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177章 喜怒无常

    一行人便聊天边走进楼外楼,哪料到里面忽然冲出一个人来,宋青书倒是反应了过来,可是想到贾宝玉那纨绔的样子,又不能暴露武功,只好假装反应不过来愣愣地站在原地。? ?

    谁知道完颜重节注意力全在身后的玄冥二老身上,加上冲得太快,待现前面有人的时候已经晚了,一头扎在了宋青书怀里。

    若是普通人被她以这样的度撞到,少不得也要断一两根肋骨,不过宋青书身上有真气护体,瞬间就化解了大部分力道。

    因为反震力道担心伤到对方,宋青书下意识伸手去扶,谁知道完颜重节反应也快,感觉撞到人下意识借力改变方向往旁边跑去,谁知道正好撞上宋青书伸过来的手。

    手心传来荡人心魄的柔软触感,宋青书也是一脸古怪:他这次可是一点占便宜的心思也没有,谁知道她会主动拿胸脯往自己手心撞啊。

    完颜重节低头看了胸脯上的狼爪一眼,差点没气晕过去,眼中闪过一道杀气,忽然玄冥二老的呼喝声传来,她眼珠一转便计上心来。

    “公子救命,这些坏人欺负我。”完颜重节变脸也是极快,马上装出一副梨花带雨的样子,泫然欲涕的模样可怜极了。

    宋青书却暗暗冷笑,她嘴上说得这么可怜,却悄悄躲在了自己身后,不知不觉便拿自己做了挡箭牌,可惜她演技太逼真,这边一行人没有一个看出问题。

    不过宋青书却并未生气,这会儿功夫他已经认出了完颜重节,自然不可能坐视她落入敌人手中,只是心中在奇怪,这丫头怎么会出现在临安城里。

    此时同行的几个公子哥终于看清了完颜重节的容貌,各个脸上露出惊艳之色,心想这小妮子年纪这么小就生得这般祸水,将来长大了哪还得了?

    冯紫英和柳湘莲还好,薛蟠却看得口水都差点流了出来,听完颜重节说得可怜,为了在她面前表现一番,立马笑嘻嘻说道:“这位小姑娘请放心,哥哥会保护你的。”

    一边说着一边拦在玄冥二老面前,傲慢地说道:“呔,你们这两个老不死的……”话刚说到一半,就被鹤笔翁一脚给踢飞了。

    若非鹤笔翁想到这是在临安城怕惹出什么大麻烦,招呼薛蟠的就是玄冥神掌了。

    冯紫英和柳湘莲见状大怒,这二人性子不像薛蟠那么莽撞,原本打算问清楚怎么回事再说,可是马上看到薛蟠被踢飞到一旁,半天爬不起来,他们这些权贵子弟平日里最喜欢抱团,对方打了自己同伴,若不能将面子找回来,今后在圈子里可怎么混。

    冯紫英和柳湘莲一人挥拳,一人使剑同时出手,他们一个是将门世家,另一个从小就喜欢舞刀弄剑,都有不错的功夫底子,两人联手,居然成功将鹤笔翁拦了下来。

    宋青书将目光移到一旁的薛蟠身上,原来他刚才被鹤笔翁踢到了一张桌子上,如今正躺在木屑堆里直叫唤,整个人摔得鼻青脸肿像个猪头似的。

    “果然是个呆霸王。”宋青书哑然失笑,心想这厮长得跟赵云似的,行事却如同张飞一般莽撞,难怪在原著中有那样的外号。

    不过他此刻却没什么心思关心薛蟠,而是往里面望去。玄冥二老向来是跟在那个人身边,如今玄冥二老出现在这里,那她呢?

    这次老天没有让他失望,看着坐在窗户边上女扮男装的赵敏,宋青书嘴唇渐渐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

    这会儿功夫那边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冯紫英和柳湘莲武功虽然不错,可哪比得上鹤笔翁?更何况鹿杖客随即加入了战局,他俩很快被踹地四脚朝天躺在地上,姿势极为狼狈。

    “眼睛都瞎了啊,给我上!”冯紫英他爹是神武将军,军中重量级人物,从小到大哪吃过这种亏,立马对旁边的随从骂道。

    跟在身后那些随从这才如梦初醒,纷纷大叫着冲了上去。

    完颜重节趁众人的注意力被吸引,悄悄往外溜去,快要混入人群之际,回过头来狠狠地瞪了宋青书一眼,直到将这个轻薄自己的男人容貌给记住,这才哼了一声消失在人海之中。

    整个过程宋青书一清二楚,不过他并没有阻止,他可能是场中除了当事人之外,最清楚赵敏和完颜重节之间恩怨的,清楚她若是落在了赵敏手中,肯定没好果子吃,而自己又不方面出手相救。

    一阵惨叫声传来打断了他的思绪,原来他们一行人的随从气势汹汹冲了上去,结果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就被玄冥二老收拾得服服帖帖。

    玄冥二老看得出这些人只是小厮奴仆,出手自然不再留情,不少都断手断脚,其余的也躺在地上没有了再战之力。

    往宋青书身后看了一眼,现早已不见了完颜重节的踪影,玄冥二老只好回头对赵敏请罪道:“属下无能,让那丫头跑了。”

    赵敏冷冷地哼了一声,玄冥二老只觉得心头一颤,尽管她武功远远不如二人,可不知为什么,两人就是极为怕这个娇艳的郡主。

    “既然是这群人害得那丫头跑的,那每人打断一条腿吧。”赵敏悠闲地端起茶杯,说的话却让场中所有人直冒寒气。

    冯紫英正捂着胸口,闻言不由大怒:“好大的胆子,你可知道我们的父亲是谁?”

    赵敏轻轻一笑:“洗耳恭听。”

    场中的人尽皆心中一跳,除了宋青书,其他人个个面色古怪,心想自己明明不好男风,为什么会觉得这男人笑得这么好看。

    冯紫英坐直了身体,指着一个个同伴傲然说道:“这位是当今贾枢密的公子,这位是参知政事薛极的公子,这位是监察御史柳成大的公子,在下不才,家父是当今神武将军冯唐!”

    楼里顿时响起一阵阵吸气之声,这些名字个个都如雷贯耳,随便拿出一个就能压死人。

    那位白玉般的公子得罪了这群临安城中最顶尖的衙内,恐怕要遭殃了。

    谁知道赵敏淡淡地说道:“那又如何?”

    “啊?”冯紫英顿时傻眼了,心想这人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自己都搬出了后台了他居然一点怕的意思也没有?

    冯紫英在心中急将临安城的王孙公子都过滤了一遍,完全没这号人物。而且就算是当今太子爷、沂王在这儿,也会给他们一点面子,看来这个小白脸是个其他地方来的愣头青。

    眼看玄冥二老越逼越近,冯紫英终于慌了,急忙挪到宋青书身边,指着他大叫道:“他爹可是贾似道贾大人!”

    原来他担心自己刚才没说清楚,特意又着重说了一遍,贾似道的大名,就算来自其他国家的人也不可能没听过。

    冯紫英心中已经做好打算,等回去之后一定将捧日、天武四厢禁军里的高手尽数喊出来,不把这小白脸狠揍一顿再卖到兔儿院去,不能解自己心头之恨。

    听到贾似道的名字,连玄冥二老也下意识停下脚步回头望向赵敏征求她的意见,毕竟贾似道可是南宋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若是在临安城中打断他儿子一条腿,哪怕是赵敏也会很麻烦。

    赵敏依旧在悠闲地品茶,看都没往这边看一眼,连眉毛都不曾动一下,仿佛知道玄冥二老正在等指示,方才朱唇轻启:“贾似道又如何?鹿先生、鹤先生,就先从那位贾公子开始吧。”

    她并非莽撞之人,而是这段时间被南宋君臣牛皮糖一样的敷衍功夫弄得有力使不出,正愁之际这群衙内撞上门来,她心中一动,就决定来一招敲山震虎,说不定能趁机打开僵局。

    至于打了贾似道的儿子…她堂堂蒙古帝国汝阳王府的郡主,打了就打了,贾似道还敢报复不成?

    赵敏这句话一出,莫说场中其他人,就连冯紫英也愣住了,一时间根本不知道该说什么。

    宋青书心里亲切问候了冯紫英全府女性亲属,真是猪一样的队友,看着一脸狞笑的玄冥二老越来越近,他急忙笑着说道:“这位公子,有话好好说嘛。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刚刚是他们冒犯了公子,我可是从头到尾什么话也没说,什么事也没做,公子想出气,应该找他们去啊。”

    他不能暴露身份,可是也总不能真的让玄冥二老将自己腿打断吧?

    楼里的食客不禁心中暗骂这人的无耻,连带着冯紫英、薛蟠等人也暗骂不已,不过贾宝玉家世比他们强大,他们也只能敢怒不敢言。

    赵敏一愣,放下茶杯第一次回过头,仔细打量了他一番,笑着说道:“贾公子厚颜无耻的样子颇有几分像我认识的一个朋友。”

    宋青书心中一凛,这赵敏的第六感还真是敏锐,急忙说道:“对嘛对嘛,既然这么巧那不如我们化干戈为玉帛?”

    谁知道赵敏突然收起笑容,声音瞬间转冷:“可是我不喜欢其他人像他!鹿先生、鹤先生,给我把他两条腿都打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