着一缕香风撞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