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40章 送娘入虎口

    听到他的话,黄裳陷入了沉默,良久方才答道:“不错,以你的修为,我的确留不住你,不过你如今还要照顾她们几个,情况就不一样了。?? ”

    宋青书微微一笑:“老黄你是武林中闻名遐迩的前辈高人,犹如地仙一般的存在,岂能学那些卑鄙小人的行径?”

    江湖中人武功高到一定层次,除了自身修为以外,心境与气魄也会很大程度影响他的战斗力。最明显的例子就是金轮法王、百损道人这些人,论他们本身武功,完全是整个江湖最顶尖的存在,可是他们甘为人鹰犬走狗,心境实在说不上高明,因此表现出来的实战能力大打折扣。

    与之相反的就是欧阳锋,他虽然是个传统意义上的坏人,但他坏得有自己的原则,比如自重身份,宗师气度等等,不像一些人那般不择手段,再加上他不甘人下的枭雄气质,因此他单纯以修为来说甚至还略逊金轮法王、百损道人,但实战起来,却胜过二人。

    类似的还有萧峰,他本身的修为虽然也很强,但他实战却远本身修为等级,正是因为他豪气干云,气吞万里如虎。

    宋青书故意这样说,就是为了让黄裳产生顾忌,到了他这种修为,一旦留下心灵破绽,对实力的影响是非常可怕的。

    谁知道黄裳却毫不在意:“正所谓天道无情,卑鄙也好不择手段也好,只是人们自己给自己弄的一些枷锁,你觉得我会在意这些俗世道德标准的评判么?”

    宋青书这才想起黄裳练的是道家的功夫,而道家一直秉承着“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理念,黄裳又修炼到了这种境界,会在意手段什么的才怪了。

    “这可有些难办了……”宋青书眉头紧锁,他一个人自然不怕黄裳,可是如今身边还有三个女人,黄裳若是成心对她们下手,自己还真没把握护住所有人周全。

    而且这还不是最关键的,最关键的就是除非生死相搏,不然他也没把握留下黄裳,一旦黄裳将这里的消息透露给赵构,双方难得的蜜月期就会被打断,产生一系列不可预估的连锁反应。

    这个时候黄裳又开口了,说的话大出众人意料:“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也不必苦恼,我这次来并非与你为敌的。”

    “呃?”宋青书一愣,双方这几次见面每一次都大打出手,搞得他本能地以为黄裳这次又是来找麻烦的。

    “我不会对她们出手,也不会将今天看到的告诉其他人,不过……”黄裳话锋一转,“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什么条件?”宋青书沉声问道,同时心中快计算有没有把握制住对方,毕竟黄裳的条件,肯定是一件很难的事,他可不想因此束手束脚。

    “这个条件其实刚才吴妃已经说了,”黄裳继续道,“带陈圆圆离开皇宫。”

    “啊?”宋青书傻眼了,万万没料到对方的条件如此简单。

    似乎是看出了他们的疑惑,黄裳深深地望了陈圆圆一眼,接着说道:“此女不详,留在皇宫之中会怀我大宋气运。”

    听到他的评价,陈圆圆一张娇媚的脸瞬间血色褪尽,身子轻晃了几下,若非一旁阿珂将她扶住,说不定她会一头栽倒在地上。

    宋青书听得一头黑线:“我说老黄,怎么没现你还有当神棍的潜质?气运一说虚无缥缈,往往是一些野心家用来忽悠老百姓的,怎么你堂堂一个学究天人的大宗师也信这个?”

    他忍不住想到前世的牛顿,物理界第一,数学界保三争一的级牛人,晚年的精力也一头扎到了神学里,难道这些天才到了一定程度,都殊途同归么?

    “我并非道听途说,而是自有依据,”黄裳淡淡地说道,“最近一年我夜观星象,现自从陈圆圆来了过后,代表大宋皇帝的紫微星渐渐黯淡,我可不想大宋重蹈明朝覆辙。”

    宋青书眉头一皱:“把一个国家的兴衰归咎于一个女人身上,你们这个时代的人还真是荒唐可笑。”

    听到宋青书替自己力争,陈圆圆眼中露出一丝感激之情,连一旁的阿珂望向他的眼神中也柔和了几分。

    黄裳淡淡说道:“我这次来并不是和你争论这个问题的,若非看在你救了本朝公主再加上替岳飞平反的份上,我才不会放她一条生路,而是直接就取了她的性命。”其实还有一个目的他没有说出来,这样既卖了宋青书一个人情,又捏住了他一个把柄,何乐而不为?

    宋青书眉头微皱,正要说什么,陈圆圆却上前拉着他的手臂道:“公子不必再为我说话了,我本来也不想留在这皇宫之中,趁这个机会出去也好。”

    “好吧,等会儿我带你出去。”宋青书点点头,毕竟她留在皇宫的确危险,再加上阿珂也是这个意思,的确没必要争一口气强留在这里。

    黄裳若有所思地看了宋青书一眼:“友情忠告你一下,带他出去后最好将她送得越远越好,此女不详,若是带在身边,会妨碍你的气运。你年纪轻轻有这番成就来之不易,切莫因美色自误。”

    宋青书冷笑道:“不劳阁下费心,我可不信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不仅不会送走她,还会将她带在身边,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听到他的话,李沅芷脸色微变,心中替情郎担心,正想说什么,可是想到了这段时间相处甚为融洽的陈圆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陈圆圆之前因为黄裳的评价变得苍白的脸蛋儿此时却浮上了一层红晕,心想他说的把我带在身边是什么意思?

    阿珂知道母亲这些年来一直背负的沉重压力,而父亲只是贪念母亲的美色,这些年完全没有在意过母亲的心思,因此世人的毁谤与讥讽母亲只能默默承受,如今见到宋青书的理解与保护,她一双美眸也是异彩连连,心中甚至响起了一个声音,难道他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么?

    陈圆圆毕竟和宋青书岁数差了一轮,阿珂倒也没有往其他方面想。

    “终究是年轻人,色字头上一把刀啊……”黄裳不再说什么,身形渐渐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黄裳离去的话弄得屋子里几人一脸古怪,幸好阿珂开口打破了室内的尴尬:“宋大哥,不知道你打算将我娘送到哪里去?”

    她一方面恨这个改变了自己命运的男人,另一方面又对他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情,不过刚刚见到他替母亲出头,言语间自然也客气温柔了不少。

    宋青书苦笑一声:“这要问你们自己啊,你们母女俩好好商量一下,看准备去哪里。”

    陈圆圆幽幽叹了一口气:“出了皇宫之后,公子将我随便送到一座尼姑庵去即可,这些年我一直青灯古佛,只可惜总是尘缘未了,没有下定决心,正好趁这次机会落修行,也算了了我一直一来的心愿。”

    “不行!”宋青书和阿珂异口同声地说道。

    阿珂望了宋青书一眼,然后抱着陈圆圆的胳膊,将脸蛋儿贴了上去:“娘,你这么狠心出家,是不要我了么?”

    “我怎么会不要你呢?”陈圆圆怜爱地摸着女儿的头。

    “可是出家人讲究四大皆空,到时候你再被那些尼姑洗洗脑,说不定都不愿意见我了。”阿珂仿佛看到了未来的画面,越说越是伤心。

    宋青书咳嗽了一下,也说道:“夫人风华绝代,若是跑去修行,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引得附近的男人蜂拥而至,再加上夫人名声太响,恐怕还会招来一些极端之辈,到时候夫人的安全就得不到保障了。”

    他其实很多话不方便说出来,要知道在古代很多时候尼姑庵、女道观会因为种种原因沦落为一些风月场所,比如当年的鱼玄机,出家过后来往恩客可谓是络绎不绝。

    陈圆圆不管是名声还是美貌都远远过鱼玄机,宋青书已经可以想象她进了庵庙之后,那门庭若市的情形。

    这里不是山海关,陈圆圆又无自保之力,宋青书自忖也没有多少精力一直在她身边保护,因此觉得去庵庙中修行,实在太过危险。

    “对啊,宋大哥所说正是我想说的。”阿珂忙不迭附和道。

    “不去庵庙,我又能去哪儿呢?”陈圆圆叹了一口气,整个人有些失神。

    宋青书提议道:“不如回海宁陈家?之前夫人不是认祖归宗和陈家相认了么,夫人的伯父、当今陈家的族长是朝廷里的三司使,主管天下财赋,位高权重人称计相,他肯定有能力保护你周全。”

    三司是北宋早期的制度,后期被废除,这个世界因为混乱的蝴蝶效应,南宋依然保留了这项制度。

    陈圆圆摇了摇头:“公子有所不知,陈家自诩书香门第、诗书传家,在他们眼中,我是一个有辱门楣的女人,谁又愿意接纳我?之前之所以认可了我的身份,是因为伯父陈自强是韩侂胄集团的核心人物,韩侂胄为了与……与吴三桂联合,利用他做出来的一种姿态而已。”

    “更何况我是从皇宫里逃出来的,我只要踏进陈家一步,他们当天就会把我送回皇宫。”

    听到这里阿珂再也坐不住了,急忙说道:“对,不能回陈家!宋大哥,可不可以先让我娘在你那里住一段时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