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28章 问世间情为何物

    大宋立国至今百余年,赵家子孙经过代代繁衍开枝散叶,如今有皇室血统的宗室可谓成千上万,自然相关的事情就多不胜数,为了应付这种局面,宋朝专门成立了宗正司管理各处的宗室子弟,一把手往往由赵氏子弟担任。

    能在上万的族人当中脱颖而出,这个赵士程显然极有过人之处。

    看得出6游既想见到唐琬,心中却又犹豫不决,宋青书便假装不明就里地劝道:“6兄,既然人家盛情相邀,不如过去看一看吧。”

    “好好吧。”6游本来就在挣扎着怎样选择,听到宋青书这般说,便在心中安慰自己,不是我故意去打扰她,而是宋兄弟要求去的

    在丫鬟的带领下,宋青书与6游二人很快来到一艘画舫之中,只见刚才那夫人正温柔地替身旁一个儒雅的中年文士斟酒,听到这边动静,下意识回过头来看了一眼,待看到进来的是6游,手腕不禁一抖,酒壶中的酒也就洒了出来,淋湿了旁边那文士的衣裳。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夫人慌忙掏出手绢替那文士擦拭。

    “无妨。”那文士站了起来抖了抖衣裳,对6游苦笑道,“6兄,实在不好意思,我要先去换一件衣服,怠慢之处,还望海涵。”

    6游心中巴不得他去了就不回来,不过嘴上依然礼数周到:“赵兄客气了。”

    宋青书在一旁看得暗暗撇嘴,这两人可是正儿八经的情敌身份,却在这儿搞这些面上功夫。不过他同时也佩服两人的风骨,不管他们心中真实是怎么想的,但至少表现得谦谦君子,非常有风度。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赵士程离开时把丫鬟也带走了,如此一来场中只剩下宋青书、6游、唐琬三人而已,尽管画舫外还有不少仆人,可是离里面有点距离,只要小声一点,里面的人说了什么,外面的人根本听不到。

    宋青书不得不感叹这姓赵的真是心大,居然敢让妻子和她的旧单独相处。

    其实前世读到这段凄婉的爱情故事的时候,除了替6、唐二人感到惋惜之外,对另一个主角赵士程也充满了佩服,他一直也很爱唐琬,在沈园偶然碰到6游之后,也非常大度地让妻子和前夫叙旧,没过多久唐琬郁郁而终,他却终未再娶,实在是一个温润如玉的君子。

    正因为如此,宋青书刚才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世界的赵士程,面如冠玉,气质儒雅,特别是唇角那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之感。

    可让他意外的是,这个赵士程居然还是一个高手,尽管他隐藏得很好,但如何能逃过宋青书如今的法眼?

    就算放到江湖之中,赵士程也算得上是个一流高手,至少一身武功还在6游之上。

    本来他会武功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可是他刻意隐藏就有些诡异了,宋青书相信,莫说6游,就是他枕边的妻子,身边的丫鬟小厮,恐怕都不知道他会武功。

    “婉妹”6游终于忍不住心中的思念,吞吞吐吐地唤了一声。

    宋青书眉毛一挑,知道这个时候自己呆在这里有些不合时宜,便假装欣赏沈园里面的景观,走到了远处另一边。

    “6先请自重,如今我已是赵夫人了。”唐琬面无表情,淡淡地说道。

    感受到她的冷淡,6游苦涩一笑:“他他对你还好么?”

    “相公对我很好,不劳6先操心。”唐琬依旧十分冷淡。

    6游心中一痛,苦笑道:“我知道你还在气我可母命不可为”他说得情真意切,眼中隐隐泛着泪花。

    唐琬马上打断道:“这些陈年旧事还提它作甚?如今我已嫁作他人妇,先也已经另娶新人,再说这些还有意义么?”

    6游如遭雷噬,脸色变得苍白无比,良久过后方才吐了一口气:“不错,已经没意义了。”

    看到他仿佛站都有些站不稳,唐琬抿了抿嘴唇,别过脸去,终究没有说什么。

    “6某家中还有事,就先行告退了。”6游拱了拱手,连宋青书也来不及叫,便失魂落魄地转身离去。

    宋青书对唐琬点点头,也跟随6游离去,临走之时回头望了一眼隔壁房间方向,这个赵士程终究还是放心不下妻子嘛

    “6兄,6兄”

    6游仿佛落荒而逃一般,走得极为迅,宋青书又不好当众施展轻功,只能一路小跑,好不容易才追上了他。

    “不好意思,让宋兄弟见笑了。”看到宋青书,6游终于有些清醒过来。

    “情之一物,千百年来不知道让多少痴男怨女肝肠寸断,何笑之有?”宋青书幽幽一叹。

    “如今虽有痴男,却未见怨女,”6游苦笑道,“不过她如今活美满幸福,我该高兴才是。”

    宋青书摇了摇头:“6兄误会唐小姐了,若是她真的已经视你作路人,刚才缩在袖子里的手为何紧紧握在一起,连指甲都差点陷入了肉里?显然唐小姐也是在极力忍耐心中的激荡之情。”

    “真的么!”6游惊喜交集,他知道以宋青书的功力绝不会弄错,兴奋地便想转身回去。

    宋青书却拦下了他:“6兄,你可想好了?”

    “想好什么?”6游一呆,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宋青书只好提醒他道:“如今你们一个有妇之夫,一个有夫之妇,你这回去少不得会引起轩然大波。若是你铁了心要夺回挚爱,做兄弟的二话不说,就陪你去将他抢回来,莫说他赵士程只是一个南宋宗室,就算他是赵.是当朝太子,也不被我放在眼里。”

    宋青书原本想说就算对方是赵构,他也照抢不误,不过想到6游毕竟是南宋的臣子,又素来忠君爱国,没必要在这上面与他冲突。

    接着他又话锋一转:“不过把她抢回来容易,接下来该怎么办才是为难,到时候你能在各方的责难下保护好她么,令堂素来与她不睦,肯定不会允许你们破镜重圆,到时候你又何去何从;还有一个问题,唐小姐回来了,6兄又将现任夫人置于何地?”

    宋青书早已从6冠英口中得知唐老夫人勒令6游休掉唐琬之后,已经重新给他娶了王家小姐做妻子。

    “若是6兄有勇气面对这一切,宋某便去替你将唐小姐抢回来。”宋青书说完后便静静地望着6游,等着他的决断。

    听了宋青书这一番分析,6游整个人便呆立原地,这些问题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潜意识刻意不去想而已。

    其实他心里清楚得很,这些问题他一个都解决不了,既然如此,回去还有什么意义呢?

    想到昔日种种恩爱的甜蜜,再想到如今双方劳燕分飞的无奈,6游心神激荡,忽然抽出腰间长剑,在旁边石壁上题了那流传千古的钗头凤: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一旁的宋青书可谓全程见证了这段典故的过程,唏嘘莫名的同时,心中也在暗暗寻思:造成两人爱情悲剧的原因,表面上是6母从中作梗,实际上却是6游不够强大,无论是心理还是实力,若是他真的足够强大,刚才那些问题就根本不是问题。

    如今自己这么多红颜知己,遇到的苦难只会百倍千倍于6唐之间,自己只有在这个世界成为最强大的男人,方能保护那些心爱之人,避免这种悲剧的。

    题词完毕后,6游便不愿意在这沈园之中多呆片刻,拉着宋青书匆匆离去。因为见到唐琬的故,他也不愿意回到6府面对6母等人,便差遣小厮回府通报,自己则在路边随便找了一个酒家,点了店中最烈的酒与宋青书对饮起来。

    宋青书知道他心中难受,也不再说什么安慰他,只是默默地陪着他喝起酒来。

    他们并不知道,两人离开沈园没多久,赵士程接到紧急公务,便先行离去,唐琬在沈园中了很久的呆,方才带着丫鬟离去,不过离开沈园的时候,恰好看到了6游留下的那钗头凤。

    唐琬整个人如遭雷噬,哇地吐出一大口鲜血,忍着心如刀割的痛苦,让丫鬟找来笔墨,也在那堵墙上留下了自己的回应: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雨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询问,咽泪妆欢。瞒,瞒,瞒!

    写完过后,唐琬整个人便仿佛失了魂一般,任由丫鬟搀扶着她离去。

    借酒消愁愁更愁,6游与宋青书对饮,不知不觉外面天就黑了。

    连酒家里的客人都走得差不多了,宋青书苦笑道:“6兄,该回去了。”

    大诗人大文豪素来都酒量惊人,6游自然也不例外,两人足足喝了二十八坛酒,幸好宋青书功力已臻化境,稍微一运功便能驱散酒意,否则还真喝不过眼前这bu。

    “我不想回去”6游咕哝一声,便砰地一声栽倒在桌子上人事不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