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30章 最珍贵的东西

    “宏大的布局?”宋青书心中一动,联想到逍遥派的神秘,越想越是惊人。

    唐赛儿继续说道:“潘阆一生收了三个徒弟,大弟子在天山缥缈峰,暗中在江湖布局,控制三十六岛七十二洞的力量。”

    宋青书和李青萝对视一眼,瞬间明白她口中的大弟子正是天山童姥。

    “二弟子则安插在中原,广收门徒,以待中原生变。”唐赛儿说着若有所思地看了旁边的李青萝一眼。

    “哼,那个负心汉。”李青萝冷哼一声,显然对那人有着极大的怨念。

    宋青书脸色古怪,他自然清楚这个二弟子就是无崖子,忍不住开口道:“他和你娘谁对不起谁,还真不一定呢。”

    以李秋水那水性杨花的性子,无崖子这些年头顶上岂止是泛绿,简直是绿成一片草原了。

    李青萝呼吸一窒,显然知道对方言下之意,忍不住说道:“谁让那个男人先变心,若非他先移情别恋,我娘又岂会变成那样?我也不至于颠沛流离,流落江湖。”

    “感情这种东西谁又说得准呢。”宋青书不知道想到什么,忍不住感叹道。

    李青萝冷笑道:“这就是你们男人的托词而已,那负心汉喜欢谁不好,偏偏喜欢……”她忽然意识到什么,忍不住望了旁边的小龙女一眼,临时将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改口说道,“偏偏喜欢一个未成年的小姑娘,真是变态、恶心……”

    “呃~”宋青书其实很想说他自己并不歧视各种控,每个人爱好不一样吧,不过看到李青萝面带寒霜,还是明智地没有将真心想法说出来,“看看你这位小表妹,大致也能推测他当年为何迷足深陷了。”

    李青萝看了看旁边清丽脱俗的小龙女,也不得不承认他所言非常有道理,当年小姨也是这般风华绝代,要是自己是男人的话,恐怕也很难抵挡她的魅力。

    小龙女被两人的眼神弄得莫名其妙,忍不住问道:“你们看我干什么?”

    “没什么。”宋青书笑了笑,总不好说你的姨父当年喜欢上了你娘吧。

    “哼,我娘论美貌论身段论气质,又哪里差了?说到底还是你们男人太可恶,喜新厌旧罢了。”李青萝这些年没少把江湖上的负心汉抓到曼陀山庄当花肥,表面上是被段正淳始乱终弃成为怨妇,实际上却是因为当年她爹娘的事情成了她解不开的心结。

    “衣不如新,人不如旧,你别把男人一杆子打死。”宋青书咳嗽两声,忍不住辩解道。

    眼见两人似乎有吵起来的架势,唐赛儿翻了个白眼,她如今可没这个闲工夫,急忙抬高声音,将两人注意力拉了回来:“潘阆的三弟子则安排到了西北,帮助党项人独立建国,成为宋国的心腹之患。”

    宋青书意外地看了李青萝一眼,心想你娘还真是个厉害角色,不仅武功高强手段高明,居然还帮党项人立了国,难怪后面与无崖子分道扬镳之后,一个已婚妇人还能成为西夏皇妃。

    “最后,潘阆还布置了一个秘密任务交给自己的儿子,据传言他潜入了中原一个武林大派,只可惜那之后音信全无,没人知道他的儿子的下落。”唐赛儿秀眉微蹙,显然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他,“潘阆这几手安排,几大弟子分立天南地北,隐隐对宋国形成夹击之势,没过多久他便去世了,他去世时嘱托几大弟子,一旦中原出现时机,既然联合起来将以雷霆之势推翻宋朝,光复大周。”

    “可是他老人家万万没想到,”唐赛儿忍不住狠狠地瞪了李青萝一眼,“他死后没多久,那几个得意弟子居然争风吃醋,结成了死仇!”

    宋青书在她说到一半的时候就猜到了后面的结局,尽管最终失败了,但是潘阆的布局却让他惊艳无比,真是个天纵奇才啊。只可惜所托非人,要不然这几十年来宋朝这么多次作死,可谓出现了无数次机会,那几个弟子居然一个都没有抓住。

    有时候不得不感叹命运的弄人,想当初潘阆和卢多逊何等精才绝艳,可惜正逢宋朝蒸蒸日上的时期,又碰上了赵光义、赵普这对同样厉害的老狐狸。好不容易等宋朝气运开始衰败了,他们的传人却一点都不争气,眼睁睁浪费了各种大好机会,若是两人泉下有知,还不得被气死才怪。

    李青萝冷哼一声,毕竟她娘就是三个弟子之一,岔开话题道:“我身为正儿八经的逍遥派弟子都不知道这层渊源,你又为何知道得这么清楚?”

    宋青书也好奇地望向了唐赛儿,一开始他也以为对方是天山童姥的手下,可既然李青萝身为李秋水的亲生女儿都不清楚这些事情,想必天山童姥那边的人也未必清楚。

    唐赛儿顿了顿,神色复杂地看着两人:“我可以信任你们么?”

    宋青书奇道:“什么意思?”

    “我们的身份干系太大,若是你们将我今天说的话泄露出去,我和卫若兰恐怕会万劫不复。”唐赛儿道。

    宋青书并没有对她许诺什么,只是淡淡地说道:“事到如今你别无选择了。”

    “也对,”唐赛儿自嘲一笑,“你们俩一个白莲教圣母,一个割据一方的军阀,想必也不会把我出卖给宋廷。”

    这样说仿佛是为了给自己以足够的信心,唐赛儿深吸一口气,终于下定了决心:“刚才不是提到了当年有两个皇子么,潘阆的事情你们已经知道了,那我再讲讲卢多逊的吧。”

    “卢多逊当年被发配到涯州过后,将所有心思放在了教导子女身上,传授他们武功、韬略……毕竟出身皇族,当年大周统一天下之势已成,内宫收集了很多武功秘籍,陈桥驿兵变之后,一些忠于柴氏的部下悄悄将皇宫中收藏的武林秘籍、兵书之类的偷了出来,这就是潘阆和卢多逊的武功来源。”

    “潘阆创立了逍遥派,卢多逊则将武功传给了后代子孙,为了避免赵宋的迫害,他的子孙不敢恢复柴姓,甚至连卢姓都不敢保留了,纷纷改名换姓,所有子女改为姓符,这是当年睿武皇帝符皇后的姓氏,为了警诫后人别忘了祖训。”

    宋青书心中一动,忍不住说道:“你的本名是符敏仪,原来是公主之身,失敬失敬。”

    唐赛儿幽幽一叹:“一个亡国奴罢了,哪称得上什么公主。”

    听完这些,李青萝之前积累的一身杀气早已褪得干干净净:“那卫若兰也是……”

    “不错,”唐赛儿点了点头,“他本名符若兰,是我的亲弟弟,我们这一脉血脉凋零,如今只剩下我们两人相依为命,若是他有什么不测,这百年来所有人的努力,全都会功亏一篑,所以我求求你,你一定要放了他。”

    说着说着她扑通一声跪在了宋青书身前,泪汪汪地看着他。

    “呃~”宋青书不置可否,心思如电转,开始思考个中利弊,之前在丐帮留下了卫若兰的性命,只不过是看中他状元郎的身份,心想着将来也许能在朝廷里做做文章,可没想到对方居然是皇族后裔,和慕容复那种八辈子前的皇族不同,卫若兰可是正儿八经的前朝皇族,如今大宋境内不少人都对柴家抱以同情,再加上靖康之耻,整个南宋的臣民不少已经开始人心思动了……

    “奇货可居啊!”宋青书脑中冒出了吕不韦那四个经典的字,不过他同样不敢大意,宋朝国策虽然一贯对外敌软弱,对内镇压却是极为强势,若是卫若兰身份败露,自己很可能引火烧身,要正面应付南宋的雷霆一击。

    宋青书正在权衡之际,李青萝态度却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之前她以为唐赛儿是天山童姥派来的卧底,方才对她动了杀机,如今知道她不是,昔日的师徒之情渐渐涌上心头。

    更何况想到对方兄妹俩力量单薄却矢志不渝完成祖上遗愿,联系到自己为了替小姨报仇,这些年来的忍辱负重,李青萝不禁大起同病相怜之感,怜惜地摸了摸她的头发,回头对宋青书说道:“姓宋的,你们双方没有根本性仇恨,更何况某种程度上来说,你们的利益还是一致的,不如放他们兄妹俩一码如何?”

    “谢谢师父!”唐赛儿没料到李青萝居然会替自己求情,不禁感激地看了她一眼,接下来忐忑不安地盯着宋青书,生怕他嘴里吐出一个不字,“只要你放了我弟弟,什么条件我也愿意答应你。”

    宋青书微微一笑:“那好,你就把你最珍贵的东西给我好了。”

    “无耻!”李青萝凤目含煞,怒视了他一眼,可惜对方仿佛没看到她的眼神一般。

    一旁的小龙女也微不可察地皱了皱眉头,不过她性子素来冷淡,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唐赛儿一张俏脸红得像胭脂一般,咬着嘴唇为难道:“在这里么?”她肩负着祖祖辈辈的使命,更何况卫若兰是如今家族中唯一的男丁,若是有什么意外柴家便断了香火,和这个比起来,她一个人的荣辱又算得了什么。

    “这种东西最好还是私下给好了。”看了看旁边的李青萝和小龙女,宋青书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