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18章 与魔鬼的交易

    肌肤感受到空气中的寒意,史湘云身子微微一颤,其实刚才刚脱她就有些后悔了,毕竟这样的牺牲实在有些大,不过心中的懊悔很快便被营救恋人那种牺牲的伟大感给代替,她的眼神很快又坚定起来。

    宋青书淡淡地看着眼前的一切,没有阻止,也没有不安:“你这是要干什么?”

    没料到对方居然是这样不咸不淡的反应,原本以为对方会很君子的替自己披上衣服,甚至他充满地扑过来都不会出乎她意料,可如今这反应算怎么回事?

    第一次将身体展现在男人面前,史湘云一张俏脸早已红得快渗出水来,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我知道以你如今的身份地位一般的东西也看不上,想来想去只能用我最珍贵的东西当作筹码。”

    “筹码?”宋青书轻笑一声,“这东西对你来说的确很珍贵,可是对我来说未必就珍贵到哪里去了,我身边从来不缺女人,而且比你美貌的大有人在。你倒是说说,我为什么要接受这样的筹码?”

    听到他的话,史湘云简直是羞愤欲绝,在她想来,自己堂堂的千金大小姐做出了这样的牺牲,男人不应该心急火燎地扑上来才对么?那样自己就能顺势和其讨价还价,救得情郎的性命。接着只要利用得当,说不定还有可能保住清白……

    可是剧情完全没有往她计划的那样发展,让她忽然间有些不知所措。

    感受到她眼神中的茫然,宋青书暗暗摇头,毕竟是从小被精心呵护的温室里花朵,哪里见识过这世界的丑陋与黑暗。

    “之前卫哥哥伤害了你,如今有机会将一腔怒火发泄到他的未婚妻身上,我认为没有哪个男人能拒绝这样报复的畅快感。”经过最初的手足无措,史湘云逐渐镇定下来,她毕竟是朝廷大员的女儿,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高层间那些杀人不见血的手段她见得虽然不多,可并不意味着她一点都不知道。

    宋青书眉毛一扬,起身走到了她面前,手指滑过她光洁细腻的下巴:“不得不说你有些让我刮目相看,原本以为你只是个娇蛮的千金大小姐,没想到你居然还有几分智慧。”

    肌肤被他触碰,史湘云又是厌恶又是羞涩,将脸转到一边:“除非你答应救卫哥哥,不然不许碰我!”

    说完她便捡起衣服重新披在身上,双手紧紧抱在胸前,一副戒备重重的姿态。

    宋青书轻笑一声,倒也没有再做什么刺激她的举动,重新坐回椅子上,眼光肆无忌惮地审视着她:“我忽然有些好奇,你这样做是为了救你的未婚夫,可你未婚夫愿意看到你这样救他么?”

    史湘云脸色一白:“人活着总比死了好。”

    “你牺牲这么大将他救回来,你认为事后你们还能像之前那样么?也许卫若兰一开始处于感激和内疚,依旧选择和你在一起,可是这件事会成为横亘在你们中间的一根刺,迟早有一天他会忍受不了的,毕竟这样的事情全天下没有几个男人能忍受。”宋青书继续瓦解着她的心防。

    “这件事不让他知道不就好了。”史湘云语气平淡无比,仿佛在述说着一件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情。

    “果然不愧是史弥远的女儿,这份决断实在让人佩服,”宋青书旋即话锋一转,“不过你之前说过,唯一让我接受你筹码的理由就是为了向卫若兰复仇,可如果他不知道这件事,我复仇起来又哪里来的畅快感?”

    史湘云一怔,继而一条红线肉眼可见从她的脖子上升到了脸上,又羞又怒地说道:“你怎么这么无耻!”

    她毕竟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之前虽然说过类似的话,可主要是为了找一个说服对方的理由而已,哪知道对方真是这般想的。

    “这是你自己提出来的,怎么反倒成了我无耻了。”宋青书冷笑道。

    史湘云哼了一声,别过脸去不再看他。

    宋青书笑了笑:“不得不说,你的条件成功地引起了我的兴趣,我可以考虑一下帮你救卫若兰。”

    “真的?”史湘云此刻心情无比复杂,想到自己珍藏了十几年的东西今天就要失去了,可这又是她自己提出来的。

    “当然是真的。”宋青书表情似笑非笑,“不过我还要加个条件。”

    “什么条件?”史湘云警惕地望着他。

    宋青书答道:“之前我登门拜访,你说我答应陪你来丐帮,你就帮忙说服你爹发动台谏,如今我已经陪你来到丐帮了,就该你履行诺言了。”

    史湘云一听,心中懊恼无比,怎么忘了这茬,早知道利用这点就不必拿自己的清白作为筹码了。

    “好,你帮我救卫哥哥,我帮你说动我爹。”史湘云一边说着一边观察着对面男人的反应。

    宋青书嗤笑一声:“史大小姐,你还真是天真,都和你说了那个条件只是添头,你反而想代替成之前商量好的筹码?”

    “为什么不行!”史湘云鼓起勇气说道,“我有求于你,你同样也有求于我,正好可以互相抵消。”

    宋青书摇了摇头:“首先,发动台谏并非非要找你爹,如今我有丐帮相助,声势弄大迫于舆论压力,自然会有人对万俟卨发动弹劾;其次,卫若兰本身学的就是阴柔真气,重伤的情况下中了幻阴指,幻阴指的寒气已经深入他骨髓,放眼天下也只有我有本事救好他,所以你必须求我。”

    “最后……”宋青书拉长了音调,看得史湘云七上八下方才接着说道,“你不仅求我救卫若兰,同时还求我将双方的交易瞒着他,这是两件事,你当然要付两件事的报酬。”

    “你就是个魔鬼!”史湘云指着他气得浑身发抖。

    “不,你们才是魔鬼,”宋青书淡淡地答道,“再怎么说我之前也救过你,结果你不仅不感激,反倒恩将仇报设计害我;卫若兰那厮更是一来就给我种下阴毒无比的生死符,接着还想吸走我辛辛苦苦练出来的功力;这次换了不是我而是另外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无法脱险,下场凄惨无比。史大小姐摸着良心说,到底谁是魔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