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62章 一对璧人

    感受到男人身体的剧烈变化,陈圆圆没好气白了他一眼:“你这人……”她还没说完,剩下的话被宋青书撞了回去。

    陈圆圆也被他调起了情欲,浑身酥软娇柔欲融,双臂轻轻抱住身上的男人,一双水润迷人的双眸温柔妩媚地看着她。

    这种柔情似水的眼神对男人来收不啻最烈性的那啥药,宋青书虎吼一声扑了上去。

    “青书,刚才已经……这样频繁对你身子不好……”

    “没关系,我身子强壮得很。”

    “那是你现在年轻,等你年纪大了点会后悔的。”

    “放心吧,我练的武功可以调和阴阳之气滋补自身,哪怕老了依旧能弄得姐姐连连告饶。”

    “讨厌~”

    ……

    第二日清晨,陈圆圆早早醒来,想到昨天一夜的荒唐,不禁心神荡漾:“真是要死了,怎么会陪着他这般胡闹。”

    望着身边男人俊朗的脸庞,陈圆圆一时间不由得痴了,她这一生充满坎坷,也遇到了很多男人,原本她以为自己已经心如止水,再也不会对任何男人心动,可是遇到宋青书让她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

    她很清楚那不是爱,两人之间不管是年龄还是经历,都差别太大了。可是宋青书却有一种让她心跳不已的感觉,特别是在床上他真的是一个完美的情人,以前那些男人恐怕加在一起也比不上他。

    “真是要死了,居然被他用床上功夫给征服了。”陈圆圆将枕头盖在头上,一张俏脸羞红无比。

    “你在说什么?”宋青书被她的动静弄醒,忍不住笑着问道。

    陈圆圆玉脸一红:“没什么。”

    看着她云鬓散乱,一头青丝垂在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两种颜色的对比有着强大的视觉冲击力。

    “圆圆姐,你真美~”宋青书忍不住感叹道。

    陈圆圆听过太多对她美貌的赞美,绝大多数都比这句话文采华丽得多,可是在她听来,却远远不如这句话打动人心:“小弟弟,你也很英俊呀~”

    宋青书一头黑线:“别用这种有歧义的称呼好吧,再说了姐姐你又不是没亲身体验过,我哪里小了?”

    陈圆圆啐了一口:“小流氓~”

    她嫣然一笑间展示出来的风情真是让人炫目,宋青书不得不感叹这就是成熟女人的魅力,如今恐怕是陈圆圆最美丽的时候,不过要不了几年,随着岁月的增长,她的美貌也会渐渐凋零,因此他坚定了让陈圆圆练不老长春功的决心。

    正打算和她温存一会儿,可惜忽然有丫鬟前来禀告:“公子,府外有一男一女前来拜访。”

    兴致被打断,宋青书极为不爽:“有名帖么?”这些陈友谅找来的丫鬟没有之前那些那么懂事,不应该一开始就将来人的身份禀告么。

    “没有,”那丫鬟答道,“不过他们说自己是华山派的,一个姓岳,一个姓林。”

    “岳灵珊和林平之?”宋青书从床上坐了起来,很快就反应过来对方的身份,同时好奇他们怎么来临安干什么。

    “快快请他们到大厅等候,先给他们上茶,我马上出来。”宋青书一边吩咐丫鬟,一边俯身在陈圆圆脸蛋儿上亲了一口,“圆圆姐你好好休息一下,毕竟昨晚折腾了一夜,快天亮了你才睡。”

    陈圆圆羞得直接将枕头扔到了宋青书身上,看着对方哈哈大笑着离去,她情不自禁摸着滚烫的脸蛋儿,自从认识这混蛋后自己脸红的次数似乎比前半生加起来还要多。

    且说宋青书来到大厅后,只见岳灵珊和林平之正小声说着什么,看到他来了,两人急忙站了起来,亲热地喊道:“宋大哥!”

    对于林平之来说,宋青书对他有授艺之情,对于岳灵珊来说,宋青书对她们一家有救命之恩,是以两人语气之中对他都极为尊敬。

    宋青书忍不住赞叹道:“好久不见,你们俩依然是这般郎才女貌,好一对璧人!”

    林平之眉清目秀,一个文弱的美少年,看起来仿佛女扮男装一般;岳灵珊则是身形婀娜,容貌俏丽,两人站在一起,的确有一种天作之合的感觉。

    双方寒暄了一会儿,宋青书忍不住问道:“你们远在华山,为何千里迢迢来临安城呢?”

    林平之欲言又止,一旁的岳灵珊帮他说道:“是这样的宋大哥,小林子一直想着报福威镖局的被灭门之仇,原本他对自己的武功还挺自信的,可是前段时间接连被人打败,让他意识到自己根基太浅,要想通过武功报仇,恐怕短时间内不太现实。”

    宋青书皱眉道:“平之,之前传了你五岳神剑,单论剑法来说你已经不亚于余沧海了,现在唯一欠缺的就是经验与火候,当然因为你内力不足,要想稳操胜券,恐怕还需要七八年的功夫。”

    林平之苦笑道:“可是七八年的时间太长了,我已经一刻都等不及想要手刃仇人了。”

    “七八年时间很长么?”宋青书正色说道,“要知道青城派传承千年的底蕴,余沧海又是青城派这百年来最出色的人才,人家勤学苦练几十年,你短短七八年就能赶上,还不够满足么?”

    林平之面露惭色:“其实我也清楚这些,可是父母之仇不共戴天,我每天只要一空闲下来眼前就会浮现出当年福威镖局的惨状,我清楚再这样下去,很可能走火入魔,所以没法再等下去了。”

    “那你打算怎么办?”宋青书知道他说的是事实,若是他不能静下心来,就算再练个七八年,说不定反而会越练越退步。

    林平之答道:“最近听闻蒙古将四川归还大宋了,四川一地多出了很多职位空缺,正好先祖有一个堂兄弟的子孙在朝廷做官,我想通过他的途径得到一官半职,到四川趁机找余沧海复仇。”

    对方虽然没有言明,但宋青书也猜得出一二,毕竟余沧海是一派之主,麾下弟子甚多,林平之孤身一人,武功又没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要复仇实在太难,所以他打算利用官方的势力帮助复仇,毕竟青城山在四川境内,县官不如现管么。

    “你那个亲戚叫什么名字,如今担任何职位?”宋青书问道,如今四川的那些空缺官职被各方势力争抢安插自己的人,若是林平之亲戚能量不够的话,恐怕想插手也无能为力。

    “对方叫林如海,如今担任朝廷盐铁使。”林平之答道。

    “林如海?”宋青书一怔,他倒是知道这个人,是计相陈自强的手下三大使之一,虽然官职比不上宰辅那些人,可也是出了名的实权派。

    宋青书之所以知道得这么清楚,是因为林如海的妻子是贾似道的妹妹贾敏,两人生了一个女儿叫林黛玉,因此他虽然是陈自强的手下,却并非韩侂胄一脉的人,而是贾似道集团的核心人物之一。

    想到这里宋青书不禁奇道:“既然按辈分算起来林如海是你的族叔,为何你们却跑到我这里来了呢?难道是他不愿意帮忙?”

    林平之脸色一红:“那倒不是,我们之前到他府上拜访过几次,可每天他府上都门庭若市,我们连进都进不去。”

    看到他尴尬的样子,宋青书忍不住笑着安慰道:“你也不要多想,林如海肯定不是故意针对你的,他掌管天下盐铁之事,这个缺油水太肥了,别说是你,就是那些安抚使、转运使都经常在那里吃闭门羹,等上几个时辰更是家常便饭。”

    宋青书不禁想到前世国资委那些官员,虽然级别不怎么高,但是手中权力却极大,连省长、市长到他那里去了都得乖乖排队等候。

    一旁的岳灵珊脆生生说道:“我们知道继续等下去也是徒劳,所以打算请宋大哥帮忙引荐一下。”这些日子临安城内到处在传扬着宋青书的事情,岳灵珊得知他往来的都是宰执级的人物,所以拉着林平之过来找他,原本林平之很不好意思来求人,可是架不住岳灵珊的软磨硬泡,也只好硬着头皮跟来了。

    “你们来得还真巧,不出意外的话今天朝廷里很多官员就要到我府上来,到时候我替你们引荐一下。”宋青书笑道。

    林平之一脸激动,双拳紧紧握住,一张脸涨得通红,仿佛涂了胭脂一般:“多……多谢宋大哥,这实在是太麻烦了,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报答你的大恩大德。”

    “小林子你不必太放在心上,这对于我来说只是举手之劳而已。”看着他那比很多女人还要“娇媚”的脸蛋儿,宋青书一阵恶寒,一个男人长得比女人还女人,要是放到自己那个年代恐怕会有很多比利想肛他的。

    “宋大哥,为什么今天会有很多官员来你这里呢?”岳灵珊好奇地问道。

    宋青书还没来得及回答,不远处忽然传来了一个尖细高亢的声音:“宋青书接旨~”

    很快一群大内侍卫簇拥着一个太监来到几人面前:“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封宋青书为齐王……”

    宋青书回头对岳灵珊一笑:“这……就是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