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21章 倔强少女

    听清他的话,唐氏不禁勃然大怒,程英也是面露不渝之色,心想这人真是有些不识好歹。

    陆冠英和妻子对视一眼,不由感叹宋青书的彪悍,同时心中暗暗有一丝窃喜之意,他和妻子这些年可没少受这老太婆的气,如今宋青书和她怼上,正好顺便替他们出一口气。

    一旁的陆无双早已忍了很久了,此时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上前娇叱道:“你知不知道老夫人是什么身份?”

    宋青书丝毫不为所动,只是淡淡答道:“哦?洗耳恭听。”

    陆无双呼吸一窒,一时间还真没想好该如何吹捧唐老夫人,只能仓促说道:“老夫人乃当今圣上御赐的诰命夫人,又是出自江陵唐家,江陵唐家你知道么?老夫人的爷爷是熙宁年间参知政事,以直声动天下的质肃公!”

    程英心头苦笑不已,心想自己这个表妹太过憨直了些,哪有这种吹捧人的道理。

    不过这倒是她误会陆无双了,因为这些事迹都是唐老夫人平日里嘴里时刻念叨着了,陆无双仓促之下就下意识拿来用了。

    宋青书并没有像陆无双期待的那样露出后悔害怕之色,反而瞟了她一眼,然后淡淡说道:“再加你三十个响头。”

    陆无双先是不可置信,继而怒喝道:“你算什么东西?……”

    一旁的唐老夫人终于按捺不住了,拐杖重重杵在了地上:“无双别和这种人废话了,来人啊,把这人给我拖下去,重重地打个八十大板。”

    程英急忙说道:“老夫人,八十大板下去恐怕一个九尺壮汉也没命了,他这单薄的身子恐怕更撑不住啊。”

    她身为黄药师的关门弟子,在同龄人中武功已经算很好的了,刚才悄悄观察了一下这个有些狂妄的公子,从他身上查探不到任何真气波动,哪会想到对方年纪轻轻已经到达返璞归真神华内敛的境界,只当他根本不会丝毫武功。

    宋青书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心想她倒是心地善良。

    听到程英的劝阻,唐老夫人眉头微皱,显然心中有些不悦,可是一想到对方身份,终究还是哼了一声:“就当给程小姐面子,改为六十大板吧。”

    程英苦笑一声,心想六十大板下去人多半也残废了,不过终不好再劝,只能寻思着让这个狂妄年轻人受点教训也好,大不了等会儿拿出桃花岛的灵药就他一命也就是了。

    刚才听到唐老夫人的喝声,早有十几个虎背熊腰的护院冲了进来,气势汹汹地往宋青书围了过去。

    宋青书却仿佛没看到一般,不仅不躲避反而拿起桌上一盏茶悠闲地喝了起来。

    “住手!”陆冠英急忙冲了出去拦住了那些人,开什么玩笑,宋青书的武功他可是一清二楚,一旦惹得他出手,这些人还有什么活路。

    唐老夫人却只当他是护着对方,气得将茶杯狠狠地摔倒地上:“陆冠英,你这个吃里爬外的东西,快滚开。”

    陆冠英强压怒气,解释道:“回禀老夫人,这位公子他是……他是……”忽然间他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闹到这个份上,就算道出了宋青书的身份又如何,以她的脾气又岂会善罢甘休。

    正左右为难之际,门口忽然传来一个惊异的声音:“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宋青书依旧慢悠悠地喝茶,连眼神都没动一下,屋中其余众人回头一看,门口站着一个老者一个中年人,赫然便是族长陆宰以及时任枢密院都承旨的陆游了。

    唐老夫人仿佛看到了救星,顿时嚎啕大哭:“老爷,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陆宰一惊:“发生了什么?”

    陆游也是惊疑不定,正要询问却忽然看到场中坐着的宋青书,不由惊喜交加:“宋公子,是你?”

    这一番变故让其余众人大跌眼镜,连唐老夫人也停止了哭闹,疑惑地往这边望来。

    “务观,这人是?”见一向沉稳的儿子这般样子,陆宰不禁好奇地问道。

    陆游笑着说道:“爹,我们刚才一路上不是都在聊他的事迹么?”

    “聊他的事迹,又姓宋……”陆宰忽然眼前一亮,“难道是金蛇王宋青书宋公子么?”

    宋青书这才起身行礼道:“见过陆世伯,见过陆兄。”他对陆游一向非常敬佩,更何况扬州城自己中毒之后,对方还曾出手相救,自然对他客客气气。

    之前之所以硬怼唐老夫人,一来是前世读到陆游与唐婉那段凄婉的爱情,就是这个老太婆出众作梗造成的,正好这次碰到她故意刁难,他自然就对她不客气;二来么这次南下是为了与南宋约合,可万一态度太谦卑很容易被人猜到真实底牌,那样南宋这边吃准了他想议和,那接下来的谈判就吃亏了,所以借这次唐老夫人的事情,对外释放出一种强硬信号,正好迷惑一下相关人士的判断。

    “之前听务观说起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的金蛇王是个翩翩佳公子,老夫还有些不信,如今一见,果然一表人才,比务观描述中的还要年轻几岁。”陆宰哈哈笑道。

    一旁的陆游也笑道:“宋公子本来就是神仙般的人物,枢密院那些人直呼江淮传来的战报夸大其词,我却是亲眼见过宋公子出手的,绝对相信他能以一己之力在万军丛中捉住李可秀。”

    宋青书微微一笑:“两位客气了,上次在扬州得陆兄相救,这次特意前来拜访,不会太唐突了吧?”

    “不唐突,不唐突,公子请上坐。”陆宰笑眯眯地说道,要知道陆家传到他这一代已经有些式微,他一直寻思着怎样重振陆家昔日荣光,本来凭借陆菲青与李可秀的关系趁机和韩侂胄搭上了线,眼看即将平步青云,谁知道扬州发生的事情让他多年的谋划功亏一篑。

    失去了利用价值,韩侂胄对陆家的态度明显冷淡了许多,陆宰正为此发愁之际,宋青书出现在面前,他敏锐地意识到陆家能否翻身,就在这个年轻人身上了。

    除了陆冠英与程瑶迦之外,房中其他人都对眼前的风云突变感到目瞪口呆。

    程英美目异彩连连,心想他原来就是这两年在江湖中风头最盛的金蛇王?连一向心高气傲的师父曾经都称赞过这个后起之秀,为与他缘悭一面感到惋惜……

    “这是?”陆宰父子这才注意到屋中的异样,不由惊愕无比。

    唐老夫人瞬间涨红了脸,她平日里在家族中虽然脾气暴躁说一不二,但也不是个傻子,见到丈夫和儿子的神情,瞬间就意识到这个年轻人身份绝对很尊贵。

    更何况之前她也从儿子口中听过扬州的事情,知道连韩侂胄这样身份的人都对其礼遇有加。

    可是她毕竟养尊处优几十年,让她马上陪笑脸她又做不出来。

    正尴尬之际,宋青书却说道:“没什么,刚才正与唐老夫人相谈正欢呢,老夫人说是不是啊?”

    宋青书清楚适可而止的道理,他毕竟不是上门找茬的,接下来还要与陆家合作,给唐老夫人的教训也够了,这终究是一个讲究伦理纲常的世界,陆游肯定是要帮自己母亲的,若是弄到双方下不了台那就不美了。

    唐老夫人一怔,毕竟出身名门,她很快就反应过来,借势下坡道:“是是是,我们刚才正聊到无双腿上的伤呢,无双,快去给宋公子磕几个响头,求他出手相救。”

    对方既然给她留了面子,她自然也懂得投桃报李的道理,想来想去只有委屈一下陆无双了。

    “老夫人?”陆无双两眼顿时红了,她哪料到世事变化得这么快,刚刚还和自己站在同一个阵营的老夫人瞬间就变了脸。

    唐老夫人狠狠地瞪了她一眼:“人家宋公子给你治腿,你磕几个头不应该么?快去!”

    陆无双神情倔强,紧紧咬着嘴唇,一丝鲜血隐隐渗了出来仿佛也没有察觉到。她原本想着一走了之,可是想到这些年寄居在陆府之中,老夫人对她还算不错,若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导致刚才的事情被捅破,弄得老夫人面上无光,那自己就罪大恶极了。

    一旁的程英看不过去,站了出来脆生生地说道:“素闻金蛇王忠肝义胆,是天下人敬仰的大豪杰大英雄,何必与一个小姑娘见识?”

    宋青书淡淡答道:“我不和她一般见识,但按照礼节来说,她给我磕头并不冤枉。”

    程英奇道:“此话怎讲?”

    宋青书微微一笑:“陆姑娘是李莫愁的弟子,而李莫愁又是我的下属,她见到我都要行礼,更何况她的弟子?”

    此言一出,屋中人纷纷大惊,他们身为陆家人,自然对李莫愁印象深刻,可谓又恨又怕,李莫愁灭了陆展元一家,他们自然要为族人出头,怎奈李莫愁武功高强,杀了不少他们派出去寻仇的高手,陆府上下不得不放弃了报仇的想法。

    连李莫愁那样的女魔头都是他的下属,陆府众人对宋青书的敬畏又深了一层。

    唯独陆无双上前怒道:“本来我都准备给你磕头了,不过既然你和李莫愁有关系,本姑娘就偏偏不给你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