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25章 究竟发生了什么?

    听到宋青书的话,卫若兰眼神微动,他自然不想死,更何况他还肩负着祖祖辈辈的使命,不过让他开口求饶这会儿却怎么也拉不下脸来,犹豫半晌,最终只好脸色难看地沉默在那里。

    宋青书不以为意,直接说道:“现在摆在你面前有两个选择,要么就选择效忠于我,从今以后你所有的一切就属于我,包括你的未婚妻。”

    听到这里,卫若兰脸皮不禁抖了抖,冷冷地说道:“不答应你是不是只有死。”

    “你很聪明,不愧是东华门外的状元,”宋青书此时赞赏的话落在卫若兰耳中只觉得格外地刺耳,“另外一个选择就是直接死亡,当然,你的未婚妻我同样会好好照顾的。”

    卫若兰怒道:“若是被世人知道你这番话,就知道你有多么卑鄙无耻!”

    宋青书笑了笑:“对付卑鄙无耻之人,自然就用卑鄙无耻的方法,好了,也别那么多废话了,做出选择吧。”

    卫若兰眼神闪烁,其实对于他来说,并不难选,只要活着就有一切的可能,可能复仇成功,可能完成祖辈的使命……至于效忠,呵呵,自己将来就不会反悔么?

    做选择不难,难的是怎么让对方相信自己的效忠,卫若兰不相信宋青书会这么好心,万一只是个陷阱让自己跳,到时候结局还是死,而且会死得更加难堪。

    “你到底看上了我哪一点?”卫若兰不愧是状元之才,很快便想到了一个办法,“我虽然自负才华,但我的才华明显不足以掩盖我对你潜在的威胁。如果我是你的话,绝不会如此不智养虎为患的。”

    “看上了你哪点?”宋青书似笑非笑地打量着他,“我要是说看上了你的未婚妻,你相不相信?”

    听到他的话,卫若兰一张俊脸瞬间涨的通红,“欺人太甚”四个字在他脑海中划过,不过担心失去最后活命的机会,这几个字到了嘴边又被他吞了回去。

    “你很聪明,知道以退为进打消我的戒心。”宋青书收起笑容,声音也变得冷淡起来,他之所以给对方一个活命的机会,当然不会是因为看上对方未婚妻这样可笑的理由,只是因为一个活着的卫若兰绝对比一个死了的更有价值,他心中已经隐隐有一个计划的雏形,其中正要用到卫若兰。

    “不过你未免太高估你自己了,你还没资格当我的对手,也没法对我造成任何威胁。”宋青书目光扫视着他,仿佛在看蝼蚁一般。

    被他目光一扫,卫若兰只觉得眼前仿佛有一种泰山压顶的感觉,连呼吸都十分困难,直到对方移开目光,他方才得以大口喘着粗气,浑身早已被冷汗湿透,仿佛刚从水里面爬出来一样。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对方的强大完全是他无法企及的高度,他就算再练一辈子都没法追上对方。

    “我虽然打不过你,但久闻金蛇王红颜知己遍江湖,我想对付她们却要轻松得多。”卫若兰硬着头皮说道,他也不想如此作死,可是他此时脑海中全是对方那犹如神明般高高在上的眼神,他清楚自己如今心理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若不能找到一个支持自己信念的理由,自己将永远活在他的阴影之下,再也生不起丝毫反抗心理。

    他可以为了家族的使命选择卑微地活下去,可一旦被对方弄得丧失了勇气与信念,那他这一辈子绝对没有可能完成那个使命。

    宋青书淡淡地说道:“你是个聪明人,聪明人懂得权衡利弊,你知道这样做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所以除非你有信心能胜过我,不然你绝不会也不敢对她们下手。”

    他刚才一瞬间运起十成功力对卫若兰施展了移魂大.法,是以卫若兰才会有那么大的反应。不过移魂大.法虽然神奇,可是对于卫若兰这种级别的高手,效果却要大打折扣。

    对付普通人,以宋青书如今的修为甚至能通过移魂大.法将其变成唯命是从的奴隶。可随着目标武功越来越高或者心志极为强大,就没法达到这种效果,顶多只能短暂迷惑目标的心神。

    对付这类高手,只能通过移魂大.法给他留下心灵印记,潜移默化地影响他的行为与思维方式,类似于后世那些心理暗示。

    宋青书给卫若兰留下的心灵印记便是营造一种自己远比他强大,他完全没法反抗,只能选择臣服。

    当然以卫若兰的修为和心志,这种印记并非一次就能成功,所以需要宋青书不停地摧毁他的心防不停地加深印记才行。

    听到宋青书的话,卫若兰脸色阴晴变化,尽管不愿意承认,可是对方将他的心理摸得清清楚楚,那种毫不设防的感觉让他不寒而栗。

    正在这时,门忽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个倩影踉踉跄跄地走了进来,不是史湘云又是谁?原来这会儿功夫她终于缓过劲来,担心情郎的伤情,挣扎着从床上爬起来,拖着虚弱的身子过来看看情况,丐帮的弟子不知道是得到了指示还是什么,并没有拦她。

    看到情郎一脸惨白,身上要害被宋青书制住,仿佛对方动动手指便能取了他的性命,史湘云顿时惊呼起来:“你们这是在干什么?”

    宋青书微微一笑:“这还不明显么,我正要取他的性命,就看他自己选择如何了。”

    史湘云顿时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一道血线冲到头顶:“可是你答应我要救他的!”自己付出了那么大的牺牲,对方居然来个吃干抹净不认账尽管没有真吃,可是那种尺度和真的失去清白也没有太大的区别,想到之前那些羞人的画面,她便又羞又怒,浑身都不由自主颤抖起来。

    “我是答应了帮你救他,我也履行了我的承诺,不然他这会儿功夫早就寒毒攻心死了。”宋青书淡淡地答道。

    “那你为什么又要取他的性命!”史湘云脑海中甚至在想,是不是宋青书和她玩什么文字游戏摆了她一道。

    “这你应该问问你这位意中人了。”宋青书冷笑道。

    “?”史湘云疑惑地看向了卫若兰,谁知道对方却抿着嘴将头转到了一边。

    “看来他也知道不好意思,”宋青书一脸嘲弄,“你这位好情郎刚才趁我替他疗伤的时候,居然恩将仇报又施展北冥神功试图吸取我的内力,一而再再而三,你说我能放过他么?”

    史湘云知道这件事差点没晕过去,狠狠地瞪了情郎一眼,又是气恼又是失望:“卫哥哥,你怎么做出如此不智的事情啊!”她还有一些话没法说出口,自己为了救他甚至牺牲了清白,结果他不智的行为让她一切的牺牲都没有半点意义。

    卫若兰原本就为了未婚妻和宋青书之间的交易耿耿于怀,如今听到她语气中的指责之意,整个人瞬间就炸了:“我要怎样不用你管,你自己做了那样见不得人的事,还有脸来指责我?”

    听到他提起这件事,史湘云脸上血色瞬间褪尽,不禁转头怒视着宋青书,因为对方明明答应过她不将这件事告诉卫若兰的!

    宋青书咳嗽一声,对卫若兰说道:“呃,刚才我说的那些不过是骗你的,我和史大小姐之间没有生什么,要是不信的话你自己问她。”

    史湘云忙不迭地点头:“卫哥哥,我们真的什么也没做……”原本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想着自己的确没有失.身,所以显得理直气壮,可是说到后来不禁想到刚才生的种种,那些画面与失去清白也没什么差别,不知不觉间就弱了气势。

    卫若兰转过头来打量自己的未婚妻,只见他云鬓散乱,平日里白皙的肌肤如今却是潮红一片,再想到她刚才进门时步履蹒跚的模样,并不知道她是被欢喜真气折腾得精疲力竭,还当她是碧瓜新破,如今走路不便,他的脑海中不停出现无数让他要爆炸的画面。

    “你当我是三岁小孩么,我会信这种鬼话。”尽管知道对方是为了救自己,不该责备于她,可卫若兰毕竟是个男人,男人对这种事最为忌讳,因此语气中难免有厌恶嫌弃之感。

    史湘云脸色微白,她素来是心高气傲的千金大小姐,这次为了救他牺牲这么大,还低声下气对他解释,但谁知道对方不仅不领情,还一点都不相信她,让她心寒无比。

    不过终究是青梅竹马的感情,史湘云深吸一口气平静下心情,最后再次解释道:“是与不是将来……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她原本是想说待将来洞房花烛之夜,他自然就明白自己依然是完璧之身,不过此时有第三人在场,女人的矜持让她没法明说;而且因为卫若兰的态度,以她素来的心气,就算没第三者在旁边,她恐怕也拉不下面子明说出口。

    说完那句话过后,史湘云直接走向宋青书,神色复杂地说道:“宋公子,你能不能高抬贵手,放他一马?”

    宋青书微微一笑:“这件事我们出去商量吧。”说完封住了卫若兰的穴道,当先往外走去,史湘云迟疑地回头看了情郎一眼,咬了咬牙,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宋青书一脸容光焕地走了回来,解开了卫若兰的穴道:“史大小姐已经替你争取了一个机会,现在就看你自己的选择了。”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