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74章 欠债

    看着陈圆圆疲惫得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宋青书对她说道:“你内伤刚好,需要静养一段时间,另外还不清楚黄裳为什么要杀你,这段时间就留在这里养伤吧。”

    “嗯~”陈圆圆柔情似水地望着他,说起来她应当恨这个男人才对,可不知道为什么,如今她心中却一点恨意都提不起来,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羞意。

    “也不知道祸害了多少姑娘才练就了那般让人生就生让人死就死的本领。”想到刚才对方作恶的手指,陈圆圆脸颊发烧得厉害。

    她暗暗啐了一口:“亏我之前还觉得他是真的怜惜爱护我,没想到和其他男人没什么分别,一样的色欲熏心。”

    不过她很快又摇了摇头,幽幽叹了一口气:“说起来都是我自己身子太过敏感,那种情况下也难怪他会把持不住。”

    想到自己双腿紧紧夹住抱着她发颤的情景,陈圆圆恨不得有个地缝钻进去,真是千年修为一朝丧,自己这些年苦苦修行,结果居然这般没有定力。

    “他终究不像其他男人那般只想着和我上床……”回味着刚才对方指尖的温柔,陈圆圆一时间不禁有些痴了,加上身子疲劳涌上来,很快便陷入了梦乡。

    李沅芷将宋青书拉到一边,朝床上的陈圆圆努了努嘴,小声说道:“这女人是不是有病啊,一会儿哭丧着脸一会儿又莫名其妙在那里发笑?”

    “咳咳……”宋青书有些心虚地答道,“人家重伤初愈,眼前看到一些幻象也是很正常的。”

    “哦~”李沅芷似懂非懂地点点头,然后撇撇嘴说道,“我不想和这个女人在一起。”

    宋青书苦笑道:“可是如今我在临安城中目标太大,各方势力的眼睛都盯着我,如果我把她带出皇宫,很容易被人发现的。”

    李沅芷撅着嘴:“非要带着她么,把她送回去不就好了?”

    宋青书诧异道:“她身份特殊,可以算得上奇货可居,这样的人又怎么能随便放走呢。我还没想好怎么将其利益最大化,所以暂时放在这儿由你看管着,正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没人会想到她还藏在皇宫里。”

    “真的不是因为她漂亮?”李沅芷狐疑地问道。

    “当然不是!”宋青书回答的时候有些心虚,急忙转移话题,“把她留在这里等于你有了一个护身符,这次我之所以进宫,就是担心那晚给你赐毒酒的太监,怕又出现那种情况,现在有了陈圆圆,危机时刻你可以用她来当保命符,还能够拖延足够的时间等我来救你。”

    “哦,那好吧。”李沅芷颇为不情愿地答应下来。

    “这段时间就辛苦你照顾她了。”宋青书看了看外面的天色,见时候不早了,“沅芷妹妹,今天赵构会在宫中设宴款待我,我现在得回客栈等着了,不然他们要是找不到人,把我和皇宫中的刺客联系起来就大事不妙了。”

    “嗯,宋哥哥你自己一切小心。”李沅芷替他整理了一下衣裳,方才依依不舍地和他告别。

    宋青书悄悄离开皇宫,回到客栈的时候鸿胪寺那些人果然正到处找他,看到他后个个叫唤连天:“哎呦我的祖宗,您可跑到哪儿去了,晚宴都快开始了,我们到处在找你。”

    宋青书不以为意地耸耸肩:“不是还没开始么?”

    鸿胪寺官员差点没晕过去:“是还没开始,但我们得先去那里候着啊,难道让皇上坐在那里等我们么?”

    见他还要聒噪下去,宋青书急忙打断道:“行了行了,我这不是回来了么,等我换件衣服就走。”说完就回到屋里关上了门。

    他之所以要换衣裳,一是刚才和陈圆圆耳鬓厮磨,身上全是她的味道,担心因此露出什么破绽;二来么则是之前在宫中和黄裳打过照面,虽然戴着面具,可衣服黄裳肯定能认出来,宋青书行事素来小心,自然不会在这上面露出破绽。

    将脱下来的衣服揉成一团,运起纯阳内力一搓,之前那身衣服顿时化为飞灰,宋青书这才出门招呼鸿胪寺的官员一同进宫。

    明显感觉到皇宫中侍卫要比白天多了许多,宋青书知道是因为自己下午闹那一出的缘故,也不以为意,继续跟着鸿胪寺官员往宴会所在宫殿走去。

    走了没多久,忽然心中一动,只见远处迎面走来一个身披淡黄轻衫的女子,约摸二十七八岁年纪,风姿绰约,容貌极美,只是脸色太过苍白,竟无半点血色。

    鸿胪寺官员见到她不由眼前一亮,急忙上前行礼,黄衫女子随意挥挥手示意免礼:“你下去吧,宋公子由我带去宴会那里。”声音冷漠幽远,却依然悦耳动听。

    那鸿胪寺官员犹豫了一下,最终点头称是,行礼告退。

    待那官员走远过后,宋青书笑道:“看来你的面子还挺大的嘛,我到底该喊你杨姑娘呢还是赵姑娘呢?” 眼前女子自然就是阔别已久的黄衫女了。

    “我的面子本来就很大,也就你不把我当一回事了。”黄衫女白了他一眼,两人在金国皇宫相处那么久,早已熟悉了对方的性子,“至于杨姑娘还是赵姑娘,我记得我以前告诉过你。”

    宋青书耸耸肩:“我这人很忙的事情又多,哪里什么事情都记得。”

    黄衫女原本一脸云淡风轻,却瞬间被他这句话弄得牙痒痒,不过她很快意识到什么,展颜笑道:“你还是这样,一点都没变。”

    “切,我变化可不小,前段时间还差点死了,我走投无路的时候也没见你出手相救,看来你这个朋友实在不咋地。”宋青书撇撇嘴,淡淡地说道。

    黄衫女顿时一脸歉意:“对不起,那段时间我刚好去西域办事情了,等我知道你出事的时候已经是很久以后了。”

    若是南宋的那些士子看到眼前的场景恐怕个个要惊掉下巴,一向对任何人不假辞色的书院圣女,居然对一个年轻男子这般软语相求。

    宋青书微微一笑,对此不置可否。

    黄衫女跺了跺脚追了上去,嗔道:“原本我这次来是兴师问罪的,没想到反被你先将了一军。”

    宋青书一怔:“兴什么师问什么罪?”

    黄衫女哼了一声:“某些人说要将我大宋两个公主娶回家里做小,真是好大的口气。”

    “原来是为妹妹打抱不平了,”宋青书顿时笑了,“不过你在打抱不平之前,可不可以先将欠我的债还了?”——

    感谢肉鸽之王、bingo大冰果、非非12、书友38951781等书友的热情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