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66章 物是人非

    宋青书愣神这会儿功夫,一旁的郭靖已经反应过来,他素来正直,对朋友又义薄云天,更何况宋青书对他还有救命之恩,哪里能袖手旁观?

    只听他虎吼一声,一个闪身便欺入到两人中间拦下了侍女刺客,那侍女虽然看起来武功不错,可又哪是郭靖这等高手的对手?

    短时间交手数招,那侍女惊呼一声,手中匕首已被打落,郭靖却好不给她喘息之机,使出降龙十八掌攻了过去,他的掌力何等了得,若是这下接实了,不死也要重伤。至于对方是女人他倒没有多考虑,因为此时在他眼中对方是一个狠毒的刺客,他在战火中淬炼多年,经历了不少刺杀事件,因此本能地对刺客毫不留情。

    眼看郭靖一掌即将击中那侍女,就在这时,旁边忽然传来剑鸣的龙吟,一道寒光攻了过来,武功高到郭靖这般境界,早已练就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急忙用降龙十八掌试图荡开对方长剑。

    谁知道对方剑法变幻极为玄妙,居然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躲开了他的掌力,反而犹如跗骨之蛆一般往他攻了过来。

    “来得好!”郭靖暗喝一声,不敢大意,拿出十二分精神迎上了来人,两人一个剑法精妙轻灵,一个掌法古朴厚重,你来我往十数招斗得十分精彩。

    黄蓉看出丈夫因为一开始有些猝不及防以致失了先机,对方剑招太过神奇,攻势又如潮水一般,担心丈夫出什么意外,正打算不顾身孕也要去帮忙,忽然看清了用剑那人的容貌,不由怒道:“吴将军,不知你为何要帮刺客!”

    原来出手的正是假扮吴天德的令狐冲。

    经她这么一打岔,令狐冲便趁机收剑跳出了战圈,在场的所有人都望着他,连韩侂胄这些同一个派系地也皱眉瞪着他,等着他给一个合理的解释。

    令狐冲收剑入鞘,用一种极为落寞的语气说道:“因为这个刺客是宋青书拜堂成亲的妻子。”

    “啊?”大厅之内顿时惊呼声四起,一群人不约而同往那刺客看去,此时刺客早已被赶来的侍卫控制住。

    尽管她一副侍女打扮,但众人依然可以看出她容貌秀丽绝伦,驾在她脖子上的刀寒光闪闪,显得她的肌肤白得便如透明一般,隐隐透出来一层晕红,一群人心中暗暗赞叹一声:“好一个绝色佳人。”

    “圣姑?”黄蓉毕竟是江湖中人,很快认出了那女子的身份,正是阔别多日的任盈盈!

    此时任盈盈也娇躯微颤地看着令狐冲,嘴里喃喃自语:“冲哥,是你么?”别人认不出来也就罢了,她岂会认不出来令狐冲的剑法?

    正想开口问他,不过她马上反应过来,对方既然易容乔装,显然是有他的苦衷,自己冒然叫破他的身份说并不定会给他带来不可预料的危险。

    正在这时,听到了令狐冲那句“刺客是宋青书拜堂成亲的妻子”,整个人顿时如坠冰窖,万念俱灰。

    宋青书这时也适时开口:“我和夫人间素来爱开这样的玩笑,打扰了各位的雅兴,万分抱歉。”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侍卫边上,衣袖轻轻一摆,那些侍卫顿时觉得手上一股柔力传来,手中长刀纷纷后撤。

    宋青书上前牵着任盈盈的小手坐回到主桌之上,因为听到之前令狐冲的那句话心如刀割,此时整个人犹如灵魂出窍一般,任由他拉着。

    看到这一幕,不远处的令狐冲瞳孔微缩,只觉得心中烦闷欲呕,端起桌前的酒杯一饮而尽。当初在扬州听到宋青书那番话,他并没有全盘相信,事后特意去查证了一番,结果愕然发现任盈盈果然已经和宋青书拜堂成亲了,本来他还猜测会不会她被强迫的,可是当他得知主婚人是武当的张三丰,他彻底绝望了。

    毕竟张三丰德高望重,人品也是世人皆知,若是其中存在强迫情节,他断然不会替两人主婚的。一想到这里,令狐冲又到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宋青书拉着任盈盈坐下,一边对众人介绍道:“这位是内子,日月神教的任大小姐。”

    “果然是郎才女貌~”既然正主都发话了,其他那些人哪还会不识相地提刚才刺杀的事情,个个也就顺势恭维起来,不过各自内心想什么却只有他自己清楚。

    沂王贪婪地看了一眼任盈盈绝色的面容,心中暗暗称奇:原本以为江湖女子都是那种泥腿子呢,没想到除了黄蓉之外,江湖上还有这般美貌的女子,对了,上次那个岳飞之女貌似也是国色天香,看来自己得找白莲教多收集点……

    韩侂胄暗暗摇头,色字头上一把刀,少年人果然把持不住,可惜陈家那对母女被送到宫里了,不然拿来拉拢他倒是挺好的。

    他要是知道陈圆圆如今已经在这内宅中住着了,不晓得会有怎样激动的反应。

    贾似道则是若有所思,姓宋的势力当真是不可小觑,金蛇营联合了日月神教,到时候侠客岛控制中原的脚步又得慢下来。

    史弥远则是暗暗皱眉,刚才进门的时候看女儿的反应显然和他关系不一般,也不晓得卫若兰知不知道……

    郭靖忍不住对旁边的妻子小声说道:“宋兄弟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太花心了。”

    “的确是个小色胚。”黄蓉面若涂脂,在烛火的照耀下,分外地娇艳欲滴。

    接下来宴会恢复了平静,宋青书一边和那些客人聊天,一边时不时打量身边的任盈盈,见她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不禁暗暗皱眉。

    此时他耳边仿佛多了一个黑色的小恶魔不停煽动着他:任盈盈之所以这么不安分,主要还是自己对她太纵容了,只要能得到她的身子,她就会认命了,毕竟人家前辈说过,那什么道是通往女人心灵最快的捷径。

    任盈盈虽然身为日月神教的圣姑,对于普通人来说高不可攀,可是对于宋青书来说,想要得到她的身子并非什么难事,随便输点欢喜真气到她体内,保证她会一改常态,变得无比火热主动;要么利用令狐冲来威胁,毕竟如今令狐冲正处于比武前关键时期,若是自己对他做点什么,保证能让他前途尽毁,为了心上人好,她很可能牺牲清白,电视剧里那些反派都是这样干的,因此还得到了不少主角的女人……

    宋青书越想越是心动,不过最终他还是放弃了这个诱人的冲动,毕竟强扭的瓜不甜……

    当然他也不会圣母到成全二人,而是觉得前面两种做法手段太低劣,而且最后未必能得到任盈盈的心。若是一般的女人,宋青书只需要得到身就够了,但任盈盈不一样,

    眼神余光扫到远处的岳灵珊身上,宋青书心中一动顿时计上心来。

    此时韩侂胄意味深长地看着郭靖,贾似道同样神色凝重地看着令狐冲,若说之前两人只是下意识想加强己方的胜率,看了刚才两人短暂的比试过后,每个人愈发坚定了使盘外招的决心。

    特别是贾似道,原本他认为郭靖对吴曦有着武力优势,可刚才吴曦占了先机的情况下,居然攻得郭靖有些喘不过气来,那套剑法实在太神奇了,再加上注意到吴曦内功近期内大进,若真的公平较量,贾似道不再像之前那般有信心。

    目光扫了一眼北静王,贾似道决定加快实施自己的计划。

    令狐冲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已经被卷入了风暴的中心,此刻的他只觉得心灰意冷,有一种被全世界遗弃的感觉,只是下意识往嘴里灌着酒,一开始一杯一杯喝,后来觉得不过瘾,甚至直接抓起酒壶喝了起来。

    一旁的韩侂胄看得眉头大皱,终于忍不住提醒道:“天德,你今天喝得太多了!”

    令狐冲本来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呆下去了,趁机起身道:“我有些不舒服,就先告辞了。”说完忍不住打了一个大大的酒嗝,惹得一旁的几人眉头暗皱避之不及。

    “要不要我派人送送你?”宋青书笑着问道。

    令狐冲看到他的笑容就觉得没来由地烦躁,不耐烦地挥了挥手:“不用!”说完转身踉踉跄跄地离去。

    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的岳灵珊突然疑惑地往宋青书所在的方向看了一眼,仿佛在侧耳聆听着什么,紧接着露出一丝意外与惊喜的神情,悄悄地往令狐冲离去的方向追了出去。

    看到令狐冲走了,任盈盈也身子一僵,下意识想起身,可是又意识到什么,重新坐了下来,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宋青书趁着其他人聊天的空档,悄悄对她说道:“不用这么狠心吧,一见面就要谋杀亲夫?”

    听到亲夫儿子,任盈盈脸上闪过一丝薄怒:“那是你骗了我。”

    “可是我并没有强迫你。”宋青书耸了耸肩,“当初你可是自愿与我拜堂的。”

    任盈盈呼吸一窒,不知道如何反驳,干脆直接扭过头去。

    “是不是想和你的冲哥说说话?”宋青书忽然问道。

    任盈盈身子一颤,不可置信地回头望着他。

    “去吧,等会儿记得回来就是。”宋青书温柔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