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52章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也怪不得陈圆圆伤心,她这一生被几个男人争来抢去,可谓经历了太多苦难,原本想着女儿如今已经贵为郡主,从小锦衣玉食不必再重蹈自己的覆辙,谁知道她的确没重蹈覆辙,可是却以一个完全相反的方式受苦。

    陈圆圆男人太多,阿珂索性就没有男人,不管是与福康安还是康熙,都是无疾而终,如今眼看着有个好结局,谁知道赵构根本没有当丈夫的能力。

    可就算赵构不能人道,他也是九五之尊的皇帝,阿珂既然当了皇妃,这一辈子已经没法再找其他男人了。

    母女俩抱着哭了一会儿,陈圆圆终究经历过太多风浪,很快清醒过来,看着女儿说道:“就因为这样,所以你才去打听宋青书的事情么?”

    “哪有~”阿珂羞得将头埋在了她怀里,看得横梁上的宋青书口干舌燥,心想这世上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觊觎陈圆圆胸前那片柔软,也就阿珂这一通乱拱才不心疼。

    “人家只是想到当初被他不屑一顾,心中非常不舒服,想多打听点他的事情,将来好报仇雪恨罢了。”阿珂头埋在陈圆圆怀里,瓮声瓮气地说道。

    横梁上的李沅芷听到她的话不禁开心地笑了,戳了戳身旁的男人:“宋大哥,你是不是把她始乱终弃过?”

    宋青书摇了摇头,只觉得莫名其妙,心想自己什么时候招惹她了?还让她如此恨之入骨?

    幸好陈圆圆也有同样的疑惑:“那个宋青书是不是对你做过什么?”她对宋青书印象颇为深刻,当初在三圣庵对方与她讨论佛法,颇有几分得道高僧的架势。

    不过她对宋青书却没什么好感,主要就在于当初对方口口声声说接阿珂到京城不会有问题,谁知道阿珂一进燕京城便失去了自由,后来还被当做人质威胁吴三桂,这一切让她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能对他有好感才怪了。

    “他倒没有对我做过什么,”知道母亲的担心,阿珂急忙解释道,“不过当初在燕京城,康熙的确如他说的那样不敢纳我入后宫,可谁知道康熙转手便把我赐给了他。”

    “啊~”陈圆圆惊呼一声,“当时我就觉得他油嘴滑舌、为人轻浮,原来打的是这个主意。”

    横梁上的李沅芷戳了戳宋青书的腰,眼中尽是笑意:“油嘴滑舌,为人轻浮,小淫.贼~”

    宋青书一头黑线,只好继续听下面的人说什么。

    “娘你误会他了,”阿珂急忙说道,“他并没有打我主意,当初康熙将我赐给他,结果被他毫不犹豫地给拒绝了。”

    “他拒绝了?”陈圆圆意外地说道。

    “嗯,”阿珂咬着嘴唇,“我心中非常不忿,讨厌一切与他有关的东西。”

    “所以你才去为难人家李姑娘么?”陈圆圆终于明白了事情的始末,同时房梁上的李沅芷也是恍然大悟,搞一半天自己是被宋青书给连累了。

    “娘,你说我有那么讨厌么?我再怎么说也是堂堂一个郡主,长得也不差,为什么他考都没考虑便拒绝了我。”

    李沅芷对阿珂的话深以为然,心想你何止长得不差,简直可以说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自己如果是男人,肯定无法拒绝的。

    “说到底恐怕还是你爹的名声拖累了你,”看到女儿疑惑的眼神,陈圆圆心想这丫头比自己年轻的时候还要愚笨,将来恐怕多灾多难,只好耐心解释道,“其实原因人家宋青书已经告诉过你了啊。”

    “他什么时候告诉我了?”阿珂奇道。

    “你忘了他在三圣庵的时候为什么笃定康熙不会娶你?”陈圆圆幽幽叹了一口气,“他最后拒绝你的原因和康熙拒绝你的原因一模一样。”

    阿珂惊呼道:“人家康熙是为了收买人心,难道他也……”

    陈圆圆点了点头:“以前我一直以为他只是个贪花好色的花花公子,看来是我小觑了他,结合他这些年的成就来看,早在那个时候他就有了逐鹿中原的野心与计划,这份深谋远虑实在令人佩服。”

    阿珂顿时不满了:“娘,你还替他说话。”

    陈圆圆展颜一笑:“娘只是实话实说而已,现在回想起来,要是当初他答应了康熙的赐婚该多好,他恐怕才是你最好的归宿。”

    阿珂一张俏脸瞬间红了:“呸,娘要是喜欢就自己去嫁给他呗!”

    “臭丫头,连娘的玩笑也敢开了!”陈圆圆脸上微微一红,光润白腻的肌肤上渗出一片娇红,便如是白玉上抹了一层胭脂,看得横梁上的宋青书呆了呆。

    母女俩打闹了一会儿,阿珂忽然问道:“对了娘,刚才你为什么阻止我啊,你和那个李沅芷又非亲非故的。”

    陈圆圆叹了一口气:“李姑娘一夜之间由天之骄女变成罪臣之女,从云霄跌到了地底,已经够可怜的了,你又何必难为她?更何况她沦落到这一步,说起来还是我们造成的。”

    李沅芷本来正感动得稀里哗啦,听到后面一句不由怔住了,心想自己的遭遇和她有什么关系?连宋青书也不明所以,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继续听下去。

    “娘,这一切都是韩相的谋划呀。”阿珂急忙安慰道。

    “话是这么说,但毕竟我们也参与了进去,”陈圆圆叹了一口气,“你要是早点告诉我赵构和你有名无实,我又何必为了帮你争那个皇后的虚名去陷害一个无辜的人。”

    “娘,难道你忘了爹爹交给我们的任务了么?”阿珂说道,“要扳倒万俟卨和贾似道,从李沅芷身上入手是最立竿见影的,只可惜姓贾的根基深厚,虽然因此势力大减,却没有伤及根本。”

    听到两女的讨论,宋青书恍然大悟,当初一切证据指向是贾妃争风吃醋害了李沅芷,他就觉得事有蹊跷,没想到罪魁祸是她们俩。

    “宋大哥,我求你一件事情。”耳边忽然传来李沅芷寒冷如冰的声音。

    “你说吧,只要我能办到的,绝不推辞。”宋青书苦笑一声,哪知道这么凑巧刚好被李沅芷知道了真相,那件事她受了那么大委屈,如今罪魁祸就在眼前,她又岂会善罢甘休?

    “替我坏了她们两人的贞洁!”李沅芷一字一句地说道。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