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61章 嚣张跋扈

    听到万俟卨的话,大殿中瞬间安静下来,韩侂胄暗暗叫糟,他并没有怎么关注江湖中事,所以对宋青书的婚姻情况也不是很清楚,哪知道对方整出了这么多幺蛾子,先是放出豪言要娶两个公主,这倒也罢了,听皇上的语气貌似有所松动,可他家居然还有正牌妻子!

    心中简直要将宋青书埋怨死,不过如今大家都坐同一条船上,韩侂胄只好硬着头皮替他解围起来:“周芷若虽然身为一派掌门,但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江湖女子,哪比得上大宋公主这般金枝玉叶。 待宋公子赢取公主过后,周姑娘自然会退位让贤,万俟大人不必担心。”

    万俟卨还没什么,宋青书却抢先开口了:“芷若是宋某明媒正娶的妻子,以前是,以后也是。”

    韩侂胄差点没气晕过去,心想真是不识好歹,脸色铁青站在一旁,决定不再帮他话了。

    万俟卨却是眉开眼笑,心想宋青书啊宋青书,看你这次死不死,旋即皮笑肉不笑地道:“那阁下的意思就是打算将两位公主娶回去做了?”

    宋青书仿佛不知道他用意一般,淡淡地答道:“做又如何?”

    此言一出,大殿一片哗然,韩侂胄以手抚眼,觉得脑袋有些晕;贾似道脸上一片似笑非笑的表情,站在一旁看戏;赵构则是满脸铁青,处于随时要爆的边缘。

    万俟卨觉得时机差不多了,跳出来骂道:“好狂妄的子,居然妄想让公主做妾?这是裸藐视皇家威严,简直是岂有此理。”

    宋青书冷冷道:“蒙古郡主做得,金国公主也做得,反而是向他们称臣的宋国公主做不得?”

    他并非缺心眼,而是故意表现出这般狂妄之态,目的依然是为了和谈时争取更多的利益。而且身为后世人,他对南宋君臣的尿性再清楚不过,你态度越强硬,他们就越软弱,相反你如果表现出了软弱之态,就等着他们露出得寸进尺的獠牙吧。

    听到他一番话,大殿中瞬间安静下来,一群面面相觑,就连赵构也露出了惊疑不定的神情,今天从宋青书嘴里冒出的消息一个比一个惊人,弄得他们都有些麻木了。

    “胡八道,哪个蒙古郡主做了,哪个金国公主做了?”万俟卨身为百官之,对金、蒙两国的朝堂也知道一些,脑海中将各位公主郡主的名单过滤了一遍,确定没有谁嫁给别人做妾,顿时愈有底气起来。

    “堂堂皇室,又岂会让公主郡主给人做妾?”万俟卨心中暗暗冷笑,决定今天就用这个作借口将宋青书钉死。

    “金国的岐国公主,已经被许配给了我。”宋青书答道。

    “岐国公主?”贾似道神色一凝,“可是金国皇帝的妹妹完颜萍?”

    宋青书微微一笑:“不错,正是她,完颜萍是唐括辩的妻妹,为了让我们亲上加亲,唐括辩特意从中撮合,这件事贵国的诸位公主都知道。”

    南宋诸人纷纷皱眉,他们都是混迹政坛的人精,若唐括辩此举只是心血来潮,为了个所谓的亲上加亲,没人会相信,这段婚姻肯定是金国为了拉拢金蛇营才促成的。

    为了拉拢金蛇营,金国皇帝还真肯下血本!

    这是场中很多人的念头,一些有识之士立刻意识到若是金蛇营与金国共同进退的话,南宋的形势就危险了。

    “金国能嫁公主,难道我们就不能嫁公主么?那个什么岐国公主再厉害也只有一个,我们这边却有成德帝姬、柔福帝姬两个,至少在数量上占得了优势。”很多人心中都如是想,不过没摸清赵构的心意前,谁也不敢将心底的话先出来。

    龙椅上的赵构也是暗暗心惊,难怪宋青书这么有底气来求亲,原来有这样的底牌。他心中清楚,如果金国真的把岐国公主嫁给了对方,那么自己也只能同意嫁公主了,就算不能将金蛇营彻底拉拢过来,让他保持中立两不相帮也好。

    咳嗽两声,赵构开口问道:“宋卿家刚才提到的蒙古郡主又是怎么回事?”蒙古如今国力之强,可以已经冠绝列国,他很像知道蒙古对金蛇营是什么态度。

    “蒙古汝阳王已经将绍敏郡主许配给我,这点韩大人可以作证。”宋青书面不红心不跳地道,反正汝阳王现在又不在这里,赵敏么,以我和她之间的交情,应该不介意我扯一下她的虎皮。

    韩侂胄现自己成了全场目光的焦点,急忙道:“上次扬州之时,王保保的确称呼他为妹夫。”

    “怎么可能!”万俟卨急了,刚才金国公主有诸位帝姬证明,他不方便什么,如今面对韩侂胄,他语气就没那么客气了,“韩大人,莫非因为你与宋青书交情不错,就故意替他谎?”

    韩侂胄怒喝道:“左相大人,请注意你的言辞!韩某对陛下忠心耿耿,又岂会做那吃里爬外之事?宋青书与王保保之间称谓又不是我一人知道,皇上的带御器械丁典、吴天德,还有枢密院的辛弃疾辛大人,6游6大人,当时都在现场。左相大人你可以怀疑我,甚至也可以怀疑辛大人、6大人,难道你还怀疑皇上的带御器械么?”

    “微臣不敢!”万俟卨急忙道,开什么玩笑,带御器械都是皇上最贴身最王牌的侍卫,各个不仅武功高强,而且对皇室忠心耿耿,他若怀疑这些人,一是打了赵构的脸,二是得罪了一大批人,毕竟每个带御器械身份都不简单。

    一旁看戏的贾似道忽然开口了:“敢问宋公子,如今绍敏郡主身在何处?我上次将儿子交给了她,结果如今全然失去了音讯。”

    宋青书心中咯噔一下,脸上却不动声色:“哼,这件事我也还想问贵国呢,绍敏郡主出使临安后便失去了消息,我此番南下一是为了求亲,二么就是打算过来讨一个法。”

    赵构终于坐不住了,毕竟堂堂蒙古郡主在宋境内失了踪,一个应付不好很容易招致两国兵戎相见,更何况蒙古素来以蛮横闻名:“绍敏郡主之前离开临安的时候还平安无事,后来出城约莫百余里后,不知道生了什么,就此失去了踪影,朕已经下旨彻查此事,到时候必然会给汝阳王府一个交代。”

    宋青书微微一笑:“皇上既然这样了,自然是一言九鼎的,宋某就敬候佳音了。”

    赵构笑了笑,笑容却有些勉强,绍敏郡主失踪一事他已经查了很久了,可除了查到曾经有人调动过禁军之外,再也没有查到其他有用的东西,虽然大概知道了是谁调的禁军,可绍敏郡主的下落依然一点眉目也没有。

    “就算蒙古和金国将公主嫁给你,那也不是我大宋嫁公主给你的理由。我大宋是礼仪之邦,又岂是蒙古、金国那种蛮夷之国、化外之地可比的?”万俟卨与宋青书已经结下了血仇,因此他是这大殿中最不希望宋青书求亲成功的人了,一旦求亲成功,那他之前费尽心血营造出来那种大战一触即的形势就犹如冰雪一般消融,他恐怕再也无法利用手中的权势来报复宋青书了。

    宋青书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万俟大人,要知道你之所以能坐上宰相的位置,很大程度是依靠与金国和谈的政治资本,你这番话若是传到金国朝堂,到时候你觉得他们会不会重新找一个代言人?”

    这番话犹如一记响亮的耳光扇到了万俟卨脸上,大殿中很多人都一脸鄙夷地望着他。所有人都清楚万俟卨是靠什么一步步爬上来的,依附秦桧,向金国投降乞和,陷害岳飞……哪一件是都是遗臭万年的。

    宋青书话锋一转,继续补充道:“更何况如今蒙古与大宋正处于同盟关系,而蒙古人又最在意面子,若是他们听到这番话,不马上挥兵南下,至少归还四川一事恐怕要重新考虑了,到时候万俟大人恐怕会成为大宋的千古罪人。”

    赵构心中大惊,他没什么进取心,可是自保心却无比强烈,如今南宋半壁江山,依靠长江天险,尚能得以自安,唯一的忌惮便是四川被敌人占领,仿佛达摩克利斯之剑一般高悬头顶,随时威胁着江山侧翼的安全。

    之前因为万俟卨的缘故,让他生了贪婪之心,四川想要,两淮之地也想要,如今两淮之地已成泡影,那么四川就绝不容有失了。

    “万俟卨,你今天话太多了。”赵构冷冷地道,私自调动禁军,已经触犯了他的逆鳞,之所以没有动他,是因为还有用得着他的地方,可不是为了留他下来给自己添乱。

    “微臣惶恐。”被皇帝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训斥,万俟卨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心中更是将宋青书恨到了骨子里。

    “求娶公主一事之后再议,为了感谢宋卿家之前金国的义举,朕今晚特意在宫中设宴,到时候还请宋卿家赏脸。”知道了宋青书身后的势力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强大许多,赵构话顿时变得比之前客气了起来。

    “宋某荣幸之至!”宋青书微微欠身行了一礼,知道赵构要跟群臣商议,接下来恐怕没自己什么事了,便起身告辞,赵构也没有挽留,派太监送他一路出宫。

    走到一处僻静地方,宋青书对那太监施展了移魂**,自己则悄悄往冷宫方向行去,昨晚见到有人赐毒酒,他始终有些担心李沅芷的安全,想再去确认一下。

    轻车熟路到了冷宫,谁知道房间里居然没有那妮子半点踪影,他顿时心中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