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81章 冰肌玉骨的刺客

    宋青书一脸惊讶地望着万俟卨:“我只不过想着若是侥幸赢了,斗胆请贵妃跳一支舞罢了,万俟大人脑子里难道是想到了什么污秽的事情了么”

    “嘎”万俟卨顿时傻眼了,刚才那一瞬间他的确满脑子一些不堪的画面,注意到赵构眼色不善地看过来,他急忙说道,“胡说,我能乱想到什么污秽的事情。”

    “那就好。”宋青书微微一笑。

    不远处的黄衫女秀眉微蹙,声音有些发冷:“宋公子未免太胡闹了,娘娘身为本朝贵妃,又岂能为其他男人跳舞”

    赵构终于开口了:“若是宋公子真能呼风唤雨,也算是本朝一个祥瑞,让吴妃舞上一曲也是无妨。”他心中笃定宋青书没法办到,自然故作大方,以显他一国之君宽宏的气度。

    “陛下圣明”既然皇帝都发话了,文武百官自然不好再说什么。

    赵构却是暗暗冷笑,这个宋青书虽然有点本事,但年少轻狂,嚣张跋扈,注定不是一个成大事的人,看来自己之前实在是多虑了。

    宋青书之所以一直表现得这般嚣张跋扈,是根据历史上的经验,敌人越强硬,南宋就会越软弱,他依样画葫芦,不过是为了在和谈上多争取一些利益,哪知道居然让赵构戒心大降,实在是意外收获。

    如果他知道这点,恐怕只会感叹赵构骨子里果然有抖属性,人家对他越凶,他反而越舒坦;像岳飞那样对他忠心耿耿,他反而疑神疑鬼。

    “宋公子,请吧”赵构脸上带笑,眼神深处却带了一丝冷意。

    宋青书点点头:“还请诸位移步到殿外。”

    对此众人倒没有异议,如今身处集英殿内,就算外面下雨了他们也看不到。

    一群人鱼贯而出,黄衫女路过宋青书身边的时候故意停下了脚步,一脸忧色地说道:“你等会儿打算怎么收场”

    宋青书耸耸肩:“把风招来,把雨唤来不就行了”

    “我和你说正经的。”黄衫女急得差点直跺脚。

    宋青书一怔:“我也是说正经的啊。”

    “我不管你了”黄衫女脸色一寒,直接转身离去。

    宋青书苦笑一声,为什么我说实话你们都不信呢。

    赵构领头,文武百官在集英殿外面的广场上围成一圈,纷纷看着中间的宋青书,眼神中蕴含的各不相同。

    有幸灾乐祸的,比如张俊一派;

    有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存粹看戏的,比如贾似道等人;

    还有替他暗暗着急,比如韩侂胄

    宋青书站在场中,静静闭上双眼,仿佛在感受着什么,一群人见他半天没有动静,纷纷有些不耐烦起来,万俟卨正要开口讥讽,忽然想到万一等会儿他将不能失败的黑锅扣到自己头上那就糟了,是以刚张开嘴就将话咽了回去,在一旁冷笑连连看他要玩什么把戏。

    宋青书深深吸了一口气,霍然睁开双眼,正要动手之际,忽然远处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呼叫:“有刺客”

    文武百官相继愕然,纷纷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只见远处侍卫一阵骚乱,不停有人倒下,接着一道白影以惊人的速度往这边冲了过来。

    仅仅几个呼吸的时间,那道白影便冲到了集英殿之前,这时大家方才看清了刺客的样子。

    只见刺客披着一袭轻纱般的白衣,犹似身在烟中雾里,看来不过十六七岁年纪,除了一头黑发之外,全身雪白,面容秀美绝俗,只是肌肤间少了一层血色,显得苍白异常。

    月光照耀下,众人发现她清丽秀雅,莫可逼视,容貌丝毫不在吴贵妃之下,唯一不同的是,这个女刺客神色间冰冷淡漠,简直犹如冰雪一般寒冷。

    “小龙女”宋青书又惊又喜,喜的是上次扬州一别,居然又再次重逢;惊的是她为何孤身一人入宫行刺,岂不是九死一生

    小龙女显然也没料到在这儿会碰到宋青书,同样也是微微一愣神,不知道想到什么,冰雪一般的肌肤上微微浮现出一抹红晕,当真犹如异花初胎,美玉生晕,明艳无伦。

    不过这也仅仅是一瞬间的事情,她很快就恢复了冰冷之意,一双美目盯着远处的赵构,娇叱一声:“昏君受死”整个人犹如一道惊鸿,往赵构激射而去。

    “保护皇上”这时候黄衫女也反应过来,身形一闪便拦在了小龙女身前,十指纤纤泛着白玉般的光芒,她见小龙女身法轻盈,知道她武功很高,因此不敢怠慢,一出手便是绝技九阴白骨爪。

    “你让开。”小龙女秀眉一蹙,声音清冷,一出手便是漫天剑影。

    黄衫女没料到她出剑如此之快,十根手指极速飞点,叮叮当当二三十下脆响,眼看再也避不过,只能使出蛇形翻狸的身法后退到一旁,抬起双手放到眼前,依旧有些惊疑不定,她因为修炼九阴白骨爪的缘故,指甲刻意留得很长,说是指甲,其实每一片都锋利坚韧,却与匕首无异。可这瞬间的交锋,居然有两片指甲被削掉了

    原本黄衫女极为自负,自诩同龄人之中没人是她的对手,可是无奈小龙女出剑太快,刚才顷刻之间双剑刺削点斩,一共出了三十余招,若非黄衫女从小修炼九阴真经,内功比起小龙女更加深厚,刚才那一番交手她断的就不是指甲而是手指了。

    小龙女逼开黄衫女过后也不追击,毫不犹豫往赵构所在的方向冲了过去。

    不过黄衫女刚才虽然没有拦住小龙女,却争取了那么一瞬间的时间,这会儿功夫几个人影将赵构团团围着保护了起来,赫然便是皇宫中最神秘的带御器械,其中为首两人便是丁典和令狐冲伪装的吴天德。

    “无影神拳”眼见小龙女冲了过来,丁典怒喝一声,一拳攻了过去,他神照功大成,这一拳何等威势,江湖中恐怕也没几个人能硬接得下来。

    小龙女秀眉微蹙,左手剑地递出,快如电闪,向丁典手腕刺了过去。丁典拳头瞬间下沉打算趁机震断她手中之剑,谁知道耳边传来“啊”的一声,原来站在他身后的赵构已然中剑。

    多谢bing大冰果、白海浪、syle名字、薇薇发呆、书友8985722等热心书友的捧场,如今离双倍月票活动结束还有1个小时,能排在月票榜18,这个成绩已经让和尚非常惊喜了,谢谢大家

    隔着一个人却刺中了身后的人,在场不乏高手,可除了宋青书之外,居然没人看出这一剑是怎生刺的。?

    看到赵构中剑,丁典吓得魂飞魄散,直到现赵构只是肩头中剑方才放下心来。

    原来刚才若非一旁的令狐冲假扮的吴天德见机得快,将小龙女的剑往旁边拨开了几寸,这一剑就不是刺中赵构肩膀,而是在他喉咙里了。

    周边的人都在暗自佩服吴天德剑法高明,居然能拦下这么神出鬼没的一剑,哪知道令狐冲如今心底正惊惧不已。

    “东方不败!”这是令狐冲此时脑海中浮现出的四个字,小龙女出剑度太快,往往白光一闪,便有人中剑,他刚才只能看到一丝模模糊糊的剑影,只是出于本能拦下了她这一剑,就算如此依然没有完全荡开对方的长剑,还是让赵构受伤了,若是再让他来一次,他并没有信心能护住赵构周全。

    这样的出剑度让令狐冲想到了黑木崖上与东方不败的一战,当时对方也是度极快,快得他们几大高手联手都落入了下风。

    当时之所以还能跟东方不败有来有回,主要是对方手里是一根又短又小的绣花针,令狐冲每次都采取两败俱伤的打法,因为绣花针太短,两人同时向对方要害攻击,令狐冲虽然慢一些,但胜在剑长,所以虽然处于绝对劣势,但是可以你来我往,勉强僵持得住。

    若是当时东方不败手里拿的是长剑,令狐冲自忖恐怕早已血溅黑木崖了。

    如今这绝色的白衣女子出招度似乎不在东方不败之下,手中拿的又是长剑,令狐冲头皮瞬间就麻了,他实战经验极为丰富,又不是那种迂腐之人,瞬间便使出独孤九剑加入了战团。

    小龙女秀眉微蹙,剑尖颤动,只见寒光一闪,令狐冲左腕、右腕、左腿、右腿各已中剑,幸好独孤九剑攻其必救,小龙女也不得不收剑自守,是以令狐冲虽然身上挂彩看着吓人,可全是皮外伤而已。

    见令狐冲身上挂彩,丁典大吼一声,再次跃入了战圈。

    令狐冲如今身兼易筋经、吸星大.法、独孤九剑数门绝学,丁典同样是神照经大成,无影神拳也是名震江湖,放眼整个江湖上都是绝顶高手。

    两人这番联手出战,势道何等厉害,但小龙女白衣飘飘,寒光闪闪,双剑便似两条银蛇般在在三人之间不停游走,趋退如电,竟没半分败象。

    忽听得丁典“啊哟”的一声叫,跟着令狐冲也是“不好”一声,二人身上先后中剑,幸好两人的攻击也非常凌厉,小龙女不得不急谋自救,以致一剑刺偏了准头,另一剑刺得虽准,却只深入数分,未能伤敌。

    宋青书暗暗感叹,上次自己在古墓之中以一阳指打通了小龙女的任督二脉,如今她的玉女.心经已经练到大成境界,此时的修为比起之前上重阳宫的时候更上了一个台阶,难怪令狐冲和丁典应付起来如此吃力。

    当然并非小龙女的武功真的高过令狐冲和丁典那么多,真以内功而论,甚至还不如这二人,可架不住小龙女出剑度实在太快,轻功又远在这二人之上。令狐冲还能时不时以独孤九剑反击,丁典却犹如空有一身雄浑内力,根本沾不到小龙女衣角。

    在一旁观战的黄衫女见两人险象环生,再也忍不住也加入了战团,原本以她的骄傲,是不屑于以多欺少的,可是这白衣女子追风逐电般的快剑实在太过神奇,她并没有把握胜过对方,万一皇上真出什么事情,那时再后悔就来不及了。

    黄衫女从小修炼九阴真经,再加上轻功比高明丁典、令狐冲高明得多,她一加入两人顿时觉得压力大减。

    小龙女秀眉微蹙,三大绝世高手夹击,形势对她渐渐不利起来,眼见这会儿功夫,赵构被一群御前侍卫护住往大殿后面退去,她心中更是焦急,忍不住脆声说道。“我和你们又没仇,不想和你们打,你们让开。”

    “呃?”场中众人纷纷愕然,哪想到她居然会说出这般天真的话来,他们身为带御器械,职责就是保护皇帝,和有没有仇有什么关系。

    宋青书一脸苦笑,小龙女果然还是和印象中一般呆萌。

    丁典朗声说道:“职责所在,不敢相让。”

    小龙女冷冷的道:“既不肯让,我可要得罪了!”一言甫毕,剑光闪处,突听一片声响,悠然不绝。

    令狐冲与丁典脸上均各变色。原来这一记长声乃四十余下极短促的连续打击组成。这顷刻之间,小龙女双剑已刺削点斩,一共出了四十余招,纵是琵琶高手的繁弦轮指也无如此急促。两人见眼前白茫茫一片,急忙将兵器舞得滴水不入,每一招均撞在兵刃之上,在众人听来,只不过一下兵刃碰击的长声而已。

    小龙女正是要逼得两人谨守门户,见他们如临大敌将周身要穴守得严密无比,抿嘴一笑直接跃过二人,往赵构所在的方向飞去。

    丁典和令狐冲这才知道中计,急忙追了上去,只可惜两人轻功与小龙女相差甚远,只能眼睁睁看着双方距离越拉越大。

    黄衫女轻功比二人好,可是失了先机,如今虽然不至于被小龙女越拉越远,但依然无法缩小双方的距离,只能寄希望于赵构身旁那些御前侍卫能阻挡个一时半刻。

    不过很快她就失望了,那些御前侍卫虽然都是精挑细选的高手,可是小龙女的快剑连她都有些招架不住,更何况这些普通高手?

    只听得“叮当”、“呛啷”、“啊哟”、“不好”之声此起彼落,顷刻之间,那些御前侍卫手中腰刀落了一地,每人手腕上都中了一剑。奇在小龙女所使的都是同样一招“皓腕玉镯”,众侍卫但见她剑光从眼前掠过,手腕便感剧痛,只是束手受戮,绝无招架之机。幸好小龙女心地善良,倘若她这一剑不是刺中手腕而是指向胸腹要害,如今早已尸横遍野。

    整个过程只是一瞬间,黄衫女仅仅拉近了数尺的距离,眼看着小龙女的长剑刺向赵构,她也只能望洋兴叹。8

    “皇上小心!”

    文武百官各个惊叫出声,可是连带御器械都拦不住,他们这些手无缚鸡之力的大臣又有什么办法。???

    宋青书特意往贾似道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见他身形微晃,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出手。

    “赵构若是死了……”宋青书心思如电转,开始思考他究竟是死了对自己有利还是活着对自己有利。

    忽然间他脸色一变,霍然抬头望向赵构所在的方向。

    锋利的剑尖眼看着要刺入赵构喉咙,忽然赵构前面的空气泛起一道肉眼可见的波纹,她的长剑刺到上面顿时停了下来,再也无法前进一分。

    小龙女心中一凛,左手中的剑瞬间以一记羚羊挂角的弧线往赵构刺去,可惜刺到一半,又被一道空气波纹拦了下来。

    紧接着一个全身笼罩在黑衣斗篷里的老者仿佛凭空出现,小龙女只觉得双手一股巨力传来,再也拿捏不住手中长剑,嘤咛一声被震得飞退而回。

    正好黄衫女赶了过来,手中九阴白骨爪下意识往她肩头扣了过去,一旦琵琶骨被锁住,任你武功再高也无力反抗。

    小龙女此时依然处在深深的震惊当中,根本没有注意到黄衫女的一双手已经要触及到自己的衣裳。不过其实就算注意到了也无能无力,没有双剑在手,她一身武功大打折扣,哪是黄衫女的对手。

    眼看着要制住这个白衣女子了,黄衫女只觉得眼前一闪,愕然现失去了对方的踪影。

    小龙女本来自知行刺失败难逃一死,原本已经闭上眼睛等着最后的结局,谁知道等了良久却依然没有动静,不由好奇地睁开眼睛,这才现自己正被一个男子抱在怀中。

    “快放……开我。”小龙女下意识想推开对方,不过马上看清抱着自己的人居然是宋青书,不知道想到什么玉脸一红,手放在他胸膛上却没有推下去。

    这时场中众人纷纷看清状况,见救走刺客的人是宋青书,黄衫女又惊又急:“你干什么呢,她是刺客呀!”

    她急得差点直跺脚,平时里你贪花好色一点倒也罢了,可这关键时刻是能乱来的么?那个白衣女子虽然清丽脱俗,可她是刺杀皇帝的刺客,这是诛九族的大罪。你武功的确很高,可再高高得过我师父么,刚才这白衣女子那么厉害,依然不是我师父一合之敌,更何况皇宫中高手如云、侍卫成千上万,这么多人将你们团团围住,你就是插翅也难飞。

    不远处的阿珂缩在袖子里的双手十指紧扣,指关节都用力得有些白,她见到宋青书居然跑出来救那女刺客,一看两人对视的神情,就知道他们关系非同一般,心中又是妒忌又是恼怒,可她终究不愿意看到宋青书真被诛杀当场,也急忙开口道:“宋……宋公子,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她原本想着只要宋青书承认认错人了,再加上他身份特殊,一群人帮忙说话,今天的风波可以悄然平息。

    谁知道宋青书摇了摇头,看着怀中道:“我又怎么可能认错自己的救命恩人呢。”

    的是上次扬州中金波旬花之毒,自己救他之事。想到当时自己以嘴替他喂药,小龙女心中便升起一丝羞意,急忙推了推他:“你快放我下来,这样……这样成何体统。”

    宋青书也清楚如今深陷重围,还有黄裳这样的级高手在一旁虎视眈眈,若是继续这样横抱着她,今天恐怕真的要饮恨于此了。

    将怀中佳人轻轻放到地上,宋青书温柔地说道:“等会儿你就紧靠在我身边。”

    小龙女嗯了一声,原本她这次进宫行刺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信念,已经萌生了死意,可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会碰到宋青书,待看到他过后,小龙女忽然现自己又不想这么快死了。

    万俟卨终于反应过来,这番变故让他差点忍不住仰天大笑三声,急忙下令道:“宋青书,原来你是刺客的同党,来人啊,将这两个逆贼格杀勿论!”

    “是!”

    刚才这会儿功夫,皇宫的守卫力量已经彻底反应过来,无数的侍卫瞬间涌了出来往场中两人杀了过去。

    “你帮我找两把剑,我和你一起迎敌吧。”道,她清楚这么多侍卫,若是宋青书还要照顾自己,肯定会顾此失彼的。

    “两把剑又哪里足够。”宋青书将她护在身后,然后缓缓扬起双手,周围侍卫的佩剑、腰刀之类的忽然间嗡嗡作响,这番变故让正在冲锋的一群人惊疑不定,纷纷停下了脚步。

    宋青书微微一笑,手猛地往上一抬,那些嗡嗡作响的佩剑、腰刀仿佛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牵引,纷纷脱鞘而出。

    漫天的刀剑形成一条钢铁洪流,最终浮在以宋青书为圆心方圆一丈的半空之中,寒光闪闪的刀锋一致对外,迅在周围旋转形成一道道生命的禁区。

    嘶~

    眼见如此奇景,那群冲上来的侍卫倒吸一口凉气,慌忙停下脚步,甚至还不约而同往后面退去,一脸骇然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宋青书随手一摘,从半空中取下两柄剑递到了小龙女手中:“这是你刚才掉落的两把剑,我替你捡回来了。”

    “谢谢姐……夫。”以前喊他姐夫已经喊习惯了,可不知道为什么,如今喊他姐夫小龙女却现有些喊不出口。

    接过剑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宋青书的手,感受到他手上炙热的温度,小龙女不禁想到古墓之中就是这双手作恶遍了自己全身,这世上有这样的姐夫和小姨子么……

    小龙女心神一荡,只觉得喉头一甜,嘴角忍不住溢出了一丝鲜血。

    宋青书替她擦拭掉嘴角的血渍,皱眉道:“玉女.心经要求摈弃七情六欲,实在是逆天而行,等过了这次难关,我重新教你一门武功。”

    “不……”小龙女下意识拒绝,因为玉女.心经属于她和杨过的回忆,不过一想到杨过,她脑海中不禁浮现出古墓中见到他和另一个女子的画面,哇的一声,又吐出了一口鲜血。

    宋青书一阵无语,小龙女还真是……不知道怎么说她,刚还口口声声要和自己并肩作战,结果平白无故站在这里就把自己搞出了内伤。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