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26章 不可描述之事

    卫若兰并没有回答,反而不停望向他的身后,并没有看到那道倩影,忍不住问道:“她怎么没回来?”

    “她?”宋青书表情有些诡异,笑了笑答道,“身子不太舒服,回去睡觉了。??”

    刚刚还好好的,出去一段时间就身子不舒服,然后自己就获得一个被宽恕的机会……卫若兰不傻,很自然联想到一些东西,脸色瞬间就变了。

    仿佛猜到他心中所想,宋青书故意语气暧昧地说道:“你是个聪明人,有些事情不用我说你也能猜到,说起来我还有些佩服你。”

    “佩服我什么?”卫若兰努力克制着,方才让自己的反应变得平常些。

    “佩服你居然让堂堂的史家千金大小姐对你一往情深啊,”宋青书啧啧称奇,“她居然愿意为了你付出那么大的牺牲,这世上很多夫妻都不一定做得到这种地步。”

    听到他的夸奖,卫若兰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整个人愤怒无比,一双眼睛都变得通红。

    “你现在是在生气?”宋青书不等他回答,自顾说道,“也对,自己的未婚妻被别的男人那啥,自然是会生气的。”

    卫若兰双眼赤红,此时却说不出话来,只剩下喉咙里尽是咕噜咕噜的声音。

    “其实你现在最应该的不是愤怒,而是后悔,后悔不该利欲熏心,后悔不该和我作对,”宋青书声音转冷。

    “不该和你作对么?”卫若兰喃喃自语,忍不住想到,是啊,若是一开始没有设计害他,如今也不至于沦落到如此田地。

    宋青书漆黑的眼睛变得深邃无比,看着对方失魂落魄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缓缓说道:“就因为你的行为,导致你命悬一线,还要靠未婚妻出卖身体才能得到活命的资格,记住今天生的事,不管你将来如何如何,你在我面前都是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失败者,我是失败者……”尽管从各方面看,卫若兰都是一个心志极为坚定的人,可今天先是经过大喜大悲,又被宋青书利用史湘云各种刺激,再坚强的心也会出现裂痕,此时他脑海中不停地回荡着失败者三个字,整个人如丧考妣、失魂落魄。

    宋青书等的就是这个机会,趁机在对方心灵深处留下了不敢与自己为敌的印记。

    当然,他不是不想把卫若兰变成自己的奴隶,而是办不到,对于这样心志坚定修为又高的人,就算攻破了他的心防也不可能想给他留下什么心灵印记就给他留下什么心灵印记,只能因势利导,顺势而为。

    毕竟成为另外一个人的努力对于这样一个心气极高的青年才俊肯定没法接受,但是不敢与自己为敌,却一定程度上附和他内心的想法。

    一般来说,生夺妻之恨男人第一反应肯定是报仇,但如果仇人强大到他这辈子都无法企及的程度,那个男人会理智地放弃仇恨,甚至还会为对方摇旗呐喊。

    这种事情历史上多不胜数,比如明武宗朱厚照,当年把大臣的妻子喊道皇宫里过夜,那大臣屁都不敢放一个,北宋宋真宗的皇后刘娥,早年是四川一个银匠的妻子,后来入宫之后囿于没有根基和帮手,便把前夫也喊到了宫中担任皇帝的侍卫,结果那个银匠丝毫没有什么夺妻之恨的念头,终其一生都忠心耿耿地守卫者妻子的现任丈夫。

    为什么会产生这么违反常识的事情,无他,双方的实力差距太过巨大而已。女人对于男人来说虽然重要,却不一定是最重要的。

    看到卫若兰失魂落魄的样子,宋青书知道自己的计划已经成功,自然没兴趣再留在这里和他废话,直接离开了房间。

    而史湘云正在另一间屋里等他,看到他进来,急忙起身:“卫哥哥怎么样了?”

    “放心,他死不了。”宋青书刚才替他疗伤,虽然被对方北冥神功打断,但已经成功将他体内的寒毒驱散得七七八八,虽然还未痊愈,却已没了生命危险。

    “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离开?”听到情郎转危为安,史湘云暗暗松了一口气,急忙问道。

    “你随时都可以离开,”史湘云还没来得及高兴,宋青书接下来一句话就让她呆立当场,“不过我什么时候说过卫若兰可以离开了?”

    史湘云下意识答道:“你之前不是答应我的么?”

    “我只是答应救他,可没答应放他。”宋青书笑得像个老狐狸一般。

    “你!”史湘云马上意识到自己字陷阱。

    “等你按照约定说动令尊动台谏过后,我这边自然会把他放了。”宋青书也不想过渡刺激导致他产生什么逆反心理,紧接着说道,“其实你也不必反应这么大,我现在放了他反而是害了他。”

    史湘云果然被转移了注意:“什么意思?”

    “不是说过了么,刚才我替他疗伤的时候,他用北冥真气害我,导致治疗中断寒气倒灌入他的五脏六腑,我需要花时间才能彻底将他治愈。”宋青书如今骗人的功夫已臻化境,说话的时候一本正经,脸不红心不跳。

    “原来是这样。”史湘云知道刚才生的事,倒是不虞有他。

    “你要是不放心的话大可以继续留在这里陪他。”宋青书忽然笑道。

    “我才不要!”史湘云下意识惊呼一声。

    “卫若兰听到这话恐怕要伤心了。”宋青书似笑非笑说道。

    “我先回去了。”史湘云脸色一红,她当然不是不想陪卫若兰,而是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是回想起刚才惊心动魄的场景,怕留下来真的会和宋青书生点什么。更何况经过刚才那番折腾,她浑身被汗水弄得黏兮兮的,对于女人来说这实在是太要命了,她此时只想快点回家好好洗个澡。

    临走之际,史湘云忽然回过头来:“刚才你喊我出来,却只是静静地对坐了半个时辰,到底是什么意思?”

    宋青书微微一笑,似乎没有遮掩的意思:“当然是为了让你的未婚夫误会我们俩在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啊。”——

    和尚也知道最近更得太慢,实在是最近带娃太累了,幸好孩子他外婆马上要来拯救我了,谢天谢地~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