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286章 怦然心动

    望着天上踏月而来的男人,小龙女忽然发现自己心跳得好厉害,仿佛耳边都能清楚地听到砰砰的响声。 (  .    .   )

    “我这是怎么了?”小龙女捂着心房,眼神之中闪过一丝复杂的神采。

    一旁的黄衫女同样看得妙目放光,不过旋即一想到他这次是前来求亲的,马上就会成为自己的妹夫,她便神情一黯。

    “宋大哥~啊~”冷宫那边的李沅芷则雀跃得像个孩子一般,各种激动地尖叫,就差两眼直冒红心了。

    看着身边雀跃的少女,陈圆圆不禁想到自己年少时光,当年围绕在身边的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便是满脸横肉的将军,要是当时碰到他,自己会不会也效仿红拂夜奔?

    望着半空中那个谪仙一般的男人,陈圆圆一时间不由痴了。

    与母亲略有不同的是,阿珂此时抿着两片薄唇,神情一会儿高兴一会儿恼怒,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些什么。

    忽然心中咯噔一下,担心神情落入赵构眼中引起什么不必要的麻烦,阿珂下意识回过头去,却愕然发现赵构根本没看自己,而是一脸阴云密布,仿佛阴沉得要滴出水来。

    也难怪赵构此时脸色难看,因为他之前下令让手下的士兵安静没一个人听他的,结果宋青书轻描淡写几句话,这些士兵瞬间安静下来。

    自家的兵却听别人的命令,任何一个皇帝都有理由发怒。

    可是赵构此时却不敢表现出来,刚刚宋青书这一手实在太震撼了,连他心中也产生了动摇,难道这人真的是天上的神仙么?

    宋青书回到地面后,伸手扶住了小龙女,关切地问道:“你的伤没事吧?”

    小龙女玉脸微红,发现自己心跳似乎又加快了几分,柔声答道:“我没事。”

    见他下来第一件事是对小龙女嘘寒问暖,黄衫女不禁神色一黯,不过她素来也是性子高傲冷淡之人,很快便恢复过来。

    “杨姑娘,幸好刚才有你在旁边照顾,谢谢你。”宋青书忽然回过头来看着她,刚才他虽然在半空中,可是也隐约能看见万俟卨似乎准备对小龙女下手,幸好黄衫女挡住了他们。

    听到他的道谢,黄衫女脸色忽然亮了几分,嘴角微微上扬:“既然答应了你,自然要信守诺言,更何况龙姑娘还有可能是岳将军的女儿,于公于私我都会保护她。”

    宋青书点点头,这才牵着小龙女的手走到场中,望着赵构朗声说道:“皇上,如今上苍已经为岳将军哭泣,证明当年岳将军一案的确充满冤情,还望皇上下旨重审当年一案。”

    “请皇上下旨重审当年一案!”如今宋青书威望空气高涨,更何况不少人早已想替岳飞鸣不平,趁势纷纷跪下来请求道。

    赵构面皮抽了抽,尽管他一万个不愿意重提当年的事情,可刚才有约在先,更何况如今群情激奋,他担心食言会对自己威信产生毁灭性打击,只好冷哼一声:“传令三司会审,重审岳飞一案。”

    “吾皇万岁万岁~”

    听着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赵构心中一沉,若有所思地瞟了远处万俟卨一眼,心中寻思是否该弃车保帅了?

    “皇上,就算要重审当年一案,可这女子行刺皇上是铁一般的事实,别说还不确定她是岳飞的女儿,就算是也难逃一死,微臣恳请皇上将这女刺客打入天牢,严加审问。”张俊见万俟卨早已脸色惨白,整个人失魂落魄,不得不自己站了出来。

    赵构略微一迟疑,还没来得及开口,只听得宋青书说道:“当年岳将军被奸人所害,若是关入天牢难保那些奸人再次做出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龙姑娘暂且有宋某代为看管。”

    “你说谁是奸人?”张俊怒道。

    宋青书看都没看他一眼,淡淡答道:“谁气急败坏谁就是奸人。”

    “你!”张俊一张老脸涨的通红,只好对赵构说道,“皇上,本朝自立国以来,岂有将刺客交给他人看管的道理,还请皇上圣裁。”

    宋青书将小龙女护在身后,朗声说道:“不管你们什么规矩,我是不会将龙姑娘交给你们的。”

    看着眼前男人宽阔的背影,小龙女只觉得前所未有的踏实,一双美眸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他。

    韩侂胄急忙出来打圆场:“皇上,宋公子所言不无道理,若这位姑娘真是岳将军的女儿,那么她就是岳将军在这世上唯一的骨血,若是真出了什么问题,恐怕很难对天下百姓交代啊。”

    他语音刚落,同一个派系的官员纷纷附和,个个引经据典,可谓是口若悬河,万俟卨张俊一系的官员也不甘示弱,纷纷反驳,一时间吵得脸红脖子粗。

    “够了!”赵构重重地哼了一声,现场瞬间安静下来,“这位姑娘暂时就交由宋公子看护,等候案件查得水落石出,这期间她不准离开京城,若是不见了踪影,到时候看管人同罪,宋公子可愿意?”

    他这时候依然还处于刚才宋青书升天求雨的震撼之中,心中也非常忌惮对方,就算宋青书不是神仙,就凭这身鬼神一般神奇的轻功,整个皇宫中的人也留不住他,再加上他与各国交好的复杂背景……

    赵构想来想去,觉得没必要在这件小事上惹下这么一个大敌,便顺水推舟地同意了。

    宋青书仿佛早有所料一般,一点意外之色也没有:“多谢皇上!”

    阿珂忍不住翘起了小嘴,心想为了这个女人,你付出这么多值得么?

    赵构显然心情不怎么样,继续冷漠地说道:“之前约定的公主之事……等岳飞一案水落石出再说吧。”说完不顾万俟卨张俊的哀求,直接转身离去。

    阿珂无奈也只能跟着离去,依依不舍地回头望着宋青书,一双眼睛灵动无比,显然在暗示他不要忘了两人之间的约定。

    宋青书苦笑一声,想必她的要求自己是没可能完成了,下意识抬头看了看黄裳,发现对方也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

    “小子,我知道那晚身闯禁宫的就是你。”耳边传来黄裳传音入密的声音,宋青书心中一惊,再抬头望去,发现黄裳跟着赵构已经越走越远,仿佛从没说过话一般。

    宋青书苦笑不已,尽管之前自己没有露出过真容,可是绝世的轻功却怎么也瞒不住,以黄裳的眼力自然知道这世上有一个人有这样的轻功就非常罕见了,同时两个人有这样神奇的轻功,哪有那么凑巧的事情?

    知道有可能暴露,宋青书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准备,反正黄裳也没有证据,到时候大不了来个死不认账,可他没想到对方居然一点拆穿他的意思都没有,这就让他十分疑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