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26章 羞愤欲死

    感受到程英的挣扎,宋青书急忙说道:“别动,要是害得陆姑娘伤口移位,那就真是功亏一篑了。 ”

    程英这才醒悟如今表妹陷入了昏迷,自己冒然起身,很有可能导致她刚固定好的伤口错位,顿时吓得不敢乱动,静静地趴在那里。

    “等我替陆姑娘打通完经脉便好了,程姑娘暂且先忍耐一下。”宋青书如今一阳指正使在关键时刻,也丝毫不敢分神。

    “嗯。”程英轻轻嗯了一声,声音比蚊蝇还轻。

    一阵阵少女的幽香传入鼻中,饶是宋青书遍历花丛,如今也不由心神一荡,怀中同时抱着两个如花似玉的少女,而且其中一人脸蛋儿还紧贴在自己双腿之间,想到程英平日里的清丽秀雅,风姿嫣然,宋青书只觉得小腹中一股热气不受控制地升腾而起。

    程英本来趴在那个部位就极为尴尬,忽然感觉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抵在了自己脸蛋儿之上,她不由一怔,这是什么东西?刚刚分明没有的。

    她虽师从黄药师,天文地理,星象占卜无一不通,可毕竟只是个未经人事的黄花闺女,黄药师虽然学究天人,但男女有别,他又不可能教自己女徒弟那方面的姿势,因此程英一时间并没有反应过来杵在脸上的是什么,只当是宋青书身上藏着的暗器被刚才那么一撞,从口袋里滑落了下来。

    “也不知道什么暗器?”程英暗暗寻思,能被武功高强的宋青书贴身藏着的暗器,肯定威力无穷。不过再厉害的暗器也与她无关,很快她的注意力便放在怎么将它移走上面。

    这暗器硬邦邦地戳得她极为不舒服,无奈她此时双手撑在外面,因为背后还压着一个陆无双,若是将手伸进来势必要移动对方。

    程英与陆无双相依为命,早已将她当成自己亲妹妹一般疼爱,如今事关着她一辈子的幸福,程英哪敢冒险,生怕动作稍微大了一点就害得表妹刚接好的骨头错位。

    不能用手,她只能微微偏了偏脸蛋儿,试图将那暗器移到另一边去,可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好不容易才把它移了过去,谁知道那东西仿佛有弹性一般瞬间又恢复了原位,撞得她脸蛋儿隐隐生疼。

    幸好程英性子素来云淡风轻,倒也不怎么着急,又开始用脸蛋儿试图将那暗器移开。不过那暗器仿佛故意和她作对一般,她连着移了几次,对方连着弹回来几次。

    而且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程英隐隐觉得那暗器似乎膨胀了几分。

    如此来回几次,饶是程英性子闲淡,也不禁有些恼怒了,心想莫非是那暗器在什么地方卡主了,所以才会每次都弹回来?

    看来只有先将这暗器从卡着的地方移出来,方才能彻底解决问题。不过要想将暗器从卡着的地方移出来,紧紧凭借脸蛋儿是无法办到的了。

    可是她又没法用手帮忙……

    程英正苦恼之际,忽然脑中灵光一现,没法用手,自己不是还有嘴么?

    杵了我这么久,看我怎么收拾你!

    程英恨恨地想到,红唇一张便将那东西咬住,不停试探着想它从卡着的地方移出来。

    此刻宋青书脸色真是古怪到了极致,他一直在专心致志替陆无双疏通腿上经脉,心中并没有半点邪念,可是他毕竟正值盛年,温香软玉在怀,血气方刚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些反应。

    程英一开始试图用脸蛋儿移开,宋青书简直是尴尬到了极点,心想这次真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正苦恼着该如何解释之际,程英却没有表现出丝毫责怪的意思,反而继续用脸蛋儿磨蹭着。

    宋青书顿时傻眼了,心想难道自己魅力已经大到这种程度了,仅仅一面之缘便让性子淡泊的程英主动投怀送抱?

    不过这个念头刚一冒出来便被他否定了,他虽然素来自恋,但还没自恋到脑残的程度。

    “难道是我不小心动用了欢喜真气。”接着宋青书又猜测到,这是最能解释目前这种诡异情形的原因了。毕竟欢喜真气威力异常,能让冰山圣女变得比火山岩浆还要火热热情,他与众多红颜知己已经验证过无数次了。

    不过紧接着宋青书又否定了这种猜想,毕竟上次给小龙女治伤,不小心让欢喜真气进入了她体内,已经酿成了非常严重的后果。

    尽管那种后果极为香艳,可宋青书毕竟不是那么下作的人,不屑于用这种手段去对付女人,因此有了那次的教训,后来他改良了体内运气轨迹,使得动用一阳指救人之时禁止欢喜真气跑出来捣乱。

    这次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动用过一丝欢喜真气,那为什么程英会这样的反应?

    宋青书正在纠结个中缘由之时,忽然浑身一僵,因为程英开始用嘴了。

    此时程英也很郁闷,她累得腮帮子都隐隐生疼了,都没法将那暗器移走,因为不管她往哪个方向移动,那暗器总会弹回原处,似乎那并非被什么地方卡住,而是长在对方身上一样。

    宋青书已经彻底打通了陆无双腿上的经脉,紧接着便陷入一种理智与欲望的挣扎,究竟是就这样将错就错还是当一次柳下惠?

    最终宋青书还是决定当一回柳下惠,毕竟眼前发生的一切实在太过反常了,他不弄清楚终究有些心中不安。

    先将陆无双移动到床上,正犹豫着该怎么对程英说的时候,程英也感受到了身上分量减轻,长舒一口气地坐直了身子:“表妹的腿好了么?”

    将她脸上依然是平日里那种淡雅文静的神情,甚至还隐隐有一丝圣洁之意,宋青书面色更古怪了:“我已经替她疏通了萎缩的经脉,等一个月后骨头重新愈合后,应该就能和常人无异了。”

    “那真是多谢公子了。”程英微微欠了欠身,目光又落到那暗器上面,不禁好奇地问道,“不知道公子身上带着的是什么暗器。”

    “暗器?”宋青书一脸莫名其妙。

    “就是这东西啊。”程英一边说着一便伸手握了上去,试图将那折磨她快疯了的东西扯起来。

    “嘶~”宋青书倒吸一口凉气,“轻点轻点,要断了。”

    “什么要断了?”程英一脸茫然,不过注意到随着自己牵扯,宋青书的身子也跟着起来了,脑中忽然电光一闪,一刹那间她什么都明白了,顿时尖叫一声,急忙松开手,整个人坐在那里羞愤欲死——

    祝各位绅士元宵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