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72章 受惊过度

    刚放下窗幔没多久,外面的侍卫便撞开了门:“少奶奶?”

    一群人并没有立即冲过来,毕竟男女有别,刚才很有可能是秦可卿睡得太沉没有听见,万一冲过去看到主母身上什么不该看到的地方,他们这群人可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不过撞开房门这么大动静,睡得再沉也应该醒了,要是秦可卿还没有回应,显然是真的出事了。

    见纱帐轻动,里面却迟迟没有回音,一群侍卫面面相觑,“刷刷刷~”一阵干脆利落的拔刀声,大家不约而同将武器拿了出来。

    “吵死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就在这时,床上忽然传来了秦可卿嗔怒的声音,一只纤纤玉手从里面撩开了纱帐,紧接着秦可卿有些衣衫不整地从里面走了出来,眼神之中尽是嗔怒。

    “属下唐突了~”带头那侍卫急忙鞠躬谢罪,将西府闹刺客的事情说了一下,他又岂会看不出秦可卿此时丝毫没有受胁迫,毕竟她大大方方从床上下来,此时正站在自己面前,方圆三尺之内都没人。

    “最高警戒啊?”秦可卿显然也是吃了一惊,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对众侍卫挥手道,“西府闹刺客关我们这边什么事啊,你们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是!”那头领急忙领着一群人小跑了出去,替她关上门时忍不住提醒道,“少夫人这段时间切记不要出门。”

    秦可卿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也不答话直接过去从里面将门反锁起来。

    那侍卫脑海中浮现出临别时秦可卿那妩媚的白眼,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心想少夫人真他娘的尤物,要是能和她睡上一晚,就是短寿十年也愿意啊……

    不过他知道自己也只能悄悄想想,一旦稍微泄露点风声,自己就会死无葬生之地。

    在门背后听到侍卫离开过后,秦可卿方才舒了一口气,脸上浮现出一丝甜蜜的笑容,一路小跑着回到床上,伸出纤纤玉指点了点床上的男人:“你这人,真是越来越大胆了~”

    宋青书一怔,他原本正奇怪秦可卿为何会主动替他打圆场,之前生性风流以致饥渴难耐想男人的猜测早就被他否决了,毕竟再风流也不至于如此。

    如今听到她这句充满了撒娇与亲昵的话语,心中瞬间恍然大悟,她显然把自己当成了另一个人。估计是她和谁约好了今晚在此幽会,结果自己误打误撞跑来了。

    “这女人也是心大,都没看清对方的样貌就这般投怀送抱,也不怕被别的男人给睡了。”宋青书暗暗咂舌。

    不过目光落到自己的衣袖上,宋青书终于明白了,原来刚才自己换上了贾蓉的衣裳以防万一,结果从身后制住秦可卿的时候她看到了袖子,认出了是自己丈夫的衣裳,这才放下了所有的防备。

    再加上屋中并没有点蜡烛或者油灯之类的,此时一片漆黑,宋青书还能仗着功力精深,凭借洒落进屋的淡淡月光看清秦可卿的样貌,对方却不会武功,完全看不清自己模样。

    正恍惚间,一个柔腻温热的身子已经贴了过来,一双玉臂轻轻搂住了他,将脸颊贴在了他的身上:“你这样也太危险了,万一被人发现,你让人家今后怎么出去见人呐~”

    对方近乎撒娇的呢喃配合着柔软的娇躯在怀中扭动,宋青书只觉得口干舌燥,同时心中大奇:“你们两人是夫妻,就算被人看到了又怎么做不了人了?”

    “唔~”担心一直不答话会被她怀疑,原本想模拟贾蓉的声音回答她,可是临到嘴边宋青书忽然意识到什么,终究只是模棱两可地应了一声。

    “今天听丫鬟说蓉哥儿一直没回来,我就猜到估计是你把他支出去的,可是府上侍卫戒严了你还跑来偷香窃玉,你的胆子真是越来越大了,要是传到西府老祖宗耳里,有你好受的。”秦可卿轻嗔不已。

    宋青书此时却被对方话中蕴含的信息量给惊呆了,显然秦可卿并非将自己当成她的丈夫贾蓉,而是把自己误认为是另一人。

    能正大光明将贾蓉支出去,再联系到之前听到的一些风言风语,这个人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正是宁国府如今的当家,贾珍!

    原本宁国府当家是贾敬,与荣国府的贾似道是同辈,不过贾敬一心修道,整个人早就搬到道观里去了,府中的事全都交给了贾珍在打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贾珍如今就是宁国府一家之主。

    “这个贾敬会不会就是侠客岛上的木岛主?”宋青书暗暗寻思,他当然不相信那个什么修道的鬼话,贾似道平日里政务繁忙,估计也没什么精力打理侠客岛上的事情,可是侠客岛这股庞大的力量又不可能托付在外人手里,想来想去也就他的堂兄贾敬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宋青书脑筋正飞速旋转的时候,怀中的秦可卿娇哼一声,仿佛一条美女蛇一般不停地扭动着,一双巧手灵活地解开了他的衣裳,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对方已经主动亲上了他的胸膛。

    宋青书身子一下子就僵硬了,他万万没想到事情会有这种发展,那小巧灵活的舌尖仿佛琴中圣手一般,不仅撩拨着男人的心弦,还撩起了男人心中最原始的火焰。

    “真是个磨人的小妖精~”闺房之中充满了沁人心脾的甜香,宋青书只觉得自己仿佛在天堂一般,一时间竟然有些乐不思蜀起来。

    尽管理智告诉他这样有些不厚道,但是男人的本能让他有些无法抗拒这样的诱惑,更何况秦可卿也不是什么循规蹈矩的良家,就算真的发生什么也不至于有什么负担。

    秦可卿又哼了一声,声音甜腻入骨,宋青书入手处尽是一片温腻,原来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褪去了全身的衣裳。

    秦可卿身子很软,全身娇柔欲融,宋青书经验丰富,一沾她的身子就判断出她此时已经情动至极,不由暗暗咂舌,不需要前.戏居然身体就已经如此动情,这样的女人真是男人的恩物啊。

    “虽然你这时过来很危险,但是我很喜欢~”秦可卿咬着他的耳朵,痴痴地笑了起来,每一个音节,甚至每一声气息,都能让男人气血翻腾。

    宋青书此时哪还不明白,平日里贾珍和秦可卿就经常这般偷偷约会,先是随便找个由头将贾蓉支出去,然后贾珍在偷偷潜入秦可卿的闺房,享受这个妩媚动人的儿媳。为了避免无意间被下人发现,所以他每次过来都会穿上贾蓉的衣服遮掩形迹,这也是为什么刚才秦可卿看到宋青书身上的衣服就把他认错了。

    之所以没有认成是自己的丈夫,因为刚刚宋青书一闪而逝显露了极为高明的轻功,而贾蓉只会点三脚猫功夫,平时欺负一下流氓丫鬟还行,哪登得上大雅之堂,荣国府这边只有贾珍才有这般高明的功夫。

    宋青书看得出秦可卿也是真的爱贾珍,不然不会整间屋子一个丫鬟也没有,要知道京城里这些贵族里间外间,随时有不少丫鬟婆子服侍着,如今一个人也没有,显然是她刻意支开了。

    想到这里,宋青书不禁有些同情起贾蓉来,难怪他刚才居然失心疯地跑到荣国府里想污辱李纨,想必他心里非常清楚父亲支开他是要做什么,可是他的一切都是父亲给的,从小到大都慑服于父亲的威严,他不敢也没能力反抗,只能将压抑多年的变态发泄到其他人身上,李纨就差点成了他的牺牲品。

    神游物外这会儿功夫,两人已经不知不觉痴缠到了一起,秦可卿仿佛一只妩媚的猫儿一般,逗得宋青书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将她压在了身下。

    感受到男人充满压迫力的重量,秦可卿心中闪过一丝疑惑,今天的他好像和平日里有些不一样,平日里的他儒雅潇洒,成熟稳重,今天的他仿佛一轮骄阳,比平日里多了数倍的阳刚之气……

    那种强烈的压迫感让她灵魂上有一种想要臣服的感觉,纤手悄悄下移摸了一把男人的身体,不由吓了一跳,整个脸蛋儿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身体不知不觉中变得更软了。

    感受到对方无声的邀请,宋青书正要扣关破城之际,脑中忽然闪过任盈盈那倔强无比、愤怒中带着复杂情绪的眼睛。

    想到自己此行是为救任盈盈而来,宋青书瞬间冷静下来,自己岂能因为这点诱惑而误了正事,万一这期间任盈盈真的出了什么事情,自己恐怕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

    敏锐感受到身上男人情绪的变化,秦可卿诧异地问道:“你怎么了?”

    宋青书暗叫一声惭愧,随手点了她的穴道,然后开始穿衣服起来。秦可卿对这般变故十分不解,一双美丽的眼睛不停地眨啊眨,可惜她被封住了穴道,连话都说不出来。

    快速穿好了衣裳,宋青书正寻思着也不知道贾珍回来没有,自己得跟踪他方才找得到任盈盈的下落。

    忽然门外传来一声轻响,宋青书听出那是衣袂破空的声音,不禁大吃一惊,正寻思着对方是哪方高人,谁知道对方居然径直往这间屋子走来。

    宋青书来不及躲藏,无奈之下只好撩起被子一脚,钻到了被窝里去,这样一来便再次紧紧挨着秦可卿火热的娇躯,被窝里充满了旖旎的幽香,搞得他差点再次把持不住。

    只听得那人走了进来随手关上门,接着响起了火折子的声音,应该是点燃了屋中的灯。

    “可卿,你已经睡了?”一个颇有磁性的男声响起。

    看到眼前那张熟悉的面孔,秦可卿此时却觉得有些毛骨悚然,既然贾珍现在才来,那么被窝里的人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