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19章 没得选择

    史湘云紧咬着嘴唇不发一言,她其实也清楚是自己一方理亏,尽管她一开始只是想着俘虏宋青书将其交给丐帮换取帮主之位即可,至于卫若兰给他种生死符,用北冥神功吸取他的内力完全是出乎她意料。

    不过她虽然不怎么赞同这种做法,但同样也没有制止卫若兰的行为,所以归根结底她同样是帮凶。

    史湘云平日里虽然表面上刁蛮,却与郭芙那种从来不觉得自己有错的刁蛮截然不同,她只是行为大大咧咧,再加上从小娇生惯养,因此脾气蛮横了点,不过她骨子里至少分得清孰是孰非。

    宋青书伸出手指轻轻在她衣襟上拂过,手指背感受着她细腻的肌肤:“不过你这个魔鬼自少还是个动人的魔鬼。”

    史湘云霞飞双颊,身体不由自主轻颤着,强忍着心中的羞意与愤怒说道:“你快去救卫哥哥,他如今的状况随时都可能断气。”她可不想自己做出这么大牺牲,结果情郎却没支持住等到救援。

    “他有北冥神功护体,没这么快断气的。”宋青书手指继续下移。

    “不行!”看到对方毫不在意的模样,史湘云甚至怀疑他巴不得卫若兰一命呜呼,“你不先救人,我是不会让你碰的。”

    “也罢,就让我们去看一下你那位情郎好了。”宋青书收回了手指,嘴角挂着一丝莫名的笑意。

    “等……等,”看到对方诧异的目光,史湘云脸色微红,“我先整理一下衣服。”原来刚才宽衣解带,如今衣衫不整,云鬓散乱,不想自己如今的样子被丐帮中人看到,更不想以如今的模样出现在情郎面前。

    良久过后她才红着脸跟在宋青书身后出了门,因为陈友谅吩咐了下去,这段时间将宋青书以上宾之礼接待,因此一路上那些丐帮弟子并没有为难二人纷纷放行。

    来到关押犯人的房间,发现卫若兰正犹如一条死狗一般躺在一张草席上,脸颊早已不复之前的英俊,又青又紫显得狰狞无比,他身下的那张草席上甚至隐隐结了一层薄霜,可以看出幻阴指的寒冰劲力何等了得。

    “卫哥哥~”史湘云一声惊呼,急忙扑了过去,可惜卫若兰对她的到来没有丝毫的反应,她只好求助似地望向宋青书。

    看着她眼泪汪汪的模样,宋青书感慨了一下:“你这人倒也不是全无优点,至少对情郎也算有情有义。”

    史湘云咬了咬红唇,显然没兴趣和他在这个问题上面扯下去:“你快点救他,再晚就来不及了。”

    宋青书从怀中取出一颗药丸塞到了卫若兰嘴里,手一托他的下巴,感觉到他将药丸吞了进去,这才点头道:“好了。”

    “这样就好了?”史湘云吃惊地问道,她虽然算不上顶尖高手,但眼力却是一等一的,知道卫若兰此时的状态连身为帝师的爷爷也束手无策,怎么可能只吃一颗药丸就好了。

    “当然没这么快好,”宋青书笑了笑,“此药只是暂时保住他心脉一个时辰。”

    “这是什么药?”史湘云皱眉问道。

    “豹胎易筋丸。”宋青书答道,“此药乃数十位大补大燥之药精炼而成,正好可以化解他体内的寒气,当然幻阴指如此霸道,区区一颗豹胎易筋丸也只能保住他一个时辰的性命。”

    宋青书倒是没有骗人,豹胎易筋丸虽然是毒药,但在毒发之前确实是大补之药,正好与阴寒真气相克,至于毒性那一方面,他当然不会傻到和史湘云直说。

    史湘云毕竟不是江湖中人,没听过神龙岛豹胎易筋丸的大名,一脸狐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对方说得有鼻子有眼,再加上从他眼中看不出什么,史湘云下意识信了。

    “你只能保住他一个时辰的性命?”史湘云忽然想到什么,惊呼出声。

    “当然不是,”宋青书似笑非笑地打量着她,“这颗药只是为了避免他支撑不住一命呜呼,至于这一个时辰么,虽然有些短暂,但勉勉强强也够我收取酬劳了。”

    “你!”史湘云脸色一变,下意识后退数步,“不行,绝对不行!”

    “为什么不行?”宋青书嘴角微微上扬。

    “你都还没救他,我怎么可能让你……”史湘云心跳加快了数倍,要是他事后不认账,自己岂不是被他白玩了?

    “是怕我事后不认账?”宋青书仿佛有读心术一般,静静地望着史湘云。

    史湘云眼神一阵慌乱,不过很快又挺直了胸脯:“当然了!你要是事后不救卫哥哥,我对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其实她心中依然打着等宋青书救了卫若兰后看是否有机会赖账的主意,若是先那啥,她不仅如意算盘落空,还会承受极大的风险。

    “我还需要你帮忙说服你爹呢,又岂会不认账?”宋青书语气中多了一丝嘲讽之意。

    “反正就是不行!”史湘云咬着红唇,初见规模的胸脯不停起伏着,勾勒出几分女人的风情。

    “事到如今你只能相信我。”宋青书冷冷地说道。

    史湘云将头扭到一边,假装没有听到他的话一般。

    宋青书懒得与她虚与委蛇,直接说道:“史大小姐,最后奉劝一句,如果我想对你做什么,以你的武功,根本没有半分反抗的机会,与其到时候鸡飞蛋打,什么也捞不着,最好还是趁我有耐心和你交易之前,直接履行自己的义务。”

    他说话的同时,气势陡然攀升,他如今不仅武功深不可测,更是自带着战场上血与火的杀气,还有当“皇帝”期间养成的威严,任意一样都不是史湘云这样一个养在深闺中的少女抵挡得住的。

    史湘云只觉得手足冰凉,那一瞬间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仿佛下一秒就要死了,幸好那种感觉来得突然消失得也迅速,她才得以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一脸骇然地望着不远处的男人。

    “过来。”宋青书坐在椅子上过后,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示意她坐过来。

    “不行,我不能听他的!”史湘云不停地告诫着自己,可不知道为什么,她身体却不由自主往那边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