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45章 登门造访

    听到这个消息,宋青书浑身一震,脑海里不禁浮现那个错误的夜晚,那种惊心动魄的回味让他心跳忽然变得剧烈了起来。

    “哎,当时太冲动了。”虽然占完便宜后再这样说貌似有些不要脸,可宋青书的确有些后悔,尽管第一次是个美丽的误会,可后面则太混蛋了些。

    虽然当时宋青书有走火入魔的因素,但那又何尝不是他心里最真实的冲动?

    自从练了《欢喜禅法》过后,宋青书已经多次碰到了入魔的情况,特别是紫禁城那次差点让他迷失了自我,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尽管每次入魔都惊心动魄,可他同时也难免疑惑,毕竟他所遭遇的和传说中那些密宗前辈遭遇的危险比起来,实在不值一提。

    宋青书这些年来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如今所学武功越来也多,功力越来越高,对武功本质的认识越来越多,再加上身处高位,看问题的角度高度都异于常人,渐渐地还真让他琢磨出一点蛛丝马迹。

    之前修炼欢喜禅的那些人之所以容易走火入魔,很大的原因是和同一个女子双.修,第一次阴阳结合后,后面修炼再和那人修炼,几乎没多大作用,不得不逼得修炼者找新的女人。

    可之前修炼欢喜禅的往往是佛门中人,在讨女人欢心这方面先天不足,一般女子也很难对佛门中人产生什么爱慕之情。若是一般的女子倒也罢了,毕竟修炼欢喜禅的人哪个不是精彩绝艳、武功高强?要讨女子欢心虽然困难但也不是不可能。

    可偏偏欢喜禅法对炉鼎要求极高,必须是体内纯阴之气极为浓郁的才好,可这样的女子哪个不是钟灵毓秀、天之娇女?又岂会瞧得上一些大和尚?

    无奈之下那些修炼者只能通过武力手段逼女子就范,或者直接利用欢喜真气的属性让女人的身体屈服,尝到甜头过后,那些修炼者哪还会辛辛苦苦用真心去追求女孩子?

    就有如吸毒一样,吸了第一口便再也停不下来,那些修炼者不知不觉已经走上了邪道,而那些天之骄女在江湖或者朝堂个个都是有名有姓的人物, 接二连三生类似的事情,总会引起有心人的察觉。

    面对正道的追杀,修炼者们不得不尽可能地提高实力自保,可提升实力必然需要更多的天之骄女,继而会招来更猛烈的追杀,就这样会陷入一个恶性循环。

    因为长期在生死边缘,人的性格也会变得越来越极端,越来越不择手段,最终忘却了本心,被心魔所吞噬。

    而宋青书是一个例外,仿佛是命运的安排,他身边出现了各种各样的天之骄女,大家一起同生共死难免会日久生情,因为两世为人的缘故,宋青书不管是气魄还是眼界都比其他修炼者要高明得多,再加上他还不会被喇嘛身份所拖累,因此身边的红颜知己往往是出于自愿,他根本不用强迫,是以幸运地跳出了那些密宗前辈所面临的无解恶性循环。

    可哪怕是这样宋青书依然有几次被心魔所左右,可知如果一旦陷入那种无解循环过后,心魔将会变得何等可怕。

    “其实皇帝才是修炼《欢喜禅法》的最好人选。”宋青书脑中忽然冒出一个念头,毕竟皇帝坐拥三宫六院七十二妃,同样不用面对那种无解恶性循环。

    不过宋青书很快就否定了这种猜测,皇宫里妃子虽多,但并不意味着符合条件的女人就多。特别是后宫里的各种争风吃醋明争暗斗,就算有个钟灵毓秀的女子也很容易被磨得灵气全无,剩下的全是算计与狠毒。之前他在清国皇宫中当过一段时间的皇帝,当时整个皇宫之中,也就小佟后等一两个人达到了天之骄女的标准。

    “连皇帝都没这个福分,我真是何德何能,身边个个都是天之骄女的水准。”宋青书也是暗暗咂舌,想来想去可能因为这些女子都是金书中出彩的角色,所以身负了这个世界的气运,才导致“成材率”这么高。

    尽管规避了最大的风险,但心魔始终是个隐患,这些年来宋青书闲暇之余一直也在思索应对之策,可惜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他不是没有想过停止修炼欢喜禅,毕竟当初是重伤之下不练就要死,如今他身体已经康复。

    可是他终究没法停止,一来欢喜真气太过强大,他舍不得放弃;二来欢喜真气有吞噬作用,之前他体内的神照真气和九阴真气全被欢喜真气给融合了,虽然他试验出了虚拟经脉的法子再次重现了神照真气和九阴真气,可这个虚拟经脉也是在欢喜真气的基础上建立的,放弃了欢喜真气,他就等于放弃了一切。

    如今他有这么多需要保护的人,若是没了实力,分分钟就会体会到什么叫悲惨世界。

    直到前不久又练了同样神奇的《太玄经》,《太玄经》的内力运行路线另辟蹊径,并非大众所知那些经脉穴道,是以没有被欢喜真气融合,让他停止修炼欢喜禅成为了可能。

    不过身为一个男人,欢喜禅带来的好处实在太诱人,直到现在宋青书依然没有下定决心。

    “公子,公子?”陈友谅一脸古怪地看着宋青书,心想怎么一听到黄蓉就变成这副样子,难道他对黄蓉也有非分之想?

    陈友谅的声音将宋青书从沉思中惊醒过来,见身边两人一脸古怪地看着自己,他不禁老脸一红,急忙说道:“他们来就来了,你又何必这么慌张?”

    陈友谅苦笑起来:“公子恐怕不知道其中的原委,当初丐帮三分,虽然名义上史火龙成了江南丐帮的新帮主,但黄蓉威望太高,不少教众心中依然把她当成帮主。她这次来临安,少不得会来这里一趟,而史火龙已死,继任的史红石又……嘿嘿,到时候她一旦以此难,我在帮中的处境就危险了。”

    宋青书眉头一皱:“你真的将史红石杀了?”他如今虽然身为上位者,可依然不习惯草菅人命的手段。

    “当然没有,那样风险太大,一旦败露我就万劫不复了,”陈友谅急忙解释道,“我只是用手段逼迫她离开了这里,再让心腹手下悄悄监视着她,防备她回来。”

    宋青书脸色这才好看了些:“黄蓉的事情你不用太过担心,到时候你没办法了我会出面应付她的。”

    “那我就放心。”陈友谅大喜,心中却在寻思,看来这厮和黄蓉果然有什么渊源。

    宋青书心中则是暗暗叹了一口气: “唉,也不知道过了这么久,蓉儿是恨我呢还是想着我呢?”不过饶是以他的自恋程度,也明白肯定是前者居多。

    三人聊天这会儿功夫,丐帮弟子已经将卫若兰带了过来,看到宋青书过后,他眼中先是闪过一丝仇恨之情,不过很快又被浓浓的恐惧所代替。

    宋青书非常满意他的眼神,看来自己之前的攻心之术起到了效果:“卫若兰,现在伤恢复得怎么样?”

    “谁要你假惺惺。”卫若兰呸了一声,他此时已经现了屋中除了宋青书和陈友谅之外,还有一个身段婀娜的绝色美人,若是平时他说不定还会好好欣赏一番,只可惜他如今心如死灰,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宋青书冷哼一声,随手一挥仿佛空气中有一条无形的鞭子抽到了他身上,啪的一声脆响,卫若兰哀嚎着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

    “这是给你的一个教训,你在我面前没有站着的资格。”宋青书淡淡地说道。

    卫若兰怨毒地看了他一眼,不过接触到他的眼睛,不禁感到一股灵魂上的颤栗,急忙低下了头。

    一旁的陈友谅看得暗暗心惊,这轻轻一挥手就形成一条鞭子的修为是何等了得,自己练了《易筋经》过后本来自诩是江湖顶尖高手,可如今看来,整个少林除了藏经阁那位,恐怕没人是他对手了。

    陈圆圆关注点并不是在武功上,而是刚才那一瞬间宋青书身上露出的压迫感让她有些花容失色,在这之前宋青书给他的印象是一个名动天下的绝顶高手,一个风流倜傥的花花公子,虽然有些无耻但却也算得上温柔,可这时她才想起对方还是那个覆灭十万清兵的杀神,让燕京城内无数小儿不敢夜哭的魔头。

    宋青书再次开口道:“卫若兰,你该庆幸自己有个好未婚妻,有个好姐姐,看在她们面子上,我这次放你一马。”

    “你!”听到他的话,卫若兰心中涌起了浓浓的屈辱,毕竟他一直以为,是未婚妻出卖了**方才救了他一条性命,现在连姐姐也没有逃出他的魔爪……等等!

    卫若兰霍然抬头:“你……你怎么知道我有个姐姐?”那是他最大的秘密,毕竟关系着家族百年的使命,他如何能不惊慌。

    “你在我面前没有秘密。”宋青书淡淡地说道,“我甚至还知道你们家族的使命,我已经和你姐姐约好,我会帮你们视线你们家族的愿望,不过作为回报,你们都要成为我的手下。”

    “胡说,我不信!”卫若兰惊呼道,一百年的东躲西藏,他们家族里的人早已养成了谨慎的性格,因此他下意识认为对方是在诈自己。而且他们的愿望是推翻赵宋,恢复大周江山,到时候自己就是皇帝,姐姐怎么可能答应两人给人当手下?

    宋青书冷笑一声,伸手一吸旁边茶壶里的水自动飞到了他手心,接着他随手一扬,几块薄冰片瞬间射入了卫若兰体内。

    “生死符!”卫若兰惊恐地叫了一声,接着浑身犹如万虫噬骨,忍不住在地上痛苦地挣扎起来,试图借着地面的摩擦力缓解身上的痒意。

    陈圆圆看得毛骨悚然,今天近距离见识到了宋青书的手段,她忽然怀疑起来,自己呆在这个魔王一般的男人身边,真的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么?

    “陈长老,黄帮主来总舵了,她指明要见你。”这个时候忽然一个丐帮弟子跑来敲门。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