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58章 令狐冲与郭靖

    宋青书正兴奋地时候,一旁的计相陈自强笑道:“公子,说起来这件事你还得多谢韩相才对啊。”

    看出宋青书的疑惑,边上的吴潜解释道:“原本皇上只是打算封一个琅琊郡王的,是韩相力争之下,皇上才决定提高王爵的。”

    宋青书眉毛一抖,从琅琊郡王到齐王,何止是提高了一个等级啊,郡王爵位比王爷低,而王爵中又分两种,一种以郡县名为号,即常人所说的二字王,比如海陵王、兰陵王、扶风王等等;另一种一种以国名为号,即常人所说的一字王。

    一字王中一般以“晋、秦、齐、楚”四个封号最为尊贵,其中“晋王”最尊,因为这四个封号代表的国家是春秋战国时期最强大的,接下来是“周、鲁、赵、魏、梁、燕、代、韩、宋、吴、越”等一档次,宋朝因为自身原因,宋王这个封号是特殊保留的,不会封给任何人。

    齐王虽然只是排第三的王爵,但这个爵位已经非常高了,而且宋青书势力地盘正好与当年齐国类似,被封为齐王也是最契合的。

    宋青书一开始非常震惊宋廷居然会如此大方,不过心思急转,很快就分析出了其中的原因,南宋肯定是吸取了明朝、北宋失败的教训,要知道汉人政权在封王这件事上规矩一向非常严苛,哪怕你立下了不世功劳也未必能捞到一个王爵。

    不过那些游牧政权显然没有这么多规矩,只要对他们有利,各种王爵仿佛不要钱一般发出来,满清之所以能以区区数万八旗兵攻下明朝这个庞然大物,就是通过各种优厚条件吸引明朝内各种军阀倒戈,以汉人打汉人,明朝朝廷那些人反应却非常缓慢,经常都在火烧眉毛了,还在吝啬究竟是封赏前线统帅一字王还是二字王。

    宋朝也吃过不少类似的亏,当年面对敌国投降的一些军阀,还有中原的一些义军,朝廷提供给他们的封赏虽然不错,但远远比不上蒙古、金国各种王爵满天飞,导致很多摇摆的势力被敌国争取到。

    如今金蛇营的势力举足轻重,对于苟且偷安的赵构来说,金蛇营可以在北方当做南宋的屏障,他就能安享太平;若是被敌国拉拢,到时候他可就寝食难安,因为吸取前车之鉴,所以这次非常慷慨地封赏了齐王的王爵,反正人家军队、势力都是现成的,自己只用提供一个虚名而已。

    尽管想清楚了其中的门道,但对韩侂胄抛来的橄榄枝不得不回应,宋青书急忙向对方道谢,韩侂胄乐呵呵地抚着山羊胡,嘴上虽然客气眼神中却极为自得。

    席间一群人觥筹交错,韩侂胄忽然开口道:“宋公子,哦不对,现在该叫齐王了。”

    宋青书一头黑线:“韩相真是折煞我了,以我们的交情何必那么身份,以后就称呼我青书好了。”

    对宋青书的“上道”韩侂胄显然非常满意:“哈哈哈,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客气了,不过青书你以后也不用一口一个韩相这么生分,就称呼我的字节夫好了。”

    在这个世界,表字什么的是非常熟悉亲密的人才能喊的,韩侂胄这样做显然是想拉近双方的关系,宋青书自然不会傻到拒绝,略显“激动”地答应了下来。

    “青书可知道本朝的信王与涪王?”韩侂胄问道。

    宋青书点头:“信王与涪王的威名何人不知,他们是本朝西边的屏障,当年他们在西边大败金兀术,稳住了阵脚,可以说是朝廷能保持半壁江山的最大功臣……”

    宋青书之所以这般称赞二人,一来他的确敬佩这两个英雄,二来么同席的就有吴家的人,说点好话又不需要花费什么,轻而易举赢得吴家人的好感何乐而不为?

    果不其然一旁的吴潜和吴拱面露激动之色,韩侂胄看了两人一眼,笑着给宋青书介绍道:“青书,他们正好是吴家的人,毅夫(吴潜)是信王、涪王的族弟,吴拱则是涪王的公子。”

    “陇干吴家果然是人才辈出,满门忠烈,佩服佩服……”宋青书一脸赞叹地说道。

    宋青书如今身份在那里,吴潜和吴拱顿觉非常有面子,急忙回礼起来,聊了一会儿过后,宋青书忽然奇道:“对了,怎么没见信王的公子呢?”

    吴潜和吴拱脸色微变,韩侂胄苦笑道:“青书你有所不知,信王这一脉由嫡子吴挺继承,他担任了龙、神卫四厢都指挥使,不过英年早逝,害得这一脉有些没落,不过幸好后继有人,前一阵子我就是被信王的孙子吴曦吴天德所救,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吴曦不仅武功高强,为人也极为侠义,后来我就推荐他担任了带御器械,皇上对他也极为赏识。”

    宋青书心中一动,他们口中的吴曦吴天德不就是令狐冲假扮的么?韩侂胄之前不认识吴天德也罢了,吴家人为何会认不出来他是个西贝货?

    尽管心中疑惑,宋青书还是称赞道:“吴兄弟的确义薄云天,是个不折不扣的君子。”与之前很多客套不同,他这倒是真心实意的称赞,毕竟令狐冲当得起君子之名。

    吴拱忽然感叹道:“当年伯父与父亲相继镇守巴蜀之地,是朝廷的西边屏障,只可惜我们这一代不肖,大都没什么本事,不能继承父辈的遗志。”

    陈自强安慰道:“贤侄又何必妄自菲薄,本朝精锐尽在禁军,而禁军精锐又尽在三衙,贤侄年纪轻轻就执掌三衙之一的侍卫亲军马军司,已经很给信王、涪王他们长脸了。”

    宋朝枢密院虽然是军方的最高领导,但枢密院只是掌握调兵权,并没有练兵权,平日里军队是由三衙掌控:殿前司、侍卫亲军马军司、侍卫亲军步军司,吴拱身为马军司指挥使,某种程度上可以说是军方三巨头之一了。

    “我那位天德侄儿,论家世、论资历、论武功、论人品,原本非常有机会担任捧日、天武四厢都指挥使,只可惜有人从中作梗,最后关头给否决了!”吴拱恨恨地说道。

    宋禁军中,捧日、天武、龙卫、神卫称上四军。捧日为骑军,天武为步军,皆属殿前司。龙卫属侍卫亲军马军司、神卫属侍卫亲军步军司,各军皆分左右厢,所以捧日、天武长官称为为四厢节度使。

    宋青书心中一动,不动声色地开始喝酒起来,这些人一唱一和,显然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不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

    吴潜劝慰道:“这其实也是意料中事,殿前司都指挥使王子腾,他两个姐妹,一个嫁给了贾似道,一个嫁给了薛极,所有人都知道他是哪一派的,又怎么会让我们的人将势力发展到殿前司里去。”

    宋青书心中苦笑不已,这些人当着他的面谈论与贾似道集团的敌对,显然把自己当成同一条船上的人了,现在自己不想听也听了,正所谓不上船也不行啊。

    韩侂胄却开口道:“天德没能当上捧日、天武四厢指挥使未必就是什么坏事,现在反而有了一个更好的机会。”

    “节夫是指四川那边?”陈自强若有所思地问道。

    宋青书心中一动,处理掉万俟卨这个绊脚石,之前韩侂胄与蒙古的合约自然重新生效,如今双方使者在交流,四川要不了多久就能再次回归宋朝的怀抱。要知道南宋西边的战线已经退守到了重庆一线,若是能重新夺回四川,有剑阁、阳平天险,西边的压力瞬间下降数个级别。而四川回归以后,必然出现大量职务空缺,就成了各方势力博弈的焦点。

    “不错,”韩侂胄朗声笑道,“贾似道实在是太贪了,殿前司不想我们插手,四川也想纳入麾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陈自强皱眉道:“可是据我得到的消息,如今皇上已决定派资政殿大学士程松知成都府,任四川制置使,程松的族妹程妙静是京湖制置使吕文德的妻子,吕文德又是贾似道的嫡系,可想而知四川也落入了他的掌控之中。”

    也难怪陈自强这么悲观,制置使是南宋战时临时设定的官职,原本初衷是主管一方战事,可是到了实际操作中,往往民政赋税也会监管,可谓名副其实的地方最高长官。

    韩侂胄却是不慌不忙,高深莫测地笑道:“程松此人志大才疏,他没那个能力真正掌控四川,我打算提名天德去当兴州驻紥御前诸军都统制,兼任兴州知州、利州西路安抚使,凭借吴家在四川经营多年的渊源,再加上天德的能力,架空程松成为四川的实际掌控者,并非什么难事。”

    吴拱苦笑道:“这么重要的职位,贾似道不可能不来抢的吧,据我所知,他已经征召吕文德麾下的郭靖黄蓉夫妇进京,想必是打算推荐郭靖担任这个职位。”

    吴潜也是一脸忧色:“这可麻烦了,这位郭靖在天下人心中声望非常高,同时还武功高强又会带兵打仗,天德和他比起来一点优势也没有啊。”

    韩侂胄目光移向一旁耳观鼻鼻观心的宋青书:“所以这件事还要靠青书帮忙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