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29章 意外访客

    6游毕竟是血肉之躯,终究还是扛不住这酒精的效力。天籁小说.2

    宋青书郁闷不已,结了账过后便扶着6游往6府方向走去,对方虽然因为今天受了刺激,不愿意回那个伤心之地,可他却向来没有陪男人在外面过夜的习惯,而且照顾喝醉的人……想想都头大,若对方是个妙龄少女自己还可以勉为其难一下,一个纯爷们就敬谢不敏了,哪怕6游是他前世的偶像。

    因为时间已经不早了,6府比白天要冷清许多,宋青书不知道这个世界对深夜泡吧喝得酩酊大醉的人是怎样一种态度,担心明日6游因此受到责罚,也不惊动其他人,只是悄悄扶着6游往他自己院子走去。

    经丫鬟禀报后,很快6游的现任妻子王氏便提着裙摆跑了出来,看到丈夫一身酒气喝得人事不省,又是恼怒又是心疼,急忙招呼丫鬟过来一起将6游一起扶了过去。

    “嫂夫人,在下就先行告辞了。”宋青书心中虽然有些贪花好色,但还不至于见到一个美女就产生邪念,更何况人家还是6游的妻子。

    “今天多谢公子了。”6夫人欠身行了一礼。

    “嫂夫人客气了。”宋青书笑着点了点头,正要转身离去之时,忽然回过身来问道,“嫂夫人可否认识王语嫣?”原来他打量对方眉宇间和王语嫣依稀有一两分相似,再联想到她也姓王,忍不住问道。

    “语嫣?”6夫人惊讶无比,“我是她姑姑,公子也认识语嫣么?”

    “原来如此。”宋青书恍然大悟,“我和王姑娘是朋友。”因为天色已晚,宋青书不方便在这里多加停留,随意说了两句便告辞了。

    回去的路上他暗暗寻思,这临川王家果然是传承数百年的豪门大族,与满朝文武都有联姻,而且联姻的对象经常还有相互敌对的阵营,非常明白鸡蛋不能放在同一个篮子的道理。

    6家早已给宋青书安排了一个别致的小院,里面布置极为考究,随便拿一件东西到后世恐怕都是价值连城的文物,同时还拨了一些清秀的丫鬟、机灵的小厮过来服侍他,宋青书洗漱完毕后便将丫鬟、小厮们打了出去,一个人躺在床上呆。

    “长夜漫漫,实在是孤枕难眠。”宋青书脑中开始幻想6家人与其弄这么多虚的,还不如派府上一个美貌小姐过来陪他,就算舍不得自家小姐,找个少夫人过来也行啊。

    当然这些念头只是他随便歪歪的,6家书香门第,怎么做得出来这种事?而且就算派了一个女人过来,宋青书又岂会真的接受?

    “刚才听6游提到,冠英已经赶去临安通知韩侂胄了,如今程瑶迦想必也和自己一样,寂寞孤独得很。”宋青书眼前一亮,这个念头一旦升起便再也遏制不住,瞬间从床上爬了起来,悄悄从窗户溜了出去。

    尽管如今在6府之中,程瑶迦又是6家的儿媳妇,一旦被人现,绝对会引起轩然大波,不过宋青书对自己的武功有着绝对的自信,就算是皇宫中他也来去自如,更何况区区一个6府?

    特别是想到一旦被现的后果,那种紧张无比的刺激感,更让宋青书欲罢不能,因此悄悄点了外面那些丫鬟小厮的昏睡穴,便悄悄潜入黑夜之中。

    此时程瑶迦正坐在书案旁呆,尽管已经成亲多年,但她的肌肤依然如同少女一般娇嫩,因为刚沐浴完毕的缘故,肌肤上还隐隐透着氤氲的水汽,白里透红格外迷人。

    她也不明白为何会洗得干干净净,特意还找来前不久刚得到的名贵熏香把全身弄得香喷喷的,难道是为了那个人之前说的话么?

    程瑶迦脸色一红,急忙摇着头将那个羞人的念头驱散开,强迫自己注意力转移到去临安的丈夫身上,不知道他此行是否顺利?

    可惜没过多久,她的思绪又漂散看来,嘴里喃喃说道:也不知道他今晚会不会来……

    “夫人是在说我么?”正在这时,耳边传来一个熟悉无比的声音,回头一看,只见一个气质非凡的男子坐在窗边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不是宋青书又是谁?

    “啊~”程瑶迦惊呼一声,急忙捂住了嘴巴,生怕惊动了丫鬟,接着急忙跑过去将他从窗户上拉了下来。

    宋青书吃惊道:“夫人不必这么着急吧。”

    “呸!”程瑶迦啐了一口,一边关好窗户一边嗔道,“这里是二楼,你坐在窗户上太显眼,万一被府上其他人看见,我可没脸活了。”

    “被看到又怎么了,大不了我带你私奔,来个远走高飞。”宋青书笑嘻嘻地说道。

    “谁要和你私奔啊。”程瑶迦娇滴滴地哼了一声,紧接着眉头一皱,扇了扇鼻子前面的空气,“好大一股酒气,也不知道喝了多少酒,弄得浑身臭烘烘的。”

    她嘴上虽然说得嫌弃,却依然温柔体贴地给他倒了一杯热茶:“你先喝点茶醒醒酒,我去给你端点热水来洗一下脸。”

    宋青书摇了摇头:“后世医学证明,酒后喝茶最伤身体。”

    程瑶迦一怔,虽然不明白后世医学什么的,但还是听懂了后半句:“不喝茶那喝什么?”

    “喝奶呀。”宋青书一本正经地答道。

    程瑶迦一张俏脸瞬间便升起两朵红晕:“你……你……下流!”

    看到她轻嗔薄怒却又娇羞无限的神情,宋青书笑道:“你自己思想太龌龊了,科学研究表明,奶能在肠胃表面形成一层薄薄的保护层,阻止人体对酒精的吸收,所以在喝酒之前提前喝一罐纯牛奶,那天往往比平日里更不容易醉。”

    “懒得听你这些歪理邪说。”程瑶迦捂着耳朵便往外走,“我先去给你打热水过来。”

    宋青书猿臂舒展,握住她的小手往这边一拉,程瑶迦哪里还站立得住,惊呼一声便跌落在了他怀中。

    “夫人身上真香啊。”宋青书凑到她脖颈间轻轻嗅了嗅,脸上露出一丝陶醉之色。

    程瑶迦心尖儿一颤,声若蚊蝇地说道:“哪像你,身上臭烘烘的。”

    宋青书将她紧紧抱在怀中,只觉得她娇小玲珑,入手却丰腴柔软,忍不住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我就喜欢用臭烘烘的身子玷污香喷喷的你。”

    “坏人~”程瑶迦只觉得心中一荡,身子骨似乎都软了三分,其实她平日里是非常讨厌男人喝酒过后那种味道的,可是不知道为何,此时却破天荒地一点反感都没有,反而觉得满身酒气有一种异样的男人阳刚之感。

    听到她娇嗲入骨的轻嗔,宋青书只觉得小腹中腾地一下燃起了一股烈焰,直接起身抱着她一步步走向床边。

    意识到即将生什么,程瑶迦羞得将脸埋到了他胸膛之中,整个身子轻轻颤抖,再也不愿意说一句话。

    正所谓酒乃色之媒,宋青书虽然用功力逼出了大半的酒力,可毕竟和6游一起喝了那么多,残留地酒精让他精神处于极为兴奋地状态,动作也不再如同以往那般怜香惜玉。

    幸好程瑶迦被他几句言语挑逗下来,早已芳心乱颤眼神迷离,身体也做好了充足的容纳准备,无比温柔地承受着身上男人一波又一波的攻势。

    程瑶迦平日里给人的影响就是一个极为害羞的性子,哪怕是成亲过后依然这样,此时她感受到来自灵魂的颤栗,出的低吟比平日里娇滴滴的声音还要嗲上三分,落入宋青书的耳中,比什么样的情话都来得猛烈,愈战意昂扬。

    两人正如胶似漆之际,宋青书忽然一怔。

    感受到身上男人的异样,程瑶迦睁开迷离的双眼,腻声问道:“怎么……了?”

    宋青书沉声说道:“有人上楼来了。”

    程瑶迦顿时一惊,要知道她早已吩咐下去,不许丫鬟们上来打扰,而且如今6冠英也去临安了,不可能是他,那么能够上来的必定是6家家中的长辈,才让下面的丫鬟不敢阻拦。

    想到一旦被现面临的后果,程瑶迦心中慌乱无比,急忙试图推开身上的男人:“你……你快躲一下。”

    也许是因为紧张到了极点,程瑶迦此时的身体比往常敏感了数倍,感受到对方身体近乎颤抖一般的极具收缩,宋青书不禁有些乐不思蜀,哪舍得离开?

    见身上男人不仅不躲藏,反而更加坚定地进攻,程瑶迦急得都快哭了出来,可是心中越急,身体却愈不受控制,到了后来她脑海中一片空白,死死地抱住身上的男人,心想罢了罢了,反正天塌下来也有这个男人顶着。

    “堂姐,堂姐?”门外响起了一个温柔无比的声音。

    身子依然还有余韵的颤抖,程瑶迦长长吐了一口气,悄悄对宋青书说道:“是程英。”

    想到日间和程英生的事情,宋青书鼻息反倒更粗重了几分,雨点般的热吻落在她修长的脖颈,雪白的胸肌之上,丝毫没有起来的意思:“随便两句把她打走。”

    程瑶迦原本一向很喜欢自己这个淡雅秀丽的堂妹,可如今这当口,她却破天荒觉得对方有些讨厌起来,只能强压着声音的颤抖:“有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