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59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万俟卨看到赵构的脸色,嘴角泛起一丝狞笑,决定再添把火,转头问后列一个白须官员:“何大人,见到皇上不拜,该宋律该当何罪?”

    那名何大人挂着一个礼部侍郎的头衔,虽然宋朝的礼部已经名存实亡,这个侍郎也是个虚衔,不过礼仪方面的事情他或多或少还是懂一些的。

    那个白须官员悄悄瞄了一眼贾似道和韩侂胄,心中暗暗叫苦,这些神仙打架,害得凡人遭殃,不过如今满朝文武的视线都在他身上,甚至连皇帝也看着他,他只好硬着头皮说道:“这……犯了不敬之罪,理应杖责三十。”

    其实宋青书的行为已经涉及到了不尊敬皇帝,是大不敬之罪,按律当斩,但那何大人当了几十年官,又不是缺心眼,哪会憨直地实话实说。

    若是一个普通老百姓杀了就杀了,可这宋青书手握二十万大军,是割据一方的霸主,而且看样子和贾似道、韩侂胄有着密切的关系,他若是说个按律当斩,岂不是弄得所有人下不了台来,到时候一点缓和的余地都没有。

    万俟卨眉头大皱,心中暗骂:这个老东西老奸巨猾,玩这种文字游戏。不过他也清楚,皇上绝不会因为这件事就下令斩了宋青书的,便见好就收:“何大人德高望重,熟悉各种礼仪,既然何大人这样说,那就无疑了,来人啊,将宋青书拖下去重打三十大板!”

    赵构依旧一言不发,仿佛默认了这一切,万俟卨毕竟是百官之首的宰相,殿外的侍卫见皇帝没有异议,便跑了进来将宋青书围住,其中两人伸手试图将他拉出去,可惜手刚碰到对方的身体,便被一股无形的气劲震开,跌倒在地上摔成了个四脚朝天。

    万俟卨见状不仅不生气反而心花怒放,心想就等着你这样呢:“大胆,竟敢反抗,来人啊,给我拿下!”

    韩侂胄暗暗叫糟,急忙出列说道:“皇上,宋青书毕竟是外国使臣,正所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若我们对他处以杖责,传出去实在有辱皇上圣明。”

    万俟卨在旁边冷笑连连,阴阳怪气地说道:“外国使臣,敢问姓宋的是哪一国哪一家啊?”

    韩侂胄呼吸一窒,心中恼怒异常,可是他自知口才不是万俟卨这种专玩阴谋诡计的对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我还真不能下跪。”一直沉默的宋青书终于开口了,一出口便是石破天惊,“而且不仅不该我跪,反而应当贵国皇上来拜见我。”

    “大胆!”

    “狂妄!”

    “混账!”

    金銮殿中顿时哗然,一群人议论纷纷,赵构脸色阴沉得快滴出水来,韩侂胄更是急得直上火,心想一个下跪而已,稍微敷衍一下就过去了,用得着搞得大家都下不了台么?

    万俟卨瞄了赵构一眼,皮笑肉不笑地地说道:“不知道宋公子有何高见,为什么该皇上来拜见你?”他决定再刺激赵构一下,与赵构合作这么多年,他深知赵构的忍耐功夫超出常人,可是一旦爆发那愤怒也无法想象,当年岳飞那样的人物,还不是被说杀就杀了么。

    宋青书一眼便看出了他的险恶用心,不过依然毫不在意,淡淡地说道:“敢问贵国是否向金国称臣?

    此话一出,刚才还闹哄哄的金銮殿顿时鸦雀无声,文武百官面目无关,有些人一脸羞愧,有些人一脸愤懑。

    宋青书望向万俟卨:“万俟大人乃百官之首,可否为宋某解答疑惑?”

    “是有这么回事,”万俟卨当年与秦桧一伙,可以说是坚定的投降派,他们立足朝堂的政治资本就是与金的和谈,因此他也不敢自打嘴巴,只好承认,但立马转移掉话题,“不过这与今天的事情没有关系,你别扯开话题。”

    “谁说没关系的?”宋青书淡淡说道,“据我所知,贵国不仅向金国称臣,而且还约定为叔侄之国,正式来往国书里,贵国皇帝要称呼金国皇帝为叔叔,金国使臣来访,贵国皇帝还要亲自行礼接旨吧?”

    万俟卨偷看了一下赵构的脸色,知道他已经到了爆发的临界点了,顿时幸灾乐祸起来,心想姓宋的这次你还不死?

    “哼,你东拉西扯这么大一堆干什么?”万俟卨为官多年,深刻懂得适时表达一下忠心替主子分忧解难的道理,赵构的脸色果然好看了许多。

    宋青书微微一笑:“不好意思,在下还有一个身份,金国尚书令、都元帅唐括辩是我的结义兄弟;而唐括辩恰好又是金国皇帝的妹夫,按辈分算起来我也是金国皇帝的兄弟。万俟大人,我这人礼仪学得不太好,敢问在这种情况下,贵国皇帝该怎么称呼我?”

    宋青书这番话一出,文武百官顿时哗然,连贾似道与韩侂胄也一脸震惊地望着他,韩侂胄心想之前怎么没听他提过这一层关系,自己正筹划着北伐金国,到时候他会不会起阻碍作用?

    万俟卨更是一副吃了屎一样的表情,这样的问题让他怎么回答,难道说赵构该喊你叔叔么?到时候别说赵构,就是文武百官的口水也会淹死他。

    幸好他反应也够快,马上说道:“哼,鬼知道是不是真的,你随口撒个谎就想让我们相信?唐括大人在金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又岂会和你这样的江湖中人称兄道弟?”因为是主和派,所以他必须保持与金国的良好,提到唐括辩这样的金国第一人,语气尊敬丝毫不敢怠慢。

    “就知道你会不认账,”宋青书从怀中拿出一颗玉石印章展现在众人面前,“你可看清楚了,此乃唐括辩的私人印章,他送给我当结义礼物的。”

    万俟卨冷笑道:“你随便找一枚印章出来,就说是唐括辩的印章?”同时暗暗发憷,心想姓宋的不会真和唐括辩结拜了吧?不过如今骑虎难下,就算是真的也只能不承认了。

    “唐括辩被任命为尚书令和都元帅过后,专门还传了国书到贵国,你们这里应该有他的印章存档,拿出来比较一下不就知道了么?”宋青书也不着急,缓缓说道。

    赵构使了个眼色,早有太监去取存档的国书了。

    见宋青书底气这么足,万俟卨有些发虚,急忙说道:“就算你这是唐括辩的印章也说明不了什么,毕竟江湖中人人都知道金蛇王武功盖世,若是存心偷一枚印章,又不是什么难事,更何况唐括辩位高权重,私人印信何等重要,哪有随便送人的道理。”

    虽然明知道万俟卨是在狡辩,不过场中众人也觉得他这番话说得有几分道理,毕竟印信是非常重要的东西,很大程度上是权力的象征,他们哪个不是将印信保护地严密异常,哪会拿来送人?

    宋青书毫不动怒,依旧平静如常地说道:“我与唐括辩结拜的事情,贵国那些公主也知道,比如茂德帝姬,成德帝姬,顺德帝姬,柔福帝姬……随便问一个都能证明。”

    满朝文武顿时不说话了,谁都知道这些帝姬之前都是在金国浣衣院里,是宋青书帮忙才救出来的,他既然敢这么说,那显然不会有错了。

    毕竟浣衣院的经历不是什么光彩的事,万俟卨也不会傻缺到真去找帝姬们求证,重新揭开她们的伤疤,到时候后宫里那些女人的怒火,他可承受不住。

    “回禀皇上,与存档国书对比完毕,的确是唐括辩的私人印信。”这个时候之前跑去取国书的太监已经回来了,几个擅长鉴定的官员多方比对之后,又在万俟卨身上补了一刀。

    宋青书似笑非笑地望着万俟卨:“万俟大人,这下还有什么疑惑么?”

    万俟卨差点没气晕过去,只好恨恨地说道:“那又如何,你身为汉人却与金国人称兄道弟,还来我们汉人国家这儿耀武扬威,当真是数典忘祖,其心可诛!”

    宋青书不得不承认对方是调动情绪的高手,这番话很快引起了殿中百官的国仇家恨,毕竟金国与南宋有着血海深仇,很多人看向他的眼神也变得鄙夷起来。

    不过他早料到抛出唐括辩的身份会有这种影响,不慌不忙地继续说道:“此言差矣,宋某从来不忘自己是汉人,不然也不会冒那么大风险从金国将贵国公主救出来,为了此事武当张真人亲自登门造访,还特意派几大弟子出手协助,连他老人家都对我称赞有加,万俟大人有什么资格说我数典忘祖?难道万俟大人自认为眼光比张真人还要高明?”

    万俟卨一时语塞,要知道张三丰在民间声望之高,犹如地仙一般的存在,再加上宋国一直崇尚道教,几位先帝数次敕封张三丰各种尊号:“通微显化真人”、“韬光尚志真仙”、“清虚元妙真君”等等,他要是敢质疑张三丰,岂不是对几位先帝不敬?

    “至于与唐括辩结拜一事,万俟大人也不需要过度解读,”宋青书冷笑道:“与万俟大人这种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不同,宋某的人缘素来很好,不仅是唐括辩的结义兄弟,还和蒙古汝阳王府关系很好,与清国索额图、康亲王关系也不错,与西夏一品堂有交情,和吐蕃国师是至交好友,与大理段氏有姻亲……当然,宋国这边也有很多我的朋友,比如各位公主、还有韩相,贾枢密啊……当然,万俟大人除外。”

    贾似道心中一怔,心想我与你能有什么交情,不过想到之前自己替对方说过话,恐怕是对方投桃报李,所以他便笑着默认了。

    听到宋青书述说着他的人脉,满朝文武都震惊了,连赵构都惊讶地看着他,心想以他这样的身份,哪怕就是一个普通百姓,自己也不好得罪,更何况他还是手握二十万大军的一方霸主。

    担心宋青书等会儿真要自己跪拜他,同时恼怒万俟卨把自己给坑进去了,赵构急忙抢先说道:“既然宋公子是唐括大人的结义兄弟,万俟卨你身为百官之首,就由你来跪拜一下以示礼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