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55章 温暖与暴戾

    伸手握住陈圆圆的双腿,那种柔软的触感让宋青觉得自己快要化身为禽兽了,为了避免出丑,他只好开始转移自己注意力:“这已经是第二次了,看来你以后修炼《神足经》的时候还是得找我在一旁护法,不然到时候又卡住了看你怎么办。”

    陈圆圆一张脸红得犹如玫瑰一般,不知道是因为这件事羞耻的还是因为宋青抓着她的双腿:“呸,人家柔韧性其实挺好的好吧,主要是多年没活动过了导致如今身子有些僵硬,适应几次后就能恢复了。”

    当年秦淮河多少绝色花魁,她能做到艳压四方,可不单单靠的是美貌,还有与美貌比肩的才艺,其中她最擅长的除了琵琶之外就属跳舞了。

    能在秦淮河那样竞争激烈的地方脱颖而出,可想而知她跳舞的造诣有多么厉害,而擅长跳舞的无一不是身体柔韧性极佳之人,若是当年陈圆圆做《神足经》上这些古怪异常的动作可以说一点难度都没有,只可惜她青灯古佛多年,早已不跳舞了,再加上年纪的增长,身体难免有所退化。

    尽管如此,陈圆圆如今还是能比较轻松完成这些普通人看来完全不可能的古怪姿势,唯一的缺点就是每次解锁需要人帮忙。

    见她愤愤不平的样子宋青暗暗发笑,有时候女人的好胜心真是强得可怕。

    经过这会儿打岔,宋青终于将她手脚给解放了出来,不禁暗暗佩服了一下自己的定力:“那我们现在开始练第二幅图吧。”

    “嗯~”陈圆圆嘴巴都没张开,只是从喉咙间哼了一声出来。

    翻开第二张图,上面姿势比前一个更加古怪,陈圆圆微微蹙眉,尝试着按照上面的图画将姿势摆了出来:“青,我这姿势对么?”

    宋青审视了一番摇了摇头:“没怎么到位。”

    “那你帮我一下。”陈圆圆也是郁闷无比,她素来对自己身体的柔韧性相当自傲,结果今天不知道是这《神足经》上的姿势太过古怪还是她年纪大了,上面那些姿势总是摆不好。

    “那可能有点疼,你得忍着点。”宋青提醒道,毕竟神足经上面很多图解上的姿势都有些非人类,要想完成那些动作,必须极大程度拉伸韧带,不过压韧带向来是很疼痛的事情,自己很难做得到,只能靠旁人帮忙。

    “没关系,我忍得住。”陈圆圆此时也被激起了倔强的心思,要知道她幼年学跳舞的时候被那些嬷嬷逼着拉伸韧带,可比现在痛苦得多。

    宋青这才点了点头,为了方便起见,他也爬上了床按着陈圆圆的一条腿往另一个方向压了下去。

    “痛么?”宋青一边压着一边试探着问道。

    “有点,”陈圆圆咬了咬嘴唇,“你继续,我忍得住。”

    “好。”宋青点点头,因为担心自己用力过大伤到了她,不敢从手上发力,只能利用自己的体重按着她那条腿往下压去。

    “嘶~”陈圆圆疼得浑身一个哆嗦。

    宋青急忙问道:“是不是伤到了?”

    “没有,”陈圆圆摇了摇头,忍不住苦笑起来,“好多年没有跳舞了,没想到身体已经退化到了这样。”

    宋青下意识感叹道:“你这身体柔韧性已经非常惊人了,我身边那些女人,没几个能摆出这种姿势的。”

    此言一出,他顿时怔住了,马上反应过来这个关头说这种话似乎不太合适。果然陈圆圆的脸瞬间就红了,她这时候才发现宋青整个人已经压在了她身子上面,双方的脸颊近在咫尺,甚至能敏感地察觉到对方呼出来的气息,姿势要多暧昧就有多暧昧。

    一阵悸动涌上心头,陈圆圆急忙别过脸去:“我们可以开始练了么?”

    “当然可以。”宋青也清醒过来,伸手快速点了她另一条经脉上的穴道,“这是手太阴肺经,上面的穴道依次是中府、云门……”

    “你能不能重新说一遍,刚才你点得太快了,我来不及记。”陈圆圆尴尬地说道。

    宋青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有些心绪不宁,导致动作犹如加了快进一般,一脸歉意地说道:“那我们再来一遍,这次我慢一点。”

    “这里是中府,上面一寸的地方是云门,接下俩……”

    不知道什么原因,陈圆圆身子越来越软,仿佛全身骨头都消融了一般……宋青急忙摒弃杂念,引导者她将这条经脉打通。

    “现在记住了么?”宋青话一出口,那种沙哑至极的感觉把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记住了,”陈圆圆顿了顿,往某个方向瞄了一眼,咬着嘴唇小声说道,“你杵着我了。”若是一般的少女恐怕会装作不知道,可她毕竟已经是一个成熟的女人,再加上对方身体反应太明显了,那种滚烫的阳刚气息充满了压迫感,让她想装作不知道也不行。

    “啊?”宋青这才注意到自己身体的变化,讪讪地说道,“本能反应,我不是有意的。”

    “我知道。”陈圆圆试图用平静的语调说道,“你能不能先下去?”

    “哦,好。”宋青一脸讪讪,毕竟对方如今姿势已经摆对了,他自然没有理由继续压着了。

    接着屋中陷入了诡异的宁静,宋青正犹豫着是不是该告辞了,谁知道陈圆圆却开口了:“要不我们开始练下一幅图吧。”

    “没问题。”宋青意外地看了她一眼,开始猜测对方此时心中究竟在想什么。

    也不知道是身体逐渐适应了还是什么,接下来虽然那些图解的姿势比之前两幅图还要难上几分,但陈圆圆再也没有让宋青帮忙,都比较轻松地将姿势摆了出来。

    宋青看得暗暗咂舌,同时心中泛起了一个古怪的心思,既然她这些高难度动作都做得出来,刚才还要找我帮忙压韧带,不会是在故意撩我吧?

    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猜测,毕竟之前陈圆圆的反应不像作假,再联想到刚才压在她身上忽然发现她身体变得比棉花还要软,恐怕这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接下来宋青又将接下来几幅图的经脉穴道教会了陈圆圆,然后说道:“现在你自己将刚才教你的重新温习一遍吧,我在旁边帮你护法。”

    陈圆圆点了点头,她也明白宋青不可能随时随地在自己边上,只有做到烂熟于心,才能将这门武功变成自己的东西,将来自己修炼起来才方便。

    宋青看着眼前的佳人继续摆出各种让人喷血的姿势,心中暗暗打定主意,以后让自己身边那些女人每个都把《神足经》练一遍!

    担心继续看这些极富视觉冲击力的画面会让自己化身狼人,宋青闭上了眼睛,开始默念清心普善咒起来。

    没过多久,酒意上涌的宋青便靠在床头渐渐睡去。

    且说陈圆圆练功的时候根本不敢往宋青那方向看一眼,生怕来个天雷勾动地火什么的,幸好沉静在《神足经》之中,她的注意力很快被分散。

    也不知过了多久,陈圆圆终于重新将所有图练了一遍,感受到体内虽然孱弱却周而复始的真气循环,她惊喜地回过头来,正要向宋青报喜,却正好看到他已经睡着了。

    “呸,害我白担心一场。”陈圆圆红着脸啐了一口。

    看着他沉睡时安静的脸庞,陈圆圆有些呆住了,因为对方武功身份的传奇性,再加上他在两人关系中站着绝对强势的一方,平日里她根本没机会这样仔细审视他。

    “平日里那么凶,现在看起来也不过就是个平凡的小男人嘛。”陈圆圆唇角微微上扬,仿佛为自己能看到这一幕感到十分高兴。

    陈圆圆下床喝了口水,回头看到宋青就这样躺着,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床边,拿起一层薄毯轻轻盖在了他身上。

    谁知道薄毯刚接触到对方的身体,宋青猛然睁开眼睛,陈圆圆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天旋地转,一个瞬间便被对方压在身下。

    她倒不觉得对方是借机占她便宜,因为对方的手犹如铁钳一样掐在她脖子之上,仿佛下一瞬间她就会告别人世。

    宋青这时候才看清了自己骑着的人是陈圆圆,眼中的杀意渐渐消散,慢慢松开了掐在她脖子上的手,淡淡地说道:“以后不要在我睡着的时候碰我。”

    陈圆圆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她明明也算有了内力,可是刚才那一瞬间对方爆发出的杀意让她觉得周围空气变得粘稠起来,自己甚至连一根手指头也动不了,那种自己身体却不能掌控的感觉让她有一种灵魂上的颤栗,还有一种本能的臣服。

    “这些年你过得日子一定很辛苦吧?”尽管对方依然骑在她身上,陈圆圆却丝毫不在意,看着对方眼神里跳动的暴戾之色,语气中尽是温柔。

    “这些年结下了太多敌人,不得不随时处于警惕之中,抱歉不小心伤了你。”宋青眼中的暴戾渐渐消退,脸上又重新浮现了温柔的笑意。

    看到他的笑容,陈圆圆却有一种莫名的心痛:“正所谓堵不如疏,你这样一味地压抑自己的负面情绪,将来一旦爆发会更危险。”

    宋青一怔,心想陈圆圆果然不愧是陈圆圆,对男人的心思居然这般洞察,自己这状况连身边一些红颜知己都未必知道,她却能看得出来。

    “不压抑又能怎么办,”宋青耸了耸肩,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我能怎么发泄?难不成还能发泄在你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