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51章 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看着陈圆圆有如宝石一般迷人的双眸,饶是宋青书见惯风浪也不禁心中一跳,忍不住问道:“为什么我是例外?”

    陈圆圆望着远处,脸上浮现了一丝回忆之色:“以前每次陪人喝酒都是被迫的无奈之举,唯独这次确实我自愿的,你说这算不算例外。”

    “当然算,”宋青书笑道,“甚至让我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陈圆圆嫣然一笑:“既然受宠若惊,有没有什么表示啊?”

    “夫人想让我有什么表示?”宋青书好奇地问道。

    陈圆圆将酒杯举在了面前,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之色:“公子是名动天下的大豪杰,我却只是一个不胜酒力的弱女子,若是你饮一杯我饮一杯,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看着她狡黠灵动的眼神,宋青书这才想起眼前的女子当年可是艳冠秦淮、迷得无数男人神魂颠倒的红颜祸水,不禁笑道:“夫人是不是想我答应你喝一杯,我喝一碗之类的喝法?”

    陈圆圆幽幽叹了一口气:“听公子的语气,显然是不愿意了。”

    宋青书摇了摇头:“本来你如果不说的话,我恐怕已经主动提了,不过你既然说了,我反倒不太愿意那样喝了。”

    陈圆圆奇道:“为什么?”

    宋青书替自己也斟满一杯,答道:“我当夫人是朋友,夫人为何要把当年那些对付别人的手段用来对付我,满满的套路。”

    陈圆圆一怔,继而展颜笑道:“果然是多年不用导致退步了,我居然忘了男人最在意的就是女人对他与众不同的态度。”

    宋青书和她碰了碰酒杯,一饮而尽:“刚才夫人就成功让我感受到了那种与众不同之感,只可惜后来却让我明白不过是套路罢了。”

    陈圆圆噗嗤一笑:“公子故意说得这般委屈,又何尝不是套路呢?”

    宋青书淡然一笑:“只是一些心里话而已。”

    “好好好,真是怕了你了,”陈圆圆娇嗔不已,“你一杯,我一杯,这样总行了吧?”

    谁知道宋青书却一本正经地摇了摇头:“夫人应该自罚三杯以示诚意。”

    陈圆圆双颊晕红,眼中波光流动,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当年我在秦淮河的时候也碰到过不少像公子这样的,想尽各种方法劝我多喝酒,公子莫非打着和那些男人一样的心思?”

    之前见到陈圆圆一直都是铅华尽洗、一心清修的模样,如今看她笑语嫣然却应付得滴水不漏,宋青书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颠倒众生的尤物。

    “有的男人劝女人多喝酒是想让她喝醉好占便宜,有的男人劝女人喝酒只是想让对方放下浓浓的戒备,彻底放松敞开心扉,能像真正的朋友那般交流,夫人觉得我是哪一种?”宋青书轻轻摇着手里的酒杯,静静地望着她。

    听到他的话陈圆圆微微一怔,仿佛被什么东西触碰到内心,不过很快便恢复过来:“我虽然不知道公子是哪一种,不过我知道公子是个狡猾的男人。”

    “多谢夸奖”宋青书不以为忤,反而有些开心地笑了。

    “既然公子当我是朋友,那么我就以朋友的身份陪你喝吧。”陈圆圆刚从皇宫中出来,只觉得自己的未来一片茫然,她也需要喝点酒舒缓一些压力。至于喝醉了被人占便宜秦淮河出来的女人,哪个不是海量?她平日里虽然不显山露水,但酒量绝对在平均水准之上。

    接下来两人便你一杯我一杯喝了起来,尽管一开始两人之间的对话充满了戒备与试探,但真的开始喝过后,两人仿佛都卸下了防备。宋青书心里想着黄蓉怀孕的事情,心中各种情绪五味陈杂,是以喝酒仿佛喝水一般一杯接着一杯;陈圆圆则是忽然想到自己前半生的颠沛流离,坎坷异常,整个人也充满感怀伤逝,再加上面对不可捉摸的未来产生的惶恐,因此每次宋青书举杯她都奉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宋青书忽然回头,看见陈圆圆一张脸蛋儿娇艳欲滴,眼眸之中也水波流转,带着一丝迷离的光泽,忍不住感叹道:“你真的好漂亮。”

    尽管听了太多类似的称赞,但如今听到宋青书发自肺腑的感叹,陈圆圆依然十分高兴,不过高兴没多久忽然想起了自己的年龄,神情顿时黯淡下来了:“只可惜敌不过岁月的力量,就算再漂亮又如何,要不了几年就会人老色衰,最终成为红粉骷髅。”

    感受到她语气中的衰败之意,宋青书也忍不住感叹道:“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前世李嘉欣、关之琳年轻时是何等惊艳,被公认为香港历史上最美丽的两个女人,可谓是颠倒众生,红颜祸水级别的存在,可惜年纪大了过后,再也不复当年的美貌。

    如今陈圆圆虽然依旧惊艳,但明显感觉得到她已经到了巅峰的末期,再隔十年,不对,或许只用再隔五年,她的颜值便会大幅度衰退。

    一想到那种美人迟暮的画面,宋青书便心痛不已,美好的东西是上苍的恩赐,是人间的艺术品,眼睁睁看着这艺术品逐渐毁灭,实在是太残忍了些。

    前世的宋青书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李、关两大美人败给岁月而无能为力,而这个世界的他却忽然意识到自己并非束手无策。

    “夫人可想容颜永驻,青春不老?”宋青书忽然抬头,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谁知陈圆圆却没有半分激动的神情,只是淡淡地笑了笑:“容颜永驻青春不老只不过存在于神话当中,公子怎么连这也相信?”

    宋青书摇了摇头:“长生不老的确不可能,不过青春永驻却未必。”

    陈圆圆微微一笑:“这些年我研读佛经,也明白了红粉骷髅的道理,对容貌方面看得也淡了,更何况我这一生的不幸都是这幅容颜造成的,将来年老色衰未必不是一件幸事。”

    “是么?”宋青书一脸古怪地望着她,“夫人又何必这么口是心非,你之所以如此云淡风轻,不过是因为知道无法永葆青春,所以故意安慰自己的话罢了。”

    陈圆圆还没来得及反驳,宋青书继续问道:“夫人可曾听过缥缈峰灵鹫宫的尊主天山童姥?”

    “天山童姥?”陈圆圆一脸茫然地摇了摇头,“这个名字好怪。”

    “这位天山童姥算起来有九十几岁了,”宋青书笑道,“夫人可知道她为何偏偏叫童姥?”

    看到对方故意卖弄的样子,陈圆圆一阵轻嗔:“公子快别卖关子了”

    见她像个小女生一般撒娇,宋青书身上的骨头都酥了半边,急忙答道:“她之所以有这个外号,是因为她虽然九十几岁了,但样貌和十几岁的小姑娘差不多,所以才叫童姥。”

    “怎么可能?”陈圆圆红唇微张,一脸不可置信,的确在正常人的思维当中,一个九十几岁的老太婆又怎么可能看起来像十几岁。

    “事实就是如此,”宋青书耸耸肩,“天山童姥练了一门神奇的功法,威力巨大无比,还能延缓练功者的衰老速度,同时每三十年还会返老还童一次。”

    “返老还童?”陈圆圆捂着嘴巴,显然这在她听起来有如天方夜谭一般。

    “这其实是这门功法的一个副作用,类似于走火入魔,不过在我看来这个副作用却比武功本身有意义得多。”宋青书脑中又忍不住冒出了合法萝莉几个字。

    “不错,如果这是真的,那天下间的女人恐怕都会为之疯狂。”陈圆圆下意识点点头,她若是知道对方心中那些不可名状的念头,恐怕就不会这么赞同了。

    “当然是真的,那门功法我也会。”宋青书一脸得意地说道。

    虽知道陈圆圆却下意识拉开了和他的距离,一脸古怪地问道:“你不会不会也九十几岁了吧?”

    宋青书差点没一头栽倒,没好气地答道:“岂止啊,我都一百岁了,小妹妹乖,快喊声叔叔来听听”

    陈圆圆被他古怪的语气弄得心头一跳,仿佛面前真的站着一个老色鬼在引诱她一般,不禁红着脸啐了一口:“呸,没大没小的。”事到如今她哪还不知道对方是在故意逗她。

    “那门神功叫不老长春功,”宋青书顿了顿,目光灼灼地望着她,“夫人想不想学啊?”

    陈圆圆心中一跳,尽管她想说不要,可是听到‘不老长春’几个字,她却一阵心跳加速,毕竟没有女人能抵挡着青春永驻的诱惑,犹豫了数次,她终究还是小声挤出了一个字:“想”说完一张脸窘得通红,前一刻还义正言辞说着什么红粉骷髅之类的话,没想到这么快就露陷了。

    宋青书迟疑道:“不过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这门武功太高深玄奥了,就算江湖上的南慕容这样级别的高手修炼的资格都不够,强行修炼只会导致走火入魔经脉尽断。”

    “啊?”陈圆圆一脸雀跃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无尽的失望,“那我岂不是根本没法练?”她根本不会丝毫武功,又不是什么习武天才,如今这把年纪再开始学武,恐怕终其一生都到不了南慕容的境界,更何况南慕容都还不够资格修炼。

    “夫人不必灰心,”宋青书劝慰道,“其实最关键的条件便是深厚的内力,我这里倒有一个快速增长功力的法子。”

    不知道是酒意上涌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宋青书此时的眼睛泛着淡淡的红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