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87章 爱恨一线间

    任盈盈觉得自己仿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面自己已经来得到了地府,到处是黑漆漆的,阴风阵阵,她虽然身为日月神教圣姑,见多识广胆子也比一般女人大得多,可是依然有些毛骨悚然,特别是那种刺骨的寒冷,简直要将她的思维都给冻住。

    漫无目的地在这个空旷凄冷的世界游荡着,不知不觉跟着其他小鬼的人潮哦,不对,应该叫鬼潮身不由己到了奈何桥边,孟婆端了一碗汤让她喝下去。

    任盈盈有些迟疑,隐隐觉得自己不能喝这个汤,似乎有着什么重要的人在等着自己,可当她仔细去想时,却根本想不起那人的名字,甚至连他的容貌也模模糊糊,一个浑身金光闪闪的人出现打翻了那碗孟婆汤,然后抱起她就往回跑,后面跟着一大堆鬼差在追二人。

    处于女人矜持的天性,任盈盈下意识想推开抱着她的男人,可是推了几次对方反而把她抱得愈发紧了。

    尽管心中害羞到了极点,可是那个男人身上暖洋洋的,驱散了从来到这个世界后她发自骨子里的寒意。

    内心忽然有些舍不得这份舒适,任盈盈推了几下没有成功,最后力气越来越小,顺势就默认了对方抱着自己了。

    她一直想看一下那个男人的样貌,可惜不知道是她眼睛出问题了还是对方笼罩在金光中的缘故,他的容貌一直模模糊糊的看不真切。

    “他到底是谁?”懒洋洋在他怀中舒展了一下身体,任盈盈心中剩下了一个巨大的问号。

    就这样仰着头看着对方,任盈盈忽然欣喜地发现自己眼前清晰了一点,虽然只是一点变化,但已经足够让她振奋,她努力睁大着眼睛,世界一点点开始清晰起来,那人脸上模糊的薄雾也一点一点散去。

    终于,她看清了那人的样貌,坚毅的线条在金黄色光芒的照应下愈发俊朗。

    “宋青书?”任盈盈脑海里浮现出一个名字,不过她还有几分迷惑,宋青书是谁?紧接着潮水般的记忆汹涌而来,一个个名字,一件件事情……她都想起来了,同时也想起了自己和宋青书之间发生的种种事情。

    “他睡着的样子似乎没那么讨厌了。”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任盈盈唇角渐渐泛起一丝微笑。

    不过下一秒她的笑容瞬间凝固了,因为她发现这并非梦境,而是真的和那人近在咫尺地靠在一起。

    任盈盈下意识往后退去,忽然察觉到身体的异常,不可置信地低头望下去,先是看到对方赤裸的胸膛……不过她此时关心的不是这个,瞬间移开目光往自己身上看去……

    “啊~”小茅屋里响起了一个女人惊慌的呼叫声。

    宋青书迷迷糊糊醒来,正好对上任盈盈愤怒的目光,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对方却拼命拿着一旁的东西往他身上扔了过来:

    “卑鄙无耻!”

    “变态下流!”

    “趁人之危!”

    ……

    尽管对方不停地在骂自己,宋青书却一点都没有生气,只是那样激动地看着她。

    任盈盈见状更是羞怒,拼命地挥舞着双手在他身上抓挠起来,宋青书却是猛地一下将她拉入了怀中,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低头吻了上去。

    “呜呜~”任盈盈一双杏眼瞪得老大,拼命地挣扎起来,指甲甚至在他身上挖出了一道一道血痕,可是宋青书仿佛感受不到一般,只是那样紧紧地抱着她,拼命地吻着她。

    “我终于把你救回来了!”宋青书默默在心底说道。

    看到他眼中激动的眼神,任盈盈仿佛感受到了什么,挣扎的双手渐渐放缓下来。

    经过最初的本能反应,她渐渐回忆起很多东西,自己渐渐沉入水底时对方从朝阳中走来,江边他抱着自己的痛哭,小茅屋中他用体温给自己取暖,不停给自己输送内力最后精疲力竭昏睡过去……

    说来也奇怪,明明之前她都没有了心跳,可刚才发生的一切事情,她居然都记得。

    想起这一切过后,任盈盈芳心某一处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动了,又想到了跳江前那个念头:为什么每次我危险的时候都是你出现来救我……

    回忆起宋青书刚才救自己时的种种,任盈盈能清楚地感受到了他对自己的深情,再联想到自己已经和他拜堂成过亲,忍不住暗暗气苦:真是个混蛋,以前为什么以前会那样欺负我~

    有时候人的感情就是这么奇怪,爱与恨也就一线之隔。任盈盈平静的心湖泛起了一层一层的涟漪,还有越来越浓郁的柔情。

    不知不觉一双手不在拼命挣扎,反而轻轻抱住了身上的男人,任盈盈也渐渐闭上了眼睛开始回吻起来。

    感受到她的变化,宋青书不禁欣喜若狂,愈发热情地亲吻着她,仿佛要把她整个都揉到自己身体里。

    因为刚才江水打湿了全身,宋青书担心寒气入侵所以脱掉了衣服,两人此时身上不着片缕,这样亲密地抱在一起亲吻,正所谓干柴烈火,两个人身体渐渐都有了反应。

    感受到男人身体的变化,任盈盈脸色绯红,本想推开身上的男人,不过纤手按在他胸膛后,不知为何却并没有使力。

    不过她没有推,接下来反而被宋青书按着肩头,温柔地推倒在了地上。

    隐隐察觉到即将发生什么,任盈盈咬了咬嘴唇,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

    宋青书抄起她的腿弯,温柔地抵了过去,感受到那炙热阳刚的压迫感,任盈盈羞得转过头去不敢看他,身上的肌肤早已嫣红地快滴出血来。

    “我来了?”宋青书温柔地看着她。

    任盈盈心头又是一阵狂跳,一向腼腆的她根本不知道这种情况下该如何回答,最终只是模模糊糊嗯了一声。

    得到佳人应允,宋青书腰身一沉,正要剑及履地的时候,任盈盈忽然秀眉紧蹙,接着开始剧烈地咳嗽起来。

    “你怎么了?”感受到她身体的异样,宋青书急忙停下来问道。

    “没事,你继续……”任盈盈刚开口,却忍不住哇地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宋青书急忙将她扶起来抱在怀中,一只手开始查探起她的脉搏,感受到那纷乱虚弱的脉象不禁心中一沉。

    “对不起。”任盈盈一脸歉意,脸蛋儿贴在他胸膛,听着他沉稳的心跳,尽管身体很难受,此时却格外平静。

    “是我不好,忘了你刚施展过燃血大.法,又被冰冷的江水泡了这么久,身体早已虚弱到了极点。”宋青书一脸自责。

    “你怎么知道我施展了燃血大.法?”任盈盈好奇道。

    “我从忠义军那些人口中知道的。”宋青书一边查探她脉象,一边皱眉问道,“你体内精血耗尽大半,恐怕要修养很长时间才能恢复了。”

    任盈盈淡淡一笑:“你又何必安慰我,我知道燃血大.法一使出来,至少会耗掉三十年阳寿。”

    宋青书陷入了沉默,他虽然没见过燃血大.法的口诀心法,但此时任盈盈体内的状况的确不容乐观,她燃烧精血过后又在刺骨的江水中泡了这么久伤了经脉,又被自己勉强从鬼门关拉回来,真正算起来,恐怕还不止损失三十年阳寿。

    “你也不必烦劳了,我并不后悔这样的选择,要是当时我不施展的话,现在也没机会和你见面了。”见他面有悲戚之色,任盈盈反而体贴地安慰起他来。

    宋青书紧紧握住她冰凉的小手,一脸郑重地说道:“盈盈,我一定会找到办法修补你受损的阳寿的。”

    任盈盈微微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扭动了一下身子,换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躺在他怀里。

    “你不信?”宋青书眉毛一挑。

    “我信。”任盈盈笑着答道。

    “我知道你不信,”宋青书苦笑几声,旋即双眼中露出坚毅的光芒,“不过世人眼中不可能的登天求雨都被我做到了,替你逆天改命我也一定做得到!”

    任盈盈也渐渐收起笑容,一双熠熠生辉的大眼睛静静地看着他:“我相信你。”

    同样的话,语气却完全不一样。

    宋青书点点头:“你现在体内受损严重,我先用一阳指温养你的经脉,治好你的内伤。”

    任盈盈嗯了一声,旋即却想到什么,脸色微红:“我们能不能先穿好衣服?”刚才意乱情迷之时,她倒也没有注意这些,可如今激情退去,一向腼腆害羞的性子又开始作祟了。

    宋青书摇了摇头,见对方脸上升起一层薄怒,方才拿过散乱在一旁的衣裳塞到她手里:“你看衣服全被江水打湿了,怎么穿得了。”

    任盈盈不信邪地一摸发现果然如此,不禁有些恼怒地说道:“那你生堆火起来吧。”

    宋青书知道她素来极为好面子,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经常是反着来的,她现在虽然有些恼怒,但只是有些拉不下面子,并没有真正生气。

    “好好好,我生一堆火便是。”宋青书知道她面嫩得很,倒也不会故意刺激她。

    找来一堆柴火,宋青书用一阳指的阳刚指力在枯草上戳起了一丝火苗,很快一团篝火便在房中燃了起来。

    任盈盈蹲在地上,双手紧紧抱在胸前,试图尽力遮挡着身体,一边红着脸说道:“你帮我在前面搭个架子,拿我的衣裳……遮挡一下。” ——

    感谢虎哥526、时空4658、蒋张画、书友32LZhang、书友43968325、江湖人268、醉街损友、血墨烟波、书友48753952等各位书友的打赏与月票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