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67章 不是男人

    “唔唔~”陈圆圆数次想爬起来,可是重伤在身,如今浑身无力,有几次眼看着要抬起头来最终还是又摔了回去。    .      .  

    面前尽是男人的阳刚气息,陈圆圆简直恨不得有个地缝能马上钻进去。

    宋青书摊开双手,一脸无辜地说道:“现在不是我碰你,而是你在碰我吧。”

    陈圆圆又羞又急,可是又没有别的办法,总不能一直以这个姿势趴在他腿间,只好服软道:“你你快扶我起来。”

    “不行~”宋青书急忙摇头,故意拖长了声音,“夫人刚才明明说了不让我碰的,我可不想再被当成轻浮无耻之徒。”

    听到他故意作弄自己,陈圆圆气得牙痒痒,真恨不得张开嘴狠狠咬他一口,不过想到自己张开嘴后会咬到什么东西,她终究还是没那么大胆。

    低着头欣赏着趴在怀中的佳人,只见她云鬓散乱,一缕缕青丝滑落到了她雪白修长的脖子之上,两种颜色的对比仿佛散发着一种迷人的光泽,让宋青书心中一动,情不自禁低头吻上了她的脖子。

    “啊~”陈圆圆没料到会有这番变故,脖子上传来男人炙热温柔的吻,让她一时间有些失神,她已经很久没有被男人碰过了,没想到这一碰触居然让她浑身一颤,有一种来自灵魂的颤抖。

    她这一生可谓是红颜薄命,就因为这闻名天下的美貌,让她被太多男人觊觎,就因为如此,她比这世上任何女人都要懂男人。

    若是一般的少女碰到这种情况,只会当对方色欲熏心,可是她却能从这温柔的一吻中体会到对方对她的怜惜爱护之情,感觉得到他的吻只是出于对美好事物的欣赏,发乎自然的情不自禁,而并非其他男人那般出于肉.欲。

    她这坎坷的一生经历了太多男人,不管吴三桂也好,李自成也罢,就算之前表现得再谦谦君子,可一旦上了床,都会露出一副急不可耐的龌蹉丑态,下意识就想去脱她的裙子,谁又会真正这般怜惜她。

    想来想去整个天下能这般爱惜她的也许只有以前三圣庵的胡逸之罢了,他为了自己甘愿由堂堂美刀王化身一介老农,整日里在三圣庵中锄草种菜,一种就是十几年,期间双方不过说过二三十句话。

    陈圆圆也是事后才知道对方的身份,可她心中虽然感动,却对他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在她看来,痴情当然没有错,但追求一个伴侣并不像养一只宠物,只要“对她好”就够了,男女关系讲究彼此间的爱,而这样的爱,必须有某种人格特质能让对方欣赏及倚赖。

    但是很可惜,胡逸之身上并没有让陈圆圆欣赏的东西。

    陈圆圆十几岁的时候就艳冠秦淮,什么样的最求者没见过,像胡逸之这般痴情的,也不知道见过多少,这些人并不是把她当女人在看待,而是将她捧成一个高高在上的女神。

    尽管陈圆圆也很享受这种感觉,可享受是一回事,双方地位一开始的不平等注定了她不会对这种类型的追求者有什么特殊的感觉,在她心中,胡逸之这种类型的人地位甚至还不如吴三桂或者李自成重。

    不过陈圆圆对吴三桂和李自成也没太深的感情,毕竟这两人只是把她当成一个美丽的玩物而已。

    这些年来陈圆圆青灯古佛,夜深人静之时也经常会顾影自怜,这辈子认识的男人比一般女人十辈子认识的男人还多,可是却没有一个能真正与她琴瑟和鸣的另一半,不得不说是这一辈子最大的遗憾。

    可不知道为什么,如今被这个年轻的神秘人这么一吻,竟然让她有一种全身触电心跳加速的感觉,她羞涩之余也有些惶恐,自己怎么可以对这个采花淫.贼有这种感觉

    “也许是我快要死了时的幻觉吧。”陈圆圆胸口愈发闷了起来,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在疼。

    察觉到她的异样,宋青书不再逗她,将她扶起来轻轻地放在床上躺着,握着她的手把了把脉,不禁眉头一皱,刚刚黄裳虽然用了隔山打牛的巧劲,但依然有小部分劲力留在了陈圆圆体内,幸好大伏魔拳的威力被自己用身体化解,不然这个绝代佳人恐怕早已香消玉殒了。可尽管如此,黄裳百年的功力何等了得,陈圆圆娇弱的身子哪里受得了,眼看着只剩下半条命了。

    “我是不是快死了”望着坐在床边浑身散发着凝重之气的男人,陈圆圆实在没法将他和那晚欺负她们母女的淫.贼联系在一起。

    宋青书叹了一口气:“你的确伤得很重,就算太医院会诊,恐怕也无能为力。”

    “果然如此。”陈圆圆眼神中尽是平静,仿佛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反正我这样的红颜祸水早就该死了。”

    察觉到她脉息越来越弱,宋青书知道她自己放弃了求生之念,不禁又气又急:“我话还没说完呢,太医院的人救不了你,又不等于我救不了你。”

    陈圆圆只当他是在安慰自己,也不以为意,一双美眸静静地望着他:“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说说看,答不答应看我心情。”宋青书一边用真气查探着她体内的伤情,一边淡淡地答道。

    陈圆圆一怔,要知道从十几岁开始,她碰到的男人哪个不是对她千依百顺有求必应的,就算碰到一两个故作冷傲的,在她这么软语哀求的情况下,也不会拒绝她,哪像这个男人这般

    “你能不能把面具揭开让我看一看。”也许对方之前的态度让她预计到了可能被拒绝,陈圆圆说这句话的时候不仅注重语气的糯软,还眨巴着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仿佛会说话一般不停地传递着自己的哀求之意。

    “你这是在勾引我么”注意到她的神情,宋青书眼睛中浮现了一丝笑意。

    陈圆圆白玉般的脸颊上瞬间现出两团红晕,自从离开秦淮河之后,她已经数十年没再刻意用过这些施展魅力的小手段了,没想到今天自己居然会主动这样对一个后生小子施展,可更没想到的是居然得到了这样的回复。

    “他恐怕真的如同之前猜测的那样,不是真正的男人。”陈圆圆脑中忽然浮现出了一个念头,庆幸之余心中却有一丝莫名的遗憾,好不容易遇到一个灵魂契合的男子,哪知道对方居然不是男人。

    本书终于诞生新盟主了,多谢书友“肉鸽之王”一直以来对本书的喜爱与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