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85章 生离死别

    幸亏忠义军的人犹豫了一会儿,任盈盈才得以从六和塔逃出来,不过她丝毫不敢放松,因为她已经听到追兵远远往这边赶来的声音。

    任盈盈脑袋一阵阵眩晕,她清楚这是施展燃血大.法的后遗症,因为前面数次在江湖上遇险,她回黑木崖过后向父亲请教有没有什么自保之法,任我行犹豫再三,但经不住她的哀求,还是将日月神教一个不传秘术燃血大.法传给了她,并再三告诫,除非真的已经到了绝路,不然决不能施展。

    因为这门秘术是通过燃烧人精血获得神奇的能力暴涨,可是代价也非常惨重,那就是会折损至少三十年阳寿,如果以任我行的年纪施展,说不定完了过后就直接暴毙也有可能。

    任盈盈也是不得不这样做,毕竟下一刻就要死了,施展燃血大.法过后,暂时冲破了体内的限制,所以才能杀掉掐她脖子的人。

    虽然心中很想杀掉这些害她的人,可是她想起燃血大.法口诀上的禁忌,知道这样的状态维持不了多久,而忠义军那十几个人有几个武功不在她之下,根本没可能先杀死他们。

    如今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利用自己的轻功优势,尽快逃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可惜忠义军的人里面不乏追踪的高手,有几次她的藏身之地都被发现,任盈盈不得不继续逃亡,经过这么几次折腾,她感觉得到身体越来越烫,眼前也越来越模糊。

    她明白燃血大.法的效果已经快到了,到时候自己会变得比之前更加虚弱,任盈盈嘴唇都快咬出血来,利用身体的疼痛感刺激着自己继续保持清醒。

    其实燃血大.法并没有这么鸡肋,正常情况下牺牲了三十年寿元,功力会在短时间暴涨数倍,可惜任盈盈之前功力被特殊手法禁制,导致施展燃血大.法大部分效果都是在冲破禁制上面了,所以才导致维持时间这么短。

    一路追逐与逃亡,不知不觉任盈盈被逼到了钱塘江边,可真是前无去路后有追兵。

    忠义军的人远远将她围住,却并没有着急冲上来,他们忌惮任盈盈依然有反击之力,不过同时也清楚,她这样的状态没法持久,时间拖得越长,对他们也就越有利。

    任盈盈凄然一笑,这些人太高估她了,自己此时已经油尽灯枯,他们若是冲上来自己一点反抗力都没有。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给了她一个选择的机会。

    回头望了一眼身后波涛汹涌的江水,她眼中闪过一丝迷茫,我这一生就这样结束了么?冲哥……

    任盈盈试图想令狐冲,可是她却愕然发现此时脑海里出现得更多的反而是那个让自己非常讨厌的男人。

    平日里她恨不得杀了对方,可是现在身处绝境,那些恩怨反而彻底释然了,她不禁想到自己以前也碰到过几次类似的绝境,当时似乎都是宋青书救了自己?

    回忆起他一手抱着自己,一手将各路敌人尽数挡下的画面,任盈盈幽幽叹了一口气:看来不是每次自己的运气都会那么好啊。

    她失神这会儿功夫,忠义军的那几个高手也有些意动,悄悄往她围拢过来,只要一进入攻击距离,他们便会同时出手。

    任盈盈厌恶地看了他们一眼,再看了看东边渐渐绽放的霞光,知道太阳马上就要出来了。

    “好想再看一次日出啊。”任盈盈幽幽叹了一口气,随即终身一跃跳到了钱塘江中。她毕竟还是个年纪轻轻的姑娘,对尘世间还充满了眷恋,可是她清楚,自己没有时间等到太阳出来了,马上忠义军的人就会扑过来,与其落在这些人手中受尽屈辱,还不如自己了结性命。

    她整个人一跳进去便被汹涌的江水吞没,瞬间就失去了踪影。

    忠义军的众人大惊,纷纷跑到江边查探,可除了滚滚江水之外,哪里还看得到其他什么?

    为首那小头领皱眉道:“大家沿着江边找一找。”

    一群手下叫苦不迭:“没这个必要吧,如今这江水这么湍急,同时又冰冷刺骨,就是一个武林高手也很难活命,更别说她已经身受重伤。”

    “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不然到时候我们怎么和大当家交待?”那小头领瞪了那人一眼,其他人心中一凛,知道张柔的脾性,倒也不敢再怠慢,纷纷散开在江边寻找起来。

    宋青书一路疾驰,终于赶到了六和塔,发现里面早已人去楼空不禁心中一沉,神色凝重地走了进去,结果在一间屋子里除了发现几个忠义军的尸首之外,并没有看到任盈盈的踪影,他反而心中一喜,这种情况下总比看到她的尸体好。

    忽然耳朵一动,他隐隐听到风中传来什么声响,急忙脚尖一点,整个人犹如燕子一般,轻盈地站到了六和塔顶,四处瞭望起来。

    很快他便注意到远处江边的异样,他目光锐利,虽然隔了几里的距离,还是看出了那些人是忠义军的装扮,整个人瞬间犹如离弦之箭射了过去。

    “找到没有?”江边忠义军的小头领沉声问道。

    “没有。”几个手下纷纷摇头。

    “你们在找谁?”这个时候身边忽然响起一个声音。

    “废话,当然是在找任大小姐。”那小头领不耐烦地答了一句,忽然意识到不妥,一群人纷纷骇然地回过头来,正好看到一个年轻男子站在身后,也许是出现得无声无息,此时的他浑身上下有一股妖异邪魅之意,微微闪动的眼神更是散发着危险暴戾的气息。

    “金蛇王宋青书!”有人马上认出了他,一群人瞬间拔出武器想自保,可是他们骇然发现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他们的身体根本动不了分毫。

    “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宋青书并不想浪费时间,径直走到那小头领面前,直接施展了移魂大.法。

    “刚才…….任大小姐……”那小头领身子僵了一下,接着便一五一十回答了出来。

    忠义军的人纷纷大惊,他们还以为小头领会一个字不说呢,毕竟他是忠义军里出了名的硬骨头,哪知道这么容易就招了。

    一群人奇怪地往他望去,发现他此时的双眼早已没了平日里的神采,只剩下肉眼可见的浑浑噩噩。

    “燃血大.法?跳江……”宋青书眼神中暴戾的气息越发浓烈,“既然你们害得她这样,那……全都去死吧!”

    忠义军那十来个高手瞬间僵硬,浑身仿佛冰雕一般,眼神之中还保留着死前的惊骇欲绝,他们并非死于什么阴寒真气,而是直接被宋青书犹如实质一般的杀气给摧毁了生机。

    其实这样死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太便宜了,但宋青书此时心系任盈盈的安危,根本没功夫来折磨他们。杀了这些人过后,宋青书整个人犹如大鹏展翅,也跳入了波涛汹涌的钱塘江里。

    不过他并没有像任盈盈一般直接掉入水中,而是整个人站在水面上踏波而行。

    此时正值黎明前夕,四周并没有什么人,不然看到眼前一幕肯定要惊呆的,当年达摩一苇渡江被传为千古神迹,如今宋青书直接在江面踏波而行,恐怕也不遑多让。

    宋青书自己却没有半分欣喜,一脸沉重地往下游找去。算了算时间,在根据江水的流动速度,盈盈恐怕已经被冲到数十里开外了,怕自己计算失误,刚才还特意问过忠义军的人,他们已经找出了数里的距离,的确没有发现任盈盈半点踪影。

    一路运起轻功快速踏波而行,尽管主要精力放在数十里开外,但沿途他依然不敢有丝毫放松,一双锐利的眼睛不停扫视着附近江面。

    可惜这里正逢钱塘江下游,临近入海口附近,江面比正常情况宽阔了不知道多少倍,再加上到处是四散的浪花,饶是以宋青书的眼力,也根本看不过来。

    “盈盈~盈盈~”宋青书一边寻找,一边呼喊着,在他强大内力加成下,哪怕到处是轰鸣的江水声,依然确保了声音传遍江面每一个角落。

    宋青书一边往下游找去,一边暗暗下定决心,将来一定要找李秋水学一下她的“传音搜魂大.法”,这次的遭遇让他明白自己武功再高,也有很多无能为力的时候。

    传音搜魂大.法近似于武侠世界里的雷达,若是自己会这门功夫,这次盈盈、黄蓉被劫,自己也不至于如此被动。

    因为算出盈盈大概率被冲到数十里开外了,宋青书沿途只是一扫而过,虽然有不少遗漏的地方他也顾不上了,只能拼命往前追赶。

    一路上一边踏波而行,一边用内力呼唤任盈盈的名字,这样赶了几十里路,饶是以宋青书如今的内力也有些支持不住,毕竟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运起轻功时不能开口,一开口真气就泄了,也就宋青书才有办法两者兼顾得这么好吧。

    此时的任盈盈正在江水中不停沉浮着,在冰冷刺骨的江水中泡了这么久,她的身体已经冰凉,意识也渐渐涣散。

    “好想睡觉……”任盈盈清楚自己一旦睡着了恐怕就永远醒不过来了,不过此时的她实在太辛苦了,因为燃血大.法的后遗症,她体内已经趋于崩溃,再加上冰冷的江水,还有那溺水的窒息感,让她实在有些撑不下去了。

    “以前听奶妈说过人死的时候眼前会闪过这辈子最留恋的人,可我为什么偏偏想到他?”任盈盈一阵恍惚,渐渐闭上了眼睛。 ——

    感谢:白海浪、Style名字、书友17425192、书友24152048、江户川天枰、老骗我、NickLu、书友23004959等书友的打赏以及各位热心书友的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