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74章 夫妻反目

    不得不承认贾珍武功挺不错,放到江湖上也能坐稳一派之主,可是如今宋青书盛怒之下全力出手,他又哪里挡得住?

    没过多久,贾珍就被宋青书抓住了身上大穴,浑身瞬间没了力气。

    “你要干什么?”贾珍又惊又怕,自己这个密室如此隐秘,外面又有重重侍卫把守,也不知道这个人是怎么进来的,而且他自问武功不错,结果在这人面前居然一点反抗能力都没有,对方那银色面具更是散发出一层诡异的光芒,更增添了他心中的惊惧。

    “你现在问的这话不觉得很有即视感么?”宋青书讥讽地笑道,刚才那女子也是这般质问贾珍的,没想到风水轮流转,这么快就该他感受这种恐惧的滋味了。

    下意识看了一眼椅子上那女子,宋青书眼睛瞬间就直了:“怎么是你?”

    只见那女子肤色白腻,俊目流眄,哪怕是身陷险境唇角也微微上扬,当真是未语人先笑,说不清的温柔妩媚,不是阔别许久的骆冰又是谁?

    当初在盛京一别,骆冰与文泰来决裂,但是又做不到心安理得地跟宋青书,于是接受李沅芷的邀请到扬州散心。

    前不久宋青书还特意问过李沅芷关于她的事,得知骆冰在她家里呆了没多久便告辞了,接下来云游四海,也不知道她如今的下落。

    如今阴差阳错在这里见到她,宋青书又岂能不欣喜。

    不过因为他戴着面具的缘故,骆冰并没有认出他,只是一脸疑惑地望着这个神秘人,不知道他是敌是友。

    不过想到反正状况不能再坏了,落入这人手里总好过落入贾珍手里,是以心中暗暗支持着宋青书,见到他干脆利落地制服贾珍,又是高兴又是震惊。

    看清楚她是骆冰,宋青书更是生气了,挥手就扇了贾珍一巴掌。

    贾珍又气又急:“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叔父乃……”

    他还没说完,宋青书再次给了他一巴掌:“别说你叔父是谁,就算你亲爹是天王老子我也照打不误。”

    看到他的眼神,贾珍心中一寒,顿时不敢再说话了。

    宋青书走到骆冰跟前,替她松了绑,有心询问她为何被抓到这里,不过此时自己身份未明,她未必会和我说实话,还是等会儿再私下问她好了。

    本想着先将骆冰救出去,马上再去查探任盈盈的下落,不过临走之际宋青书忽然想到贾珍刚才使出的武功,忍不住回头问道:“你怎么会乾坤大挪移?”这个问题一直困惑着他,若是得不到答案,他恐怕寝食难安。

    “什么乾坤大挪移,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贾珍眼神闪烁,顾左右而言其他道。

    宋青书这会儿没功夫和他浪费,直接走到他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肩头,真气鱼贯而入,对方顿时受不住痛惨叫起来。

    宋青书趁机对他施展了移魂大.法,贾珍武功虽然不错,但是论心志,远不如陈友谅和成昆那般坚毅,心理防线瞬间就土崩瓦解,被移魂大.法所控制。

    “你的乾坤大挪移是从哪儿学的?”宋青书再次问道。

    这次贾珍并没有顾左右而言其他了:“是……从可卿那里得来的。”

    这下轮到宋青书吃惊了,他万万没想到是这个答案:“胡说,秦可卿不会半点武功,怎么能传授你乾坤大挪移!”

    他刚才和秦可卿那么近距离接触,若是连对方有武功都查探不出来,他还不如买块豆腐撞死算了。

    “真的……真的是从她那里来的,”贾珍急忙解释起来,“准确地说,是她娘的遗物。”

    “她娘?”宋青书一怔,秦可卿的身世一直是个迷,后世红学家众说纷纭,有人说她就是营缮郎秦业从养生堂抱养的女儿,但营缮郎这样一个区区小官又岂能和贾府攀上亲?更何况还是个弃婴?因此一部分红学家认为秦可卿是废太子的女儿,就因为贾家站在废太子这边,才为日后的衰落埋下了祸根……

    关于她的身世可谓众说纷纭,没一个定论,这下连宋青书也好奇秦可卿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有着怎样的背景:“她娘是谁?”

    “她娘……”贾珍眼神中一阵闪烁,哪怕是在中了移魂大.法的情况下也极为犹豫,显然这关系到一个极大的秘密。

    宋青书继续催动功力看着他的眼睛:“快说!”

    贾珍没法抗拒心灵之力,下意识答道:“她娘是金芝公主。”

    宋青书一怔:“金芝公主是哪国的公主 ?”他历经清、明、金、宋数国,对大多数公主的名头也略知一二,可是从来没听过有什么金芝公主。

    “没有国家……”贾珍解释起来,“金芝公主是逆贼方腊的女儿,当年明教教主方腊聚众叛乱,自号圣公,改年号永乐,封女儿为金芝公主,声势一时无两。”

    宋青书霍然开朗,难怪贾珍会乾坤大挪移,原来是从方腊这里传下来的。来到这个世界几年了,宋青书也大致摸清了这个世界明教的变迁,方腊是明教第30任教主,当年起兵反宋,声势浩荡,差点动摇了宋朝的根基。

    (原著方腊是明教第7任教主,为了跨书之间顺利衔接,这里设定为第30任。)

    宋廷使用借刀杀人之计,利用招安的梁山泊宋江等人攻打方腊,同时派大内高手童贯以及黄裳带兵平叛,黄裳与明教的恩怨就来自于此。

    方腊天纵英才,武功极高,这一役让梁山泊和宋廷都死伤惨重,不过大势所趋,方腊还是寡不敌众,兵败生死。

    因为这次叛乱,明教在江南再也呆不下去,余部便选择西迁,在洞庭湖附近停留下来,方腊的手下钟相继任了第31任明教教主。

    钟相报仇心切又起兵反宋,却屡败于宋将孔彦舟之手,无奈之下强行突破乾坤大挪移,不过乾坤大挪移凶险异常,内功不够者很容易被反噬,果然没过多久钟相修炼得走火入魔成为一个废人,被孔彦舟生擒。

    钟相的手下杨幺收拢残部,继任了明教第32任教主,比起钟相来他能力要高得多,经过几年休养生息,明教声势渐渐恢复,大有当初方腊时的气象。

    宋廷数次派兵剿灭,都惨败而归,杨幺本以为可以完成方腊没有完成的事情,谁知道马上迎来了一个名垂青史的对手岳飞!

    尽管杨幺使出浑身解数,依然不是岳飞的对手,唯一一次差点俘虏对方,还被一个美若天仙的女子路过救了岳飞即小龙女的母亲李沧海。

    接着岳飞再也没有给杨幺机会,大破明教,杨幺也兵败身亡。

    洞庭明教余部和当初江南明教另一股明教残部继续西迁,最后在西域光明顶汇合,重建了明教,阳顶天被选为第32任教主,在他的带领下,明教休养生息蒸蒸日上,声势又浩大起来,不过吸取了前任的教训,一直不敢轻易重回中原。

    因为方腊以及钟相杨幺两次叛乱,尽管他们自己认为是起义,但教众素质参差不齐,少不得一些烧杀抢夺,奸.淫掳掠的事情,中原百姓饱受其苦,那些名门正派弟子中很多家人曾遭过明教毒手,所以明教从此被各大门派视为邪教。

    听闻明教在光明顶又有死灰复燃的迹象,为了避免历史重演,六大派联合起来攻上光明顶将潜在的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可惜张无忌横空出世,再加上六大派内部也勾心斗角,最后反而被赵敏带汝阳王府给一网打尽。

    宋青书正在回忆明教的历史,贾珍又开口了:“当初方腊势大,朝廷军数次受挫,最后也不知道谁出了计谋,让梁山泊的柴进去方腊军中当卧底,来个里应外合。”

    “柴进?莫不是郑王之后?”宋青书眼神古怪,当年柴荣有七个儿子,前三个儿子在幼年被后汉隐帝所杀,剩下四个幼子,柴熙让不知所踪,柴熙谨被潘美收养,改名潘阆,创建了逍遥派;柴熙诲被卢琰收养,改名卢多逊,鼓动赵廷美叛乱失败后被发配崖州,卫若兰和唐赛儿就是他的后代。

    除了这三脉之外其实还有一脉,那就是柴宗训,他8岁继承了皇位,结果很快被赵匡胤废掉,降为了郑王,这一脉在朝廷为官,夹着尾巴做人,倒也过得勉勉强强,不过传到柴进这一代,也没什么人把他当龙子凤孙,连一个知府都敢欺负他,数次被贪官污吏谋财害命过后,柴进一怒之下也投入了梁山的造反事业。

    “不错,”贾珍点点头,“郑王一脉,一代不如一代,不过柴进这小子还是有点本事,特别是生得英俊潇洒,所以派他到方腊军中卧底。”

    “别说这小白脸还真有本事,很快就勾搭上了金芝公主,当上了方腊的驸马,那个金芝公主可是远近出名的大美人……”说到这里,贾珍嘿嘿笑了起来,语气中倒是止不住的艳羡之色。

    “朝廷手里捏着柴进的族人,柴进也没办法,只能里应外合助朝廷攻入方腊的大本营,金芝公主那时才知道柴进的身份,”贾珍一边说一边有些幸灾乐祸,“相爱之人反目成仇,那画面不要太美。”

    宋青书眉头微皱,他却能感受到当时柴荣的痛苦煎熬以及金芝公主被背叛的伤心欲绝,不由暗暗地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