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偷香高手 六如和尚

第1393章 重操旧业

    唐赛儿没料到他对白莲教了解到这种程度,不禁心中一凛,急忙答道:“好,我马上去布置。”

    “等一下,”宋青书喊住了她,“你要找我可以直接到齐王府,我想找你怎么办?总不能每次都这样绕一个大圈子吧。”

    唐赛儿犹豫了一下,从怀中掏出一根和刚才卫若兰相似的短笛:“公子若是想找我,可以用这个短笛吹出声音,附近的教徒听到后会给我传信的。”

    “不同的旋律代表不同的信息么?”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路么,前世影视剧里那么多稀奇古怪的密码通讯方式,宋青书就不信这短笛没有类似的功能。

    唐赛儿没料到他会这么清楚,只好拿起短笛示范道:“这样吹代表着十万火急这样吹代表有危险这样吹代表”

    自从认识宋青书以来,她一直被对方牵着鼻子走,让骨子里骄傲的她非常不爽,于是故意滔滔不绝说了一大堆白莲教内部的暗号,就是想看他出丑。

    毕竟这些复杂的暗号白莲教内部最机灵的人一条一条学也要十天半个月才能掌握,现在一股脑像倒豆子一样全弄了出来,唐赛儿已经能想象到接下来宋青书一脸尴尬地向自己请教的场景了。

    想象一下他吃瘪的模样,唐赛儿差点就要笑出声。

    “公子记住了么?”唐赛儿强忍着笑意,一本正经地问道。

    宋青书面无表情,伸手一吸,将那短笛便飞到了他手中,接着拿到嘴边将她刚才吹出的旋律分毫不差地重复了一遍:“是这样么?”

    唐赛儿目瞪口呆,万万没料到对方居然全能记住,不由得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难怪公子能笑傲江湖,就凭这过目不忘的本领,这天下间就没几个人能比得上。”

    宋青书淡淡地哼了一声:“与其拍马屁还不如收起你那些小心思,下不为例,以后再像这样戏弄我,我决不轻饶。”

    “不敢!”唐赛儿心中一寒,原来自己的心思对方一清二楚。

    “你快去安排调查黄蓉一事吧。”宋青书将短笛顺手收入怀中。

    “哎”唐赛儿伸了伸手,心想那短笛是我的贴身之物,她原本是打算另外拿一根新的给他,哪知道对方收得这么快。

    一想到他的嘴唇拂过自己经常吹奏的地方,唐赛儿心中忽然冒出一个古怪的念头:这样岂不是间接接吻了?

    “还有事么?”宋青书奇道。

    “没没事了。”唐赛儿挤出一丝笑容,嘱托了弟弟两句,便消失在了窗外。

    待唐赛儿走后,宋青书伸手一拂,解开了昏睡中史湘云的穴道。

    “你对我干了什么?”史湘云一醒过来,瞬间捂着自己的胸口后退数步,一脸惊惶地看着他。

    宋青书一头黑线:“你的未婚夫在旁边,我还能当着他的面非礼你么?”

    史湘云回头一看,发现卫若兰正一脸尴尬地站在旁边,这才稍微松了一口气。

    “好了,我的事情办完了,先走了。”宋青书淡淡留下一句话,人已经消失不见。

    史湘云看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良久过后才愤愤不平地说道:“这混蛋武功还真高。”

    “是啊”一旁的卫若兰也幽幽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何,他心中总是对那个男人充满了恐惧。

    如今外人都离开了,按理说史湘云和卫若兰之间应该很多话才是,可是两人对视一眼,却发现满腹心思无从开口。

    “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卫若兰看到未婚妻水汪汪的大眼睛,脑海里总会浮现出丐帮里一些不愉快的画面,同时仿佛在时刻提醒着自己的无能,让他在史湘云面前如坐针毡。

    “嗯。”史湘云小声应了一声,双方表面上依然客气礼貌,可是双方都明白,他们再也回不到之前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了。

    宋青书回到齐王府过后,发现三女还在聊天,或者应该说是任盈盈与骆冰在向陈圆圆请教保养、化妆之类的问题,毕竟陈圆圆艳名太盛,如今年纪不小却依然看着没有半点岁月的痕迹,实在勾得两女有些心痒痒。

    “咳咳咳”宋青书故意咳嗽两声示意自己回来了,三女回头看到他,瞬间陷入了沉默。

    “真是三个和尚没水喝。”感受到空气中那种尴尬的拘束,宋青书顿时一个头两个大,忽然他灵机一动,想到了一个解决办法:“我们的势力在临安这边一直是真空,这两天碰到的事情导致我每次只能求助丐帮等势力,一直这样也不是办法,所以我打算在这边建立自己的势力,盈盈由你来负责这些事情。”

    “我?”任盈盈面有难色,其实她性子素来闲云野鹤,当年在日月神教大半的时间也是隐居在洛阳绿竹巷中,让她处理这些事情实在有些勉为其难。

    正要拒绝的时候,却听到宋青书传音入密:“盈盈,我知道你的性子,不过如今芷若负责扬州的地盘,阿九在主持金蛇营,你若是麾下一点势力也没有,我担心将来你受人欺负啊。”

    任盈盈脸色一红,心想你不欺负我就行了,不过她也清楚对方是好心,见他如此为自己着想,心中也是感动不已。

    “那那好吧。”任盈盈虽然不喜欢这些事情,但她又不傻,想到将来的处境,终究还是答应下来。

    “不过你现在身体虚弱还需要好好调养,就由骆姐姐帮你一把吧。”宋青书继续说道。

    “我?”这下轮到骆冰傻眼了,其实自从被救之后她一直没有想好怎么面对宋青书呢,原本计划着尽快向对方辞行,毕竟在大多数人眼中,她还是红花会的文四嫂,和一个其他男人住在一起不怎么合适,哪知道对方居然先提出这样的要求。

    “你们刚才不是聊得挺开心的么,难道骆姐姐想盈盈拖着虚弱的身体去操劳么,要知道她施展了燃血**的缘故,现在少了二十年寿元呢。”宋青书就那样紧紧地看着她的眼睛。

    骆冰差点没气晕过去,心想你私下里把我当成奴隶一般,这会儿却一口一个骆姐姐喊得亲热,还拿任姑娘的伤情来压我

    正想开口拒绝,不过看到对方眼神中的温柔,她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好吧。”其实这段时间她也厌倦了漂泊无依的日子,在盛京和红花会分道扬镳过后,她觉得自己整个人仿佛无根浮萍一般,夜深人静之时没少惊醒,然后埋在被窝里哭泣。

    “就这样安顿下来也好。”骆冰心中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那前期很多事情就要麻烦你一下了。”宋青书笑了起来,骆冰曾经是红花会的十一当家,熟悉江湖组织的具体细节,任盈盈则身为日月神教的圣姑,人脉丰厚,眼界深远,两人正好是绝配。

    安排任盈盈主持这边的局面,宋青书其实也打了一个小算盘,自己在南宋这边的势力处于真空,一切完全从零开始,未免太过困难,可是任盈盈有着日月神教庞大的资源,任我行知道女儿在干的事情后,肯定会大力支援她,毕竟他是最担心女儿将来在后宫争斗中被欺负的。

    不管是任盈盈还是骆冰,对这样的安排其实都很满意,对于任盈盈来说,她觉得是宋青书体贴自己,不仅让自己占有名份,具体事还让人帮自己做;对于骆冰来说,与丈夫决裂后她一直缺乏安全感,她有自知之明,以自己嫁过人的身份,肯定没法在宋青书得到名分,不过她同样不愿意被其单纯地当做玩物,如今有了具体的事业,她瞬间觉得自己的价值得到了体现。

    反倒是另一边的陈圆圆看到两女都有了事情安排,不禁有些顾影自怜,看来自己也只剩下一副美貌了,唯一的用处也就和她们聊聊化妆,聊聊保养之类的事情,越想越是黯然神伤。

    就在这时,宋青书忽然开口道:“圆圆姐,如果你想做事的话,我这里刚好有一件事情恐怕只有你能胜任,不过我担心你听到了会生气。”

    “说来听听呢?”陈圆圆心中暗喜,不过女人的矜持让她并没有表露出来。

    “真不生气?”宋青书有些心虚地说道。

    陈圆圆一脸好奇:“我为什么要生气?”

    宋青书咬了咬牙,心一横直接说道:“是这样的,我有个朋友,想建立一个全天下连锁的高端那个青楼,”宋青书顿了顿,看了一眼陈圆圆的表情,方才继续说道,“这段时间她的事业到了一个瓶颈,若是圆圆姐能从旁指点的话,保管她的生意突破瓶颈。”

    他一说完,不管是任盈盈还是骆冰都一脸古怪,纷纷担忧地望向陈圆圆。

    陈圆圆笑容早已凝固,面沉如水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

    宋青书讪讪笑道:“圆圆姐,你刚才答应了不生气的。”

    陈圆圆扫了他一眼,这才淡淡地说道:“如果是你的生意,我可以帮忙;如果只是你朋友的恕我爱莫能助。”——

    感谢白海浪、lfyp1111、hug肖炎成、书友45522880、nicklu等书友的打赏 (.)