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60章 消失的血脉

    宋青书不得不承认韩侂胄的判断,毕竟如果抛弃立场,从各方面看郭靖都要比令狐冲合适一些,如今既然不直接任命郭靖而是大费周章地要来个比武夺帅,显然赵构存了别的心思。

    不过饶是如此,郭靖这些年已将《九阴真经》炼至化境,降龙十八掌也是威震天下,再加上左右互搏之术,可以说已经是当世最顶尖的高手。

    令狐冲的独孤九剑虽然神奇,但他貌似只对破剑式比较纯熟,在破掌式、破气式上的造诣恐怕还不足以对付郭靖,幸好前段时间又练了《易筋经》,这才让他胜算多了三分,不过饶是如此,以宋青书的眼光判断,真和郭靖打起来,令狐冲依然占劣势,顶多四六开的样子。

    想到这里他不禁苦笑道:“如真的比武夺帅的话,令……咳咳,吴曦恐怕没什么优势吧。”

    韩侂胄点了点头:“不错,天德武功虽高,但郭靖名声在外,经过我们幕僚分析,胜算不容乐观,对他们的结论原本我还有所怀疑,如今既然青书也这样说,那显然无疑了。”人的名树的影,这些年宋青书战绩彪炳,在其他人心中早已是宗师级的人物,对他的判断,韩侂胄自然不会有什么怀疑。

    “不知道节夫想让我怎么帮忙?”宋青书好奇道,人家示了这么多好,总该轮到他投桃报李了,若是举手之劳,他到不介意顺手帮了。

    韩侂胄却没直接开口,而是给了旁边的吴潜一个眼神,吴潜会意,笑着说道:“郭靖武功盖世,天底下恐怕没几个能胜过他,青书你却是其中之一,青书若是能在决战之前给他留下内伤什么的,天德的胜率就会大幅度上升。”

    宋青书听得眉头直皱,果然是宴无好宴:“这件事非同小可,我需要好好考虑一下。”他并没有直接拒绝,毕竟人家一直笑脸以待,没必要折了他们的面子,凭空树立几个敌人,更何况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与韩侂胄利益是一致的,若是让贾似道得逞,对自己可不是什么好事。

    “不忙,不忙。”见他没有当场拒绝,韩侂胄等人大喜,不再提这事,只是觥筹交错不停地用酒来熟络双方的感情。

    且说贾府那边,送走郭靖黄蓉夫妇过后,贾似道在书房中问道:“你觉得郭靖与吴曦的比武,有几成的把握?”

    阴影处闪出一道人影,原来是贾似道最为器重的幕僚廖莹中:“回相爷,郭靖的九阴真经已经练至大成,与降龙十八掌刚柔相济,恐怕连当年的洪七公都比不过他了,那吴曦这些日子虽然表现出来的剑术惊人,但应该不是郭靖的对手。”

    “应该?”贾似道皱眉道,显然对这个说法十分不满。

    廖莹中急忙答道:“据属下判断,郭靖至少有七成的胜算。”

    “七成不够,”贾似道冷冷道,“我需要十成十的把握。”

    “相爷的意思?”廖莹中奇道。

    “想办法提前搞定吴曦。”贾似道眼中闪过一丝阴冷。

    廖莹中苦笑道:“吴曦身为吴家子弟,恐怕很难收买啊。若是我们提前对他使用武力,一旦被韩侂胄抓到把柄,到时候反而不妙。”

    贾似道捋了捋胡子,淡淡地说道:“人生在世,追求的莫过于权势、金钱、女人,既然权势和金钱没法打动他,就从女人下手好了。我记得根据情报,吴曦担任泉州参将时似乎挺贪花好色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不像装出来的。”

    “这种紧要关头寻常女子恐怕很难奏效,要不让蓉少夫人……”廖莹中小心翼翼地问道。

    “这种关键时刻为家族牺牲一次也没什么,”贾似道皱了皱眉头,“不过未免我们的人出面引起吴曦警惕,这件事交给北静王帮忙办好了。”

    “是!”廖莹中心中一凛,北静王在这方面手段高明得很,让他出面再合适不过了。

    “那个吴曦之前担任泉州参将的时候,明明武功平平,结果回京路上剑法就突飞猛进,我总不怎么相信他之前是在藏拙,你说会不会是他路过福州的时候机缘巧合得到了《辟邪剑谱》?”贾似道忽然问道。

    廖莹中点点头:“很有可能,我们之前派了那么多人都没有得到辟邪剑谱,显然被人捷足先登,刚好那段时间吴曦路过福州,这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情。”

    贾似道面无表情:“到时候让少夫人旁敲侧击一下。”

    “是。”廖莹中脑海中浮现出一张妩媚哀愁的容颜,不禁暗暗感叹一声,自古红颜多薄命,古人诚不我欺也。

    “对了,”廖莹中正要告退,贾似道喊住了他,“查到公子的下落没有?”

    廖莹中鬓间冷汗一下子就出来了:“还没有,公子仿佛人间消失了一般。”

    贾似道脸色阴沉:“那就继续查,我就不信有人能瞒天过海!”

    “是!”廖莹中从书房中退出来,发现冷汗都已经湿透了衣裳。

    且说韩府、贾府在紧锣密鼓讨论郭靖、吴曦比武一事,,皇宫之中的注意力同样也在两人身上。

    “先生,朕不想让贾似道控制京湖、四川两地,所以安排了这次比武夺帅,这样会不会做得太明显了些?”赵构对着一处阴影说道。

    黑色的斗篷,整个人仿佛笼罩在一层浓郁的雾气里,黄裳的声音响了起来:“皇帝是九五之尊,做任何决定都不需要考虑臣子的心情。”他丝毫没有尊称,一口一个皇帝像长辈教训后辈一般,一向心胸狭窄的赵构倒没有丝毫动怒的意思。

    “这倒也是。”赵构笑了起来,轻轻抚摸着金色的龙椅,脸上露出一丝迷醉之色。

    黄裳沉默良久,忽然开口道:“其实就算陛下不这样做,我也会提出类似建议的。”

    “为何?”赵构瞬间好奇了,要知道黄裳从来不向他提意见,如今破天荒开口,肯定不是像自己那样考虑到什么平衡之术的问题。

    “皇帝可还记得当年陈桥驿兵变黄袍加身一事吧。”黄裳问道。

    “记得。”赵构脸色有些不好看,得位不正,这一直是赵宋历代皇帝的心结。

    黄裳却根本不在乎他的感受,自顾说道:“当年柴荣还有四个皇子,柴宗训禅让后成了郑王;柴熙谨被潘美收养,改名潘阆……”

    提到潘阆,黄裳眼中泛出一道慑人的精光,仿佛对这个名字极为在意,良久后才继续说道:“柴熙诲被卢琰收养,改名卢多逊。”

    赵构冷哼一声:“这两反贼当年试图叛逆谋反,幸好我太宗皇帝英明,再加上大宋天命所归,才没有让他们阴谋得逞。”

    “天命?”黄裳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若真的是天命的话柴家的人也不会一直野火烧不尽了。”

    赵构皱眉道:“当年魏王谋反一案失败过后,卢多逊被流放崖山,潘阆不知所踪,从此再也没听过他的消息,十有八.九死在哪个荒山野岭了,又怎么算野火烧不尽?”

    黄裳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皇帝难道忘了当年柴荣还有一个儿子?”

    赵构吃了一惊:“先生是指曹王柴熙让?可是当年他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

    “不错,外面都传言他死在混乱之中,不过皇室档案里面应该清楚记载了根本没有找到他的尸体,所以他肯定是成功逃离了开封,”黄裳仰着头望着远方,仿佛陷入了回忆,“这些年我一直在暗中追查这一脉的下落,原本毫无头绪,直到后来水泊梁山那些人揭竿而起。”

    “哼,当年若非镇压这些反贼损耗国力,我堂堂大宋又岂会被女真人一路势如破竹,打得毫无还手之力!”赵构狠狠地拍在龙椅上,显然内心十分愤怒。

    黄裳显然并不想和他讨论宋金之战的问题,继续自顾自说道:“当年水泊梁山群匪之中,有一个头领叫赛仁贵郭盛,机缘巧合之下我见过他出手,很有柴荣当年征战沙场的感觉。”

    赵构瞳孔一缩:“郭盛?”

    黄裳点点头,继续说道:“后来我多方查证,查出郭盛就是当年柴熙让的后人,因为当年柴熙让逃得太过匆忙,来不及取走皇宫中的武学,是以只会一些战场上冲杀的功夫,并不像另外两脉懂那种高深的武功。”

    “没记错的话郭盛好像死于征方腊一役吧?先生怎么忽然提起他?”赵构疑惑道。

    “不错,当年朝廷派我围剿明教教主方腊,水泊梁山当时正好被招安,也参加了围剿方腊一役,郭盛就是死于那场战役,我也是那时注意到他身份的。”黄裳答道,“至于现在为什么提起,是因为我最近正好查出郭靖就是郭盛的孙子。”

    “什么!”赵构瞬间炸毛了,一想到柴家的后人居然不知不觉成长到这等武功威望,他便不寒而栗,“可是……前些年郭靖一直守卫襄阳忠心耿耿……先生会不会搞错了?”

    黄裳摇了摇头:“之前我派人到郭靖故乡牛家村打探,如今探子回报说牛家村的人都知道郭靖之父郭啸天是郭盛的后人。”

    得到确认,赵构深吸一口气:“可是柴熙让为何会让自己的子孙姓郭?”

    黄裳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你们赵家的把戏本来只是为了糊弄天下百姓,没想到才过了百八十年,连你们自己也给糊弄了。大周睿武皇帝当年可不叫柴荣,而是叫郭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