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10章 不作不死

    陈友谅并不以武功见长,另外那几个九袋长老武功虽然不错,卫若兰平日里也许还会忌惮三分,可他刚刚“吸收了”宋青书一身功力,正处于信心爆棚的阶段,觉得天下英雄,无人是他三合之敌,是以不耐烦和陈友谅打嘴仗,而是以己之长攻敌之短。

    看到他扑过来,陈友谅慌忙间往后退去,心中却是大喜,叫道:“这些人果然居心叵测,大家给我拿下。”

    原本之前还在观望的那些人瞬间倒向了陈友谅这边,一个个怒喝着冲了过来,不过卫若兰蓄势一击何等厉害,凌波微步一闪那些人纷纷扑了个空,只觉得眼前一花,敌人已经出现在了陈友谅面前。

    不过陈友谅旁边几个九袋长老已经反应过来,纷纷怒吼一声将他拦了下来。

    几乎是瞬间的功夫,双方已经对了十数掌,只见掌棒龙头惨叫一声,身子犹如断了线的风筝跌到一旁,不知是生是死,但已经失去了战斗力无疑。

    执法长老、掌钵龙头嘴角带血,纷纷后退数步,显然这瞬间的交手已经将二人打闭了气,卫若兰试图乘胜追击彻底制服对方,谁知道传功长老面色通红,却寸步不让,硬碰硬和他对了三掌,每对一掌,鲜血便从口中溢出来,对了三掌,传功长老连喷了三口鲜血,不过却成功将卫若兰挡了下来。

    “降龙十八掌,果然名不虚传。”卫若兰此时也不好受,短时间内击败四名高手,他此时气血也翻腾得厉害。

    宋青书冷眼旁观,看得出这几个九袋长老与屠狮大会之前那几个长老功力相差无几,不得不佩服丐帮底蕴深厚,这么快又找了几个合格的替补。

    要知道当年的传功长老可是和玄冥二老之一硬碰硬的存在,当时双方功力相当,只是因为玄冥神掌的阴寒属性才让传功长老吃了大亏。

    执法长老修为稍逊,掌钵龙头、掌棒龙头修为再逊,不过都算得上江湖中一流的高手。

    当年赵敏带着玄冥二老来丐帮捣乱,传功长老和掌棒龙头联手对付鹤笔翁,执法长老和掌钵龙头双战鹿杖客,可谓是旗鼓相当。

    宋青书和玄冥二老交过手,知道这两人是真正顶尖高手的试金石,放眼整个江湖,也没多少人胜得过他们师兄弟联手,而丐帮这四个长老能与他们评分秋色,可见武功之高。

    卫若兰略微一调息便理顺了气,急忙上前便要取传功长老的性命,可惜执法长老、掌钵龙头这会儿功夫已经缓了过来,双双联手将其拦了下来。

    数招过后,传功长老也调息过来,红着脸也加入了战圈,卫若兰眉头一皱,数次使出杀招,可是刚刚几位长老就是吃了暗亏,折了一个掌棒龙头,这会儿都有了防备,哪有那么容易中招。

    三位长老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知道如今凭借主场之利,己方人多势众,相持下去只会越来越有利。

    他们几个高手战成一团,因为武功差距太大,其余丐帮弟子想帮忙也没法插手,只好把注意力转向了一旁的史湘云。

    见他们冲过来,史湘云脸色一变,急忙往后退走,试图靠着墙壁避免四面受敌,可惜如今大殿中全是丐帮弟子,想要退到墙边谈何容易。

    很快双方战成一团,史湘云情知不敌,只能凭借轻身功夫四处躲闪来拖延时间,期待着情郎早一点解决掉那几个老头回来救他。

    看着大殿中乱成一团,宋青书哑然失笑,看来自己这张脸果然人畜无害啊,居然没人冲自己来,全都往史湘云那边扑过去。

    “难道是看着我已经被绑起来了?”宋青书正胡思乱想之际,忽然一个丐帮弟子举着刀便往他冲了过来。

    宋青书眼神一亮,那名弟子看到他漆黑如墨的眼神,不禁怔了怔,接着便改变方向往史湘云冲过去。

    “F1ag不能乱立啊。”宋青书哭笑不得。

    经过这会儿功夫,史湘云哎呀一声,腿弯被一根竹棍扫中,整个人跌落在地上,再想爬起来,脖子间已经被架上了无数兵刃。

    听到未婚妻的呼声,卫若兰心中一惊,下意识往那边一看,现她已经被擒住,心中更是慌乱。

    长吸一口气,他一张俊脸涨的通红,显然已经运起十二分功力准备出绝招制服这几个长老,只要将他们控制住,史湘云就不会有什么危险。

    感受到对方忽然暴增的气势,几个长老纷纷惊骇欲绝,他们甚至能察觉到对方体内汹涌澎湃的功力,他们三人合起来也未必比得上。

    见三个长老惊惧的表情,卫若兰狞笑一声,正要趁势追击,忽然脸色一变,原来这一瞬间他体内的磅礴的真气忽然消失得无隐无踪。

    三个长老原本准备闭目等死,哪料到会突然出现这样的转机,他们毕竟活了几十年,都是从底层一步步爬起来的,经验何等丰富,几人瞬间出手,纷纷打在了卫若兰身上。

    “哇!”

    卫若兰狂吐一口鲜血,神情委顿地趴在地上,髻早已被打落,一张俊脸血色褪尽,挣扎了几次都没有爬起来,一脸不可思议之色,嘴里喃喃地念叨着:“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远处的宋青书微微一笑,正所谓自作孽不可活,谁让你贪心非要吸我的内力呢,我的功力又岂是那么好吸的?

    他这段时间冷眼旁观,看出卫若兰不愧是文武双状元,果然是一个惊采绝艳之士,将逍遥派的武功练得纯熟无比,若是正儿八经和丐帮这四个长老打,花个一百来招,也能胜过他们。

    可他偏偏作死要吸取自己内力,被那磅礴的真气假象所迷惑,自以为此时功力已经远胜对方,每次攻击都是硬碰硬,试图在最短的时间解决对方,终于导致了真气反噬。

    “卫哥哥~”史湘云前一刻还见情郎大占上风,正在暗暗高兴,结果下一刻便是他吐血倒地的画面,整个人又是惊慌又是担心,忍不住叫了出来。

    “哈哈哈~”一阵长笑,陈友谅重新走了出来,“来人呐,将这两个企图谋夺本帮帮主之位的狂徒给砍了!”

    “你不能杀我们!”见情郎一直没反应,不知道是生是死,史湘云这一瞬间又是惶恐又是后悔。

    “哦,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不能杀你们?”陈友谅冷笑不已。

    史湘云咬了咬嘴唇,挺起胸脯骄傲地说道:“因为当朝侍御史史弥远是我爹,帝师史浩是我爷爷!”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